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勃然喝退贼骨轻

阿狄罗一看风君子这把剑与凶器的尺寸恰好吻合,目露凶光抬头还没说话,常武已经拿着手铐指着他问话。所以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大家都站了起来,主人风君子挡住了常武的手:“老常,好好的在我家掏什么手铐?”

常武一摆手:“风君子,这不关你的事!……维纳先生,你手里的那份图样我见过,是从警察局刑侦大队技术科拿出来的,是一件凶杀案的凶器尺寸与形状。这种东西属于内控材料,与侦办无关的人员无权拿走,如果出现在你手里要么就是有内部人员违纪,要么就是你非法窃取。……按程序我应该带你回去接受调查,希望你主动配合,这样我就没必要给你带上手铐。”

风君子一看常武说翻脸就翻脸,要把阿狄罗带走,赶紧劝道:“老常,你先别乱来,把话问清楚再说。……维纳先生,到底怎么回事你解释一下不就完了?”

阿狄罗阴着脸丝毫没有把常武和他手上的手铐放在眼里,直视着风君子问道:“我倒想听听你的解释,你的剑为什么与杀害海恩特的凶器一模一样?”

风君子:“海恩特?就是那个三天前在我家附近被杀的郁金香公国人吗?你来晚了,这位常警官早上已经来做过调查笔录了。”

阿芙忒娜一直盯着风君子,不知在想些什么,现在突然问道:“常警官,风君子是犯罪嫌疑人吗?”

常武看了看这几个人,又坐了下去把手铐放在茶几上:“不是,嫌疑已经排除了。实话告诉你们,昨天有人打举报电话向警方提供线索,说本市市民风君子家中有一把宝剑,就是杀害海恩特的凶器。今天我已经做过走访调查,有十几位证人证明案发当时风君子从家中出来买烟,在小区门前逗狗,后来又在楼门口陪几位老人家聊天。”

阿芙忒娜:“那这把剑呢?”

常武一指沙发旁边的一个工具箱:“你以为我是来干什么的?我今天就是上门为这把剑取样,痕迹检验已经做完了,没有发现任何证据。”

阿狄罗:“警官先生,三天时间有的是办法让凶器不留下任何痕迹。”

常武也没有好脸色,盯着阿狄罗道:“先生,您似乎对我们警方的工作很感兴趣?那我告诉你吧,仅仅是这两天两夜,我们在整个乌由市一共找到一百七十多把宝剑,其形状尺寸与杀害海恩特的凶器相同,这证明不了什么。但是我们都做了调查,包括风君子,他的嫌疑已经排除了。……我是因为礼貌才对你这么耐心,你并非乌由警方人员,怎么会有警方材料,这些东西在案件没有侦破之前是不应该向外界泄露的。”

阿狄罗傲然道:“我有必要回答你的问题吗?”

常武笑了:“你不回答也得回答。”说着话又拍了拍茶几上的手铐。

这时阿芙忒娜把剑和剑鞘都还给了风君子,也回到了沙发上坐下,她向常武说道:“警官先生,我想需要解释一下,死者是我们维纳家族的亲戚,他是我的远房堂妹伊娃的丈夫。亲人被害理当关心,所以我们找人了解了一下案情。”

常武的脸色稍微有些缓和:“被害人家属向警方了解案情,我们如实告知进展是义务,但侦破材料是不应该交给你们的。”

阿狄罗冷冷的说道:“这是乌由警察局关局长亲自提供的,你去问你的上司吧!”

常武神色一变眉头紧锁,风君子突然对他挤了挤眼睛道:“常武,你就在这里做笔录吧,就像刚才调查我那样?”

常武点了点头,扭头对阿狄罗说:“如果您说的话是真的,那么我的上司是严重违纪,而你的行为也是违法的。我现在需要做一个谈话笔录,记录需要你签字确认,过程也会录音,你可选择就在这里,也可以随我回警察局。”

阿狄罗站了起来:“可是我没必要!”

常武动也不动面不改色道:“维纳先生,我不是请求你,听说你是一位贵族,那就应该明白法纪,我代表的是乌由警方。请你坐下,把那张图样交给我,同时出示你的证件。……你可以选择对抗,但应该知道后果。”

这时阿芙忒娜说了一句:“阿狄罗,你坐下吧,你确实应该这么做。”

阿狄罗:“阿娜,你怎么……”

阿芙忒娜:“就算在郁金香公国,我们也应该如此,这位警官在履行他的职责。”

阿狄罗坐下了,拿起桌上的手铐卡卡两声扣在自己的双腕上,然后双手一抖手铐又落到了茶几上,他冷笑着看着常武说道:“警官先生你看见了吗?您根本就带不走我,不过我有我的修养,决定配合你,你想问什么问题?”

风君子看着阿狄罗有点发呆,只听常武道:“您会不会脱铐术不在我的调查范围之内,请你首先出示证件。”

阿狄罗从怀中取出护照扔在了桌子上:“算你走运,护照今天正好带在身上,好好看吧。”

风君子突然大叫一声:“我想起来了!”

众人吓了一跳,小白与阿芙忒娜齐声问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风君子:“脱铐术,我见过,小白,那个老罗也会你知道吗?常武,你也认识老罗的。”原来他想起来的是这个,他说的那个老罗就是河洛集团的罗兵,众人给他这一惊一乍搞的哭笑不得。

常武仔细看了看阿狄罗的护照,一边说一边在一个本上记录:“阿狄罗·维纳,你是四天前入境的,就在海恩特被杀的前一天。……请问这张凶器图样是什么时候拿到的?”

阿狄罗:“昨天晚上。”

常武:“从什么人手里拿到的?”

阿狄罗:“一位律师,名字叫赵林,是维纳家族在志虚国所有产业投资的法律顾问,我委托他去了解海恩特的案件进展情况。据他说这张图样是乌由警察局关德美局长提供的,是杀害海恩特的凶器图样,并且说如果有线索欢迎提供给警方。”阿狄罗倒也不傻,没有说出鲁兹主教的名字,而把图样的事情推给了一名专业律师。

他话一出口小白就感觉到他在撒谎,常武也暗地里皱眉。其实这种图样流失事情可大可小,顶多算个内部违纪,如果是关局长干的恐怕也不好追究。他接着又问:“那请问你今天到风君子家里来,拿出图样比对他的宝剑又是为什么?”

阿狄罗:“我的姐姐曾经到风先生家做过客,知道他有一柄宝剑,而海恩特就死在不远的地方,所以我想来看一眼。”

常武又简单问了几个问题,阿狄罗的回答滴水不漏,已经没什么好问的了。这时风君子笑呵呵的问道:“常武,你问完了吗?”

常武:“问完了,维纳先生,请您签个字按个手印。”阿狄罗签完字将自己的护照收了回去,屋子里的气氛有点尴尬。

听见常武说问完了,风君子站了起来,刚才还笑呵呵的表情突然变了,就像挂了一层寒霜。他冷冷的瞪着阿狄罗,抬起一只手指着门口,声音不大却很清楚的说了四个字:“你,滚出去!”

“你说什么?”阿狄罗吃了一惊。

“你他妈的给我滚!”风君子突然发怒了,大喝一声震得客厅的窗户都嗡嗡响,看他的表情怒气升腾几乎连头发都站起来了。他这句粗话出口阿狄罗也是陡然发怒,站起身来却没有来得及有别的反应,风君子忽然一挥手中的天心剑。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在坐的阿芙忒娜、小白包括阿狄罗本人都是高手,却没有来得及阻挡也没有想到去阻挡,因为风君子离阿狄罗比较远,这一挥剑根本伤不着他,只是凌空比划了一下。这一比划阿狄罗可吃了大苦头了,他直接从沙发旁飞身后退摔出了大门外,拖鞋留在进门处的地毯上,他自己穿进门的那双鞋也飞到了楼道里。

怎么回事?阿狄罗刚刚站起身来也要发怒,风君子突然凌空挥剑。刹那间阿狄罗只觉得一片阴寒杀气透骨而来,耳边就像有成千上万的阴魂呜咽咆哮。他不由自主的运用魔法力抵抗,这不用魔法还好,一用魔法就像撞在一片看不见的阴森力量上,剑上散发的杀气似有实质,把他直接逼出了房门。

所有人都感觉到风君子怒意磅礴,一种无形的压力让其他人坐在沙发上连气都喘不出来。但是风君子手中剑一挥而过,这种力量瞬间就消失了。看上去就像阿狄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路飞身后退到门口,后背撞开了没锁好的防盗门摔到了楼道上,脚上的拖鞋丢了,却把自己的两只鞋也踢出了门。

“风君子!”阿芙忒娜此时也站起身来,脸色突变金发无风飞扬,刚才那一下阿芙忒娜差点误以为风君子想杀了阿狄罗,等反应过来才发现阿狄罗已经摔出了门外,看样子并没有受伤。

没等阿芙忒娜继续说话,风君子一横剑已经转过身来对着阿芙忒娜道:“维纳小姐,我一直很尊敬你,但这就是你们的做客之道吗?跑到我家里要看我的宝剑,原来是想当面指人为凶,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又把自己当什么人?怀疑我可以向警方举报,就像那个打匿名电话的一样,但你们没有资格上门做这种事!”

一看气氛不对小白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跳过茶几落在风君子与阿芙忒娜之间,一手挡住了风君子的胳膊劝道:“风先生你别生气,何苦和他们一般见识,快把剑收起来。……维纳小姐,您最好当面向风先生道歉。”

阿芙忒娜站在那里白皙的脸庞涨的通红,呼吸急促高耸的胸脯起伏不定,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风君子收剑还鞘,脸上的怒气已消,淡淡的说道:“世界上就有那么一种人,不论你待他如何好,他们都认为是理所应当,如果有一点不满足,就会视你为异类仇敌。……不要忘了,在这个世界上谁也不欠谁什么,你走吧,像你弟弟一样滚出去!……对不起,我今天心情不好脾气也不好,不够礼貌,也不需要有礼貌。”说完这句话他的表情有一些疲倦,收剑还鞘又坐回到椅子上。

这时门外的阿狄罗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一脸恨意还带着惊慌,却没敢再踏进门来。不知道为什么阿芙忒娜的眼圈突然红了,想流泪却忍着没有流下来,一言不发走了出去。关门声传来,维纳姐弟都走了。

常武走了过来拍着风君子的肩膀道:“小风啊,我真没见过你发这么大的脾气,在我印象中你很少发火。”

风君子苦笑:“是吗?很多人都说我这个人有仙风道骨,就应该没脾气,都是他妈的扯蛋!……我的脾气确实很好,但脾气也是很大,小白,你说是不是?”

白少流:“是的是的,风先生该发火,他们也太不像话了。……您刚才那一剑是怎么回事,好威风的一剑,我还不知道您有这么高超的剑术?”

风君子一脸茫然:“剑术?什么剑术?我刚才就是指了他一下要他滚,他自己理亏做贼心虚就滚了,我可没伤他一根汗毛,常警官你看得清清楚楚吧?”

常武:“我看清楚了,是他自己滚的,不过你刚才那怒气腾腾的样子把我也吓了一跳。……以后他们再来上门骚扰,你干脆直接报警好了。”

风君子:“不好意思,我的一点小事给你添麻烦了,你坐,我还有话要问。”

常武又回到沙发上坐下:“多年老朋友了,谈什么麻烦不麻烦,有事你就说。”

风君子:“你说有人打匿名电话举报我,是什么时候?”

常武:“前天中午,本来我不在专案组值班,看同事们太辛苦中午吃饭的时候就替了一下班,恰好接到了这个电话。我也吓了一跳,赶紧记录下来亲自来做调查,也好给你免了这一场麻烦。”

风君子:“真是个好警官,连我你都要调查,行,调查就调查吧。”

常武:“你别误会,这是例行公事,接到举报有线索我们都是要查的,我亲自来不是更方便吗?”

风君子:“是啊,至少你常局过问了,我不会像那个拣破烂的那样莫名其妙被人带走。”

白少流一听此言插嘴道:“风先生也知道有个拣破烂的被带走了?”

风君子:“怎么不知道?我亲眼看着他被押上警车的。”

白少流赶紧道:“风先生,常局长,我今天来还真有事找你们,那个拣破烂的我认识,他的老婆孩子在等着警察放人呢。”

风君子一摆手:“这事待会说,小白,你最近也混上黑道了,那我问你,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要告诉我你没看出来,今天就算考考你。”

白少流:“考我?……常局长,请问警方有没有对外界公布过杀死海恩特的凶器是什么?”

常武:“当然没有,这对破案没有好处,也违反程序。”

白少流又道:“那我多嘴再问一句,法医的鉴定结果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常武:“关于凶器确定的结果前天上午刚刚出来,这已经算快的了,毕竟当时凶杀案才发生一天多时间。”

白少流:“那就说明除了警察,没人知道杀海恩特的凶器是什么?”

常武笑了:“小子你有两下子啊,确实是这里不对劲,除了警察之外,其实还有凶手自己知道。”

白少流:“可是打电话的那个人举报风先生,说风先生家里有一把剑就是杀人凶器,你说这人会是谁呢?”

常武:“不会是警察,要是警察内部有人怀疑风君子,比如说我,直接提供线索就可以了,不会打这个明显可疑的电话。”

白少流:“那这个人就与凶手有关,至少他知道案发的经过。”

话说到这里风君子恨恨的说了一声:“他妈的,有人想陷害老子!”

常武安慰道:“仅凭一把剑陷害不了你,从法律上来讲你根本不是嫌疑人,而且现在你的嫌疑已经排除了。”

白少流摇头:“那可未必,恐怕有人根本就没有指望警察,仅仅是想造这个风声,今天那一男一女来了,就说明风声已经出去了,有人故意传言是风先生杀了海恩特,不明真相的人会来找麻烦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