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对恶我亦弄鬼神

黄静知道小白已经失业了,靠存款过日子,却不着急去找一份正经工作天天游手好闲,花钱还是这么大手大脚。而且小白要购置产业的话首先也要买一套自己的房子,怎么没买房子先买车库?车库是在这个小区里买的,庄茹的房子在这个小区,难道小白真要把庄茹那里当作自己的家了?

前两天父母来电话了询问了她的近况,还特意提到了白少流,父母本来一直赞同她和白少流交往,可现在听说小白失业之后工作一直没有着落语气也开始犹豫,建议黄静再考虑考虑与其它人交往。这让黄静感觉很不舒服,对父母也有些莫名的不满,找了个机会去劝小白,侧面也提醒了小白买车库的事情是不是考虑的欠妥了?

黄静心里总想这些事,可小白哪有功夫操心这些琐事?他买车库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顾影送他的那辆很漂亮的白色小轿车停在露天停车场,好几次被人用钥匙尖划的一道一道的。他知道顾影这人有洁癖,所有的东西都保存的很好一尘不染,车在自己手里变成这样他觉得也不好意思,看见本小区有人卖车库顺手就买下了,价钱都没怎么谈。清尘和庄茹都没说什么,没想到黄静却有想法。

小白对黄静其实并没有什么非份的打算,只是能帮她就尽量帮她而已,但是你对一个人付出久了甚至形成习惯之后,也不会没有感情的,然而这不一定是爱情。不过呢,有个温柔美貌的女同学经常陪着他说说话,时不时的还能照顾他很多生活上的事情,小白也觉得也挺好,反正不必勉强就是了。

听了黄静的话小白只是笑了笑,他知道黄静有那么一点私心,但也是为他考虑。他笑着告诉黄静不必为他的将来担心,他现在正在策划一笔大买卖,最近一直在忙这个,不久就有结果了。黄静听了也心下稍安,觉得小白不是胸无大志的人。

小白在琢磨什么买卖?如果和教廷正在策划的大手笔相比,他确实是胸无大志。黄静担心的问题的确很实际,因为白少流正愁现在手头缺钱。前两天花三十万买了个车库,现在手头也就一百万左右的资金可以动用了。理论上来讲就算洛水寒死了自己拿到了河洛集团的股份和那笔信托基金的收益,也只有到了年底才有现金入帐,而现在为了自己的私事,又不方便直接问洛水寒再要钱。

他想干什么?他想买房子买地。买什么房子买什么地?就是原先洪和全以木材加工厂的名义搞的那个小基地和那座小山,白少流看中了也想买下来。

建立道场洞天不仅是费用巨大,而且现在小白还没这个能力,但眼前要解决的确实就是修行基地的问题。继续传授黑龙帮帮众各种法术在漫步云端夜总会的大包房里显然已经不合适,那个地方开坛讲法还可以,演示各种法术就不可能了。而洪和全曾经挑中的这个地方很好,在市郊的僻静之处但是离市区又不远,附近有公路交通也很方便。

关键是这个大院中可以改建很多静室,尤其是后面那座小山太合适了,洪和全原先打坐的那处内陷山壁中的石龛是在乌由市附近能找到的最好的静坐修行场所,而且那座山的地势很符合要求。正面是一座山,迎面是一片峭壁,左右各有一道山梁与外界相隔,前方就是那个木材厂的大院,在这里演示种种法术既清静又方便还能掩人耳目。

洪和全的拜上帝兄弟会被驱散后这个木材加工厂就荒废了,产权也被附近的龙塘镇收回,小白通过黑龙帮的关系找到了镇上,想把这个木材加工厂的大院连着后面这座小山林地全买下来。对方知道他的名头也算客气,给的价很便宜,五十年承包使用权总共一百六十万。小白现在还不想让黑龙帮出这笔钱,白毛叮嘱他现在与黑龙帮打交道一定要保持高高在上的形像,不主动伸手要任何好处,等到将来所有的一切利益迟早都是他的,所谋过早反而不好。

小白的想法也许和白毛不一样,但他一样不想让黑龙帮出这笔钱,可自己的钱不够,这几天正在犯愁呢!这地方就算暂时不让黑龙帮帮众用,可对于自己来说也是急需的,潜心研究新得到的几件法宝的妙用还真需要一个固定的属于自己的道场。想来想去,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想做一笔买卖赚点钱用——这个人就是灵顿侯爵。

小白怎么会想到从灵顿侯爵那里弄钱花?原因有两个:第一就是灵顿侯爵那支杀人钢笔还在他手里,第二是因为前不久他和顾影之间的一段谈话。得到那批法宝去请教白毛后的当天傍晚,小白带着三枚不好处理的魔晶石去找了顾影,顾影提醒了他一些事情——

那一天的晚饭后小白来到了洛园,先看望了洛兮也遇到了最近一直住在洛园中的洛水寒,陪他们父女闲聊了几句。告辞的时候说想找顾影有点事情,顾影就陪着他来到了洛园的海滩上。

顾影很愿意小白来找她,而且也很喜欢在黄昏的海滩上一起漫步的感觉,一边走一边说:“最近两次见你,都是这样的晚间景色,都是这样的轻风微浪,和你一起散步,似乎能忘记很多烦恼事。”

白少流笑着说:“是吗?我今天就是有事要来烦你的。”

顾影在一块海礁前转身,海风吹散了她的长发,白色的长衣衣角飘起,就像一幅油画中恬静美丽的风景。她看着小白问道:“是为你怀里的东西来吗?我感觉那好像是魔晶石。”

白少流:“你好厉害,不看就知道啊?我正是因为这三块石头来请教你的。”

白少流取出了红、黄、蓝三块晶石,顾影已经猜到他怀里有晶石,可看见这样三枚却神色一变,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上前一步用身形挡住了远方的视线:“小白,你从哪里弄来?这东西可千万不能是……”

千万不能是怎样顾影没说出来,小白笑着解释道:“别担心,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是别人送我的。说起来就复杂了,这是教皇送给昆仑盟主的礼物,梅先生当着灵顿侯爵的面又送给了我。”然后他简单的讲了一遍陪灵顿侯爵去见昆仑盟主的经过,但是没提后来一路高人赠宝之事,这种事情还是越少有人知道越好。

顾影听完之后张着嘴好半天没说话,反应过来第一句就问道:“除了灵顿侯爵之外,还有其它人知道教皇的礼物落到了你手里吗?”

白少流:“没有别人,在场的昆仑修行高人估计也不会乱说,他们对我没有恶意,其它人也不一定能见到那几位高人。知情的又可能说出去的只有灵顿侯爵。”

顾影又沉思良久:“你要想个办法让灵顿侯爵别开口,三枚晶石事情还小,教廷的尊严事关重大,这要是传到一些狂信徒的耳中,会不顾后果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来。”

白少流:“多谢提醒,我想能有办法让灵顿侯爵保守秘密,如果他还没有说出去倒可以试一试。……现在有一件麻烦事,这几件东西太晃眼,我放在怀里没拿出来你就知道我身上有宝,请问怎么把它收起来?”

顾影主动挽住了白少流的手臂另一只手指向大海:“还记得上次我们在海面上散步吗?再陪我上波浪上走一走好吗?走的越远越好,不要让岸上的人能看见,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顾影挽着小白并肩走下海滩,越过岸边的浪涌凌波踏浪而去,这一走就是几十里,再回头一片波涛已经看不到海岸线。顾影这才停下脚步道:“行了,这里没人能看见了,你把三枚晶石给我。……我告诉你,红色的晶石代表能量,黄色的晶石代表时间,蓝色的晶石代表空间,它们分别都有自己的用处,可以辅助施展各种魔法与其它的祝福法术。”

白少流好奇的问:“我看见灵顿侯爵身上发出三色光环在天上飞的特别快,这三枚晶石也可以合起来用吗?”

顾影:“这三种晶石是各类晶石中最基础的,而且这三枚是最上品的,以它们为基础可以布置成一个小型的空间转换法阵,这些理论太复杂了一时半会说不清。但这三枚晶石如果合在一起组成一个晶阵的话也是很有用的,我可以给你演示一下,你现在能不能一个人站在海上?”

白少流:“当然能了,我现在的修为比以前强了一些,御大块无形之术已经很熟练了,不用你总是扶着我。”

顾影松开了手,手中的晶石发出了光芒,然后就见她周身也环绕着三色光环,轻飘飘的飞了起来随风飘上了天空。晚风中的她就像披着霞光的仙子,飞到极远处盘旋一圈又飞回落到了小白的身边,小白鼓掌道:“原来你也会飞了!”

顾影:“凭我的魔法修为,还不能在天上自如的飞行,但是得到这三枚晶石相助就没有问题了。……关于晶石的加工与使用非常复杂,以后有机会我慢慢讲给你听,你也可以掌握的。但你现在要收藏它只有一个办法,把它们分开来放,彼此要相隔很远不能互相干扰,深埋于地下或者海底,这样就能不被人发现。”

白少流:“那在你手里呢?你能不能隐藏它的能量波动?”

顾影:“我把它们简单的布置成特别的阵式,可以不让能量与时空的波动传到外面,但这需要特殊的场合固定安放才行,恐怕洛园中才合适,你家是绝对不行的。……小白,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

顾影有事要求小白,而且感觉她很不好意思开口,白少流笑着问道:“是不是想借这三枚晶石?想借就拿去吧,其实送你都行,我正愁没法收藏还烫手,对我的用处又不大。”

顾影瞟了他一眼,低下头道:“你总是能猜到别人想做什么?可你也太傻了,这东西怎么会对你没用呢,等你学会了怎么用就知道它的好处了,动不动就要把好东西送人!……我确实想借来用用,它对我的修行有好处,但更重要的是为了小兮。”

白少流:“洛兮?这东西对她有用?”

顾影叹了一口气:“维纳老师现在就住在洛园不走了,成天也不出门,除了祈祷之外就是有空指点小兮学习魔法。小兮已经学的很不错了,可是和我的希望还有距离,如果有这三枚晶石布成一个法阵帮助,对她的魔法力量提升作用很大,学习和掌握各种法术的技巧也方便的多。……但这东西是你的,要看你的意见。”

白少流:“我当然没意见,你拿去布置法阵吧,有空也可以用它在天上飞着玩。不过维纳小姐看见了会不会有问题?”

顾影:“不必担心维纳老师,她又不知道这是教皇送给昆仑盟主的礼物,而且她从来就不在意东西是否珍贵。那件神圣法袍她知道了在我手里,也就说了一句如果‘以后不用了就送还到那座岛上,还放在小木屋中’。后来就再没有提起。”

白少流:“那你拿去吧,今天就留给你,想用多长时间就用多长时间,好好照顾洛兮。”

顾影:“我只是暂借一段时间,你有空也常来,我和你详细讲一讲魔晶石的运用,这东西既然是你的,你一定要学会怎么用它才行。”

这就是小白与顾影的谈话,随后白少流就把三枚烫手的魔晶石交给顾影保管,反正是个顺水人情而且洛兮也有好处。顾影当时提醒他想办法让灵顿侯爵保守秘密,不要把教皇礼物被当场转赠给他的事情泄露出去,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等到白少流缺钱用的时候就想起了这段谈话,这两件事情正好一起办了,但愿灵顿侯爵还没有把这事情告诉别人。

说来也巧,白少流得到三枚魔晶石的事情灵顿侯爵没有告诉任何人。教皇的礼物被当面转赠他人,这实际上也是在扫灵顿侯爵这个特使的颜面,丢自己脸面的事情灵顿侯爵一个字也没说过。反正礼物已经送到,梅野石怎么处理与他灵顿侯爵无关,也不会有人因为这样的事情没有汇报,而找到指责他的借口。

这天灵顿侯爵刚刚把针对昆仑修行人的调查报告与星髓都派人送交给教廷,心里对那枚星髓还是有些恋恋不舍,很郁闷的坐着游艇去海湾里散散心。他坐在游艇甲板的躺椅上,手里端着一杯颜色调成碧绿的酒,这时有随从拿着电话走上了甲板:“侯爵先生,有人找你,说有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和你本人说。”

灵顿本来不想被打扰,可一听这话还是把电话接了过去:“喂,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滨海公园蒙面大侠,就是拣走您既珍贵又重要的钢笔的那个人,不知道海恩特先生向您提起过没有?”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耳熟。

灵顿侯爵放下杯子坐了起来:“告诉你,我堂堂的斯匹亚王国侯爵不接受任何威胁。”

电话里那人不紧不慢的答道:“可是我拣到钢笔回家后把它拆开了,又在一块臭肉里找着一样东西装回了钢笔中,它好像还能用。我这个人很坏的,如果哪天看什么大人物不顺眼,也像你那样给他来一枪钢珠,你猜后果会怎么样?”

灵顿侯爵一挥手将身边的酒杯打翻在地:“你到底想要什么?”

“很简单,钱!”

灵顿侯爵:“多少钱?”

“海恩特应该告诉过你,八十万,不还价。”

灵顿侯爵:“钱不是问题,关键是我怎么能相信你?”

“我们可以见一面,好好谈一谈,我收了你的钱大家就是朋友了,朋友之间自然应该互相信任,你说是不是?”

灵顿侯爵:“钱我可以给你,但我为什么要和你这种人见面?”

“看样子海恩特没把话说清楚,我是会随时涨价的,我看您的态度不是太友好,现在一百六十万。……海恩特不是我的对手,你应该知道我不是普通人,假如想用这支钢笔杀人的话很容易,说不定就杀了一个连你也碰不得的大人物。”

灵顿侯爵眼中喷火几乎想把电话摔了又忍住了,他喘了几口气仔细想一想,脸上突然露出狠狠的笑容:“好吧,我答应你,不过见面的时间地点我选,你想来就来。”

“太好了,我正想和尊贵的侯爵先生好好谈谈,一百六十万现金你准备好了,时间地点现在就可以告诉我。”电话里那人笑着答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