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借问杯中谁家酒

王波褴:“是的,谢赫神官赶到之前有三个人,杀人凶手必然在那另外两个人之中。”

白少流:“海恩特死于剑伤,被一柄宝剑当胸穿过,杀人的很可能是那个拿剑的年轻人。可还有一个人上山是干什么的?”

王波褴:“那个拿剑的小伙应该是个修行人,可天下修行门派那么多弟子,我也不可能全见过所以不知道他是谁。至于另外一个人,我只看到了背影,他的头发是金黄色的还带着卷曲,可能是个西方来的洋人。”

白少流:“你只看见背影也能认出来吗?”

王波褴点头:“只要再见到那个背影可能会认出来。”

白少流:“既然可能是个洋人,会不会是教廷派来的?”

王波褴皱眉道:“我现在就是奇怪,他上山到底做什么去了,如果说是帮海恩特,为什么会在海恩特死后匆匆离开?……到现在也没想通,在警察局里面待了几天,也没偷听到什么线索。”

白少流端起杯子道:“王道友看见的情况太重要了,先敬你一杯,我先干了。”

王波褴也举杯一饮而尽:“你不必敬我酒,这些都是我自己应该做的。”

白少流又倒了满满一杯酒说道:“老王你先别说话,我的酒还没敬完,话也没说完,这是第二杯。”说完他又干了。

王波褴:“为什么又敬我一杯?”

白少流:“可笑我自以为有些手段,这么长时间以来却一直蒙在鼓里,原来王道友一直在暗中护佑于我,今天才得知实在惭愧。……你别喝,我这是自罚!……还有第三杯,我也先干为敬。”

小白一连喝了三杯酒,王波褴见小白的神色有些异样,不解的问道:“白兄弟,这第三杯酒又是什么讲究?”

白少流放下杯子道:“王道友一直高人不露面,为什么今天突然来找我坦白的说出这一切,不会是因为我从警察局把你捞出来吧?”

王波褴面露惭愧之色,不知是因为酒还是因为别的原因脸色涨红了,白少流此时又说了一句:“我很感激你,真的很感激,所以现在要说的话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说出来——除了保护我,你一直也在监视我对不对?”

王波褴很尴尬,端起杯子道:“白兄弟果然人心通透,我虽然没明说但你也猜到了,是的,我奉师命监视你的一举一动。至于为什么你应该问我师父,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曾听他提起有一心机狠毒曾险些祸及天下的高人在你身侧,他怕你一朝不慎沦为此人恶助。我也曾问过师父那位高人是谁,可师父一脸怒意没有回答。……我想还有一个原因,大概是他关心清尘小师妹吧,怕她结交非人。”

听见这话小白脑海里本能的出现了一头耳朵上长白毛的驴,他清楚于苍梧担心的是谁,看来于苍梧也知道当年的七叶就在小白身边,对接受白毛指点的小白并不完全放心。小白倒也不生气就是觉得心里有些郁闷,被人监视了这么长时间才发现,还是对方主动站了出来。破烂大王对他应该是善意的,但万一他是恶意的呢?想想也有些后怕。

听了王波褴的解释小白又问:“那怎么今天你主动来找我说出这一切呢?”

王波褴叹息道:“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海恩特之死事情闹大了,所以必须来找你商量,在乌由做事,你的能力应该更大。……还有一个原因,我在你身边这么长时间,发现你的确是一个心性纯良之人,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你连一个拣破烂的陌生人都会去帮助,我还要在暗中监视你什么?不如站出来算了,此事我还没来得及禀明师父,我想他老人家的想法也应该与我一样。”

白少流也叹息一声:“幸亏有你,否则海恩特之死真是悬案,很麻烦很麻烦。”

正在这时从火锅店大门口走进来一个人,老远就招呼道:“小白,你果然在这里,和朋友出来喝酒啊?不介意我也讨扰一杯吧?”抬头一看,来人竟然是乌由首富洛水寒!

小白站了起来:“洛先生,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洛水寒:“去你家找你,听说你在这里喝酒,我就来了。……我也没吃午饭,不介意添一双筷子吧?”

王波褴也站了起来:“你是——洛水寒?请坐,哈哈哈,我竟然也能请你吃饭!”

洛水寒坐下,很自然的招呼白少流与王波褴也坐下。服务员添了一套餐具,洛水寒问王波褴:“你认识我?请问您是……?”

王波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小白的朋友,名叫王波褴,外号破烂大王,在乌由从事城市环境清理与物资回收工作,简单点说就是个收破烂的,不过洛园那一片不归我管。”

洛水寒转头看小白:“你的朋友很多啊!”

白少流到现在还有些意外,洛水寒怎么会孤身一人前来找他,而且还出现在这样一家火锅店里?感应他的情绪洛水寒是找他来聊天的,就像有什么事想说却正在考虑用什么方式说,小白看了看面前的火锅道:“洛先生找我有事?你要吃饭的话我们换个地方?”

洛水寒摇头:“不用换,这里很好,我已经很久没在这么热闹的地方痛痛快快的吃一顿火锅了。我象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成天就想着发财,总没有时间也总觉得自己没钱,吃这样一顿火锅已经算是奢侈的享受。……如今什么都有了,今天看见你们坐在这里,突然觉得又找到当年那种感觉。”

王波褴:“什么感觉?没时间也没钱?”

洛水寒没说话,小白答道:“是看着火锅流口水的感觉。”

洛水寒笑了:“就是这种感觉!……这种五毛钱一瓶的简装啤酒,我已经很久没有喝过了,想当初累了一天,找一家小饭馆喝上一大口啤酒,那滋味简直是太……”他还没说完,王波褴与小白都咧嘴笑了,洛水寒问:“你们笑什么?不相信我说的话?”

王波褴:“相信!看来洛先生真是很久没有下过这样的馆子了,这种啤酒现在卖三块钱一瓶了。”

洛水寒一拍额头:“哦?看来真的过了很久了!”

王波褴很好奇的问:“洛先生是生意人,就算自己不消费的东西,总应该了解市场变化吧?”

洛水寒:“我不做啤酒生意。”

王波褴:“如果您不做啤酒生意就一点不了解啤酒市场,您就不会是洛水寒。”

洛水寒微微一笑:“谁说我不了解啤酒市场?不过我的了解方式与你的了解方式不一样,所以你是破烂大王我是洛水寒。……小白,本来有话想对你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见到这啤酒终于知道了。”

白少流不解的问:“洛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和啤酒有什么关系?”

洛水寒表情有点神秘:“不要着急,一会就知道了。……小王,想知道我对啤酒市场的了解与你有什么不同吗?这可是生意经,不能白学。”

王波褴一摊双手:“洛先生要收学费吗?可惜我就是一个捡破烂的,乌由最穷的人。”

洛水寒笑道:“刚才你说这顿饭是你请客,不介意我再点一些吧?”

王波褴:“这我还是请的起的,洛先生尽管点,这家饭店没有太贵的菜。”

洛水寒:“菜就不用加了,啤酒管够就行。……服务员,过来一下,这桌还要啤酒。……你们这里有多少种啤酒?精装的不要,只要简装的本地啤酒,一样来一瓶。”

象大旺福这种大型连锁火锅店,别的东西不敢说丰富,当地市场上的简装啤酒通常是最全的。服务员从来没有见到过洛水寒这样点酒的客人,很奇怪但还是按他的要求送来了啤酒,一共十几瓶,每瓶都不一样,几乎把桌子都放满了。

小白与王波褴刚把要紧话说完,洛水寒突然来打扰,两人不再谈修行人与西方教廷的事,洛水寒却谈起了啤酒,来了这么奇怪的一出。两人不解其意,都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一桌子啤酒。等服务员把酒上齐,洛水寒指着桌上的啤酒问:“数一数,这里有多少种啤酒?不是多少瓶,而是多少个厂家品牌?”

桌上有十几瓶啤酒,但是有的牌子有好几个品种,比如超爽、纯生、干啤之类,十几瓶啤酒一共有六个牌子,分别是:黑龙啤酒、凯旋啤酒、花峰啤酒、雪棒啤酒、乌由啤酒、长生岛啤酒。王波褴也是做啤酒生意的——拣啤酒瓶子,所以扫一眼就点清楚了。

洛水寒又说了一句:“其实,它们都是一个集团出产的。”

王波褴:“不会啊,我可是拣了十年啤酒瓶,这里面有四种啤酒是老牌子了,十年前就有,‘黑龙’和‘凯旋’是后来出的。‘长生岛’是乌由的老牌子了,听说有几十年历史,曾经很有名,它和‘乌由啤酒’绝对不是一个厂的。”

洛水寒:“坐在这里喝酒的人,几乎都和你一样认为,但是恰恰从十年前起,有一家海外集团进入乌由市场,在方方面面的帮助下,逐渐兼并本地啤酒生产企业,直到去年完全吃掉了这个市场。……不信,你们仔细看一看瓶子上的标牌。”

白少流拿起一瓶啤酒,只见标牌的最下面写着——“乌由长生岛啤酒有限公司出品,清润啤酒(志虚)有限公司监制”。又拿起另一瓶,上面写着“乌由清润啤酒有限公司出品,好望非清润集团(香江)有限公司监制”。再拿起一瓶,上面写着“清润花峰啤酒乌由有限公司出品”。看完所有的啤酒,都能发现一家名叫“清润”的公司与之有关,不是被合资就是直接或间接控股。

王波褴:“清润公司我知道,原来我以为只有黑龙与凯旋两种啤酒是他们家出的,没想到全是,这些以前我还真没注意。”

洛水寒:“以前也不是这样,他们用了接近十年的时间,直到去年才全部搞定,一切都在大多数人不知不觉之中,这是一场有计划有步骤的侵吞行动。你既然知道清润公司,请问你对它了解多少?”

王波褴摇头:“不了解,就是知道这个名字。”

洛水寒介绍了这家公司的来历——

清润集团总部设立在好望非——地处黑源大陆最南端的国家,原西方吉利国的殖民地。但这家公司的投资方也就是实际控制人都来自山魔国与吉利国,而它的生意遍布世界各地,现在主要集中在志需国,尤其是乌由地区。原本它只是一家啤酒生产企业,生产规模加起来还不到志虚东北部地区啤酒市场的一小半,可是相比此地的许多啤酒厂来说要大的多,因为志需国市场太大了。

几十年前志需国改革经济政策,逐步放开商品流通市场,各地产业发展一度繁荣。经过十多年的高速发展,又进入到相对市场饱和竞争阶段。很多企业因为工艺、技术、管理、体制的落后,又缺乏资金与研发的支持,开始陷入困境。于是志需国决定开放产业市场,鼓励外商投资,引进所需的技术工艺、管理经验与资金,同时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持续刺激经济。

这个计划的出发点非常好,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效,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发生了异化,手段本身代替了目的,单纯的增长数字成了唯一的追求的目标。这个过程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主要在于两点:

第一,由于志需国前期发展中只注意商品市场的繁荣,却忽略了生产这一切的基础装备制造业的发展与保护。引进资金与技术,落实到具体环节往往是引进先进生产线的合资与直接投资,但是生产这种生产线的技术是引进不来的,没有人会给自己制造竞争对手,就算学会管理它也不能自立。在这个过程中志需国原有的基础装备制造产业陷入全面困境,大量企业倒闭许多工人失业,等有人意识到这一点想扭转的时候问题已经很严重。——这是“硬件”上的失误。

第二,虽然意识到科学技术与知识经验的重要性,却从来没有真正重视过培育这一切成长的“知识产权”与“国民教育”两大支柱。在一个马路边摆摊可能有人抓,而出一款软件满市场都是盗版却管不了的环境中;在一种研究出版十分不畅,可一部著作在网上四处盗链却难以制止的情况下,智慧与知识的合法价值都甚至经常被蔑视。看上去感觉或许不太严重甚至会有短期利益,却意味着一场渐进的全民族的道德危机,大量高端人才远走海外,投机客纷沓而来。——这是软件上的失误。

这两大失误是全局性的,也有历史原因,有些难以避免有些却属人为,单独的一个企业或一个地方很难独立改变。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清润集团十年前进入了乌由啤酒市场,以一条生产线为投资取得原滨海啤酒厂的控制权,并享受到其他企业无法享受的宽松环境与优惠政策,快速发展起来。乌由其他的几家啤酒厂在竞争中逐渐处于劣势,其间也有过几次互有胜负的市场较量,但最终背景与实力都比不过清润集团。

本来乌由市场可以容纳这些啤酒企业,另外的啤酒厂虽然处于劣势但仍可生存,可清润集团不愿意这样,而当时的地方政策也帮了清润集团的大忙。当地政策鼓励清润集团收购地方企业,甚至有人出面扫除了市场收购的障碍,使得本应在市场中受到强烈抵制的垄断收购行为变得顺理成章还颇受好评,因为这一切都显示为引进外资的政绩。

清润集团以乌由为据点继续向周边扩展。志虚东北地区很多城市的地方啤酒企业,尽管当地市场没有受到清润集团产品的冲击,可仍然纷纷被清润集团收购,这些收购都是带着优惠条件被鼓励的行为。到最后,清润集团已经占领了乌由地区大部分啤酒市场,剩下的一些地方啤酒企业不战而降,甚至有地方官员主动找上门来联系,希望清润集团收购当地啤酒企业,以为是一种先进的时髦。

就这样,清润集团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完全占领了乌由以及周边地区的啤酒市场,一家不剩,所有啤酒厂都是它控制的!清润集团在好望非的总部也从一家啤酒生产企业转变为一家产业投资控股集团,其规模和利润都比当初扩大了几十倍。——洛水寒的介绍就讲到这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