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羽化云烟依然念

灵顿侯爵为什么一直不说话也不告辞?作为可能存在冲突的另一阵营的使者,都同时负有搜集情报的重任,他一直在注意听众人的对话,一边听一边琢磨。刚才绯焱和梅野石谈起了二十年前的往事,灵顿侯爵虽然不知内情,但也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昆仑修行人并非是统一的组织,各门派之间也发生争斗,冲突规模还很大。他这么想也有道理,不过那都是梅野石一统两昆仑之前的往事了。

但灵顿侯爵也有一件事看得清楚,那就是梅野石作为昆仑盟主,与教皇在教廷中的地位是不一样的,在教廷那种等级制度下,不可能允许其他人以绯焱那种口气对教皇说话。看来梅野石并不谋求高人一等掌握一切的控制地位,这对教廷是件好事,而不好的地方在于——昆仑修行人也不允许教廷在所有拥有力量的人群中成为一个特殊的强势团体,在他们眼中教皇的地位还不如梅野石。

梅野石等人将三枚魔晶石转赠白少流也让灵顿侯爵大吃一惊,今天自己这个使者是彻底颜面扫地了,当着他的面教皇的礼物就被转手了。他也带着羡慕的目光看着小白,看他会不会收下,怎么收下?只见小白想了想,很痛快的就接了过来,鞠躬说了一声:“多谢诸位前辈,有机会到乌由做客一定好好招待诸位!”

听见梅野石问他,苦着脸答道:“既然是教廷送出的礼物,梅盟主可自行处置,我还在等梅盟主的回话,好回教廷复命。”

梅野石:“教皇先生的信和礼物我已经收到,谢谢!将我的回礼送去,再将我等的态度转述,回信就不必了。……真不好意思,您远道而来连一杯待客的茶都没有准备,时间不早了,侯爵阁下还要回去复命,我就不留你了。”话音一落灵顿侯爵就觉得脚下一空,白云还是白云,但已经失去了实质般可以站立的托举力量,他反应很快身影一晃随即施展空气魔法站定,心里稍微感觉有些狼狈。

不能说梅野石对教皇怠慢,回赠珍贵无比的星髓就能说明问题,可是面前几人从骨子里对他这位堂堂的王室贵族、神圣教廷的神殿骑士很是蔑视,虽然表面上还算客气。就算灵顿侯爵再能沉住气,此时脸上也挂不住了,他阴着脸浅居一躬:“再见,我一定会将梅盟主的态度转告教廷,愿上帝保佑诸位!”说话头也不回急速飘飞而去。

“好大的贼胆!竟敢污蔑公子,梅盟主,你对他也太客气了,照我的意思就算不取他狗命也要留下点教训!”绯焱望着灵顿远去的身影恨恨的说道。

泽仁在一旁劝道:“两军交战尚不斩来使,更何况他是来代表教廷求和送礼,至少此时此地还是让他去吧。”

陶然客也拈着长须说:“杀拉希斯,也不算污蔑,顶多算胡说,白少流杀拉希斯我等不也认同是义举吗?……只不过风宫主没必要冒领他人之行。”

羽灵淡淡的说道:“他惹谁不好,偏要去惹风君,连我昆仑修行人都不在乌由立道场,教廷却在乌由起事端。”

梅野石道:“此等猥琐小人我们就不必谈论了,教皇的信你们也都看看。……如此说来,正面冲突暂时不会再起,剩下的变数就在世俗间了。其实他们想对付昆仑修行人,目的在于控制这志虚人世间的利益,这是天下人的事情,世间事依世间法,世间人当自重自取。”

羽灵看一眼站在一边的丹游成,对梅野石施礼道:“阿游这孩子万里而来也辛苦了,我看还是我送白小义士回乌由吧。”

云台之上只有丹游成一直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在一众高人长辈面前也轮不到他说话,此时终于开口道:“一点都不辛苦!我觉得大长见识,其他修行弟子都会羡慕我有这个机会。”

梅野石:“既然羽灵掌门要送小白,就请辛苦一趟了,阿游,我看你确实有些累。此间事毕,小白,你也该回去了,十分感谢!”

白少流赶紧道:“梅盟主不必谢我,我还想谢谢诸位呢!”

羽灵轻轻一笑:“你不必客气,我们这些人自然不好意思让你这孩子白跑一趟,你随我来吧,我送你回去。”

白少流向几位一一行礼告辞,羽灵一挥手,一片如梦如烟的无形之物罩住了小白,看不见却可以在神识中感觉到,然后飘飘然随着羽灵的身形离开了云台。周围高空没有参照物,小白没觉得自己的速度有多快,然而一回头却发现刚在站立的云台以及云台下巨大的玉珠峰已经在很远的地方。

“这是什么法术?腾云驾雾吗?”羽灵一直不说话,小白忍不住开口了。

羽灵淡淡答道:“这就是御器行空之法,我所用法器无形,名为软烟罗。”

白少流:“修行高人真是神奇!”

羽灵反问:“你自己难道不神奇?”

白少流:“我虽然会两下子,可比起修行高人来说差太远了。”

羽灵的语气微微有些笑意:“乘飞天巨蛇而来,落于万丈云台之上,见到我等不可思议之人,你竟能面不改色。收下三枚晶石矿髓,面对多少修行人梦寐难寻之法宝,你毫无喜不自禁的失态之举。比之天下各派的修行弟子,你绝对是上上之资,以我看来,你的修为在昆仑修行人当中也算很不错了。”

白少流:“我的修为很不错?可是我认识的修行人都比我强多了!”

羽灵:“你都见过谁?”

白少流:“梅先生、三少大师、于苍梧大侠、阿游师兄,还有今天你们诸位。”

羽灵这回笑出了声:“三少和尚是芜城九林禅院三位神僧的唯一传人,福缘非一般修行弟子可比;而阿游虽然只是修行两百年的蛇妖,但梅盟主曾经斩杀祸乱人间的千年妖物,取得千年妖丹玄牝珠赐给了阿游合体炼化;至于苍梧以及我们五人,都是昆仑修行界的顶尖人物。不是你的修为低,而是你所见眼界太高。”

白少流问了个很实际的问题:“可是你们都会飞啊,我就不会。”

羽灵:“合两昆仑修行众,修为可御器飞天者二百余人而已,修行哪有那么容易?我妙羽门如今也算西昆仑第一大派,除我之外可御器飞天者只有三人,很多小门派连掌门也无此修为。”

白少流:“我以前只听说过昆仑修行人,怎么又出来东西昆仑的说法?”

羽灵:“问的好!东昆仑指的就是这人世间,西昆仑指的是一处天然的道场洞天,有万里之广超然世外古称瑶池仙境。梅盟主的功绩就是一统两昆仑,立新规相安红尘内外。其实西昆仑有很多修行人就是潜心修炼根本不理会世间事的,但是行走世间就得守世间的规矩。”

白少流:“还有这样的地方?那我也很想见识见识。”

羽灵:“其实也没什么好见识的,无非是出世修行之地而已,虽少了几分尘世污浊,却也远没有这人间妙趣,清浊之间众人自取,修行者真心即道场。……风君在乌由,乌由不就是他的仙境吗?”

白少流:“你认识风先生?”

羽灵:“认识,有机会你问问他还记不记得一个叫羽然的人?算了,还是不要问了!……风君有意身入天下大劫,你会不会帮他?”

白少流:“那当然了,风先生是好人,对我也好。”

羽灵:“那就好,如果你因此惹下什么麻烦,可以到茫砀山来,在那里没人能找你麻烦。”

白少流:“茫砀山在什么地方?”

羽灵:“就在我们脚下,你在这里什么人都看不见,但去了就知道另有洞天。……这道化羽烟你收好了,算我的见面礼,不必谢,这也是你万一需要到茫砀山避祸时的信物。”

羽灵带着小白飞天感觉十分奇妙,如果闭着眼睛几乎感觉不到在天上飞,而且动静之间圆转自如。她让小白往下看,小白才发现已经在天上停住了,下方是一片广漠高原上连绵不尽的峰峦,有两条河流从山中流出向东蜿蜒而去。

他一眼就发现有个地方不对,似乎“空”了一片。群山之中有一片平地,平坦的就像一片人工修整的广场,高度大约是周围群山的山腰那么高,就像有一只神奇的手一下子将此地的山峰与谷底一起抹平。从高空看都这么显眼,那么地上的范围一定相当大了,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城镇的面积,看来这就是茫砀山洞天所在了。

羽灵送给小白的“化羽烟”是一件无形法器,以妙羽门独特的法术炼制,象是一道无形无色的烟雾却能凝聚不散,以御器之法催动可以化成一片飞云聚散变化种种形状,甚至还可以凝聚法力伤人。羽灵告诉小白这道化羽烟是无形之器的雏形,还可以继续炼化,而且其威力与用处主要看使用者的修为如何,目前在小白手中可能威力不大,但将来会有大用。

羽灵还特意对小白解释了几句什么是无形之器,这类法器十分罕见,一种是利用特殊材质的精魄凝炼而成,无质因而无形;另一种是凝聚体内精气炼化而成,收发由心只要炼成就可以自如控制发挥最大的妙用,但一旦有损等于损及本体。化羽烟当然是第一种,而第二种小白竟然也见过,那就是洪和全所炼的摄魂莲花。当然具体的炼器、御器之术羽灵没有多讲,因为白少流不是她的门下弟子,就算这样对小白来说也是难得的机缘了。

化羽烟不用时可以聚成很小的一片无色轻烟,贴身收在左袖中一点也看不出来,不仅攻击时让人防不胜防,而且是一件绝佳的护身法宝。小白一看见这东西就想起了洛兮,这小丫头正在和顾影与阿芙忒娜学法术,假如有一天也能有御无形之器的功夫,那么给她防身是再合适不过了!小白也不客气说了声谢谢就收下了。

羽灵送给小白化羽烟又告诉他茫砀山所在,小白也听明白什么意思了。她是想告诉他,如果风君子遇到什么事情尽管出手,就算惹了多大的麻烦也不用怕,实在不行还可以到茫砀山来,哪怕把风君子一起带来都行,只是没有明说。

小白刚刚收起化羽烟,就听远处天空有人朗声笑道:“羽灵掌门,看来老朽猜的不错,你果然带着白小义士经过茫砀山。”抬眼看去只见一身墨绿长衫的陶然客已经飞到近前。

羽灵答道:“陶道友不回西昆仑,怎么到茫砀山了?”

陶然客哈哈一笑:“我怕羽灵掌门辛苦,特意来接替你送白小义士回乌由。”

中午小白到玉柱峰是阿游一个送来了,现在羽灵送他回去实在也谈不上什么辛苦,然而羽灵闻言却施礼道:“如此,就多谢陶道友费心了!小白,羽灵就此告辞,有缘再见!”说完话便收起软烟罗飘然落下向茫砀山中飞去了。

陶然客一挥手,一片碧绿光芒带着草木清新之气围绕小白,同时脚下生风往东北驰去。小白也看出来了,这位陶然客肯定找他也有话要说,干脆不说话等着他开口。

“白小义士,你怀中那三枚晶石矿髄能不能让老朽欣赏一番?”陶然客果然先开口了。

“前辈叫我小白就行,东西在这里,您随便看。”小白从怀中取出三枚晶石递到陶然客手中。

陶然客手托晶石研究片刻,将它们往空中一抛,只见红、蓝、黄三色晶石在他身前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的形状缓缓凌空旋转。突然间,陶然客与白少流周围出现了飞舞的三色光环,然后小白就觉得身体一轻失去了重量,飘飘然平移着在空中急速飞行。这情景倒不像是陶然客带着他飞天,而是一片空间自然在移动。

这情景小白今天下午看见过,就是灵顿侯爵在天上突然加速飞行超越丹游成时的景象,当时丹游成说灵顿身上有法宝,看来就是这三枚晶石。只听陶然客赞道:“果然不是凡品,合器为阵,竟然有化转法力移转时空之妙,修行大成之人持之也可以飞天了。”

“什么叫修行大成?”小白赶紧问了一句,他现在已经明白这些人不是无缘无故来送他的,虽然没有教他什么,但当着他的面演示了很多高深法术。

小白从白毛修行,当年七叶作为一代宗师自然不在他人之下,别人能指点的白毛几乎都可以指点,但只有一点困难。白毛是一头施展不了任何法术的驴,只能讲解不能演示,而有些东西不亲身实际感受是无法明白的,甚至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今天的所见所闻,正是他所缺,就算境界未到不能领悟其中之妙,但将来一定有用。

陶然客答道:“所谓大成,并非修行极致,而是在破妄天劫之后身心真如不二。你也快了,以你的资质与现在根基,只要精进如常不出问题,一年半载就差不多了。”

白少流又问:“陶前辈,你也会用这三枚晶石?来的路上我看灵顿侯爵这么用过。”他其实想问的是这三枚晶石怎么使用,到时候他也用它们飞到天上爽一爽,只是没好意思直接开口。

陶然客手拈长髯道:“这东西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其中奥妙不是很清楚,只是以法力护持让它们自然发动而已,谈不上会用。你如果真想知道其中妙用如何,不如借给老朽带回闻醉山研究个三年五载,一定能弄个清楚明白。不知你舍不舍得?能否信任老朽?”

白少流愣了一瞬间随即点头道:“陶前辈想研究就拿去,送给你都行。”

陶然客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小白:“送给我?是真心话,你舍得吗?”

白少流:“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这东西本来就不是我的,而是教皇送给梅先生的礼物,你们非得给我,我还觉得有些烫手呢,但当时的场合不收下又不好。”

陶然客哈哈一笑,收起三枚晶石还给小白道:“老朽就是和你开个玩笑,闻醉山仙府中珍奇无数,我怎么会贪图你这孩子的东西,收好了吧。……嗯,你左边袖子里是不是有宝贝,在玉柱峰上好像还没有?”

“是方才羽灵掌门送我的无形之器化羽烟。”小白实话实说的答道。

陶然客:“哦?她既然有礼相赠,我也不能让你空手回乌由。不过呢,我的东西却不是送而是暂借给你用,倒不是我小器,而是此物比较特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