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襟袍立身成高楼

白少流笑嘻嘻的说:“我买了一个大院子还有一座小山,你就不用天天困在马厩里了,我准备在院子里给你专门安排个地方住,你可以自己天天到山上放驴。这是不是好消息?”

白毛嗷嗷叫了两声,脑海里传来的是一阵欢呼:“真是好消息,我们什么时候走?天天困在这里简直烦死人了!”自从小白见到白毛以来,还从来没有看它这么高兴过。可怜一代宗师七叶被困驴身三世,如今这么一点小小的自由也让它心喜不已。

小白拍了拍驴背道:“今天就可以带你走,不过那个院子里的驴厩得过几天才能安排好,总不能把你就放在山上,还是等几天吧?”

白毛直摇头,摇的驴鬃直甩:“不不不,今天就走,在山上过几天也没关系,我要亲自设计我的房间。”

白少流:“不是房间是驴厩,不过你可以给我提意见,尽量给你设计的漂亮点,请问是设计一头驴的驴厩还是两头驴的驴厩?”

白毛不解的问:“为什么还要两头驴的驴厩?”

白少流坏坏的笑:“不要忘了,刘佩风在马场里还养了一头小母驴呀,要不要一起接走?”

白毛前蹄一软,一低头冲着小白就撞了过来,白少流一闪身躲过道:“不是为你,是为了取驴血方便,你也不希望我总放你一头驴的血吧?”

白毛一摇头:“就放我一个人的血好了,你都快放了半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少流:“既然这样的话现在就跟我走吧,其实我也早盼着这一天了,以前是没条件接你走,现在有条件了还是希望时刻能听到你的指点。”

问马场要了辆专用运输车,准备把白毛拉到郊区的木材加工厂去,工作人员很奇怪的问:“白总,您这匹马养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要往哪里拉呀?我们马场有什么照顾的不好吗?”

白少流开玩笑道:“你们养的很好,长肥了,宰了吃五香驴肉。”

工作人员也笑:“这头驴做五香驴肉,肉比金子还贵呀!”然后就听见白毛一声郁闷的怒吼。

到了龙塘镇郊,小白领着白毛走进了那家木材加工厂,已经有工人在装修大院里的房间。为了掩人耳目这个大院分成前后三进,最前面靠路边的门脸是一家木器加工厂,办了营业执照也挂了招牌——八宝珍馐坊。后面一进是个院子,左右有很多房间,都设立成修行静室,其中有一间比较大的设计成讲堂。

后院是堆放木材厂的原材料所用,其实也是个掩护,各式各样的木方堆起一人多高看似没有规律的随意堆放,却布成了一个简单的阵法,一般人走进去绕两圈就会转回来,很难穿过这一堆木材找到后院的大门。这个阵法是小白自己布的,他向风先生学易理,又听过顾影讲数术,多少也明白一点皮毛,试着布了这么一个阵式,没想到还有些用处。

他想在白毛面前显显能耐,因为这不是白毛教他的是他自己琢磨的,所以穿过后院的时候故意走在驴后面。不料白毛溜溜达达的绕过几座木方就出了后院上山了,小白在后面有些失望的问道:“你怎么没迷路?”

白毛好奇的问:“迷什么路,不就是几堆木头吗?”

白少流:“我可是布了阵式的。”

白毛点点头:“对,我发现了那好像确实是一个阵式,不过你只布了迷踪形制,却没有法阵与护阵,所以没太注意。一般的小毛贼可能过不来吧,但我什么没见过?”

白少流:“行,还是你行!”

两人来到后院的山中,白毛赞叹道:“这真是个好地方——咦,山中似乎被法力炼化过,不会是你干的吧?”

白少流:“不是我,是教廷的几个人,合力在这里发出一个‘神之审判’的大法术,我差点都没命了,这件事我对你说过……那几个人现在也都成死鬼了。”

白毛点头道:“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法术确实不错,以后你要建造真正的道场洞天,可以抓几个西方魔法高手来,让他们专门施法净化各处枢纽地气。”

白少流苦笑:“你这个想法很有创意,但还是以后再说吧。建造真正的道场洞天?这个地方不行吗?”

白毛左右环顾:“地方是不错,可是离洞天福地的标准还差点,至于现在嘛好好收拾一番勉强可以做为修行之地。……对了,你不是说前面开木材加工厂吗,我进门的时候怎么看见的是八宝珍馐坊的牌子?还以为你要开饭店呢。”

白少流:“是木器加工厂不是木材加工厂,这里只生产一种产品,叫八宝珍馐盒,你等等,我把样品拿给你看。”

小白转身跑回大院,拿了一个精巧的漆木提篮食盒回来,食盒一共有四层,每一层都可以抽出来,顺着竖竖向的滑槽推上去,最上层的盖子打开,就变成了一个四片花瓣围着花心状的小桌,花瓣还可以绕着花心旋转,真的是精巧无比。白毛瞄了一眼道:“这种八宝珍馐盒是志虚国古代的东西了,近代已经失传,没想到你还弄了个样品回来。”

白少流:“连图纸我都拿到了,正在准备申请专利,专利所有权我和知味楼一家一半,等申请下来之后就开始生产。”

白毛突然有了怒意:“知味楼?”

白少流:“就是知味楼,那是昆仑盟主梅野石的产业,现在交给一个叫陈雁的人在经营,我知道你和梅先生有过节,我也不好说什么,但你也别冲一个食盒生气呀?”

白毛冷哼一声,又看了看食盒道:“不如把四层改成五层,这样展成小桌就成五瓣蔷薇状,看上去更漂亮。”

白少流:“好主意好主意,我下午就要他们重新改设计。”

白毛皱着驴脑门道:“这可不是一般的木匠能做出来的,有些工艺需要特别的手工。”

白少流得意的一笑:“告诉你吧,黑龙帮八大金刚之一酒金刚司徒酒原来就是个木匠,而且祖上很多代都是木匠,家传的手艺非常好。他现在从我学修行,第一个学会了御物之法,我打算把前面木器坊交给他,让他带几个徒弟专门做八宝珍馐盒。”

白毛还是一脑门的问题:“可这样你多少天才能做一个食盒?一个食盒又能卖多少钱?这种东西又能卖给谁呀?”

白少流:“我没打算大规模生产,一个月能做几个就够了,足以满足这个基地的开支。……至于这种东西我拿给顾影看过,洛先生也看过,它可不能当普通的食盒卖,而是一种高档的仿古工艺品。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有钱花不出去的主,很喜欢收藏这种东西当作一种品味,既然有大头我何苦不赚这笔钱呢?”

白毛:“你打算卖多少钱一个?”

白少流:“一千。”

白毛:“太便宜了吧?”

白少流:“一千吉利元,不是一千志虚元,也就是一万多志虚元。”

白毛突然笑了:“既然如此,你还不如卖的更贵点,三千得了。”

白少流笑:“你比我更黑,干脆改名叫黑毛得了。”

白毛也笑:“不要忘了我身上只有肩膀上和耳朵尖的毛是白的,其它地方还都是黑的。……对了,你是怎么想起来这个买卖的?”

白少流:“看了一份报告想起来的,据说AV群岛在志虚国销售十几万台电视,其利润就超过志虚国很多家电企业销售上千万台电视。”

白毛又仔细想了想,像是在考虑什么问题,过了很久才说道:“如果这样的话,你恐怕还需要做一些工作,才能把你生产的这种东西顺理成章的卖出去,甚至让大家抢着喊着要买,还能卖出一个他们认为值得的高价。你既然认识洛水寒,为什么不好好利用一下这层关系呢?不需要他给你钱,只需要让他帮忙创造一个机会。”

白少流眼神一亮:“多谢提醒,我突然有了个主意!”

白毛:“什么主意?”

白少流:“下个月在乌由将要举行一场东方工艺精品国际拍卖会,参加的都是各国的贵族名流,我去找洛兮商量商量,互相配合演一台好戏。”

白毛接着说:“你想办法送这个食盒去拍卖,然后让洛兮竞高价买回来,在拍卖会展示吸引众人注意,回头你再把钱还给洛兮就是了,大不了掏个中间费。”

白少流:“我就是这么想的,我一说你就明白了,没想到你不仅懂修行而且是个生意精啊?”

白毛:“如果图谋天下也是一笔大买卖的话,那我还真可能会做生意。”

一人一驴登上坐怀丘,首先开始聊起了生意经,聊了一会才又继续谈起此处道场如何修建。这个地方非常好,左右有山梁挡住,正对着一片山壁,山壁正中有个凹陷的石龛。中间正好有一片空地,而且不久前被“神之审判”法术清理的干干净净。

石龛面对着的下方有一片圆形的广场,枯枝杂草已不见踪迹,地上的土石就像被修整过一般十分平整洁净,好像被打碎成极细微的颗粒再重新凝结成一体,那一片山壁也是如此。这样一来自然而然形成了一个汇聚精微灵气之所,聚拢在山势的中枢。白毛仔细查看了地势告诉小白应该如何布置——

首先此地要设两重法阵,其一是掩人耳目,不要使演法试法时的声音与光芒为外界查觉,其二是阻挡进入,让其它人走到这里时不自觉就绕道而行,不会进入这片地方也不会发现此处所在。前后开两个入口,其一就是木材厂后院门,其二是山中秘室的另一个出口。

山腹中有一间秘室,秘室前后分别有一条秘道通到石龛与后山出口,这只有白少流本人才能够出入。那么秘道要用法术布置,要让人看不出来,不破了法术也打不开。而且山中那一片地方虽然经过神之审判的净化,但缺少生发之气,需要重新凝聚地气,这本来是最难的,可现在因为小白有了润物枝而变成了最容易的工作。

说干就干,在白毛的指点下,小白登上了坐怀丘峰顶,以润物枝指天凝聚全身法力,就觉得这根树枝活了,能感觉到周围方圆几十里内天地山川的灵机脉动,在叶片上凝结成几滴小小的露珠。御器之时身心与法器一起,小白也被一股灵机脉动的气息包围,他想挥洒树枝,可这轻飘飘的一根树枝竟然挥不动!

当下安定心神相合于天地之间,身心内外渐显光明,忘形之际施法挥出,几滴露珠化作飞雾落在坐怀丘山中。山还是这座山,神识中的感觉却变了,在此山中静坐,就像当日被风君子手挥树枝轻轻拂过一样,一片清爽怡然。施法完毕跃下峰顶,白毛问道:“你怎么用了一个多时辰?”

白少流:“真惭愧,我竟然挥不动树枝,足足凝聚法力一个时辰才搞定。”

白毛:“哪有你这么干的?你一次凝聚的山川灵机范围太大,以你的修为还不能控制。范围小一点,多来几次也是行的,润物枝这种法器很是奇妙,但是你的心念过大就可能挥不动这树枝。所以运用之时要懂得自己控制,不在乎发出的妙用多么深广,而要控制在挥洒自如之间,像你刚才那样自己试法还行,如果与人斗法就不可以了。以后多练习吧!”

白少流点头道:“多谢指点,其实刚才我就想试试我的极限。”

白毛笑:“这也是一种锻炼方式,比如你举重的时候可以尽量强化极限,但等到你搬东西上楼,如果力量够大可以一次把所有的东西都扛上去,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就不要勉强,分批运上楼更省事。锻炼时讲究,做事时方便,润物枝的妙用可以如此习练。”

白毛与小白又谈起了修行,这一谈又是很长时间,天渐渐黑了,今天他们就打算在山中过夜。他们从来没有聊过这么长时间,白毛兴致很高,对小白讲了很多话。月亮升上来的时候,小白想起一件事突然问道:“白毛,你实话告诉我,想当年你和海天谷掌门于苍梧有仇吗?”

白毛:“于苍梧?我和他无冤无仇。……如果真有什么过节的话,就是在二十年前的宗门大会上我胜了他夺得天下第一的称号。”

白少流摇头:“恐怕不是这个过节,我听说在忘情宫大会上于苍梧完败给风君子,可是他并不恨风君子却恨你。”

白毛:“那我就不明白了,不过想想也有可能,如今昆仑修行界骂我的人肯定很多。你怎么突然有此问?”

白少流:“我告诉你一些事情吧,今天我认识了一名海天谷弟子王波褴,他是于苍梧派来监视我的,据说于苍梧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对你很不放心。”

白毛怒道:“管好自己的门人吧,我都成一头驴了,还想找麻烦?”

白少流:“你先别着急发火,那王波褴不是坏人,最近乌由发生了很多事,我都没来得及一一告诉你,今天终于有机会和你说一说,看看你是怎么想的?”

白少流终于找到机会与白毛详谈,将齐仙岭上海恩特被杀一事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白毛,说完之后他也不着急,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白毛分析,他知道白毛一定会说出自己的看法来。白毛与风君子有过节,甚至有杀身三世成驴之仇,可此时一样会帮小白分析风君子的处境,因为它憋不住会说出来。就像一个关在监狱里很多年的下棋高手,突然有人给了他一盘棋局,他肯定会忍不住要动手切磋一番。

“王波褴看见的那两个人可能都是凶手。”这是白毛说的第一句话,它是这样解释的——

有修行人持剑上山,海恩特被杀之后又有一个西方人下山,说明海恩特与人格斗的时候两人都在附近。如果这两人不是一伙的,海恩特死后很可能会继续动手,而不会无声无息的离开。至于是昆仑修行人帮那个西方人,还是西方人帮昆仑修行人杀海恩特,都有可能。

“昆仑修行人中有内奸?”小白问道。

白毛笑了:“也不能如此确定,毕竟死的人是教廷神官,你猜教廷中人有内奸也行,具体怎么回事还要看结果,结果对谁有利对谁最不利?”

白少流:“当然是对风先生最不利,很多人想报仇,矛头都指向风先生。”

白毛:“这就对了,有人故意安排了这件事,就是想结仇,然后再引人去报仇。你认为谁会去报仇呢?”

白少流:“当然是维纳家族的人,那个阿狄罗敌意很深。”

白毛摇了摇头:“他不行,教廷不想挑起正面冲突,却把冲突矛头都指向风君子这个人,想把越来越多的人卷进来。……你再想想,什么人杀风君子最合适?教廷不是驱逐了那个女骑士吗?”

白少流:“你说阿芙忒娜?我在风先生家见过她,你知道我有他心通的,能感觉出来维纳小姐不想杀风先生。”

白毛眯起了驴眼:“都被逼成了这样还不出手?这女人莫非与他有私情?……不要着急,阿芙忒娜迟早会对风君子出手的,局面已成,她不动手也得动手。”

白少流:“我没听明白!”

白毛:“假如我来设这个局肯定还有后手,阿芙忒娜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愿意去杀风君子,那没关系,再制造一点事情,比如海恩特被杀。阿芙忒娜不相信风君子是凶手也没关系,再加点事情。”

白少流:“什么事情?”

白毛:“海恩特的老婆不是要找风君子报仇吗?让她也死,凶手仍然可能是风君子,这还不够再来点,如果阿狄罗也出事了,还是风君子有嫌疑的话,那么阿芙忒娜无论如何要出手了。俗话说三人成虎,到时候她还不相信风君子是凶手是不可能的,就算人不是风君子杀的,这些事也都是因风君子而起,不杀了他就无法结束这一场恶梦。”

白少流:“这个想法太狠毒了!”

白毛:“不是我的想法狠毒,而事情就是如此,否则海恩特又如何会死的不明不白?”

白少流:“花这么大的代价就为了对付一个风先生,值得吗?”

白毛:“当然值得,我如果是教皇也会这么做的,并不是因为我和他有仇。”

白少流:“你如果是教皇?这个想法很有意思,说说看!”

白毛得意洋洋的一笑:“小子,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好好听着吧……”

既然不想起全面冲突,又想对付昆仑修行人,只能从一场看似与教廷无关的局部冲突开始。选择风君子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昆仑修行人辈份最高的大宗师,也是传说中的在世仙人,当今默认的天下第一高手,昆仑盟主梅野石背后最强的支持力量。如果连这个人也能消灭,就说明其它力量也可以分别消灭,从制高点一步一步瓦解对抗力量,直到对方无法对抗。

用志虚国的俗话来说,这叫“敲山头”,从最高的那个山头一座一座的占领,成功完成第一步最重要。

敲山头这种策略是试探性的,有两个要点。第一是要限制事件的范围,让风君子与维纳家族的冲突看似与其它人无关,不是教廷与昆仑修行界之间的事,没有大规模冲突的可能。对因为私人关系卷进去的人进行分别剿灭,直到把这个山头敲掉。第二是这个山头的战略价值要足够大,拿下这个山头就意味着占了绝对的局部优势。

从昆仑修行界的角度,对抗敲山头这种战略的最佳策略,反过来叫作“张网收兔子”,这也是志虚国的俗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