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饕餮架镬煮神州

洛水寒说完之后自顾端杯喝酒不再言语,过了好半天王波褴才问:“完了?”

洛水寒:“啤酒的来历就介绍完了,现在喝酒。”

王波褴:“前阵子还看到一条广告,广告词是‘乌由人就喝乌由啤酒!’我还以为是针对外来品牌挑地沟,闹了半天这些啤酒全是一家的,自己做戏呢。”

洛水寒:“广告有广告的讲究,这句广告词也是在利用乡土情结、地方保护主义、甚至爱国情绪,实现市场细分。喝酒的人大多和你一样,并不知道‘乌由啤酒’背后的故事。”

王波褴点头:“嗯,有点道理,比如说我吧,这么多年就喝长生岛啤酒,这是习惯。”

白少流一直在想洛水寒的话,此时突然说了一句:“这种广告也是给产品画地为牢。”

洛水寒笑了:“说的不错,啤酒这种东西有它自己的市场特点,每一种生意都有需要研究的地方。小白,你也是财经大学堂毕业的,纸上谈兵的东西也学过不少吧?那么你就说一说清润集团与乌由啤酒市场,分析一下这种产品与这门生意。”

白少流:“我哪敢在洛先生这种大行家面前现丑?”

洛水寒:“我是白手起家,也没有进修过财经专业,一切都是在生意场上学的。小白,你将来不仅仅是一个与人动手打架的保镖,不论是做生意还是做事做人,知道该做什么是最重要的。你就谈一谈吧。”

白少流喝了一口酒:“洛先生一定要我说,我就说两句……”他一边思索一边讲了自己的见解——

啤酒这种东西很特殊,在于它的主流产品的地域性极强。志虚国对外开放市场的时候,本国的啤酒企业大多没有开发高端精装产品市场,因此高端啤酒市场几乎是一片空白,因此外资品牌一进入,毫不费力的就占有了几乎全部的高端市场。但是在主流产品消费市场中,任何一家企业都很难独占,在当时的情况下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是清润集团偏偏做到了。

所谓主流产品,指的就是他们正在喝的可回收绿色高压玻璃瓶的简装啤酒,这种啤酒价格最便宜销量也最大,是啤酒行业的基础产品。相对单价而言,简装啤酒的体积和重量都很大,长途运输与存储包括分销与包装回收的附加成本都很高,因此不适合长途异地销售。比如乌由出产的乌由啤酒,在乌由销售成本可能只有两块钱,如果远到芜城去卖销售成本会增加到五块钱,根本无法与当地的清泉啤酒竞争。

正因为啤酒市场的这种特殊性,主流产品只适合当地建厂在周边城乡销售,志虚国各地城市几乎都有自己的地方啤酒品牌,而且也形成了相当稳定的销售网络与消费群体。这是一个相当稳定的,可以容纳很多企业共同生存的市场。

外来企业要想独占这个市场,在现有格局下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用常规商业手段,在几百个城市一家一家开设工厂,参与地方市场竞争,其代价之大谁也无法承受。

首先原有消费习惯的存在,使新产品必须比对手付出成倍的品牌宣传成本与销售网络重建成本。比如原先消费者只喝长生岛啤酒,小卖店也只进这种啤酒,你要说服人家喝你的啤酒卖你的啤酒,前期投入是翻倍式的。

其次用新设工厂进入市场竞争的方式,必然引起产品供应量激增,极大降低行业利润率,亏损的首先是自己。这是一种先自杀再求活的方式,多长时间这个市场的利润能回来,活下来的企业是不是自己都很难说。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按这种常规方式一城一地的竞争,时间恐怕要上百年,就算成功了,利润回收周期会更长,没有哪个企业能办到。

可是清润集团办到了,只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将志虚国东北地区,这一片相当一个中等国家大小所有的主流啤酒市场完全垄断。它用的策略是收购,一家一家的收购直到全部拿下。清润集团能够成功是因为付出的代价非常小,很多企业是按账面资产价值直接转让甚至打折转让,地方政府帮忙提供优惠条件,银行提供金融支持,所过之处一路绿灯。

很多地方都是拱手相迎没有人意识到最终的后果,处理一个企业的同时也等于送出了当地的市场,这个价值是无法计算的,而都处理给同一家接受方的结果是主动帮助对方垄断了自己的市场,让对方彻底控制了这个产业,其中的商业价值更是无法估量。

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小白等人的桌子上放的全是清润集团出品的啤酒,除非你不喝啤酒,否则不论是黑龙啤酒还是乌由啤酒,都是清润集团的啤酒。这个产业已经完全被控制了,对于那些被收购的各地啤酒厂来说,已经陷入同一种命运——清润集团可以决定每一家企业、每一种品牌的生死。就算是经营很好的知名地方品牌,出于某种利益考虑也一样会不明不白死的很难看。一切取决于清润集团的所有者——远在吉利国与山魔国的那一小撮人。

小白说到这里问道:“洛先生,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洛水寒面露赞赏之意:“说的八、九不离十,你也没做过啤酒生意,却对这个市场特点分析的这么清楚,而且是坐在这里立刻想明白的,不简单啊!”

白少流:“惭愧,我是听了洛先生刚才的提点才稍微有些清醒,我也曾经跟了洛先生不短时间,多少学了一点东西。”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想到的却是昆仑修行人与西方教廷之间的冲突,也明白有很多事是不能通过天上斗法解决的。

梅先生等昆仑高人特别是哪一位正一门掌门泽仁,对小白说的话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世间事以世间法解。西方教廷回避正面冲突从世俗中渗透控制,这是世俗中人需要面对和看清楚的问题。梅先生等人在乌由寄希望于小白,可是小白能有办法控制这个局面吗?大事情不说,就拿眼前的乌由啤酒市场,别说小白,就连洛水寒恐怕也没办法吧?

刚想到这里,就听洛水寒道:“小白,我再问你个问题,河洛集团为什么不做啤酒生意?”

他的话中有话,实际上在问河洛集团能不能做啤酒生意,有考小白的意思。小白笑了笑实话实说:“你现在做不了啤酒生意,这个市场已经失去拿不回来了,就算河洛集团比清润集团实力更大,也无法在啤酒市场上与人竞争。河洛集团不可能再走分割收购的老路,因为清润集团可没有那么傻。”

“假如一定想收回这个市场呢,应该想什么办法?”落水寒接着追问,似乎有意要给小白出难题。

白少流:“象清润集团那样从最底层逐渐蚕食已经不可能,对手很清醒不会给机会,我能想到的办法有一个,不过能不能办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洛水寒眼神一亮:“说!”

白少流:“从最上层下手,想办法制造一个机会,让清润集团出一些问题,趁机收购清润集团。但是这样做难度很大,可能还需要其他的条件配合。”此时他又想起了昆仑盟主梅野石,这位先生并没有到乌由来和一帮教廷中人纠缠,而是直接去了冈比底斯山。而那次在海岛上出手之后,也是直接让阿芙忒娜传话给教廷讲规矩。

洛水寒:“接着说。”

白少流:“其他的条件包括你有这个实力能做到,而且你的行为会得到支持。尽力让志虚国从官方到民间都能看清楚问题的性质,促使从政策环境到舆论环境都有所转变,不要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否则啤酒的事情还小,要是这种趋势蔓延下去就不妙了,如果这个国度的民生命脉与思想潮流都受制于人,那将来就一切受制于人。”

洛水寒长叹一声:“说的对,这很难是不是?我为什么肯加价从罗马联盟金融集团手中收购万国摩通银行的股份就是这个道理,如果有一天我不需要加价能直接入股的话就说明环境有所好转了,等到有一天他们需要加价来找我的时候就说明情况扭转了。……可惜我等不到这一天了。”

王波褴不解的问:“洛先生何出此言?至少志需国还有洛先生这样的明白人,我看还是大有希望的能等到这一天的。……以前我很看不起你们这些富贵豪强,不过今天认识了洛先生想法有所改变,几瓶啤酒能喝出这么多道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来,洛先生我敬你一杯!”

洛水寒喝了一大口酒,淡然笑道:“话不要这么说,那些应该看不起的你还是继续看不起吧。……我确实是等不到了,所以把身后事托付给小白。”

王波褴看着洛水寒:“您的气色不是很好,要注意保重身体,酒还是少喝两杯吧。”

洛水寒:“你也看出来了?我的身体状况现在也不是什么秘密,能挺到今年夏天就不错了,何苦不再舒舒服服的喝一口酒?”

王波褴吃了一惊不知如何接话,洛水寒又对小白道:“小白,今天我很高兴,听你刚才的话是一个很懂世情道理的人。做事情最重要的就是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怎么去做?至少你不会在这个世界上迷失。让你留在洛兮身边,帮她照看河洛集团,我很放心,因为你了解我的本意,不会用我留下的财富做我不愿意看见的事情。”

白少流:“洛先生不要这么说,我一定尽全力帮助洛小姐便是。”

王波褴也听明白了洛水寒想找小白说什么,在一旁喝酒叹息道:“眼前娇儿身后牵挂,老洛,我理解你这种心情。……我本来是个游历红尘无所羁绊的人,可是自从娶妻生子之后也开始有所牵挂,假如有该赴汤蹈火之时本不应畏惧,可是肯定会想老婆孩子没有我该怎么办?”

酒不知不觉中已经喝的不少了,王波褴面带醉意,落水寒喝的也有些多了,伸手拍着王波褴的肩膀道:“小王,很久没有喝这么痛快了,火锅捞肉吃豆腐味道香啊,谁不想下一筷子?……谢谢你这一顿!就冲这个,你家里面要有什么事我一定照应,放心的喝吧,把这一桌啤酒全消灭!”

看这个架势洛水寒非喝醉不可,又喝了几轮小白提醒洛水寒:“洛先生,您是一个人来的?其他人呢?”小白知道洛水寒是不会一个人出门的。

洛水寒:“在饭店门口我把他们都打发走了,有你在还需要其他保镖吗?……小王,你知道白少流号称乌由第一高手吗?”

王波褴把手一挥:“当然知道,我比你知道的清楚——他的手到底有多高。”

三人开始推杯换盏,这一喝就是两个多少小时,到最后每个人都喝了不少,尤其洛水寒已经醉意朦胧。小白打了个电话,让庄茹把车开到饭店门口来接自己和洛水寒,准备亲自送他回去。在饭店门外他对王波褴说:“你要去哪里?我顺便送你一程。”

王波褴摇头:“不用你送,我自己走回去就行。”说完醉步离开,小白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路口拐弯处。

……

破烂大王哼着小曲沿街步行,看上去醉步蹒跚脚下速度却一点都不慢,很快到了乌由北郊。他一个拣破烂的当然没有钱住市中心的房子,家在偏僻的郊区。然而到了郊区他却没有直接往自己家的方向走,拐进了一条两边堆满玻璃瓶的无人小巷。此时他突然站直了身体,眼中的醉意消失了,转身冷冷的说道:“朋友,出来吧!跟了这一路不累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