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怀器不语验苍生

原本白少流已经很累了,从中午到现在虽然一直有别人送他来回,但是他也曾施法护身万里,而且一直在凝神留意各位高人的一言一行,不可能不感觉累。现在倒好,风君子以润物枝一拂,他比上午还精神,不仅如此,他还能感觉到全身上下尘污尽除,就像刚洗了十八次清泉浴。没想到润物枝还有如此妙用!

听见小白道谢,风君子笑了:“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拿根树枝帮你掸掸灰也要说谢谢,既然要回家我就不留你了,改天一定到我家做客。”然后他报了个门牌号。

白少流:“风先生再见!……把树枝还我。”

风君子:“哦,拿去吧,一到手里就忘了还。”他把润物枝还给了小白。小白上车走了,萧云衣拉着风君子的衣角问:“你的手也真是的,怎么拿一根树枝往人身上抽,有那么给人掸灰的吗?”

风君子:“当然有啊,不信我给你讲个故事……”

风君子给萧云衣讲了一个杨柳枝掸尘的故事。他小时候上的幼儿园是以前一家观音庵改建的,门前有一条路,路那边还有一条水沟。在水沟旁的路边经常有一位关大嫂摆摊卖水果,她卖的水果十分新鲜,不论什么时候都像刚刚采摘下来的。而且她的摊位附近总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水沟边夏天通常是蚊虫最多的地方,可是在水果摊周围从来见不到苍蝇蚊子。

那时候的幼儿园不像现在这种全封闭管理,孩子也都比较野,经常跑出来玩。风君子那时候只有五岁,有好几次提醒关大嫂好好看摊,因为幼儿园的小孩经常趁她不注意偷水果,这位关大嫂卖东西的时候总是不太留意围在水果摊边的小孩。关大嫂只是笑笑,后来经常给风君子水果吃,就这么也混熟了。

风君子小时候挺调皮的,放学后经常和其它小朋友在幼儿园门前追逐打闹,有一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让人给推沟里去了。弄的满身满脸的污泥和脏水,哭着鼻子爬了上来,心里很害怕回家挨父母骂。关大嫂看见了就把他牵了过去,用水果摊上放的一根树枝在他身上前前后后上上下下轻轻扫拂了一番。你猜怎么着?风君子全身上下又变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破涕为笑蹦蹦跳跳的就回家了。

关大嫂的水果摊上经常放着一根杨柳枝,上面的叶子新嫩青翠总像刚摘下来的一样从不枯萎。从那以后风君子经常放学后跑到关大嫂的水果摊间,偷偷拿她的树枝在自己身上掸两下然后再回家,自我感觉身上干净了许多。

萧云衣听完之后咯咯笑着问:“你骗我的吧?用树枝掸两下身上就干净了?”

风君子:“现在想想好像也不是,就是自我感觉。不过掉沟里那次是真的,我记得回家的时候的确是干干净净的,而那一天也的确是掉沟里去了。”

萧云衣:“你年纪太小记错了吧?也许那时候沟里就没水,你就是身上沾了点泥灰,那关大嫂给你拍一拍你觉得就干干净净了。”

风君子点点头:“嗯!也有这种可能。”

萧云衣:“老公,你应该去讲故事,就这点事从你嘴里讲出来就变得神乎其神的,是不是瞎编的?”

风君子:“这可不是瞎编的,关大嫂可是在那条街上卖了几十年的水果,上次我回家还看见她摆摊了,也许她算是芜城资格最老的水果贩子了,她卖的水果真的很新鲜。……你要是不信,下次过年回芜城我带你去找那个水果摊,多买几斤尝一尝。”

萧云衣一撅嘴:“你就吹吧!你说你们芜城有那么多好吃的,什么青漪湖的银丝鱼、石柱村的黄金枣、学堂门口的馄饨西施面、胖老太太卖的锅贴饺,我上次和你回家怎么一样都没有吃着?”

风君子:“这些东西又不像或在商场里批发,得找上门去吃才行,下次回家一定带你去尝尝,最近还听说一样好吃的,小白村的五香驴肉,听说就是白少流他姥姥做的。”

萧云衣:“我看没你吹的那么夸张,就是你小时候太馋!”

夫妻二人边走边聊回家做饭去了。小白也打车到了家,进门正好赶上吃晚饭。他是中午前出的门,走的时候就说出去办点事,晚饭前回家也很正常,至少一点也看不出他这一下午有什么惊心动魄的经历。吃晚饭的时候小白拿着筷子总有些走神,他终于有时间仔细回想这半天以来人间难得的奇遇——

中午在燕窝岭上认识了丹游成,他竟然是五步蛇妖,还能化作巨蛇飞天。别说没见过,以前连听都没听说过!在玉柱峰上又见到了梅盟主和另外四名昆仑修行界的顶尖高人,不过是陪着灵顿侯爵去见一趟昆仑盟主,灵顿侯爵闹了个灰头土脸,白少流回来却收了一路的法宝。这种奇遇别说想像,有些人做一辈子梦也梦不到。

吃饭前回屋清点了一下一路所得的东西:最上品的魔晶石三枚、修行至宝天降陨星的遗髓一枚、世间罕见的无形之器化羽烟一道、能滋润万物的润物枝一根、可锁兽拦妖的神奇法器锁兽环、拦妖索各一。

小白是个懂修行的人,他当然知道这些东西是如何珍贵!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像是拣破烂的流浪汉出门转了一圈回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成了洛水寒。如果换一个人恐怕此时已经喜不自禁甚至如痴如狂,可是小白还得忍着不动声色,什么也不能说。吃晚饭的时候和庄茹、清尘、黄静坐在一起,小白也没法谈今天的经历。他很清楚这些东西不是轻易能拿来的,也不能将风声泄露出去,别人知道了也未必是好事。

在西方曾经有这么个笑话,有一天有个牧师换上便装在安息日偷偷溜出去一个人打高尔夫球,上帝发现了决定惩罚他。上帝的惩罚很奇怪,牧师每次挥杆都是一杆进洞,这球打的都神了!有天使不解就问上帝:“万能的主啊,您这也算是惩罚吗?”上帝笑着答道:“他那么喜欢打高尔夫,现在打的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好,却无法向任何人炫耀,这难道还不是惩罚吗?”

小白现在感觉倒不是惩罚,但是也憋的挺难受。吃饭的时候庄茹等人都问他是怎么了,总是面露傻笑在想什么?小白随口说在想些事情支吾过去。

吃完饭回到房间关上门,又把东西都放在床上把玩清点一番,一边拿在手里研究一边在心里琢磨,这些宝贝以后放哪里?化羽烟用不着藏,它本来就无形无色,随身带着就可以。锁兽环和拦妖索也很特别,它就像女子的饰物,而且只要不拿在手里感觉不出它是法器,几乎和普通的首饰没有任何区别,那么买个首饰盒装着放在抽屉里就可以了。

至于那根润物枝也一样特别,看上去就是一根普通的新鲜树枝,它与其它的法器是不一样的,不用身心刻意御器感觉不出来,只有持在手中凝聚法力之时才能感受到那种轻灵挥洒的效果,这东西可以冒充树枝!窗台上有一丛富贵竹,养在一个敞口大玻璃瓶中,小白把润物枝插了进去,混在竹枝里竟也毫不显眼。

其它的东西都好办,唯独剩下三枚魔晶石和一枚星髓难以处理。这星髓并不是法器,普通人也没什么感觉,但如果用神识搜索,会发现这一片空间里出现了一个几乎是无边无际的奇妙空间。看来此物不适合放在家里,应该藏在一处神识难及之地,一方面它太珍贵,另一方面如果有高人有心搜索是可以发现的,放在身上也不合适。

更难办的是那三枚魔晶石,这玩意向外散发着奇异的能量波动,如果不知道是三块石头的话简直让人误以为是修行高人在做法,小白琢磨半天也不知道怎么把魔晶石散发的能源波动隐藏起来。记得那枚“滴泪的十字剑”上镶嵌的红色魔晶石不是这样的,一定是用某种方法加工处理过,可小白不知道怎么处理。

这东西无论是放在家里还是带在身上都太刺眼了,普通人感觉不出来也就罢了,不论是昆仑的修行人还是西方的魔法师一眼就能看出来,就像在大声宣扬——我身上有宝!而且这东西又不好藏,藏在哪里都容易被发现。小白想了半天,决定去问问白毛,再找顾影商量商量,她也许能懂怎么收藏晶石。

这天夜里小白依旧去英流河练功,清尘跟着他出门,刚走到门外清尘就问:“小白哥,你今天下午干什么去了?我感觉你身上有东西,很特别的东西。”

白少流:“你的法力恢复了?”

清尘:“不要忘了我现在只是运用不了内劲法力,可修为未失灵觉仍在,我能感觉出来。”

白少流:“太好了!看来这宝贝你能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英流河再说。”

来到郊外静悄无人的英流河边,小白以神识仔细搜索周围,确信没有别人。清尘问道:“小白哥,你有什么宝贝可以拿出来给我看看了吧?今天吃饭的时候就发现你不对劲。”

白少流笑着道:“让我抱一抱,我送你一件特别的礼物。”

清尘脸红了,低头一跺脚道:“你怎么又这样?不是说好了……”

白少流:“就抱一抱,又没别的意思,这件东西可是能帮你度过真空天劫的法宝,举世难求。”

清尘:“你说的那么夸张?我不信!”

“我要摘一颗星星送你,你相信吗?不信你看……”小白从怀中取出星髓递到清尘眼前,清尘身体突然晃了一晃脚下差点没站稳。小白体会过这种神识突然延伸无限接近于真空的感觉,也早有准备一把扶住清尘顺势把她揽到怀中。只听清尘在胸前喘了一口气说道:“这是什么东西?我感觉就像一下子飘进了星空。”

白少流:“这是天降陨星的遗髓,昆仑修行界一位老前辈借给我的,他给我们用三年。……来,坐下,听我讲今天的事情。……你记住了,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

清尘听完之后也是目瞪口呆,主动侧身坐在小白怀里一只手抱住他的腰说道:“老天,知道你有多危险吗?那些东西可以把全世界的坏人都引来的。”

白少流扶着她的肩膀:“有天下恶人最怕的杀手清尘在,坏人哪敢惹我?”

清尘低头嗫嚅道:“可是我现在帮不了你。”

白少流:“不能总是要你帮我,我也想办法帮帮你,这枚星髓现在就让你练功用吧。”

清尘:“我听说有些威力巨大的法宝不可以随便乱试乱用的,我有个建议,这样吧,明天把所有的东西都带着去马场见一下七叶前辈,听他讲解妙用如何?我们也好心里有数。”

白少流:“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当务之急是怎么把星髓和这三枚晶石藏起来?就这么带在身上简直太招摇了,如果放在家里又怕害了庄姐和你。”

清尘拿过星髓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一指英流河:“这星髓好办,你藏在河底就可以了,现在就去试试。……这东西反正练功时才有用,我们每天都来这里练功,到时候取出来不就行了?”

白少流一拍额头:“对呀,我怎么没想到!”

白少流起身脱衣入水,潜到了英流河河底,顺流而下到了水流最急的地方,也就是当初他和顾影杀了拉希斯的那段激流中。这里的水流之急水压之大,连游鱼都停留不住,也就是小白在水中修行多日又有一身法力神通,这才在深水激流中吸附礁石停稳。他用小铲子在一块巨大的礁岩下面开了个深槽,将这枚星髓放了进去。

放好星髓之后他又回到岸上,仔细以灵觉反复搜索,那星髓也在神识难及之处,如此看来就算是修行高人刻意寻找,如果不知道地方也很难找到。星髓可以这么藏,可那三枚晶石不行,就算放在水底,这水面上也有奇异的能量波动,神识中有一种时空扭曲之感,走到河边就可以感觉到河中有宝!看样子还得另想办法。

第二天小白与清尘带着所有的宝物去了马场见到了白毛,在马场旁草坡上的僻静处将所有的东西一一摆在地上让白毛欣赏。白毛一见之下四蹄腾空跳了起来,小白只听见他喝道:“白少流!你去打劫正一三山了吗?一个普通修行门派加起来也不可能有这么多法宝啊!”

白少流笑着说:“你别急,听我慢慢解释,这些东西可不是来自一门一派,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请你给鉴宝。”

白毛是一位炼器大宗师,见解与眼光自然不凡。可各种法器的妙用是需要御器施法之时细细体会的,它现在也办不到,只能根据眼光和经验推测各种法器的妙用,剩下的还需要小白在运用中摸索。至于那三枚魔晶石,白毛推测分别与法力运转、空间运转、速度转换有关,但是它从来没有见过此类之物,建议小白去问用过这类东西的人,那么小白还是得去找顾影。

不过那枚星髓确实神奇无比,连白毛被诛心锁困住的元神也可以延伸其中不受影响,可把这头驴给高兴坏了。可高兴之后仍然是失望,元神进入星髓对它来说没有意义,星髓之中是无边无际的真空世界,一旦收回神识它还是被困驴身。它绕着这块星髓转了半天,驴蹄印把草坪都快踩秃了,这才郑重的对小白说:“这是至宝,可惜不全,如果七枚星髓齐聚可能更有无穷妙用,我有预感能借助它解了我的诛心锁!……小白,你一定要想办法把那另外的六枚搞回来!”

白少流苦笑:“大哥,你知道现在另外六枚星髓都在什么地方什么人手中吗?别说是我,就算是你当年,都不一定想弄来就能弄来!”

白毛:“教皇、忘情宫、九林禅院、三梦宗、尚云飞那五枚你现在别想,可海南派那一枚星髓还是能想办法弄到手的,能多一枚也是好的,我得再研究研究。”

……

白毛一见到星髓就立刻想起了另外六枚,教皇与它的想法一模一样,这又是怎么回事呢?还要从灵顿侯爵离开玉柱峰之后说起。

灵顿侯爵在玉柱峰上身为教皇特使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昆仑盟主梅野石,没有预想中的风光与荣耀反而落了个夹着尾巴灰溜溜告辞的下场。这对一向爱惜形象并且自命高贵的灵顿侯爵来说,简直是平生奇耻大辱,幸亏在场没有别人,否则传出去在教廷中恐怕颜面扫地。凭心而论梅野石等人并没有怎么为难他,就是没有给他预想中的礼遇与隆重表现自己的机会,按绯焱的话来说简直是太便宜他了。

可是灵顿侯爵不这么想,他认为这是羞辱,莫大的羞辱!满腔怒火却无处发泄,他开始恨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风君子!他不检讨自己是如何故意诬陷风君子而给风君子以及阿芙忒娜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却恨风君子这个人的存在给自己带来了有生以来最大的羞辱。假如恨意能够杀人的话,风君子恐怕早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来回报到多少次了。

但灵顿侯爵现在又不敢再去下手伤害风君子,上次想杀风君子却差点把自己的命给弄丢了,他已经被吓破了胆。而且在玉柱峰上见到昆仑修行界几位绝顶高手,力量之强大都非他所能敌,当时每个人说的话都有警告之意,虽然没有挑明但言下之意也在告诉他不要找风君子的麻烦,否则不会放过他的。灵顿侯爵深恨风君子,却不敢亲自下手,只有再想办法打别的主意。

但是回到乌由之后,灵顿侯爵很快被另一件事情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就是梅野石回赠给教皇的那一枚星髓。身为教廷三十六名神殿骑士之一,精通魔法武技,就算在昆仑修行界他的修为也不在普通的一派掌门之下,得到这枚星髓研究当然知道它的珍贵之处。

在乌由大教堂的密室中,有时也在远离海岸线他的私人游艇上,灵顿侯爵几乎是不分昼夜的在琢磨这枚星髓。他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占有欲,十分想把这枚星髓据为己有,可是他又不敢私吞教皇的东西,除非他有把握杀了所有知情人灭口,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他回报教廷已经见到了昆仑盟主梅野石,受到了隆重的接待,而自己也义正词严的宣扬了教廷的精神,传布了上帝的光辉。同时他又回报在这个过程当中了解到昆仑修行界的很多内情,正在继续深入的调查研究,将会形成一份正式的战略报告提交给教廷。同时顺嘴提了一句昆仑盟主有一件珍贵的礼物回赠教皇,他会亲自送回教廷,但时间需要等一等,等到他正式完成报告之后。

然后灵顿侯爵就开始慢慢写报告了,借口写报告将星髓留在身边。他这么做又是为什么呢?因为星髓在一天就有一天的用处,对他的魔法修行有极大的好处。通过这枚星髓,似乎能与浩瀚神秘的宇宙力量相沟通,他感觉自己的魔法力突飞猛进,以前控制不了的大型高级魔法现在也能掌握,已经学会的魔法威力更强!

他甚至有一种错觉,只要这枚星髓在自己手中,用不了几年时间,他就会成为东西方大陆最强大的存在,到时候不要说风君子,梅野石等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有一件事情想错了,这枚星髓本来就是得自梅野石,说明它在梅野石手中已经很长时间,灵顿侯爵怎么可能借助星髓在几年之内就能比梅野石更强大呢?

可是人在狂热当中难免会自我膨胀,就算偶尔想到这个问题灵顿侯爵也认为是因为昆仑修行人的方法不对没有发挥星髓的最大作用,而他的魔法修习才是最正确的。岂不知不论何种法门,境界越高越难向上突破,对于梅野石那种修为来说,星髓的帮助不会这么明显,灵顿侯爵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灵顿侯爵虽然尽一切可能拖延时间,几乎没日没夜的利用星髓进行魔法修习,但他毕竟不得不把它交给教廷。星髓在他手里留了两个月,这两个月灵顿侯爵觉得自己的力量强大了许多,哪怕是在冈比底斯山神学院中那些大魔导师长老们面前也可以对抗了。这一年的五月,灵顿侯爵将自己的报告与星髓都送到了教廷,两件东西都引起了教廷的极大重视。

星髓被送到冈比底斯山神学院魔法研究会,有几位顶尖的大魔导士长老专门主持研究,研究的过程是绝密的,这期间冈比底斯被种种魔法禁锢的密室中发生了不止一次意外事故,至少有五名高级魔法师意外身亡,这些教廷都秘而不宣。一个月后魔法研究会对这枚星髓的研究结论正式交到了教皇手中。

灵顿侯爵的报告被交到了教廷的神官议会,有专门的策略研究人员组织讨论,负责者就是新上任的红衣大主教约格。一个月后有一份《对志虚大陆福音战略》也交到了教皇手上。

这一天,在冈比底斯山圣彼得神殿中,教皇主持召开了一次特殊的绝密会议。参加会议的一共有三十二人,除教皇之外,十二名红衣大主教也到齐了,还有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十一名神官长老,本来这一级别的长老一共有十二人,最近有一名长老死于研究星髓时意外的魔法事故,与会的还有一名长老身上带着伤。另外列席的八人是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的武技与体术导师。会议讨论的内容是对东方大陆的发展战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