第136章、乱酒胡醒悔从来

连日以来小白身边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千头万绪让人应接不暇,要是换一个人恐怕早已晕头转向手足无措。可白少流仍能一言一行保持纹丝不乱,遇事做事有条不紊,实在是天下难得的最上乘心性,无论是白毛还是梅野石等人,最看重他的也许就是这一点。更有意思的是,从小白的视角里,那种激烈的冲突似乎变得波澜不惊。

不信?那我们看一看小白这三天来的经历——

第一天:得知海恩特被杀,带着烟北雨去了齐仙岭,不巧暗中看到鲁兹主教等五人也去了齐仙岭。随后听见维纳姐弟要去风君子家他也去了,遇到常武,也亲眼目睹风君子挥剑喝退阿狄罗。常武告诉小白有人打匿名电话举报风君子,小白让烟北雨调查,同时派吴桐监视齐仙岭。夜里到英流河修行,摄欲心观一朝大成;上岸后得知清尘武功恢复,交手后发现她还是无法施展法力。

第二天:出门遇见破烂大王一家人,王波褴请他喝酒,并且自报家门是海天谷于苍梧的弟子。王波褴承认自己曾奉师命监视小白,也告诉他自己在齐仙岭上看见的一切,话刚说到这里被洛水寒的到来打断。洛水寒找小白聊天,借啤酒侃了一通生意经,实际上也是用另一种方式交代身后事。

酒后小白送洛水寒回去,破烂大王也告辞,小白并不知道王波褴不久就遇袭身亡。这一天小白得到吴桐的回报,海恩特的遗孀伊娃去了齐仙岭,在山上待了一整天很晚才离开,而风君子这一天根本没露面。送完洛水寒之后,小白去马场将白毛接到坐怀丘,一人一驴聊了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白毛分析了局势以及冲突各方的战略,告诉小白如何判断目前复杂的局面以及怎样应对。

第三天:也就是“今天”,从凌晨开始,白毛以神念交流传授小白《白莲秘典》所载“净白莲台、接引极乐”的修行法门,并留下心印之法。传法之后他们又聊起修行,白毛现场指点小白以润物枝的妙用炼化软烟罗,使之能够施展摄魂莲花术。白毛兴致很高,再聊一整天也没问题,可惜此时小白的手机响了,吴桐告诉他——风君子上了齐仙岭。

怎么样,够复杂吧?如果换一个人别说脑袋乱了,恐怕连爪子都麻了!此时就看出白少流不知不觉中的优点,他处此变局不惊不乱,立刻打电话安排了一些事,准备亲自去齐仙岭一趟。小白倒不是担心风先生,他不认为一个伊娃能把风君子如何?事实恰恰相反,他担心伊娃会出事——白毛刚刚分析伊娃与阿狄罗很可能也会有危险,果然今天就要出麻烦了。假如伊娃也在齐仙岭上有个三长两短,风君子恰好也上过齐仙岭,那他就说不清了。

白少流离开坐怀丘的时候,隐约感觉经过这一天一夜自己就像变了一个人,不仅眼界大开实力也更上一层楼。他吩咐木器厂中的酒金刚不要管他带来的那头驴,在后院里备好清水和食料,让驴自己四处溜达好了,它累了自会去山中休息不必打扰。司徒酒等人很佩服这位白总——不仅手段高超,就连养的驴都这么不同凡响!

赶往齐仙岭的路上小白很意外的又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家中庄茹打来的。庄茹告诉他在小区里又看见破烂大王的老婆了,她正在找破烂大王,王波褴昨天一夜没回家,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王波褴昨天是请小白喝酒去的,随后就没了消息,她想找小白问问知不知道她老公酒后去了哪里?一进小区在楼下正好遇到庄茹,庄茹也不清楚怎么回事,立刻就给小白打了电话。

小白也吃了一惊,破烂大王怎么又不见了?他可不是普通人,这样一位出色的修行弟子不会那么容易出事,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变故。他告诉庄茹自己也不知道王波褴的下落,并且叮嘱庄茹好好安慰那个女人,有什么能照顾的地方就照顾,留下她的住址和联系方式,一有王波褴的消息就会联系她的。

放下电话小白直皱眉头,王波褴去了哪里呢,不会是又被警察带走了吧?或者是遇到海恩特被杀案的线索去追查没有来得及和家人打招呼?在乌由找一个人可不太容易,小白想起了罗兵,这位总爷是他所认识的黑白两道中消息最灵通人士,还是托他打听打听王波褴的消息吧。

在路上小白打了个电话给罗兵,请他帮忙打听一个人的消息。他告诉罗兵这个人叫王波褴,是个捡破烂的,昨天中午和洛先生一起喝完酒人就不见了。罗兵就在洛水寒身边,洛水寒听说此事也很关心,让罗兵立刻派人四处去查,一有消息就通知小白。就这么一耽误,白少流赶到齐仙岭的时间有点晚,伊娃已经去了。

昨天伊娃在齐仙岭上待了一整天,一直站在海恩特被杀的地方,妖娆的面容尽是哀怨,既象在默哀又象在缅怀。有些东西失去之后才会觉得它的珍贵,可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她出身于郁金香公国历史悠久、历代都有功勋和荣耀的维纳世家,从小受过严格的贵族式教育,一切都按照传统贵族的方式生活,然而这一切只是一个花架子,她的家境其实很不好。

与阿芙忒娜和阿狄罗这一支嫡传爵位与家族财富的继承人不一样,伊娃家只是维纳家族的一个没落的旁支,她爷爷只是一名不得意的骑士与槽糕的投资者。虽然也有从祖上继承的产业,但是由于维持贵族生活排场所需的庞大开支以及投资理财的失败,在她爷爷手中已经家道中落。

家业传到伊娃父亲的手中时,已经不得不变卖产业维持生活,连祖上传下来的城堡也对外开放收费参观,以维持维修的成本不致破败。阿芙忒娜的父亲多德拉·维纳在世的时候经常接济她们家,伊娃记得自己每次随父亲拜访多德拉叔叔的时候总是要借钱,到多得拉去世的时候家中已经欠他一笔重债。

多德拉神殿骑士战死,家族的荣耀与财富都由阿芙忒娜与阿狄罗这一对姐弟继承,他们俩都很能干而且有才华,同时成为守护教廷的神殿骑士。虽然阿狄罗是一个著名的花花公子,但是阿芙忒娜非常出色,不仅是百年来唯一的女神殿骑士,而且被称作信仰最坚定的未来圣女,在世俗中也贵为罗巴联盟金融集团的投资总监,她成功的投资经营为维纳家族带来了更多的财富。与之相对比,伊娃一家在贵族圈子里被传为谈资笑柄。

命运对伊娃也许并不公平,她长成之后是如此的妖艳性感,美貌不亚于名流圈中任何一位名媛。不仅如此,她的魔法武技学习也是十分出色,不仅精通剑术与斗气,而且也是一名有成就的魔法师。她的成就当然无法与阿芙忒娜相比,但是不要忘了,她也不可能得到象阿芙忒娜所得到的指导。阿芙忒娜的老师分别是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的大导师与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长老,这是伊娃不可能有的经历。

伊娃是个性感的尤物,在贵族的圈子里有的是追求者,身边狂蜂浪蝶不止,但这些人都只是希望她成为自己的情人或玩物,这是那个圈子里一部分人糜烂的生活方式,没有人真正把她当一回事,更不真正想娶她。伊娃生活的第一次改变,是遇到了海恩特。

遇到海恩特不是在纸醉金迷的宴会中,而是在一个剑术竞技场上,导师让剑术习练者互相交手练习,伊娃的对手是海恩特。论剑术海恩特不如伊娃高明,但海恩特把练习看做真正的格斗,比所有人都认真,有一种不屈不挠的威猛气势。海恩特输给伊娃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女感到很意外,以后每次都找她对练,可是总也赢不了。

伊娃与海恩特对待练习的态度不一样,认为练习就是练习,看见海恩特那么认真的样子,有一次干脆就故意让他赢一次。结果对练的时候海恩特可不知道伊娃要让他,象以往一样尽全力出手,一不小心刺伤了伊娃。后来伊娃养伤期间海恩特经常来看她,两人的亲密关系从此开始。

与以前交往的那些花花公子不一样,出身平民的海恩特威猛而有气概,为人端正严肃,是一个值得信赖与托付的人。更难得的是,海恩特是真心爱着她,把她当作自己的公主。伊娃结束了放荡而空虚的生活,嫁给了海恩特,婚后曾经拥有过幸福时光。维纳家族的长辈送了海恩特一柄神殿骑士特有的十字剑,他十分珍惜。这场联姻使海恩特获得爵士称号,也有了贵族身份,伊娃找维纳家族帮忙把他送到了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那是海恩特一直向往的圣地。

不过时间一长,在伊娃眼中海恩特的缺点也越来越多,首先他并不适应伊娃那种上流贵族挥霍铺张的生活方式,超出了家庭的支付能力,可是伊娃并不想改变已经习惯的生活。其次海恩特比较沉闷无趣不会讨人欢心,也太不懂得浪漫。夫妻之间有过分歧,海恩特总是让着伊娃,妻子的不满让海恩特也有所愧疚,他认为一切的原因是自己没有取得足够骄傲的成就。

伊娃在维纳家族中的处境海恩特也了解,妻子羡慕的尊荣地位只有靠自己来争取,他这个人本来就有着强烈的上进心。海恩特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名荣耀的神殿骑士,这不仅是一个称号,同时也能带来荣耀和财富,最重要的是只有这样才能让妻子伊娃满意。可是靠他的出身与才华,这简直是不可能的,除非能建立超越他人的莫大功勋。有这种机会吗?应该说没有!可是两年多以前海恩特以为等到了他唯一的机会。

两年多以前教廷要在志虚大陆建立教区,那里是上帝光辉照耀下最后的顽固堡垒,因此教廷的重视程度是空前的。当时身在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中的海恩特自告奋勇要去最重要的乌由教区,哪怕是做一名普通的神官。

伊娃心底里不愿意丈夫去乌由,一方面她已经习惯了在郁金香公国的生活不愿随他去志虚国,同时也不愿意忍受独守空房的寂寞。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伊娃了解自己的丈夫,知道他有多大的才能,就算乌由是个能为上帝建立功勋的好地方,但真正能建功立业的人恐怕轮不到海恩特。

“只要努力,就会成功!”这句话说的对也不对,关键看所谓成功的标准是什么?家长对孩子说“只要你努力,就能考第一!”这句话乍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可是每个家长都对孩子这么说就有大问题了,因为第一只有一个,其他孩子注定都是努力的失败者,比如海恩特这种孩子。伊娃看得清楚,却没有说出来,她不想打击丈夫,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了解海恩特。

海恩特这个人虽然才能有限,可是他的意志品质一向顽强,始终有着雄心壮志,从不放弃努力,这种积极的态度是他人生的乐趣也是价值所在,这也是伊娃喜欢他的地方。如果不让他去乌由,海恩特可能一辈子都会遗憾的,所以伊娃尽管心里不愿意可还是让海恩特去了乌由。但伊娃不是上帝,不可能看清楚一切,海恩特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将自己的人生奉献给一场错误的事业,竟走上一条不归路,这是伊娃没想到的。

没想到的事情还有更严重的!

海恩特走后不久,正在伊娃寂寞无聊之时,阿狄罗·维纳突然来了。乍一见到这位远方堂兄伊娃就很担心,因为她欠他们家不少钱,多德拉叔叔死后还没有提起过这件事。可是说明来意之后伊娃就松了一口气,阿狄罗只是来看她的,希望能陪她出去多参加一些消闲活动散散心。伊娃对他没有戒心,也不想拂阿狄罗的美意,就经常陪阿狄罗一起去滑雪、冲浪、赛马、参加酒会与各种晚宴等等,这些也是她喜欢的活动。

阿狄罗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风流成性猎艳无数,看中的女人都要搞到手,不过谁也没想到他会垂涎美貌的伊娃。阿狄罗为什么要勾引伊娃?这很难说清楚,也许伊娃在男人眼中就是个难以抗拒的性感尤物,也许这样能让他感觉到更大的刺激和满足?伊娃落到阿狄罗手中是不知不觉的,就像一步步走入陷阱的猎物,一次酒宴狂欢之后醒来,他们已经赤条条的纠缠在床上。

伊娃一度感到非常悔恨,可阿狄罗却从此纠缠上了她,让她想拒绝又很难拒绝。她真正成为他见不得光的情人,是从一种半被胁迫半迷惘的情况开始的,后来渐渐沉沦其中。就像喝下一杯止渴的毒酒无法回头,阿狄罗英俊多金,浪漫而温柔充满致命的诱惑……

等她再度惊醒的时候,也是赤条条的和阿狄罗在床上交欢。当时的她全身细嫩的肌肤有着一层微汗,妖娆的脸上带着高潮的红晕,半闭着眼睛口中发出令人疯狂的呻吟。她的腰腹象蛇一样在扭动,修长的美腿张开环勾住阿狄罗的后臀。而阿狄罗的双手攥在她胸前饱胀的双峰上揉搓,口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小腹下不断发出一浪一浪淫靡的冲击声。就在这时她感觉阿狄罗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身体也突然变的僵硬,然后她听见了“沧锒”拔剑的声音。

伊娃睁开眼睛侧头看去,感觉整个人一瞬间从高潮跌落到冰窟中,因为她正好看见了海恩特涨成紫色的脸,永远忘记不了他那愤恨而绝望的眼神。谁也没想到远在志虚大陆的海恩特会突然回到家中,正好撞破了这丑陋的一幕,他已经拨出了剑,却终究没有刺出去。就在海恩特与伊娃对视的那一瞬间,他身体一晃就像被抽空了力量,垂下剑转身就走再没有回头。伊娃不知该怎样面对海恩特?她宁愿当时那一剑刺了下来!

等到再听见海恩特的消息,竟然是与他永诀的噩耗,他不明不白被一剑穿胸死在乌由齐仙岭上。站在海恩特遇难的地方,伊娃回忆起最后那一眼对视,她跪了下来,双手十指紧扣在胸前,低下头口中发出低低的声音不住向上帝忏悔。——暗中监视她的吴桐一直在远处静悄悄的看着这一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