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慷慨徒招阴谋论

会议一开始讨论的议题是梅野石送来的那枚星髓,一块黑乎乎的石头放在巨大的圆桌中间,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院长邓普瑞多指着星髓说道:“我想诸位也能发现这枚星髓的奇异之处,但是我要告诉大家,它的神奇超乎想像。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颗星球,脱离了自己的轨道燃烧后落在这个世上,燃烧它的力量并不普通,就像被宇宙间无限的魔力所提炼……”

白发苍苍的邓普瑞多院长介绍了这枚星髓的奇异之处,关于星髓的用处陶然客已经对小白介绍过,白毛也研究过星髓的妙用,但此时这群人根据魔法知识研究试验得出了自己的结果。星髓能够帮助一个魔法师极大的增长魔法力,而且还能解决教廷长久以来的一个难题。

教廷的内部信徒有个最大的难题就是在力量的唤醒仪式之后,想做到内外兼修十分困难,学习武技、斗气,剑术、体术能够激发身体最大的潜能,而学习魔法、祝福、诅咒、召唤能够勾通和转化外界各种元素的力量,可是这两种技巧大部分人只能偏重其一,想同时掌握达到很高的境界非常困难。

但是通过实验,借助星髓的帮助进行精神专注的内省祷告仪式,大部分剑士都能极大的提高斗气的威力,其中有一些人能获得近似魔法力的能量,可以学习以前掌握不了的中、高级魔法,使力量使用突破了很多限制。这些人应该本身都有魔武双修的潜质,可在漫长而艰苦的练习中取得同步突破非常困难,这样的人也往往不容易被发现,可有了星髓的帮助可以比较容易的甄别与筛选,以便于重点培养训练。

与陶然客告诉小白那种因人而异、遇劫历劫、自然而然的提点修行方式不一样,魔法研究会发现星髓可能有这个作用后,挑选了一批出色的魔法师与剑士作为志愿者进行了实验,用淘汰的方式得出了这个结论,志愿者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教廷认为最终的结果是值得的。会议决定要加紧进行这项训练,毕竟像阿芙忒娜那种天生擅长魔武兼修的人才不多。

魔法研究会的长老们还利用星髓做了各种能量与法阵的试验,发现这枚星髓与各种类型的晶石都不同,它可以吸收几乎无穷无尽的魔法力,同时做为中介也能与浩瀚宇宙中的神秘能量相沟通。为了实验达到极限之后星髓还有什么其它的作用,长老们用了很多办法,发现这枚星髓所能吸收的魔法还是有极限的,但是用傀眼术去探测它的空间却是没有极限的。实验时加持的魔法力过于强大还引起了几次失去控制的能量大爆发,造成了伤亡,而星髓却安然无恙。

现在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星髓只有一枚,而需要借它帮助的人很多,一次只能有一个人来使用的话效率太低。

邓普瑞多院长发言完毕之后,负责东方大陆传教事务的红衣大主教约格清了清嗓子说道:“据灵顿骑士的回报,志虚大陆的昆仑修行人手中还有另外六枚星髓,如此威力强大而神奇无比的星髓是上帝赐予人间的宝物,它应该可以创造更多的奇迹。然而留在昆仑修行人手中,却是对光明世界和平安定的威胁,一旦被黑暗势力所掌握,神圣的教廷与世上虔诚的上帝子民将面对灾难。”

这时那名带伤的长老维斯理说道:“我与萨达特长老主持能量实验,萨达特长老不幸为神圣事业牺牲,但我们因此也得出一个推论,这枚星髓并不完整,如果七枚星髓齐聚,可能会创造更大的奇迹,要想继续研究下去,需要找到另外六枚,哪怕多一枚也能发挥更多的作用。”

最后教皇尼古拉三世做了总结式的发言:“我已经向昆仑修行人发出了正式的诏书,表达了我们的态度,我们的目的是将上帝的福音传遍世界,让所有人都将成为光辉照耀下主的子民。暂时还不是起全面冲突的时候,一场正面的魔法战争代价太大。既然今天大家认为这星髓的作用如此重要,那么约格先生负责志虚大陆的事务,就应该想办法找到另外六枚星髓。如果需要教廷力量的帮助,各位都应该支持,这项工作应该在私下里进行,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盟友。……下面讨论第二个议题,就是诸位手中的这份《对志虚大陆福音战略》。”

主持第二个议题讨论的是枢机红衣大主教赖斯·鲍威尔,他是一个五十来岁满面红光的胖子,拿着手中一份报告开始了发言:“诸位都知道灵顿侯爵主动要求加入神殿骑士的行列,神官议会也给了他这个荣誉,他的目的就是要去志虚国乌由教区,我们都知道他为了谁。……大家先不要笑!侯爵先生的工作还是很有成效的,他这一次的报告有两个重要信息。第一,他找到了真正杀拉希斯的凶手,这个人叫白少流,是一个很特殊的昆仑修行人,他似乎不属于任何一个已经建立势力的门派,而且掌握了乌由市最大的黑帮,同时也插手了当地最大的企业集团河洛集团。”

这时教皇插话道:“约格,你对白少流这个人有了解吗?”

约格答道:“尊敬的陛下,乌由教区的鲁兹主教曾有私下的密报,他早就怀疑真正杀了拉希斯主教的人是白少流,但当时灵顿侯爵一定要认为风君子是幕后凶手。”

教皇笑了笑:“这位灵顿侯爵的观点我倒不反对,诸位也不反对是不是?风君子这个人是一定要除的,但不是教廷的主要目标,神圣教廷踏足志虚大陆目的不仅仅是杀一个人,但是这个人身上发生的事情可以吸引昆仑修行人的注意力,让他们都卷入到这一场私人争斗当中对我们更有利。……至于这个白少流,需要重点关注,看他能不能成为我们的盟友,或者成为教廷的代理人之一。好了,我不插话了,鲍威尔您继续说。”

鲍威尔:“教皇陛下的睿智已经看到了志虚大陆的将来,灵顿侯爵的报告中也有这种观点,我认为他说的第二件事是最重要的……”

灵顿侯爵到底向教廷报告了哪些内容?主要有三点:第一,根据他的观察,昆仑修行人并不是一个统一的组织,他们有很多门派,其门派的内部事务并不受其它人干涉。第二,他通过一个叫黄亚苏的志虚商人结识了一个昆仑修行门派叫长白剑派,与这个门派交往不错,给好处他们也收了,这说明昆仑修行门派也是可以分化收买变成盟友的。第三,他认为自己和阿芙忒娜的安全受到了威胁,威胁来源于风君子,他甚至猜测风君子就是《启示录》大预言中描述的黑暗魔王。

教廷制定的对东方大陆发展战略远比灵顿侯爵考虑的要长远的多,首先并不是与昆仑修行人挑起主动冲突,而是在世俗中传播教义,让上帝的信仰成为这片大陆上的主流思想,这样可以不战而胜,控制这片世界上最后的“黑暗角落”。然而要完成这个设想很困难,教廷的计划是五十年时间,分几个步骤实现。

第一步是要动用教廷的影响,鼓励西方各国的精英们把目光放到志虚大陆,在世俗宣传上竭力展示信仰上帝的国度所有美好的一面。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民族都有自己的内部矛盾,所有国家的民众都会有自己的欲求不满。那么就需要让那里的人们相信,西方基督文明的到来是解决这一切矛盾,化解这一切不满最根本的途径,天堂之路就在脚下。

第二步是从世俗中融入进去,可以通过商业投资、教育合作、甚至慈善事业等等方式,逐渐影响所有人的思考方式与价值观念,瓦解他们原先的信仰与自我认同。这一步很难,但在志虚国还是具备有利条件的,因为他们的官方行为百年曾经不自觉的配合了这一点。现在的志虚国正经历了一个信仰体系迷茫与价值观念混乱的时代。

第三步是利益的控制,利用强大而不对称的资本力量,逐步掌握经济与民生的命脉,同时也就掌握了在很多事务上的话语权与决定权。这是容易引起反感与敌意的行为,所以一定要小心,不要全面展开过于引人注目,而是采取一个行业一个行业的推进发展的思路。可以先从一些竞争性产业开始逐渐蚕食,争取进入一个产业就控制一个产业,而且还要以发展与进步为口号。

第四步是扶植利益代理人,这不需要纠缠信仰问题,只要符合已方的利益就可以。东方大陆的传统是不轻言乱力神怪,那么信仰的传播只在民间推进。如果现在的官方政府中可以寻找到利益代言人就尽量支持,如果将来长期中出现政局动荡,也可以扶持自己培养的其它利益代言人取而代之,达到长期控制的目的。这四步完成,东方大陆的世俗中就失去了真正的对抗力量,真正成了奉献给上帝的土壤。

当然以上四步只是一个远景战略,计划要用五十年左右的时间,教廷还需要制定一个眼前的现实战略——如何解决昆仑修行人的威胁?因为教廷最终目的是为了取得和上帝一样高高在上的神明地位,这是昆仑修行人所不能接受的。

所以除了这个远景计划之外,还制定了一个短期战略。首先要在昆仑修行人中发展盟友,帮助他们谋取在志虚国中的现实利益,从而达到以敌制敌的目的,进行分化和瓦解,最终让他们失去统一对抗的力量。灵顿侯爵提到的长白剑派很受重视,教廷决定秘令灵顿侯爵想尽一切办法多接触了解他们的想法,尽可能给予满足和援助。

不仅是长白剑派,就连白少流这种人,教廷也想拉拢并扶持。甚至两个互相有矛盾的昆仑修行派别,同时给予暗中协助也是教廷计划要做的工作之一,总之内斗消耗也是削弱昆仑修行人的力量。也就是说假如甲方和乙方有矛盾,教廷可以同时派两批人在暗中分别支持甲方和乙方的势力,将这种矛盾扩大,从而达到分而制之又尽数听命于我的目的。

会议讨论的很热烈,最后一致通过了这一战略。会议进行的如此顺利比预想的时间要短,所以最后又说了几句题外话,是关于阿芙忒娜的。教廷驱逐阿芙忒娜,又送了她一批珍贵的卷轴,其目的就是为了制风君子于死地,派灵顿侯爵去乌由教区,还是这个目的。

这么做有两个好处:第一是吸引昆仑修行人的注意力,将他们的领袖人物的精力都纠缠到这件事情上来。第二是沉重打击目前昆仑修行界的核心力量,假如风君子闹出什么丑闻来而昆仑盟主梅野石处理的不好,也极大的影响他在昆仑修行界的威望与领袖地位,届时能够扶植其它人取而代之或者让昆仑修行界成为一盘散沙都是理想结果。

这时会议变成了一场气氛比较轻松的讨论,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的总导师福帝摩说道:“我现在怀疑阿芙忒娜是否真的会杀了风君子,依照常理她早就应该动手了,可到现在还没有接到报告。看来风君子这个人不好对付,灵顿骑士到了乌由那么长的时间,仍然是风平浪静,这两个月他究竟在做些什么?”

另一名训练营导师本勒登说道:“我怀疑灵顿骑士的信仰是动摇的,在他心目当中上帝与教廷并不是最重要与最神圣的,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枚星髓的珍贵,却拖延了这么长时间送来,显然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自己用。”

约格主教笑着说道:“两位导师说的有道理,但灵顿侯爵一定会想办法杀了风君子的,否则就不会有上次未经调查就认定是风君子谋杀拉希斯的那份密报。这两人身份是不对等的,神殿骑士虽然高贵,但那位风君子是昆仑修行界的前辈大宗师,被奉为在世仙人。如果牺牲灵顿侯爵能消灭风君子,这也是一个完全可以接受的结果。……何况还有一个问题很有意思,在世俗中两人的身份地位又是完全相反的,灵顿侯爵是斯匹亚的王国的王室贵族,风君子不过是个普通的平民。”

本勒登皱着眉头说道:“假如灵顿侯爵在乌由出了什么意外,一定会在志虚国掀起悍然大波,甚至酿成国际争端。那么不需要教廷出面,罗巴联盟的各国的贵族世家都会主动采取自己的行动,那么事情还是会向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

约格:“我们不会伤害教廷的守护者,也不希望侯爵先生有什么意外,但灵顿骑士确实想帮助维纳小姐恢复名誉,只是他现在过于软弱胆怯似乎不敢采取下一步行动,我看事情还需要有其它的刺激。”

这时教皇咳嗽一声说了一句:“诸位不要忘了亲爱的维纳小姐才是焦点,她需要坚定的决心,需要发生一些事情帮助她下决心维护上帝的荣耀。约格,你是怎么看的?”

约格:“陛下不必焦急,很快会有事情发生的,上帝的意志如此。”

……

教皇与教廷高层秘密讨论的是天下大事,在这个世界上人们也都在考虑着自己的事情,有可能在高高在上者的眼中看来微不足道,但对于他们自己来说都是人生重要的大事。比如远在乌由的黄静最近几天总有心事,她想的心事当然是关于白少流的。

正是由于小白无私的帮助,她才能够度过辛伟平死后的难关,并且从伤痛中恢复,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完全依恋这位以前并没有十分注意的大学堂同学。本来白少流对他关心备至,又年少英俊事业有成,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可最近黄静却有了许多烦恼。

首先是白少流虽然对她很好,可是对其它人也是一样好,比如同居的庄茹。黄静并不认为一个脸上有伤的庄姐能对自己的感情有多大威胁,就算她的伤治好了也不是小白理想中的伴侣。但是小白最近又带了一个叫清尘的女孩回家,清尘的眼睛与耳朵有残疾,可一样很漂亮,而且小白明显对她非常用心。

她不明白白少流对自己倒底是什么感情?究竟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如果不喜欢不可能无缘无故对她那么好,如果喜欢的话到现在为止又没有什么表示,甚至连吃豆腐占便宜的举动都没有。前两天小白花了三十万在小区楼下买了一个独立车库,这让黄静心里感觉有些复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