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窗外风波莫想辞

灵顿侯爵要和小白提要求,小白也就让他说,灵顿说了公私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代表教廷表示杀拉希斯之事可以不再追究,教廷甚至可以给白少流提供一些帮助,比如说他想做生意或者到海外移民投资之类。当然条件是希望白少流能在乌由为教廷的福音事业创造一些便利条件,至少不要再做对。

总之教廷有拉拢之意,表示可以建立一种互惠互利的友好关系,如果白少流愿意和教廷结交,那么以后遇到麻烦也可以向教廷求助。对于这一点白少流不置可否,既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只是表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互惠互利他倒不反对,只要不是别有用心就行。

白少流也明白,现在若要动手自己恐怕也打不过灵顿侯爵,论势力也斗不过乌由教区,暗地里小打小闹搞些小动作还行,明面上正面作对还没这个能量。他对教廷当然没有什么好印像,但也不想莫名其妙被任何人当枪使,他只做自己想做又该做的事情,有多大能力做多少事情。

小白目前要做几件事,最重要的是洛水寒的身后事——好好保护好洛兮,在他眼里这比昆仑盟主梅野石的托付更重要。风君子是在世仙人,真有什么事恐怕指望不上小白来保护,小白只要留意他身边的情况就可以,但洛兮是真真正正需要白少流的。

第二是专心自己的修行,同时壮大黑龙帮的力量,他虽不追求势力,但现在也感觉到只有自己更强大才能自主决定很多事,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身边的人,同时能做更多想做的事。

第三是各位昆仑高人的叮嘱,希望他能保乌由世俗一片清静,倒不是让他去动手打架,如果需要他来动手那倒真显得昆仑无人了。那些人送他法宝自然有用意,人世间就是个大染缸,现在乌由成了染缸里的漩涡中央,他白少流是一枚牵动各方的小棋子。不论小白愿不愿意,但自从他救了清尘又遇到白毛的时候起,就已经身在其中了。

第四是治好庄茹的脸、尽快想办法让清尘恢复内劲法力,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才是正经。将来处理好世间的事情,有条件再建立自己的道场洞天,然后再帮白毛解了诛心锁,也就不枉此生历世修行一场。

所以对于灵顿侯爵示好结交的试探,小白也没有端起架子来一概回绝,而是用一种朋友还是敌人要看事情怎么办的态度。灵顿侯爵提的第二条件是他私人方面的,他委婉的希望白少流不要把几次见到他的细节经过告诉给其它人,比如他是怎么送的诏书又被退回,怎么在酒席上让风君子驳了面子事后下手暗杀未遂,见到昆仑盟主如何灰头土脸。

灵顿侯爵很爱惜身份以及名誉,这些事情他对教廷也没完全说实话。比如退回诏书重写的事情他只汇报已经向昆仑修行人传达,但是昆仑修行人没有一个能看得懂亚拉宁文的,所以建议教皇以方正文重发诏书。而见梅野石的经过,他的汇报也完全和实际情况不一样。小白听见这个要求心中暗笑,却皱着眉头反问了一句:“什么经过也不说吗?包括梅盟主把那三枚晶石转送给我?”

灵顿侯爵:“是的,这是我一点小小的私人请求。”

白少流故意想了半天,这才点头道:“好的,我什么都不会说。……侯爵先生没有别的事情了吧?那我告辞了。”

灵顿侯爵:“这么快就要走,我还想好好招待你一顿浪兰国大餐。”

白少流摇摇头:“不吃了,我已经饱了!”

灵顿侯爵起身道:“那我送送你。”

白少流不让灵顿侯爵送,可灵顿侯爵坚持要把他送到大门口,两个箱子就放在赏浪酒家的大门前十分显眼。灵顿春风满面,非常有礼貌的在门前与白少流握手告辞,那样子就像多年的老朋友。小白提着箱子离开的时候,心里一直在苦笑。他有点小看灵顿侯爵了,今天的事情弄的不好,在昆仑修行人眼中自己头上可能要被扣上一顶“虚奸”的帽子。

对灵顿这个人白少流看得更透彻了,这位侯爵先生很有心机,而且是属于得志便猖狂的那一种。灵顿侯爵的态度虽然很礼貌但心里面是有些蔑视他的,他走进包间的时候灵顿只是抬手请他坐自己连站都没站起来。在灵顿看来不论如何结交白少流,只要白少流收了他的钱,就已经低人一等,这些心态变化小白体会的很清楚只是装作没看出来。

等到白少流告辞灵顿侯爵把他送到门口,那也不是真心的礼貌,完全是做给其它人看的。看就看吧,白少流拿着钱出门也是有意示弱,尽量不想再起事端。乌由现在很麻烦,矛盾都集中在阿芙忒娜与风君子之间,可偏偏阿芙忒娜住在洛园,如果起什么冲突说不定把他和洛兮也牵连进去。洛兮不是神殿骑士小白也不是在世仙人,因此他的想法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白少流希望清静无事,可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他和灵顿侯爵见面的同时,乌由出大事了!海恩特在齐仙岭被杀,不知谁报的警,乌由警方很快就赶到了现场,找到海恩特的时候甚至尸体还没有完全冷透。被杀的竟然是个金发碧眼的西方人,警察也吃了一惊,立刻封锁现场开始调查死因与死者身份。

死者身份很快就查出来了,这人是郁金香公国来的肯迪·海恩特爵士,在乌由的身份是福音慈善基金会的理事长。海恩特神官什么时候成了理事长?需要解释一下,教廷的神职人员未必都是教堂的神父,也有一部分人有世俗中其它的身份做掩护,比如海恩特。他是郁金香公国的贵族,一位身份重要受人尊敬的国际友人,至少在公开场合是这样的。

死的人竟然是海恩特,乌由警方大为震惊,市长也惊动了,拍着桌子给警方下令要限期破案,一定要抓住凶手!原乌由巡捕司的关总巡长,现在乌由警察局的关德美局长亲自挂帅成立了专案组,在全市范围内拉网排查。

案发现场的情况很特别,在齐仙岭的山顶上有海恩特的脚印,还有一副望远镜落在地上。但是海恩特倒地身亡的地方是在山下八十多米处的密林中,这一路有很多落叶却没有树枝踩折的痕迹。在海恩特倒地的灌木丛旁边留下了他的脚印,却没有别人的脚印。法医检查了他的致死原因是胸前到后背的贯通伤,从伤口的痕迹来看凶器是细长的片状尖锐物,或者说很像是被一把传统的长剑刺穿。

乌由市警察局忙了个鸡飞狗跳底朝天,却根本无法确定嫌疑人,只能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拉网排查行动调查所有可能做案的嫌疑分子,连黑龙帮不少小混混都被警察找去谈话询问。既然乌由警方已经公开立案,教廷也无法插手,但是教廷在暗中也有了自己的决定,严令鲁兹主教与灵顿骑士一定要追查出凶手是谁。同时考虑到乌由市黑暗势力活动猖獗,决定增派一名神殿骑士协助乌由教区的工作,这名神殿骑士竟然是阿芙忒娜的亲弟弟阿狄罗·维纳。

海恩特的死讯传回西方大陆,在各贵族世家与教廷守护者当中引起一片哗然,因为鲁兹主教回报的情况已经传到教廷。鲁兹的初步调查结果是这样的:海恩特因为个人原因,也关注维纳家族的荣誉,因此决定监视风君子的行动,乌由教区知道了他的行为但并没有能够劝阻。根据对他遇害的现场调查,当时那里发生过一场无声的激斗,从山顶一直打到山脚边。

尸体被乌由警方运走保管,法医已经做过全面检查,教区也派人通过关系去验看过尸体,应该是被一柄东方传统的宝剑所杀。被杀的地点就在风君子家不远,从那里可以看见风君子本人的书房窗户。另外根据调查,风君子的书房中就有一柄宝剑,其剑刃的形状很可能与杀害海恩特的凶器特点完全相符,这一点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鲁兹这份调查报告半真半假,但如果仔细说起来也几乎全是实情,除了对风君子家中那柄天心剑的推测。他没有指出风君子就是凶手,但是很明显暗示风君子有重大的嫌疑。鲁兹怎么敢猜测天心剑的剑刃形状与凶器完全一样呢?反正这不是提供给警方的证据没必要负责任,而且巧就巧在实际情况也是真的如此,天心剑的剑刃形状与薛祥峰手中的青锋剑丝毫不差。

这里稍微介绍一下志虚国传统的宝剑。其实从一千多年前开始,剑更多的是一种佩戴的饰物,因为剑身细长轻灵,不适合大开大盍的劈砍与拼杀,它的主要伤害在于撩刺,使用它格斗往往是高手才有把握。传统的佩剑是有一定形制的,比如天心剑这种长剑,剑身二尺八分,各铸剑师造出来的宝剑除了有特别要求的,往往剑尖和剑身的形状基本一样。当然这指的是真正的防身杀敌的佩剑,而不是现在公园健身和拍电影所用的道具。

不提教廷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如何进行调查,反正风声是放出去了。而乌由警方这边迟迟抓不住凶手,但死者家属是要通知的,海恩特已经结婚,警方通过郁金香公国大使馆联系上他的妻子伊娃·海恩特,也就是阿芙忒娜的远房堂妹,原名伊娃·维纳。伊娃听说丈夫死了,也立刻赶到了志虚国乌由市,这下复杂了!

这些事情白少流刚开始并不知情,他是在两天后天很偶尔的得知有人死在齐仙岭,打听清楚之后也惊出一身冷汗。白少流知道海恩特的死讯的程还很有戏剧性,他不是从报纸电视上看到的,黑龙帮也没来得及向他专门通报,他是听一个拣破烂的女人说的。

见过灵顿侯爵的两天后,白少流就派人到龙塘镇买下那个木材加工厂以及后面的小山三十年的租用权。他本人也去了龙塘镇,再一次考察了那里的地形,觉得很满意。这天下午回家比较晚,走进小区路过垃圾站的时候他看见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带着个五、六岁大的小孩正在那里收拾破烂。

这女人身上的衣服有些旧但还算干净,人的模样也还算清秀,而那个男孩小脸红扑扑的还挂着鼻涕泡泡,很懂事的帮着妈妈收拾系在一起的包装纸壳板。小白是能感应人心的看,见这两个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就多看了一眼,他发现那女人脸上有泪痕尚未干透,心里满是担忧与惶然。正好走到旁边他就停下来多嘴问了一句:“大嫂你怎么了?破烂大王呢?”

破烂大王是这一片地方专门拣破烂收破烂的,今天怎么突然变成了一个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看样子好像还受过欺负。小白不问倒好,他这一开口那女人鼻子一酸竟然哭了,抽抽搭搭的说道:“孩子他爸被巡捕带走了,到现在也没放回来,这世道拣破烂也犯法吗?……你们都是这里的老住户,可要帮俺做个见证,俺们家老王可从来没干过什么坏事。”

女人一哭孩子也跟着起哄,上来拉着小白的裤脚问:“叔叔,你认识我爸爸吧?我爸爸到底怎么了?他出什么事了?”

小白本来没想多管闲事,可一看这状况也没法一走了之,只好又问道:“这位大嫂您先别着急哭,破烂大王在哪里因为什么事情被警察带走了?”

女子:“你说他在这里收破烂收的好好的,前几天怎么又跑回齐仙岭去收破烂?……齐仙岭上死了个洋人,警察抓不住凶手见谁都有嫌疑,把我老公也带走了现在也没放,我老公怎么会是杀人凶手?”

“等等,齐仙岭死了个洋人?……大嫂,你慢慢说。”小白听见齐仙岭几个字就立刻留意了,又听见死了个洋人本能的觉得有点不妙。

女子递过来半张报纸,也不知从哪里拣的:“你看,都上报了,这个洋人还是个大人物,大前天在齐仙岭被人杀了,警察悬赏号召市民提供线索呢。……我老公虽然是个收破烂的,可他是个大好人,怎么会去杀人呢?”

小白接过报纸倒吸了一口冷气,报纸上有一幅照片,死者就是教廷的海恩特神官。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教廷的神官死在风君子家门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小白的头都大了!

他蹲了下来,听那女人断断续续的讲破烂大王的事情,好不容易听明白头续。破烂大王人也姓王,这位老王平时就在小白他们家小区附近收破烂拣破烂,这是从一年前开始的,一年以前他的地盘是在齐仙岭一带,也就是风君子家附近。前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破烂大王又跑回齐仙岭收破烂去了。

那天破烂大王收了一堆旧报纸,把三轮车停在齐仙岭下的路边正在那里捆扎,突然来了几个警察就把他带走了。他老婆不知道怎么回事,破烂大王一晚上没回家她就带着孩子去找,听附近的人说曾看见警察带着一个拣破烂的走了。她找到当地派出所去问,才知道当时齐仙岭上死了一个人,而破烂大王离案发现场最近,有重大嫌疑。

这女人连老公的面都没见上就被打发回来了,也没人给她什么确切的消息,甚至破烂大王关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小白听完后问道:“据我所知,如果没有证据批捕,四十八小时之内就应该放人,你老公怎么到现在还没回家?”

女人抽抽搭搭的说:“你们都是有身份的人,知道怎么讲规矩,可我们家就是个拣破烂的,请不起律师,警察才不管这些呢。……我是怕啊——怕警察抓不住凶手,随便找人顶罪结案,老王可就惨了,这种事情我听说过。”

小白也皱起了眉头,海恩特去了齐仙岭绝对不正常,而能够无声无息杀了海恩特的也不是一般人,这里面恐怕有大问题。以海恩特的身份如果在乌由被人谋杀,警方的压力一定相当大,如果破不了案还真有为了破案而办错案的可能,像破烂大王这样的人说不定会跟着遭殃。

小白看着女人和小孩,心里也很同情,安慰道:“大嫂您先别着急,我在警察局里也有熟人,明天帮你打听打听。……家里有电话吗?”

女人一听小白这么说,眼中立刻有了希望的亮光,她一把抓住小白的袖子人几乎都跪下了:“好心人啊,太谢谢您了!……我家没有电话,不过我每天都会在这里的。……你叫什么名字,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家老王。”

白少流赶紧搀住她道:“您先别激动,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情,如果你老公没杀人,我有办法把他捞出来的。好好带着孩子等消息吧,我打听到什么会过来告诉你的。”

小白做事心善,看见这女人和孩子可怜答应帮他们的忙,当时他还不知道这个破烂大王可是海恩特事件中最为关键的人物。从警察手里捞一个拣破烂的对白少流来说不算什么大事,找关系递个话也许就能把人领出来,但现在小白最关心的是当时齐仙岭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要到现场看一看才清楚。

第二天一大早,白少流就来到了齐仙岭,身边还带着黑龙帮八大金刚之一烟金刚烟北雨。黑龙帮的八大金刚各有所长,这位烟北雨原来是个侦查兵退役之后做了刑侦巡捕,再后来因为犯了错误主动辞职离开了巡捕司,被刘佩风网罗到黑龙帮当中。搞帮派肯定是要和当地警方打交道的,这方面的工作一般都由烟北雨去做,他和警方很熟悉,也有许多个人关系。

除此之外烟金刚这个人也非常有才能,无论是当侦察兵还是做刑侦都特别出色,功夫也很好,虽然不能与武金刚武胆相比但也是很不错的。更特别的是这人天生感觉就特别敏锐,这种敏锐与白少流那种超常眼力是不同的,他擅长发现各种蛛丝马迹进行推理,同时也擅长追踪与跟踪。最近白少流教黑龙帮帮众修行,烟金刚是其中资质最好的一个,他已经达到了形神相合的境界,而且学会了如何运用神识,算半只脚踏入门径的修行人了。所以小白今天会带着他到齐仙岭来实地查看。

凶杀案是三天前发生的,尸体早已移走案发现场的隔离带已经撤去,这里又恢复了平静。烟北雨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长相白白净净斯斯文文倒像个书生。他陪着小白从山顶一直走到山脚下,最后站在海恩特倒地的那片灌木丛旁吸了吸鼻子,闭着眼睛沉思良久。

“烟枪,有什么发现?”白少流问道,烟枪是烟金刚在黑龙帮的外号。

烟北雨睁开眼睛又在四周看了一圈,腰弯的很深脸几乎贴在地上,好半天之后才站起身来道:“这里发生过一场激斗,从山顶上开始,沿着我手指的这条路线一直打到这里,然后海恩特在这里被杀。”

白少流:“好奇怪啊,没有惊动路对面小区里的人。”

烟北雨:“如果要惊动人的话,最先被惊动的不应该是对面的小区,而是那边的学校。据我打听案发当时学校操场上就有很多学生,谁也没听见山上有什么动静。说明动手的都是高手,一点大的响动都没发出来,谁也不想惊动外面,但痕迹还是留下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