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闻道彻夜东方白

所谓张网收兔子就是守住这个山头,目的却是为了吸引对方最重要的力量,这样能够在不引起全面冲突的情况下,让参与冲突的人物逐渐成为双方的核心决定者,到最后谁也收不了手,只能在巅峰一战最终解决。如果七叶是梅野石,也可能会这么做,利用一个风君子不断扩大所谓的私人冲突,把越来越多的教廷高层人物卷进来,什么红衣大主教和神殿骑士来的越多越好,最后哪怕教皇亲自来也行。风君子只是一个幌子,让他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制造各种借口剪除核心对手。

七叶的眼界确实不俗,他站在教皇的角度想到教皇会怎么做,又站在梅野石的角度考虑它如果是梅野石又会怎么应对?在这种战略对抗下问题的焦点就只有两个,第一是双方的力量与计谋如何,第二是这个山头是否足够强大,如果山头被敲掉了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可是风君子这个人虽然封印神识,但确实不太好对付,所以局面才会如此复杂。

小白听完之后想了想说道:“教皇与你的想法可能是一样的,但梅先生不会和你一样想,他不会拿师父去冒险,更不愿意有人打扰风先生的清静。”

白毛点点头:“是啊,他的想法与我不一样,所以送了你这么多法宝。于苍梧知道你在我身边,梅野石肯定也清楚,他是指望你来请教我啊!这些个鬼心思当我看不透吗?”

白少流:“那你认为呢?”

白毛:“我怎么认为有什么用?关键在于阿芙忒娜能不能杀了风君子。……你见过这个人吗?她的修为如何?”

白少流:“我见过她出手,西方教廷在乌由的第一高手就是阿芙忒娜,说句不客气的话,她不仅在你的师兄宣一笑之上,也在你师叔登峰之上,但还不是梅先生的对手。”

白毛:“确实不简单啊,不过这好像还不足以对付风君子,仅凭修为高超是不够的。”

白少流:“听说她离开教廷的时候,教廷还送给她一大堆卷轴,都是杀伤力巨大的法宝,我也不知道都是干什么用的。”

白毛:“如此说来她真要出手只能有一个结果,她送命的可能性很大,有很多人不会眼看着风君子受伤的。”

白少流:“那按你敲山头的说法,阿芙忒娜很难杀了风先生啊?”

白毛笑了:“有一种人,要不要他的命没有区别,只要他身败名裂被世人所弃就等于杀了他,姓风的不是自称君子吗?这就是君子的困境。当然了,直接要了他的命更好,就看教廷的运气了。”

白少流:“这可不行,我也不希望看见风先生出意外。”

白毛:“梅野石更不希望看见,可这个局势是风君子自己选的,他早已选择身入此劫,否则就不会与阿芙忒娜有那么复杂的关系。”

白少流一皱眉:“风先生自选的?可他已经封印神识了,以前的事情都不知道啊?”

白毛:“不知道不等于没有发生过,而且你也太小看他了,修为到他那种境界,已经可以隐约看透过去未来的因果,所做的就是怎样去解决。他封印神识之前,恐怕已经料到今日局面,所以我说他是自愿的,什么叫世间劫?你现在明白了吗?这就是他的世间劫,而且是天下大劫。”

白少流:“你是说风先生当年封印神识入世历劫,指的就是这一场劫数吗?”

白毛叹息一声:“应该是吧,其实我也是今天听见你说的事情才想明白的。”

白少流:“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白毛:“按你的想法,做你能做到的事情,随时来请教我,注意自己千万别出事。这一场争端也许是你纵横天下的机会,别忘了我还等着你解我的诛心锁。”

白少流:“想让我别出事,你总得指点指点吧?”

白毛想了想说道:“那我就告诉你吧,尽量想办法别让大冲突立刻发生,小打小闹尽量拖,最后一决最好拖个一年半载,这样你才有机会强大起来。……眼前要出的事,恐怕就是风君子会继续有麻烦,有人会继续陷害他。要么你想办法找替死鬼顶风君子的罪,要么查出真凶,但追查真凶是很危险的。……不能自己直接出面,也不要让人知道是你在幕后搞鬼。”

白少流:“知道了,我也不希望事情发生的太快,在我还没有更大的能力之前。乌由若有冲突,恐怕波及会很广,我担心洛兮和顾影等人会不会跟着受牵连,我能不能保护她们?”

白毛笑了:“以现在的修为,你还不如顾影,要帮忙也是她帮你的忙。若论对阵杀敌,你比清尘可要差远了,身边有这样的帮手为什么不好好利用?”

白少流:“我自己遇到这些麻烦已经头大了,不想把她们再卷进来。”

白毛又瞪起了眼珠子:“有没有搞错,是谁把谁卷进来的?要不是清尘去杀洪和全,能有你后来那么多事吗?要不是顾影是阿芙忒娜的学生,阿芙忒娜能住在洛园吗?”

白少流摇头:“就算没有这些人这些事,乌由一样不会风平浪静。”

白毛:“不说这些了,我们的想法总是有些不一样。……反正你要小心一个人,就是教廷在乌由的新任主教,这人可能是一个绝顶高手。”

白少流:“你说的是鲁兹主教?这人我没打过交道,暗中观察过一次,他的修为可能比灵顿与阿狄罗这两个神殿骑士都要高,可他仅仅是个教区主教,还不算教廷的高层。……你没有见过这个人,怎么可以说的如此肯定?”

白毛眯着驴眼看着坐怀丘,若有所思的说道:“如今的乌由,可不仅仅是一城一地,而是天下漩涡的中心,教廷派来此地掌控局面的绝不是一般人。鲁兹和拉希斯不同,你能轻松杀了拉希斯是走运,因为教廷已经把这个人放弃了,可对付鲁兹主教就不轻松了。拉希斯死后,乌由教区的核心人员几乎全部换成新的了,新来的人员肯定都不简单,应该全是精英高手。我若是教皇,肯定会暗中如此安排。”

小白也思索着说:“你说对付‘敲山头’这一招的策略就是‘张网收兔子’,听你这么一分析兔子果然越来越肥了。”

白毛:“事态已经不由自主的在往这个方向发展,风君子真是仙人的话,还是自己保佑自己吧!……听你说鲁兹主教还很年轻,那他一定是教廷高层很器重的高手,未来很有发展前途。一个人有多大能力,并不仅仅看较力之能,所谓斗法斗的不一定是法术神通。……比如说你,我看重的是你的潜力,梅野石等人也是一样的心思。”

小白沉吟道:“照你这么说,鲁兹主教也是很有潜质的高手,将来可能比现在更难对付。”

白毛冷哼了一声:“天下这么大,那里都有人才。象鲁兹这种人,作为对手,不能让他成长起来,不如尽早除掉,从昆仑修行人的角度是最好的选择。”

一人一驴从第一天下午一直谈到第二天上午,白毛三世为驴以来还从未说过这么多话,它是兴致勃勃知无不言。后半夜的时候,白毛开始传授《白莲秘典》中的口诀与心法,这部秘典它已经研究很长时间了,现在一点一点的详细对小白讲授。修行法门精微深奥,仅仅是入门心法就讲了三个多时辰。

白毛与小白用的是心念交流,后来这种交流方式更进一步,在小白摄欲心观修行大成之后,上升为神念交流。这种神念交流与普通交谈不一样,直接从神识中传来留下印记,速度要比说话快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有些只可意会无法言传的东西也直接留下“心印”,待到小白今后修行中逐步感悟,这是修行未成的外行人难以理解的了。就是这样传授,也用了三个多时辰,其内容之博大精深可想而知。

如果弟子没有耳神通中的“声闻成就”,根本无法记住传法上师说了什么,也不可能得其所传之法。但这不等于上师没有传授,待到弟子日后获得声闻成就,一样可以回忆传法经过,依次第法门修行。各门各派的传法仪式中,有“密嘱”、“灌顶”、“下种”等等方式,与白毛今日所用“心印”类似而各有巧妙。白毛元神被困驴身施展不了其他任何神通,恰恰只能与白少流以这种方式交流。

“耳神通”本是佛门术语,因其说法形象直接而被各家引用,其实谈神通不必如此教条,比如小白所学“回魂仙梦”之术,可以丝毫不差的回忆起此生所有的经历,本身就包含了“声闻成就”的神通,却又不是单纯的耳神通。仅仅有“声闻成就”能记住是不够的,有些东西上师只是意会提点,一时之间并不讲透也无法讲透。这些内容需要弟子在将来的修行中开启“声闻智慧”,领悟与印证上师所传。

修行传法看似简单,可如果一层窗户纸捅不破就永远无法修行更上一层的法门,师父教给弟子也没用,强自修炼弄不好还会出问题。所以各派高人挑选传人时十分注重弟子的性情、资质、悟性,传法是一个师徒互动的过程。小白很幸运,碰到了白毛这样的修行大宗师,而这头驴能遇到白少流何尝不也是一种幸运?

修行传法为什么要用这种特殊的口传心授的方式?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有些内容无法立文字明言,甚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就算立下文字典籍无师承指点也很难真正入门不出问题。比如洪和全研究《白莲秘典》十年,所得还不如白毛心传小白这三个时辰,今后小白可以自己去研究《白莲秘典》了,至少他全部能看懂了,只是有些内容境界未到暂时还学不会。

这可不是那头驴一个人的功劳,一年来风君子与小白闲聊各家典籍,不知不觉中教他的很多东西今天终于看出用途了。小白尚无“声闻智慧”的“闻法圆融”境界,但是也并非毫无根基,《白莲秘典》中所载“净白莲台、接引极乐”的法门他根据白毛的理解也听懂了大略,知道如何入手修行,所需要的就是将来一步步修行印证。

道法口传心授留下“心印”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修行的时日艰苦漫长,师父不可能总待在弟子身边随时指点护法,但是修行中会遇到种种难关,可能会出种种偏差。而有些法诀境界未到又不能提前点透,所以留下“心印”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就看师父的境界、经验与弟子的悟性、机缘如何了。当然,有高人随时在身边护法提点是最好不过了,比如小白将白毛从马场接到坐怀丘,可以随时向这位大宗师请教,这是很多修行弟子难求的福缘。可惜白毛被困驴身,只能指点不能为小白护法,还是以“心印”传法最佳。

白毛传法是在后半夜,传法已毕天还没亮,小白精神抖擞可白毛已有几分疲倦。它问道:“你记住了?”

白少流:“记住了!”

白毛:“你学会了?”

白少流一愣:“哪有这么快?”

白毛一笑:“小笨蛋,我说的可不是‘净白莲台’。”

小白心念通透,随即反应过来,点头道:“学会了,真的学会了!我也可以象你一样。”

白毛再笑:“那就好,完全收服黑龙帮的时机终于成熟了,记住了,世间成事不论大小取人心为上。”

白少流:“知道了,等坐怀丘道场基本建成,我就在此地举行入门受戒仪式。”

白毛仍笑:“当日洪和全也是在此地立教,你呢?”

白少流:“当然不能象洪和全那样做,我有我的原则,也知正道之理。”

小白究竟学会了什么呢?白毛一夜传法,小白自然而然学会了白毛“心印”传法的手段!虽然所传的道法还没有修炼,但是这种用神念在他人神识中留下“心印”的手段却学会了,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摄欲心观大成,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天赋特异。也就是说,他以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境界感悟很方便的选择弟子传授法术,不必象以前那样大面积试探,误打误撞的碰运气挑选各种法术的合适修炼者了。

白毛又和他解释了几句关于修行“大成”的含义,比如小白修行摄欲心观大成,什么叫大成?所谓大成不是字面上理解的大大的成就,而是指一种境界。到了这种境界意味着根基稳固,对所学道法有了真正的感悟理解,不会再疑师、疑法、疑我,身心内外真如不二。各门道法不同,大成境界的次第称呼也不同,比如丹道修行中称为“金丹大成”、“不堕洞天”等等,但境界上的标准是一样的。

自古修行界有规矩,只有自身修行境界“大成”之后,才可以正式传法收徒,引他人入门受戒,这其实对自己与他人都好。

《白莲秘典》中也有最基本入门功夫,小白虽然已经“大成”,但是白毛还是建议他从头开始亲身习练,精进速度会比他人快很多,前面粗浅的炼化精气法门几乎是一点就透,这就是一法通而诸法通的道理。白毛传法早就说的清楚,小白要走一条看似弯路的捷径。

几问几答之后,他们又聊起了洪和全,作为一个修行反面教材探讨。小白看出来白毛已经有些累了,可谈性仍然很浓,似乎要将这些年想说的话在这一夜都说完,也就不劝由着它的性子聊天。话说《白莲秘典》所载法门最高理想境界是“接引极乐”,度人也度己前往莲华净土的超脱之道,不过那是哲学理想并非具体的修炼心法。从世间法门的角度,修行的最高境界是“十二品莲台相”。

所谓“十二品莲台相”,是指修成白莲真身之后,展示给世人的十二面品相化身,与佛道两家“阳神化身五五”、“本尊法身变化”有异曲同工之处。这本是修行极高境界,但是洪和全等人不知,根据这一法门描述,从最基本的炼化精气入手,竟然练成了不伦不类的口吐摄魂莲花术,实在是大谬其趣。

虽然不伦不类,但这种“探索经验”也并非毫无用处,白毛听说洪和全的摄魂莲花术之后就眼神一亮,告诉小白这是个“便宜法门”,小白也可以施展,至少目前就很有用处。虽然不知道洪和全是怎么弄的,但是根据小白的“移情开扉术”演示,白毛立刻就有了自己的办法指点小白施展出来,因为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够了。

白毛兴致高涨,说练就练,天还没亮就让小白定座于石龛位置,以润物枝为引,凝聚日出时天地山川的生发精华之气,以摄欲心观中“内外交感”之法融为己身一体。这么短的时间小白也不可能从凝练摄魂珠开始化成莲花瓣,再口吐无形之器摄魂莲花,但是他有另外一件无形法器——羽灵送的软烟罗。法宝多就是方便!

凝练精气炼化软烟罗,在空中化为一朵无色发出淡淡七彩毫光的十二瓣莲花,可以化成珠、化成雾、化成飞丝,总之洪和全等人曾经施展的法术,白少流都可以用软烟罗施展出来。洪和全当初是用全身精气炼化成无形之器摄魂莲花,而小白是凝聚天地精气炼化无形之器软烟罗,使它有摄魂莲花的妙用。

当年的七叶是一代炼器大宗师,据说除了风君子的师父忘情宫天月仙子与正一门前任掌门守正真人,七叶的炼器之道天下无人能比,仅论此道,他还在风君子之上,晚辈弟子更没人能与他相提并论。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白毛一开口指点小白自然是得心应手。

从另一方面来说,以小白今日的大成之境,还有润物枝和软烟罗这样的法宝,再加上《白莲秘典》在手,旁边还有白毛这个“活宝”悉心指点,炼化软烟罗成摄魂莲花的妙用实在是忒小菜了,要是练不成简直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

白少流以前与高人动手,比如杀洪和全与拉希斯,基本上都是用心机布局,并不是以正面相斗取胜,因此实战斗法的经验并不多,感受最深的还是洪和全与他几位手下的摄魂珠与摄魂莲花术。这一天日出的时候,小白凝练软烟罗为无色七彩莲花,在白毛的指点下施展种种妙用,凡是当初见过洪和全等人施展过的法术全部演练一遍,感觉很是拉风!他此时出手的威力可比洪和全当初大多了。

白少流对自己的能耐有多大一直很清醒,他有一种感觉,如果今天再遇到洪和全已不必象当初那样设埋伏暗算,象清尘那样直接出手也有把握拿下。杀拉希斯的时候他让顾影正面斗法,而现在自己也有把握与当初的拉希斯正面斗法。

看见小白一点就透,白毛非常高兴,在地上蹦了好几下——它怎么这么开心?当小白在朝阳中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道:“多谢你!这一夜过后,我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白毛:“脱胎换骨?你还早呢!……修行人有换骨天劫,你只要继续往上修行也会经历,就拿‘净白莲台’法门来说,将来‘含胚成苞’这一步就是脱胎换骨的修行……”

它还想继续说,可是此时小白的手机响了。电话是吴桐打来的,吴桐告诉小白可能要出事,今天风君子不知怎么回事大清早拿着张“仙人指路”的幌子上了无人的齐仙岭。这位先生去齐仙岭不要紧,可别忘了海恩特的遗孀伊娃很可能过一会也要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