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座上机锋趁笑姿

白少流走来的时候心中暗笑,自己安排的这一幕比预想的效果还要好,这里比市场还要热闹。不得不承认灵顿侯爵选的这个地方很好,三面有山的一个幽静的小海湾,附近只有一条公路穿过,路上虽时有车辆和行人经过,但一般都不会注意海边的赏浪酒家。在这里开酒家,本是离闹市寻幽静的好去处,但是只要把酒家包下来,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也很难被外人所知。

灵顿侯爵以为在这里见客,同时都安排上自己人,就可以掌握主动。不料白少流却能把这里也变成闹市,从沿海景观公路上经过的路人几乎都聚集在赏浪酒家外面,门前还架着两台摄影机记录下所发生的一切。这样一来灵顿侯爵就是想动手也会不得不改变主意,毕竟所有人都看见小白进去了,也一直要等到看见他出来。

小白现在确实底气比以前更足,但还没有狂妄到一个人单挑灵顿侯爵与他的手下的程度。但是他做事的手段比以前也成熟多了,他有自信就算灵顿侯爵想对付他,也不可能无声无息不惊动外面就能得手,这样一来谁都不好动手了。看来白毛指点他收服黑龙帮真是很有见地,白少流一个人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再好的计划也得有人帮忙去做才行。

白少流走进赏浪酒家大厅,有两个人一左一右就在门口拦住去路,小白说了一句:“我是灵顿侯爵请的客人,叫白少流。告诉侯爵先生,我来了!”

小白走进赏浪酒家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在摄影机镜头中花蘼芜的身后留下一个清晰的正面微笑。酒家的江老板站在外面正看着那一伙人在耍,有一名“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指着酒家门口问道:“江老板,酒家不是不营业吗?怎么有客人进去了?”旁边有一位眼尖的“观众”也说:“那不是白少流吗?我认识他,乌由第一高手!”

江老板硬着头皮答道:“不是停业,是外宾把酒店包下来了。……白先生?我也不认识,他是今天的客人。”

灵顿侯爵包下赏浪酒家与“敲诈者”见面,本来他也做好了安排,酒家里面设了埋伏,只要他想动手,可以让来人进来就走不了。可是今天他有几件事都没想到。

第一没想到的是,这里本来应该是个远离闹事幽静的场所,现在外面却热闹的像个菜市场。第二他原本以为来人既然想敲诈钱财,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应该会悄悄前来,说不定正主不会露面而派手下来,他已经准备好当场动手或派人跟踪找到幕后主谋的计划,没想到来人是大摇大摆一点都没想掩人耳目。第三他也没想到来的竟然会是白少流。

然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另外一件事,就在白少流进门之前,与他关系最好的枢机神官波特进来告诉他——刚刚接到鲁兹主教的命令,所有人到乌由大教堂集合,发生了重要的事情。乌由教区的人都是由主教统一指挥的,灵顿侯爵作为神殿骑士的地位当然比主教更高,但是教廷派他来的工作是“协助消灭异教黑暗力量”,他并没有插手教区具体事务的实权。

出于尊敬和等级地位的原因,灵顿侯爵平时也可以调用教区内的核心人员,但是一旦主教有命令,所有人还是首先服从主教的命令。灵顿侯爵今天就遇到了这种情况,鲁兹主教突然把灵顿侯爵安排的埋伏人员都调走了,乌由教区内部发生了重要的事情。鲁兹不会命令灵顿侯爵做什么,但现在赏浪酒家中会武技魔法的人只剩下了灵顿侯爵与外面的守护者江老板,那位江老板还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就在这时有人回报:“侯爵先生,门外有一位白少流先生,自称是您的客人。”

灵顿侯爵此时已经放弃了在这里对付对方的打算,真的想和来人谈一谈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一听见白少流的名字也吃了一惊,愣在那里半天,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他,请他进来吧。”语气中居然恢复了平静。

白少流走进赏浪酒家,在一间布置非常静雅的包间里见到了灵顿侯爵,这件包间有一面极大的半落地窗,窗帘是拉开的,远处的海景尽收眼底。灵顿背朝大海坐在桌旁,看见白少流进门微微欠了欠身,抬手示意道:“请坐,白先生!……喝点什么?”

灵顿冷静的样子让小白感觉有点意外,而且也没有感觉到他有什么杀机,不动声色的坐下道:“茶,绿茶,谢谢!”

服务生倒好茶,灵顿侯爵吩咐:“我和白先生有话要谈,没有吩咐不要进来打扰。”服务生答应一声关好门出去了。小白首先开口问道:“侯爵先生,看见我您为什么一点都不意外呢?”

灵顿侯爵笑了:“我刚才突然想明白了,在那么短时间就能发现并且拣走我的钢笔的人,一定是那晚在场的人。当时在场的有风先生夫妇、维纳小姐与顾影小姐、白先生,谁都有可能拿走钢笔,但是回头向我要一百六十万现金这种事情,恐怕只有白先生你才能做的出来。”

听了这话小白想了想倒也很有道理,苦笑着说:“原来侯爵先生对我是这种印象,也对,我这人出身穷啊。”

灵顿侯爵:“以白先生的手段,想赚钱还不容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外面那么热闹也是你安排的吧?”

白少流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笑着答道:“随便侯爵先生怎么想,也许是因为这里风景好吸引人,或者是侯爵的魅力太大。”

灵顿侯爵看着小白,收起笑容眯着眼眼睛问道:“白先生是乌由人,在这里能做到很多事情,请问你用什么办法将这里的高手都调走了呢?难道是派黑龙帮放火烧了乌由大教堂?”

话说到这里显然有些误会了,灵顿以为鲁兹主教突然将身边的高手都调走是白少流搞的鬼,小白也吃了一惊,他没想到灵顿侯爵会有此一问。进门之前他已经发现赏浪酒家中有几个人从后门匆匆离开,两侧山顶上早已埋伏好的两位高手也走了,小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来乌由教区出事了,这可与自己没关系!

白少流摇头道:“我不知道侯爵先生在说什么,您是好心请我吃饭,怎么会在这里埋伏高手呢?教廷内部的事情,侯爵先生应该比我清楚,怎么还要问我?”

灵顿侯爵眼神中有疑问之意,但很快就笑了:“对,今天是我请你来的,别人走就走吧。那一百六十万现金准备好了,白先生走的时候带上就可以了,你手头紧怎么不早说?我这个人一向喜欢交朋友的。”

现在轮到小白有些发愣了,他没想到灵顿侯爵是这么应对他,见面都不提钢笔的事,而且没有鸿门宴的意思。其实白少流多少有点小看灵顿侯爵了,以他的身份地位必然有过人之处,小白在他面前还欠点火候。白少流性情质朴至纯,而且有天生的他心神通,能在任何人面前都能保持平视的心态,这是难得的优点,但是有时候也难免小看高人。

这倒也不是轻敌自大,怪就怪灵顿侯爵给小白留的印象太窝囊了!灵顿侯爵到志虚之后接连吃瘪,玩什么花样都没占上风,反而总是碰一鼻子灰。但是不要忘了他的对手是谁?无论是风君子还是梅野石,都是天下超一流的高人,灵顿侯爵在他们面前打鬼主意当然占不了便宜。

但灵顿这个人绝对不是简单之辈,更不笨,反应过来之后应变也很快,现在一对一和白少流正面打交道他是不落下风的。看见白少流有些意外的表情,灵顿侯爵按了一下服务铃,立刻有人敲门进来问道:“侯爵先生,有什么吩咐?”

灵顿侯爵:“到外面去让江经理解释一声,就说我普尼斯·灵顿今天包下这座酒家,专门宴请乌由的朋友白少流,很抱歉不能让他们进来。”

服务生领命出去了,白少流也反应过来灵顿侯爵想干什么,他是有意给人制造一种白少流与教廷势力关系亲密的印象。灵顿侯爵到乌由后找的第一个人就是白少流,陪他去见昆仑盟主梅野石的人也是白少流,现在包下一座酒店单独宴请他,这些事别人会怎么看?一定会以为白少流与灵顿侯爵与甚至西方教廷关系亲密。

今天的事情发生在白少流杀了拉希斯,在昆仑修行人那里得到“小义士”称号之后,大家如果要猜疑的话无有两种结果。第一是白少流杀拉希斯是教廷暗中授意的,反正拉希斯必死那就自己找一个志虚人来杀,教廷也好下台阶。第二就是教廷大度,真的没有与昆仑修行人冲突的想法,反而结交白少流示好。

小白当然也不笨,看着灵顿侯爵说话时的表情也明白了他的想法,但是还有一个原因小白也没想到,那就是教廷已经把他白少流列为可以发展成盟友的候选名单中,所以灵顿侯爵知道来人是白少流之后才有这种举动。听了灵顿的话,小白哭笑不得道:“侯爵先生这是要告诉所有人,我们是朋友吗?”

灵顿侯爵反问:“难道不是吗?是您自己在电话里说如果收了钱我们就是朋友了。……您知道一百六十万现金多大体积吗?待会白先生如果拎着两个大箱子出门就更引人注目了,要不要派手下把钱先拿走,或者给您换成支票?”

白少流:“不用了,还是拎着箱子的感觉比较舒服。……侯爵先生似乎忘了您还有一支钢笔在我手里,很抱歉,我今天忘记带来了。”

灵顿侯爵微微一笑:“小白先生喜欢就留着吧,以前不知道落在谁手里我还有些担心,你今天亲自来就是要让我放心的是不是?知道下落就好办,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有人问我,我就说送给白先生了,这也算是实话对不对?”

小白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蠢,今天亲自前来“敲诈”灵顿侯爵不是个好主意,看来坏心眼不能乱用啊!他的脑筋飞快的转动,突然接连问了几句话:“那天晚上,侯爵先生不是想用钢珠枪自杀吧?您是想暗杀风先生却失了手!……不要着急否认,我们既然已经是朋友了,如果我不小心说出去别人也会相信的。……在教廷的内部密报中胡乱猜测风先生与教廷作对还可以容忍,但是如果您亲自下手暗杀他,我相信他的弟子门生们是不会放过您的。”

这一番话终于抓住了要害,灵顿侯爵的瞳孔收缩了,白少流看他的反应也知道自己的猜测完全正确。本来根据那晚现场的情况,不能推断灵顿侯爵到底想干什么,因为钢珠枪射中了他自己的腿肚子,小白只是猜测他可能想暗杀风君子,现在终于确信了。只听灵顿侯爵叹道:“看来,我们是真正需要交朋友了!”

白少流顺水推舟答道:“我们志虚人一向好客,广交四方朋友,只要您真心来交朋友就行!”

灵顿侯爵:“那你有什么要求吗?”

白少流:“不是要求,是交友做客之道。你见梅盟主的时候我就在一边,当时各位昆仑高人的话你也听见了,如果你还想对风先生不利,这朋友就没得做了。我知道侯爵先生也许不怕我,但是您个人不可能对抗昆仑修行界是不是?教廷恐怕也不会因此动用所有力量专门保护您。”

灵顿侯爵点了点头:“我保证,我本人不会出手伤害风君子,但如果他与别人有什么恩怨也与我无关。……我是真心想和白先生交朋友的,在此也想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