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郁愤离家征夫死

白少流放下电话的时候也在笑,灵顿侯爵要定时间地点和他见面,自然没有什么好打算,这些小白都能猜到。灵顿侯爵无非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和他过不去,如果有可能的话当场杀人灭口也说不定,就算当场做不了事后也可以有线索追查。白少流却不怕这些,他有把握让灵顿侯爵不敢轻易动手,他决定亲自去。

小白为什么胆子变大了,要亲自露面招惹灵顿侯爵?原因有两方面,第一是他现在底气足了,一堆法宝可不是白得的,不论是“外境内摄”与“内息外感”的修行都大有精进,借助星髓的帮助,觉得自己精气之充沛、法力之强大都远胜往昔,何况还有新得的法宝相助。另一方面他也清楚众位高人给他这些宝贝可不是让他自己收着玩的,虽然话没明说,但就是想让他在市井中对付像灵顿侯爵这样总是想打风君子主意的人。自己不去探探他的底细与想法,怎么对付这种人呢?

灵顿侯爵心怀不善,但是鸿门宴是那么好摆的吗?不要忘了这里是乌由,强龙还压不住地头蛇呢!白少流是这么想的,灵顿侯爵也有自己的想法,不要忘了他也得到了一枚星髓留在身边两个月,这两个月中他感觉自己的魔法力大涨,除了梅野石那种高人,应该不会再惧怕其它的人,谁惹到他头上正好借机出一口恶气。

对于教廷来说,此时把灵顿侯爵与白少流都算计进去了,而这两个人也各有算计。可是灵顿侯爵与小白谁都没有想到,就在他们见面的那一天,乌由市西郊齐仙岭上,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这起凶杀案后果影响之大超出了很多人的想像。死的不是别人,就是海恩特神官。

海恩特神官去齐仙岭干什么?他是奉鲁兹主教之命去监视风君子的行动的,鲁兹主教告诉他说这是教廷的意思,要密切关注风君子在齐仙岭一带的一举一动。两个月前有人发现齐仙岭上有一道金光落地然后又冲天飞去,怀疑是昆仑修行人活动的迹象,或者就是风君子本人的行迹。风君子这个人有可能故意装作封印神通诸事不知,其实一直在暗中搞什么勾当。

海恩特神官很郁闷也很消沉,监视风君子实在毫无意义,这个人就像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一员,成天没有任何特殊的举动,对他的监视实在是无比枯燥。然而海恩特郁闷的却不是因为干了这么一份枯燥的差事,而是另有原由。

这位海恩特神官曾经在冈比底斯山的最高骑士训练营中接受过训练,然而成绩平平,距离他成为一名神殿骑士的最高理想还相差甚远,但他从来没有放弃努力,在乌由教廷做为一名神官也是恪尽职守。他心里很明白,到教廷最需要开拓的志虚大陆建立功业,是他获得荣耀为上帝尽职最好的方式。

白少流在滨海公园与海恩特打过交道,刀架在脖子上海恩特仍然全力反击,宁死也不受胁迫,是一位视骑士风度胜于生命的武者,确实也是一条硬汉子。但这条硬汉子最近可受到了不少打击,首先拉希斯主教被杀的时候自己就在一边,不仅没有能够保护主教大人还把珍贵的十字银剑弄丢了,骑士丢失了十字剑这是莫大的耻辱。

那曾经是教廷特赐给神殿骑士的珍贵长剑,是他娶了妻子伊娃·维纳时维纳家族的长辈送给他的礼物。与维纳家族的联姻一直是他的荣誉,他也十分爱惜自己的妻子与这柄十字剑,所以当灵顿侯爵来到乌由后向他提起维纳家族的荣誉受到伤害,他也愿意帮助灵顿侯爵。但不久前他却没有了这个想法,不仅不想再帮灵顿侯爵对付风君子也不想再见到维纳家族的人。这又是为什么呢?

灵顿侯爵的报告是派他送回教廷的,他从冈比底斯山办完差事之后顺便回到了郁金香公国,好久没回家了,他想给妻子一个惊喜。结果却在自己的卧室中撞破了妻子与情人的幽会,看见了那两人在床上赤裸裸纠缠的丑态。他当时拔出了剑却没有动手,而是咬牙跺脚转身离开了自己的家,头也不回一路又赶到了乌由。

他看清了那个男人是谁,却什么都没说,对谁也没说。也许这仅仅是他的家事,可如果说出那个男人的名字就是一件丑闻,不仅是教廷的丑闻也是维纳家族的丑闻,可是闷在心里感觉可想而知!维纳家族的荣耀?海恩特突然觉得有点可笑,磨灭维纳家族荣耀的人不是风君子,而是他们自己。

海恩特正是带着这种郁闷消沉的心情进行监视工作,可偏偏风君子没什么好监视的,这个人的行动很有规律,基本上是晚出早归。风君子大概喜欢睡懒觉,早上十点钟左右出门,晚上六点钟左右也就到家了,从周一到周五从来如此,周末两天都待在家里偶尔出来。这一天是星期天,海恩特正在胡思乱想时又看见风君子出门了。

风君子双手插兜踱着步子来到了小区外面一家小超市门口,蹲在地上逗一只小黑狗,过了一会儿起身进了小超市,手里又拿了两盒红色包装的香烟出来,站在那里打开一包抽出一根点上,表情很满意的样子。

海恩特所在的位置是小区旁边齐仙岭的主峰上,就是泽仁带着小白飞天落地的地方。风君子住的小区离海很近,翻过齐仙岭就是海边,在小山顶上观察那个小区视野很好很方便。海恩特很多时候都是借助一副军用望远镜才能看清楚很多活动细节,因为魔法傀眼术对风君子无效。

傀眼术魔法与修行人的神识搜索有类似之处,可以在很远的地方就查觉到不同类型的能量波动,从而感知地形地貌以及有什么东西在活动。傀眼术也不是万能的有时候也不方便,比如在人多的地方,使用这种魔法会被各种杂乱的信息干扰,很难准确的找到一个人,除非事先把那人的活动锁定才好跟踪。

当然,如果能用傀眼术魔法锁定一个人,还可以用更高明的方式重点进行观察跟踪,比如借助水晶球,可以在很远的地方专门窥视这个人的一举一动。

风君子确实有与众不同的特别之处,傀眼术根本锁定不了,所以水晶球一类的法器通通没用。如果用傀眼术直接探查,也根本发现不了他的存在,而奇怪的是你能看见他,离得近也能听见他的说话声和脚步声,一切正常的感知通通没有限制。所以要想监视他的行动,想在远处能看清楚,最好的方式就是用望远镜而不是傀眼水晶球术。

海恩特也觉得奇怪,世上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人,如果说这个人的潜行术魔法已经到了最高境界,那也不可能直接观察的这么清楚毫无障碍。在望远镜里看见风君子不紧不慢的走进了小区,小黑狗还在他身后跑了一段,然后他的身影转过楼角看不见了,应该又上楼回家了。

海恩特还没有放下望远镜,突然感觉背后有人!他一直没有施展傀眼术,甚至把傀眼术收起刻意不再运用,因为施展傀眼术不仅对风君子无效,而且还受到小区周围各种活动的干扰。就这么一大意之间,竟然让人欺近到身后,出于一种敏锐的直觉,而且他本能的觉得身后有危险逼近。

海恩特的反应也是极快的,一旦觉得不妙放下望远镜转身退出一丈多远站稳,在两棵树之间摆好架式,一把十字短剑已经抽出,背着手就藏在身后。再看山顶上确实多了一个人!

这人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一身盘扣劲装打扮,带着铜钉护腕,腰间扎了根一指宽的黑腰带。这人是典型的志虚国北方人的相貌,国字脸厚嘴唇,五官还算端正但是眼神中却闪着冷冷的带着傲气的光芒,最特别的是他手中拿着一柄剑,青光闪闪已经出鞘。

“你是什么人?”海恩特吃了一惊,沉声问道。

男子冷冷答道:“路过的人。”

海恩特:“你面色不善,手持凶器,请问有何贵干?”

男子鼻孔出气,哼了一声反问道:“你还好意思问我,请问你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又有什么企图?”

海恩特沉住气已经恢复了冷静,不紧不慢的说道:“这里是海滨,是公共场所,我来看看风景不行吗?请问这犯不犯法?”

男子面露鄙夷之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企图对风君子前辈不利,可恰恰让我碰见了。……实话告诉你吧,有人请我来给你点教训,以后别在这里骚扰!”

海恩特:“你究竟是什么人?”

男子:“昆仑修行人,你知道这个就足够了!”他说完话纵身上前挥剑就向海恩特刺来。

这人说打就打,海恩特也早有戒备,虽然心中惊疑但真到了临敌相斗之时也是只进不退,挥起短剑也往前冲斜向架住了那人的宝剑。两柄剑重重的撞击在一起,却没有发出丝毫金铁交鸣之声,只见海恩特的十字短剑上发出一片白色薄膜一样的光芒,而那人的宝剑上也有一片青光剑芒散出。虽然没有声音,但山林周围的空气却陡然向外爆发式的膨胀,树叶无声的飘落下一大片。

这男子是谁?海恩特不知道,书中暗表,此人是昆仑修行门派长白剑派的弟子薛祥峰,奉长白剑派掌门人杜寒枫之命来教训暗中窥探风君子的海恩特。长白剑派的杜掌门只是告诉他有教廷修行人在乌由窥探风君子前辈,让他来警告一番把这人驱走,至于杜寒枫掌门为什么会插手这件闲事薛祥峰也不清楚。他不过是跟随两位师叔来到乌由给一个叫黄亚苏的商人做保镖的,近日一直无事却接到了掌门这样一个命令。

薛祥峰是长白剑派这一代弟子中修为最出色的佼佼者之一,甚至不在他的几位师叔之下,根本没有把乌由教区一位神官放在眼里,可是一交手也不禁暗暗惊异,这些西方教廷训练出来的剑士也还是有真功夫的,自己要想完胜非得尽全力不可。

两人展开手中剑,却是一场无声无息的激斗,在离人烟不远的齐仙岭上,谁也不想引起山下人的注意。剑芒展开身形都如狸猫一般敏捷,虽然剑势如潮却没有碰到一棵树木。海恩特咬牙挥剑,斗气四散十分顽强,而薛祥峰手中青锋展开如行云流水,剑芒扑天盖地压向海恩特。

这不仅仅是斗剑,也是法力相较,时间一长海恩特渐渐落了下风,被如潮的剑势逼的向山下不住的后退,两人所过之处落叶如雨。薛祥峰并不想杀他,只是想给他一点教训,把他逼下山再说几句警告的话就可以了,眼见占了上风手中剑芒大盛攻势加紧,在山林中逼住对方的身形移转,眼看就要把海恩特逼到山下的路边。

薛祥峰轻喝一声说道:“你听好了!……”然而还没等他把下面的话说出来,海恩特也感觉自己的处境不妙,低吼一声身形不再闪避双手持剑一道斗气冲面而来,他也发狠了。薛祥峰冷笑一声长剑脱手在空中画了个圆,一片青色光幕接住斗气,再一弹指长剑射出直指海恩特的手腕。

海恩特既然要斗狠,薛祥峰打算给他留点伤,也好记住这个教训!可就在此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海恩特如猎豹一样迅捷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就像受到了粘稠的空气阻拦,剑尖所发出的斗气也暗淡下去。他的抵抗一弱薛祥峰的飞剑就突然加速,竟然穿过海恩特的剑芒从他握剑的双腕间直刺前胸,长剑入体剑尖从背后穿透出来。

海恩特的动作突然变慢时,他眼中也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紧接着被薛祥峰一剑刺穿前胸,他手中十字短剑落地,然后低头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自己的胸口,似乎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仅是他,对面的薛祥峰也惊呆了,他本来没想杀人!可是刚才的情况就像海恩特故意放弃抵抗要送死一般让他的剑刺入了胸膛。

海恩特抬起了头看着薛祥峰,眼神中有绝望,他只说了一个字:“你……”然后轻轻的咳嗽一下,口中有血沫涌出。薛祥峰也露出惊慌之色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齐仙岭上刚才他们站立的地方有人喊道:“海恩特,海恩特,你在什么地方?”同时有脚步声向这边快速跑来。

薛祥峰神情一震,一招手,插在海恩特胸口的那柄宝剑飞了出来回到他手上,他一转身迅速消失在密林中。剑一拔出,海恩特胸前背后血如泉涌,仰面朝天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压倒了一片带刺的灌木丛。这时谢赫神官的从树丛中钻了出来,他一眼就看见了倒地垂死的海恩特,而凶手已经不见踪影。

谢赫扑到海恩特身边,跪在地上连声吟唱,空气中白光乱闪给他加了一连串的治疗术,胸前背后流血渐止,海恩特睁开了迷茫的眼睛。

谢赫:“海恩特,坚持住!”

海恩特有些神志不清的说道:“是你?我不行了,把我的剑带走!”

谢赫:“告诉我,什么人伤的你?”

海恩特的眼神直直的不知在看着什么地方:“昆仑修行人……”

谢赫感觉他的情况有点不妙,自己的治疗术也挽留不了海恩特流逝的生命,赶紧大声道:“什么修行人?到底是谁?”

此时海恩特已经逐渐暗淡的眼光突然一亮,就像想起了什么,嘴唇动了动想说话一口鲜血却涌了出来。谢赫赶紧俯下身把耳朵凑到他嘴边问道:“海恩特,你想说什么?”

“维纳家族的耻辱……维纳……”海恩特发出了断续的声音,然后他的身体陡然绷紧,接着又突然放松——他死了!

此时树林外的路上突然传来警笛声,几辆警车同时停在山脚下,有人下车钻进了树林,还有说话声传来:“是什么人报的警?说这里有凶杀案!报警的人呢?”

怎么回事?警察来的这么快!谢赫已经来不及再做什么了,他拣起了海恩特的十字短剑也转身迅速消失在山林中。

谢赫走了,遵从海恩特的遗言带走了他的十字短剑,海恩特已经丢失了一把剑,不想在临死时再丢失教廷配发的防身十字短剑。走出很远一阵温暖的海风吹来,谢赫不禁打了个冷战,心里升起一股兔死狐悲的凉意,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