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何奈门庭不逢时

在去年,乌由教区的最高神职人员是拉希斯主教和奥特、布尼、海恩特、谢赫四名神官,而如今拉希斯与其它三名神官全部都死了,只剩下谢赫这一个战斗力最弱的牧师型魔法师。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悲凉,谢赫神官想起了拉希斯,这位主教大人虽然贪毒,但是对手下还是很不错的,他吃肉手下都可以跟着喝汤。比如上次乌由大教堂的神职人员以拉希斯主教的名义在各大风月场所签名娱乐事件,拉希斯并没有追究。

可是拉希斯死了,奥特和布尼也死了,有着战神一般的勇气与斗志的海恩特现在也死了,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新来的这位鲁兹主教做事十分精明,可很显然并不信任乌由原有的神官,让海恩特监视风君子,还让自己来巡查,结果却碰到了这一幕。谢赫赶回乌由大教堂去找鲁兹主教,不料却扑了个空。

乌由教区的根本重地乌由大教堂只有几个当地雇佣的神职人员在应付日常琐事,核心人员一个也不见。本来在拉希斯事件之后,教廷又派来了六名枢机神官,人数远远超过了志需国的其他教区。这两、三年在乌由以及志虚东北发展的核心教众,经过教廷认证获得“上帝赐予的力量”可以继续学习“神学”的“守护者”有数百人,其中派往教区其他城市见习神官就有十余人。

现在的乌由教区的人员配置如下:神殿骑士一名就是灵顿侯爵、主教一人就是鲁兹、枢机神官六名、普通神官现在只剩下谢赫一名、在教区内培养出来派往各地主持教务的见习神官十八名,各地有修行的“守护者”二百一十六名。虽然只是志需国东北部的一个教区,其力量与人员配置甚至超过了其他地方的一个国家的大教区,也超过了一个普通的昆仑修行门派。

教廷的神职人员等级如下:见习神官、神官、枢机神官与主教、大神官与大主教、红衣大主教。当然除了有正式神职的人员之外,宣布效忠于教廷将一切荣誉献给上帝,并且得到教廷认证的武技、魔法、神学习练者统称为“守护者”。这些守护者可以随时为教廷效力,比如灵顿侯爵就是从一名守护者直接成为神殿骑士,也是因为灵顿的身份特别,其他一般的守护者很难获得这一殊荣。

教区内为教廷工作的人未必都是神职人员与守护者,这些人是内部核心,另外还有普通的神父与大量的信徒教友,教会开办的医院、学校、慈善机构等也雇佣了许多普通雇员与志愿者,这些人可能是信徒,但从属关系上来讲与教廷无关。

那么神殿骑士又是怎么回事呢?它不是一种神职,教廷也不对外公开,是一种荣誉称号,地位在大神官与大主教之上。它的全称是“守护神圣教廷的功勋骑士团”,人数保持三十六名,如果有损失随时补充,也是一支战斗力强大的卫队。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教廷对乌由教区的重视程度异乎寻常,计划将这里作为教廷在志虚国发展的总部,而现在这位鲁兹主教不出意外的话也将成为整个志虚国教会的大主教,可以统一领导志虚国其他地方的教会事务。别的不说,枢机神官的地位与主教相同,近期教廷却派来了六名枢机神官到乌由教区协助鲁兹主教,这个信号说明鲁兹主教在教廷高层心目中的地位更高!鲁兹主教上面有人,前途无量,谢赫就算不喜欢也不敢违背他的意思。

谢赫在乌由大教堂没有见到鲁兹主教,其他六名枢机神官和本该经常在此的十几名守护者也都不见了。这些人哪去了?有一大部分被灵顿侯爵调走了,准备“接待”那个打电话敲诈的不速之客,今天是白少流约好与灵顿侯爵见面的日子。至于鲁兹神官,他刚才也在齐仙岭附近,而且还“恰巧”遇到了匆匆离去的杀人凶手薛祥峰。

薛祥峰意外杀了海恩特神官也是大惊失色,无论如何在世俗中出手杀人这是重罪,况且海恩特就算暗中监视风君子也罪不致死。就算警察抓不到他,如果泄露出去,对方的人也不会放过他,要么前来报仇,要么帮警察将他拿下。他虽是修行人,也并非无所不能更不是天下无敌。

薛祥峰在慌乱中离开齐仙岭主峰,沿着海边起伏的山地向乌由市西郊外无人处而去,他现在这个打扮就像清晨出门到公园练剑的健身者,大中午出现在街上太显眼了。然而刚刚走到两山之间的一片海边开阔地带,迎面却走来一个人,他一扭头正准备上对面那座山,那人却老远招呼道:“薛先生,是你吗?”

真倒霉!怎么在这里遇到了熟人?抬眼一看,那人的样子比自己更显眼,穿着一身衣领上有彩色镶边的黑袍,而且是个金发碧眼的洋人。薛祥峰认识他,这人是乌由大教堂的鲁兹神父,也知道他是来自教廷的“西方修行人”。

薛祥峰现在的身份是黄亚苏的保镖,最近曾跟随黄亚苏出席过几次教会搞的慈善捐献活动,因此认识了同样出席活动的鲁兹神父,在他看来鲁兹就相当于一个洋庙的住持。身为昆仑修行人,他多少也知道鲁兹是西方教廷中有修行的人,但是长白剑派与西方教廷并没有什么冲突,而且最近似乎还接受了海外投资商的不少帮助,所以今天接到掌门的命令薛祥峰也有些奇怪。

鲁兹主动打招呼,薛祥峰只有站住脚步硬着头皮答道:“原来是鲁兹神父,您怎么这身打扮出现在这里?”

鲁兹:“一位信徒去世,请我来主持葬礼,愿他的灵魂在天堂安息!”

“葬礼?这附近没有坟地。”薛祥峰心神不定的随口问道。

鲁兹:“是海葬,逝者的遗言是将骨灰在无人之处洒向大海。……薛先生,您手持长剑行色匆匆是要去练剑吗?昆仑修行人真是勤勉!”

薛祥峰赶紧答道:“对,我要去练剑,就不打扰了!”说完匆匆离去。鲁兹主教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叹息一身,随后眼中又露出奇怪的笑容。这是时怀中有物震动,他伸手拿出来一个手机——现在就算是教堂的神父也用这种早已普及的科技产品了。

鲁兹主教接起电话听了一会,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了,通知所用人集会……灵顿有事我干涉不了,其他人全部回来,立刻!”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海恩特神官在齐仙岭遇到薛祥峰的时候,白少流正在前去面见灵顿侯爵的路上,丝毫也不知道齐仙岭上所发生的事情。灵顿侯爵在几天前就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也是在海边,但位置是与齐仙岭相反的东郊,是一家不大的酒店。

这家酒店不大,但是档次却不低,装修的也非常精雅,座落在乌由沿海景观公路不远的海滩旁,名字叫赏浪酒家。酒家经营的是海鲜,据说是地道的浪兰国风味,厨师是在罗巴联盟浪兰国专程请来的。酒家旁边还有一个小码头,总是停着一艘渔船,据说那是赏浪酒家自己的渔船,因此酒家里的海鲜都是刚上岸最新鲜的。

其实渔船停在那里就是一个幌子,酒家的海鲜和其他饭店一样都是批发商送货上门。至于厨师也不是从浪兰国请来的,开饭店的老板曾经去浪兰国留过学倒是真的。但是这么一宣传,倒显得这家酒店很上档次,而且环境确实也很不错,用一句话来形容——很贵,很时尚。

开饭店的老板三十多岁姓江,也是一名基督徒。在江老板看来自己去浪兰国留过学又开了这样一家饭店,如果不信上帝就显得不够时尚,于是也加入了乌由的教友会,并成为一名活动积极分子,后来被教会的神官看重培养成一名“守护者”。今天赏浪酒家不对外营业,他被一个人包下来了,是谁这么财大气粗?当然是侯爵先生灵顿。

中午的时候,不远处的沿海景观公路旁开下来了几辆车,都停在附近的海滩上,其中一辆面包车上还写着“乌由电视台的新闻采访车”的字样。车上下来十几个人,手拿肩扛摄像机、三脚架、麦克、照明灯、反光板等物,说说笑笑就来到赏浪酒家的门口。酒家里面早有人注意,立刻有一名工作人员走出来拦住这伙人道:“对不起,今天我们酒店不对外营业。”

走在队伍最前面一位手持长话筒,身材妖娆打扮入时的美女说道:“没关系,我们不是来就餐的,是电视台来采访的。”

“采访也不行,今天饭店被客人包下了,不希望有人打扰。”这位饭店工作人员很奇怪,对送上门来的宣传机会不屑一顾,甚至不请示一下老板就把记者往外赶。

听见他这么说,美女向后面喊了一声:“导演,他们不开门!”

后面走过来一位穿马甲、留小胡子梳辫子的男子,对拦路者道:“我是乌由电视台‘美食天下’栏目组的制片人,姓云,叫我云导就可以了。……据本市很多高级白领反应,你们赏浪酒家浪兰国海鲜大菜非常有特点,也是乌由建设时尚之都口号下一处美食靓点。我们栏目想在贵酒店做一期专题节目,向全市人民与广大外地游客推介……”

可不管这位云导怎么说,那位工作人员就是拦在酒店门前不让进去,云导终于生气了,沉下脸道:“你是酒店服务员吧?你们江总呢?好歹是他说了才算吧?”

“不好意思!诸位,我就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小江。……云导是吧?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小店真的不方便,被外宾包下来了不希望受打扰。改天好不好?改天一定请诸位光临,我们好好招待。”酒店里又出来一位带着树脂无框眼睛、长得白白净净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手里拿着几条高档香烟,忙不迭的连声道歉。

这人就是赏浪酒店的江老板,他早就看见了外面来的这伙人,看了半天觉得装备很专业,不像是假的。他毕竟是个开饭店的,怎么会轻易得罪当地电视台“美食天下”栏目组呢?但是他更不可能得罪饭店里面的灵顿侯爵,灵顿也发现了外面不清净,要他出来想办法把人打发走。

云导听了江老板的话很有些不高兴了:“我们做的这个节目,在乌由餐饮界的影响是最权威的,哪家饭店不是想尽办法请我们上门?难道还欠你们一顿招待?……你又不是我们节目的广告赞助商,今天主动上门为你宣传,你还说这种话?好像我们是来蹭饭的!”

江老板额头已经冒汗了,连声道:“那是那是,噢,不是不是,今天确实不方便。广告赞助?好商量好商量!”

看情况真的不能进店采访了,拿着话筒的美女问道:“云导,怎么办?”

云导一挥手:“那就不进去了!但是也不能白来,就在这里开机拍酒店外景,来个背景介绍……江老板,这样总可以吧?……你们也别站着了,赶紧干活!”

江老板站在那里有点傻眼了,酒店是他开的,但这海边是公共场所,大海总不是他家挖的,这些人就要在这里拍节目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时有个工作人员碰了他肩膀一下小声说:“江老板,你看我们云导多够意思,要么你准备个红包吧?”

一看这些人还很专业,普通小采访有一个记者带着一个扛摄像机的摄影师就够了,但是这些人开了三辆车来,酒店外面有两台摄影机。一台摄影机架在三脚架的固定机位上,另一台是肩扛的移动摄影机位,两台摄影机对准赏浪酒店全景交叉拍摄。那位“美女主持”,也就是黑龙帮的花金刚花蘼芜拿着话筒站在摄影机前嗲声嗲气的说话,而那位“云导”,也就是黑龙帮的云金刚云大空装模作样在一边指挥。

这些都是白少流一手安排的,别看人是冒充的,可采访车、摄像机等家伙事都是真的,以黑龙帮的势力还是有办法借出来用用的。大家见过电视台的播报现场吗?其实很有意思的,在这里稍微介绍一下。

在电视里看到新闻报道或者采访,无论主持人还是嘉宾或者普通受访者都不可能低头念稿,那么流利的播报是怎么说出来的?把新闻稿全部一字不差背下来是不可能的,就算事先熟悉过内容也不行,现场需要台词提示器。

在专门的录制室里有专用的台词提示器,它就是一个文本显示屏幕,位置安装在摄影机镜头的下面,上面显示的内容就是主持人要播报的文稿,从下往上滚动速度与需要的语速相同。有时候看电视你觉得主持人在对着镜头说话其实他在看提示器,视线稍微往下,有经验的观众甚至能看出主持人对他所说的台词熟不熟悉。

那么在外景地播报呢,比如在工地上面对着肩扛式摄像机怎么办?这时候可以用提示板,在摄影机旁边还站了一个人,举着一个写着字的大白板。有些场合还可以碰到一种搞笑的情况,比如记者在某地随意找一个人,就某一问题进行采访,实际上是要求受访者照念提示板上早已写好的内容,看上去却像随机采访公众的观点。当然也不是所有的采访都是这种情况,但是这种采访在世界各地都能见到,诸位看电视的时候注意一下就能分辨出来。

赏浪酒店的这群采访者显然是有备而来,连主持人的台词提示板都准备好了。花蘼芜娇滴滴的站在摄像机前说道:“各位观众!我们现在来到了乌由美丽的海滨,在我身后这座漂亮的仿十六世纪格尔特式建筑,就是色狼酒家……对不起,念错了,重来……”

也许真是胸大无脑吧,这位美女主持总是把台词念错,引起周围一阵阵笑声。这种场面在路边可不常见,在沿海景观路上偶尔路过的行人与游客也被吸引过来,闲人越聚越多,后来还有路过的车辆停下来,有人下车特意跑过来看热闹。

志虚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扎堆看热闹,何况这里有真正的热闹可看呢。那位娇滴滴的性感美女主持还真养眼,不专心看提示板一双媚眼总向周围乱抛,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美女主持在偷偷看着自己笑,就更站在那里不走了。刚开始路过的行人还是黑龙帮的帮众装扮的,后来看热闹的大部分已经不是黑龙帮安排的“群众演员”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白少流来到了赏浪酒家的门前,举步走进了这家酒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