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客来群玉峰头见

空中再往西行,往下看逐渐离开了人烟繁华的平原地带,进入崇山峻岭之中,此处山水与志虚东北不同,险峻瑰丽姿态万千。群山之上继续飞行,地势渐高空气渐冷进入高原,远望一片广漠荒凉,从天上看去高原上有一片深浅颜色的分界线,小白问丹游成:“你看见地上没,怎么颜色不一样?”

丹游成:“再往前走,就是高原的冻土层了,你竟然在天上能看得清!”

说话间又飞过一个大湖的上空,这湖水碧蓝,湖面一眼看不到尽头,下方天空中有一群群的水鸟飞过,简直让人错以为又见到了大海。小白又问:“这又是什么地方?好像一片海。”

丹游成:“这是志虚内陆高原上最大的湖泊青珠措,过了青珠措就离玉柱峰不远了。”

继续前飞,前方地平线上出现一道连绵的白色,等再接近些才看清那是积雪终年不化的高山顶峰。丹游成带着小白是从极高处的云层之上越过,下方雪山皑皑,群山之间点缀着冰川与湖泊,海拔较低的山谷中还生长着茂密的原始森林。再往前去,远远看见了一座巨大的雪峰矗立,周围群峰环绕如万壑来朝,那就是玉柱峰了。

这玉柱峰之高直入云霄,峰顶竟然还在阿游飞行的高度之上,被高空的云层包围环绕。这一路之上览尽万里风光,白少流可是大饱了眼福,跟随他们飞行的灵顿侯爵也一直没说话惊叹于昆仑大陆的广漠多姿,心中暗道教廷如此重视这片大陆实在是很有眼光。

飞近玉柱峰,小白感觉脚下这条巨蛇微微喘了几口气,振翅发力又向云霄之上冲去,丹游成似乎很吃力,这里太高了!灵顿侯爵此时已经收起三色光环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飞行,此时也深吸一口气微微皱了皱眉头。

就在此时天空传来了一个浑厚爽朗的声音:“有客远来,我等不甚荣幸!请!”接着峰顶之上极高处的云层一开,有白云舒卷宛如天梯直到三人近前。这道从天而降的白云梯似乎有灵性,沿着它向上飞行就有一股自然的冲升之力,无形中带着三人升向高空。

白少流妙语传音给丹游成道:“梅先生好大的神通!”

丹游成:“天上不止我师父一个人,这是众高手合力才有如此手笔。”

说话间已经越过玉柱峰顶,来到天空最高处的云层之上,此处宛如另一个洁白无限的世界,巨大的云层像一片广漠的雪原,朵朵云山点缀周围,迎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云台,远远可以看见云台之上凌空站着五个光辉灿烂的人影。万里飞行用了快两个时辰,终于见到了要见的人,灵顿侯爵也不再等小白与丹游成,空中加速急射而去远远落在云台之上。

丹游成一摇巨尾也追了上去,云台正中站的就是梅野石,左右还站了一男一女,看见丹游成飞天而来梅先生开口道:“阿游,收了原身吧,我等法力可助你站在云端。”

阿游空中一翻身又变成身穿铠甲的少年模样落在白云之上,小白也纵身形跳落云端,感觉就像踩在柔软的棉花堆里,不禁暗叹道:“好神奇的法力!……好大一块棉花糖啊!”

灵顿侯爵此时的内心比白少流还要震惊,却尽量不动声色,很有风度的迈步向前衣袂飘然,彬彬有礼却又神色傲然的说道:“我是教皇特使普尼斯·灵顿骑士,应上帝的指引带着教廷的神圣使命而来,特携教皇陛下诏书一份,请问您就是昆仑修行人的领袖梅野石先生吗?”

梅野石上前一步笑道:“侯爵阁下,久仰大名了,我就是梅野石,领袖二字不敢当,我不过是昆仑修行界遇事主裁之人,难为你万里传书,梅某多谢了。……白少流小义士你自然认识,劣徒游成你也见过了,这四位都是昆仑修行人中的翘楚,我来为你引见!”

梅野石左手边站的是一名青衣道士和一名红衣女子,分别是来自东昆仑第一大派的正一门泽仁掌门还有修行大派孤云门的绯焱护法,右手边也是一男一女,分别是来自西昆仑闻醉山仙府的陶然客与妙羽门的羽灵掌门人。那灵顿侯爵盛装而来,本也是一表人材气宇不凡,站在哪里都是拔尖的人物,可是在五人面前却是气焰渐失,不自觉中也不把头扬的那么高了。小白在一旁看的是暗暗赞叹又觉得很好玩,这梅先生是不是搞过一场昆仑修行人的选美,挑出来的都是绝顶风华的人物?

正一门掌门人泽仁脚蹬白色麻耳芒鞋,身穿藏青色的道袍,这道袍不知是何质地,浑身上下青色光华流转,青光之外还有氤氲紫气环绕,道袍胸前正中有一个白色的碗口大小的圆形补丁。他手持一根金色的拂尘,根根金丝无风自荡,头上梳起高簪,最特别的是他的发簪,竟是一柄只有四寸长的小小宝剑——那就是名震天下的雷神剑。泽仁相貌端庄,神情平和却透着自然而然的威严,让人一见之下不由得肃然起敬。

灵顿侯爵上前行礼时,泽仁也是恭恭敬敬的稽首还礼,口中道:“贫道正一门掌门泽仁有礼了!”

孤云门的护法绯焱形像却完全不同,她是一位可以说让任何男人一见之下都忍不住会心跳加速的绝色女子,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身穿绯红色的长裙,乌黑的长发很随意的披散在肩上自有一股天成丽质的韵味,脑后的浓发中却梳了一根极细的长辫,末端用一根湖蓝色的发带系起,小白隐约感觉她的周身上下也环绕着一层湖蓝色的波光。

绯焱的神情带着娇笑,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却感觉有点发冷,灵顿侯爵上前鞠躬,绯焱也咯咯笑了两声学着他的样子鞠躬:“你就是灵顿侯爵?我早就听说了,你在西方很有名是不是?来到志虚大陆可要老实一点哦!”连站在远处的白少流听的都觉得心神一荡,灵顿侯爵却不由自主退了半步,也没敢按西方的礼节行吻手礼。

闻醉山仙府,西昆仑众散修领袖陶然客是典型的文士打扮,穿着一件墨绿色的长袍,被后背着一柄三尺连鞘宝剑,三缕常然漂浮及胸,相貌古朴有出尘之意。他看上去是五人之中年纪最大的,大约有四十多岁的样子,站在那里神情安然却不觉中给人一种清风拂面之感。

见到灵顿侯爵他抱拳点首道:“老朽陶然客,久居仙山不问红尘中事,听闻雅客远来欣然相见,你等入我昆仑,希望今后相处相安。”

西昆仑妙羽门掌门羽灵也是一名女子,身材修长苗条婷婷玉立,身着鹅黄色宫装,云鬓高挑却看不清面目,因为她戴着黑色的面纱。小白第一眼看见她不由自主想起了清尘,因为清尘原先也总是戴着差不多的黑色面纱。她就站在那里小白却觉得中间有无形的阻隔,一片极淡的如雾如烟祥云在她脚下升起环绕周身飘动,显得她整个身姿也是飘渺神秘。

向灵顿侯爵回礼时羽灵淡淡的说道:“阁下为教皇使者,我妙羽门并无结交之心,昆仑众修却有好客之雅量,远来是客,自当善待之,阁下亦当守宾主之规。”

当然主持接待之人是昆仑盟主梅野石,这位梅先生小白是见过很多次了,可今天却与往日不同。只见梅先生今天头戴紫金冠,脚踩登云靴,身披仙绶衣,周身上下散射出七彩毫光,在这云蒸霞蔚之间端的是飘然若仙。灵顿侯爵今天本也是盛装而来,自以为挺带劲的,可是在这五人面前一站,无论哪一位的风采气度他都比不了,一一打完招呼之后脸上已经找不到一丝傲然之色。

除了梅先生之外这四位小白也是第一次见面,心里琢磨——我也得打个招呼啊?他也没走过去,站在原地向这四人依次抱拳道:“我来自乌由,名叫白少流,诸位前辈叫我小白就行了,初次见面给诸位前辈问好!”

没想到小白的面子还挺大,四人一起抱拳齐声道:“久仰,白小义士好!……你既然在乌由,请问风仙人可好?”

小白吓了一跳,自己再有名也不可能让这四位了不得的世外高人久仰吧?紧接着又微微吃了一惊,因为这四人又齐声问起了风君子,看样子这位风先生的面子可真不小呀,万里之外的天上碰见高人还向他询问。小白笑着答道:“好好好,风先生好的很,天天笑呵呵的!”

这时正一门掌门泽仁又说了一句:“白小义士不必叫我长辈。”

白少流有点摸不着头脑:“你们为什么都叫我白小义士?”

梅野石笑着答道:“这是昆仑修行人给你的称号,自己还不知道吧?……侯爵先生,既然不远万里而来要见我一面,有什么话就请讲吧。”

灵顿侯爵有些意外也微微有些失望,他原以为梅野石会招集昆仑各派大批修行人列队相迎等候,那才显出盟主的气派,同时也能显出他这个教皇特使的地位,没想到跑这么远的路只见到五个人。他左右看了看问道:“梅盟主,我听说昆仑修行界门派众多修士无数,怎么今天只有你们五位?”

梅野石似笑非笑的答道:“众人遍布昆仑九州各地,红尘内外各有其事,如无必要我也不便打扰。今日这四位都是昆仑修士中的领袖群伦之人,有他们在此自会将教廷的意思转告天下,这一点侯爵先生倒不必担心。”

灵顿侯爵皱眉道:“这不是正式的会见吗?”

梅野石:“昆仑修行人遇事随缘而自然,我不明白灵顿侯爵先生所指正式二字何意?听说你是为教皇送信而来,难道您让我为一封信招集天下吗?要想约见天下修士,恐怕要等到四十年之后的宗门大会了。”

灵顿侯爵暗叹一声也只好如此了,本来他想当着众多昆仑修行人的面宣读教皇的诏书,可这上不见天下不见地的所在,与他预想的场合大不一样。他从袖中抽出一封信函,上面用火漆封口,火漆上还盖着现任教皇尼古拉三世的私章。他将信高举过额递到梅先生眼前,梅先生双手接过道:“多谢了,不知教廷派侯爵先生前来除了送信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要交代吗?”

灵顿侯爵:“教廷的意思诏书中写的已经很清楚,我想再询问几句,希望梅盟主能够解答。”

梅野石:“你问吧。”

灵顿侯爵:“听说昆仑修行人有三大戒,梅盟主能明确的对我说一遍吗?虽然我以前也知道,但我想了解最权威的正式条文。”

梅野石笑了:“没有什么权威不权威的,三大戒只是一句话,就是不要擅用神通法术扰乱红尘。具体讲起来有三条,用你听得懂的话来说吧,第一是不得以法术伤害普通人,只可以在紧急情况下自卫;第二是不得当众施法惊世骇俗导致变乱,引起世间惶恐;第三是不得以神通贪占他人之财物,只为一己之私称神惑众,至于自力谋生不显露者不在此列。……我想侯爵先生应该能明白,教廷也不会允许魔法师在闹市中飞行吧?”

灵顿侯爵点了点头:“我听明白了,那我也问几句。第一,以魔法消灭黑暗生物,或者与有修行的人起了冲突,这可不可以?”

梅野石:“我不明白什么叫黑暗生物,有灵之物我只问有没有罪,当不当诛,不问出身如何,如果以魔法乱开杀戮绝不允许,这与昆仑三大戒无关,而是做事做人的道理。至于个人私怨冲突,只能就事论事,在此也无法多言。”

灵顿侯爵:“教廷在志虚传教呢?”

梅野石:“你传你的教,只要有人肯信与他人无关,但不得在广众之下施用魔法。你们的内部信徒若学法术那是你内部的事情,但这只是私传私授,学成魔法之后一样要遵守昆仑戒律。”

灵顿侯爵:“这和西方差不多,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不可以称神惑众怎么解释?在我看来上帝是世上唯一的神,这一点梅盟主能认可吗?”

梅野石:“你的信仰不需要我认可,同样我的信仰也不需要你认可。你奉上帝为神没有人会有意见,但是注意了,你不是神明,教皇也不是神明,教廷也不能代表神明的意志。”

灵顿侯爵变色道:“神圣教廷代表的就是上帝的意志,这一点丝毫不容质疑与侵犯!”

梅野石不惊不怒:“侯爵先生,我想我们之间有误会。”

灵顿侯爵:“什么误会?请梅盟主明言。”

梅野石还没说话就听绯焱娇笑着问道:“灵顿侯爵,请问你是哪里的侯爵?”

灵顿侯爵正色道:“我出身是斯匹亚王室,是斯匹亚王国的侯爵。”

绯焱:“那在志虚国您的爵位是没有意义的,叫你一声侯爵阁下是出于礼貌,明白了吗?您如果自己想不通,奴家我也没办法。”

梅野石微微苦笑,向灵顿侯爵解释道:“绯焱道友的意思就是我想说的,其实我该称你一声灵顿道友,就怕你听不懂。我们不排斥有神的信仰,但是却不认同有人借神的名义将意志强加于人,不能将你的信条强加于非信徒之中,也不能针对所谓异教徒有任何威胁行动。”

灵顿侯爵面色深沉:“那教廷算什么?”

梅野石:“在我眼里,它是上帝信仰的守护者与信徒活动的组织者,也是集合信众在信仰中寻求灵魂归宿的修行门派。当然在您眼中意义可能完全不同,这一点不可勉强,你不能勉强我,我也不能勉强你。……这不是什么谈判,也没必要谈判,只是表明我的态度而已。”

灵顿侯爵:“我全听明白了,我会将梅盟主的态度转告教廷,至于教廷是什么态度已经写在这份诏书里,就不需要我多说了。我个人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有人违反了你说的戒律,请问谁来处置?”

梅野石:“修行共守之戒甚为宽和,根本不足约束天下,只是彼此相安之道。若有人违戒,恐怕早已触犯世俗法令,有司自会惩处。但人若有神通,往往留不下司法证据,普通警察也抓不住他们,这就需要同样有神通的人出手,比如小义士白少流诛杀乌由教区的拉希斯主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