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凌霄声闻妙语殊

丹游成身上的铠甲可以随意变化有无,白少流看的瞠目结舌,好半天才问道:“阿游师兄,这,这是什么法术?”

丹游成微微有些得意道:“这其实也不能算是法术,别人是不会的,这身铠甲不仅仅是个样子,也是我的护身法宝,寻常刀枪不入。”

小白佩服的不得了,赞叹道:“这是梅先生所教吗?”

丹游成:“是我韩师娘传授的,师父也是不会的,他又不是蛇妖。”

小白退后一步:“蛇妖?”

丹游成:“是的,我不是人,是五步蛇妖,我师父没告诉你不要惊讶吗?”

白少流:“梅先生是对我说过不要惊讶,但是我没有想到……三梦宗不是昆仑修行人的门派吗?”多余的话小白没好意思问,堂堂的昆仑修行大派,宗主就是昆仑盟主,怎么弟子里会出个妖精?

丹游成:“三梦宗是我师父所创,但创派之时的四位长辈只有掌门师尊是人,柳副宗主出身鬼魅,韩总管出身妖类,石护法是瑞兽所化。弟子当中,我是蛇妖,我还有个师妹果果是花精,怎么样,有意思吧?”

白少流:“老天,真的是有教无类!竟然连人与非人都一视同仁,天下修行门派都是这样吗?”

丹游成摇头:“当然不是,上哪里找这么多妖精鬼物?不要忘了我三梦宗的祖师爷风君子就不是人,他在世为仙。……他传授梅宗主道法之时曾言天地不仁万物无私,天地之间有灵之物的修行靠的都是机缘,所以他不在乎,那么梅宗主也不在乎。”

白少流:“那你们三梦宗里肯定有很多妖精了?”

丹游成:“那倒不是,三界之中除了人之外,其它族类修行哪有那么简单。现在除了柳副宗主还有我和果果师妹、娃娃小师妹,其它都是人。”

白少流:“那你刚才所说……”

丹游成:“韩总管与石护法福缘甚厚,早已修得人身,而我仅得人形而已,原身还是一条五步蛇。”

白少流初闻此言吓了一跳,说了几句话之后渐渐又好奇起来,上前一步伸手去摸丹游成身上的铠甲:“这是什么变的?蛇鳞吗?……听口音你是芜城人啊,我们那里把五步蛇叫土拔龙。”

丹游成:“你也知道土拔龙这个称呼?那我们是同乡,我从小是在芜城句水河边长大的。这铠甲就是我的鳞片所化,你看威不威风?……我是有毒的,难道你不怕?”

白少流:“我怕什么?你又没有恶意,在你胳膊上摸一下就能中毒吗?”

丹游成笑了:“白师弟确实与众不同,别人听说我是蛇妖都躲得远远的,你竟然来研究我的铠甲。……能不能和你商量点事?”

白少流:“什么事?”

丹游成:“我这变化铠甲的护身法术刚刚学成,一直想试试它倒底有多厉害。世间至利之器是我韩师娘的切玉刀,我可不敢拿那个试,听说神宵雕在你手里,你给我来一下好不好,看我能不能抵挡住?”

白少流直摇头手:“不好不好,我的修为有限,神宵雕这种法器还不能自如运用,上次一出手莫名其妙就把一个人劈成两半,连我自己都受了伤。”

丹游成:“我可没让你引雷法来劈我!以真力灌入神宵雕,御器发出雕翎芒,一小片就行,给我来一下试试。”

白少流:“我不会呀!”

丹游成:“真笨,把神宵雕拿来,我给你演示一下。”

小白从右臂解下神宵雕交到阿游手里,阿游屏息凝神片刻,只见神宵雕在阳光下逐渐发亮,银色的刀身竟然隐约显得透明,然后只见阿游奋力一挥,神宵雕脱手而去在空中一旋,一片银芒闪出射出十几米远。燕窝岭边缘一片山石被无声无息的切了下来。这山石连着石头上生长的一棵松树滑落峭壁,过了一阵才听见轰然的落水声。

小白一直用心通之法关注着阿游的一举一动,如何引用法力,如何祭出神宵雕,如何激发银芒控制攻击方向,基本上体会了个八九不离十。神宵雕奋力一挥威力如此巨大,小白张大了嘴半天没说出话来,不仅是他,丹游成好像也傻了眼,张嘴看着自己削的那一片山石所在说不出话来。

“阿游师兄,你太厉害了,刚才那一下我也有点体会,控制的肯定不如你这么好,谁叫我的功力还浅呢。……这样吧,我学着你的样子尽量来一下,试试你的铠甲。”还是白少流首先反应过来开口说话。

丹游成往后连退两步,接连摇头道:“不用了不用了,以后再试吧,今天还有正经事呢。”

小白接过神宵雕也不敢笑,丹游成心里怎么想的他清楚的很,雕翎神芒一出手威力如此之大也把他吓了一跳,铠甲没有把握挡住,也不敢再试了。梅先生确实交代丹游成向白少流演示雕翎神芒之术,不要他教而是让小白自己看,能领悟就领悟。而丹游成也是少年人的心性,刚刚炼成护身鳞甲自以为不凡,不料拿神宵雕一试山石才知道自己的护身之术还需要再练练,至少不敢就这样硬接雕翎神芒。

他怎么想的小白也不点破,接过神宵雕收好,抱拳道:“多谢阿游师兄演示如此精妙的法术,我也看出一点门道来了,以后自己多加习练但愿也能有师兄如此威风!”

丹游成神色有点尴尬,点头道:“现丑了现丑了!想要运如自如可不容易,你自己慢慢琢磨吧。”

正在说话间,燕窝石上突然吹来一阵风,这风如一片流转的整体空间,带着向四面排斥的力量来的十分怪异。小白和阿游都转身并肩向后退了几步,只见有三个人飘飘然然从燕窝岭下飞至落在了对面,是灵顿侯爵到了,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乌由教区新任的鲁兹主教与海恩特神官。

海恩特与鲁兹都穿着黑色的法袍,所区别的是鲁兹主教的法袍大翻领上还有彩色的带状装饰,那是主教的服色。而灵顿侯爵的打扮完全不一样,从下往上看,锃亮的金黄色长靴,鞋跟有半指高后面有银色的镶边,镶边上面还刻有灵顿家族的徽记。长裤有点紧身,尤其是小腿绷的笔直,竟然是玫瑰红色的,裤腿两侧分别有一溜金纽镶边。再看胸前,衬衫白的一尘不染,顺着纽扣左右从上到下有一指宽的花边装饰。纽扣是透明的并不显眼,但如果仔细看会发现其中折射的光芒璀璨,竟然都是整颗的天然钻石雕琢而成。

灵顿侯爵上身穿着一件深褐色的敞襟长摆礼服,裁剪的十分合体,左衣领上有一枚纯银打造的剑与花环的胸饰。他金色的半长发前额留着些许卷曲的碎发,再往后梳理的一丝不乱,在脑后还扎了个小辫。白少流从来没见过此等装束,灵顿侯爵本就生的高大英俊,如此一打扮真显得神采奕奕风度翩翩。

丹游成看见来人微微一怔,随即上前一步抱拳施礼:“在下昆仑盟主特派的接应使者丹游成,请问哪位是教廷特使灵顿侯爵?”其实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灵顿侯爵,只要站在那里他比另外两人要显眼多了,可丹游成还是彬彬有礼的询问。

灵顿侯爵上前一步鞠躬:“我就是神圣教廷的普尼斯·灵顿骑士,奉教皇陛下之命送来诏书一份,请问梅野石先生在哪里?”

丹游成:“梅盟主在云雪中恭候侯爵先生,我是来引路的。”

灵顿侯爵看了看四周又抬头看了看天,指了指身后的两人说道:“这两位是鲁兹主教与海恩特神官,随同我一起前来。……谢谢你引见,白少流先生。”此时他还没有忘记和白少流打招呼。

白少流点头笑道:“侯爵先生还带了两个人一起来,是怕路上不太平吗?”

灵顿侯爵:“白先生太幽默了,身为教皇特使怎会有所畏惧,他们二人身在志虚大陆,也想领略一下昆仑盟主的风采,不料梅盟主并非在此处等候,请问这位使者先生,我们要去往何处?”

丹游成伸手往西一指:“此去万里,云端之中,我们将一路飞去,灵顿侯爵有没有问题?”

灵顿侯爵吃了一惊:“万里之外的天上?就这么飞去吗?”

丹游成:“白先生是你送达诏书的见证,梅盟主特意命我携他一起,听闻灵顿侯爵魔武双修成就非凡,这区区万里路途、雪峰云端相会,自然是不在话下。”

灵顿侯爵一皱眉,回头看看鲁兹与海恩特。鲁兹主教鞠躬道:“尊贵的特使,我们就陪同你到这里吧,祝你完成光辉的使命!”言下之意他们俩就不去了。见到白少流和丹游成才得知梅盟主在万里之外,而且是在天上接见,鲁兹主教一看是这个状况就不陪灵顿侯爵去了。

灵顿总不能说你俩别走,我一个人有点害怕,只有硬着头皮仍然做出昂然的样子:“好吧,我就一人前往,你们在乌由静候就是了。……请问几时出发?”

丹游成:“就是现在!……白师弟,待会我变化出原身,你跳到我的背上就可以了,高空罡风猛烈,请你施法护住全身,我怕功力不够不能护你万里。”

白少流:“谢谢了,我会注意的,请问你怎么变化呀?”

丹游成微微一笑,纵身从燕窝石上跃起跳向大海,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然而紧接着还有更惊人的事情发生!只听他在半空中发出牛吼之声,身形迎风暴涨变成一条数丈长的斑斓巨蛇。这只蛇全身布满了黄褐色相间三角形花纹,头上还长着一指高一尺多长的红冠。最特别的是巨蛇肋下生翅,每只翅膀展开都有一丈多长,就像巨大的蝙蝠肉翼。

巨蛇展翅飞回凌风鼓翅口吐人言:“白师弟,跳上来吧,站在我的翅膀中间。……灵顿侯爵,请随后飞来!”

“龙骑!”灵顿侯爵等三人连退几步,海恩特与鲁兹不约而同抽出了法杖与长剑。白少流在一旁笑道:“龙骑是什么东西?蛇妖没见过吗?……阿游师兄,得罪了!”说完话一抱拳跳到了巨蛇的背上站定。小白其实也吓了一跳,但是表面上不动声色,他已知道阿游是蛇妖,只是没想到原身如此巨大骇人。他以前也没见过蛇妖,但是见怪不见反而嘲笑了那三人一句。

阿游见小白已经跳上来了,一鼓翅垂直向上直冲高空。他这个样子可不适合在众人头顶上低空飞行,普通人看见了不被吓死才怪。灵顿侯爵看了看鲁兹与海恩特,硬着头皮一展双臂,象一只信天翁迎着海风缓缓升起,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也飞向了高空。等他在天空中消失不见时,鲁兹主教悄悄说了一句:“祝你好运,这一路恐怕会很辛苦!”

海恩特在一旁问道:“主教大人,您的魔法修为也完全可以飞行万里,为什么不一起去?”

鲁兹主教:“使者又不是我,再说若不停歇勉强飞行万里,等到了地方必然疲惫不堪,岂不是给教廷丢脸吗?”

与此同时高空中的白少流也在问丹游成:“你怎么招呼都不打就直接上来了?你怎么知道灵顿侯爵会不会跟来?”

丹游成:“他既然是教皇的特使,不来也得来,如果没那个功夫,丢脸的可不是我们。……有两下子呀,已经跟上来了。”这时灵顿侯爵已经飘飘然飞到云端之上,背手站立虚空姿势很是潇洒,周围就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他,与站在平地上没什么两样。施展空气魔法在天上飞行根本不用迈步,可灵顿侯爵仍然做出闲庭信步的样子“走”到近前问道:“请问我们向哪里去?”

巨蛇答道:“随我来,如果跟不上请打声招呼,我会慢下来等你,千万不要勉强!”说完话一甩尾,折转向西偏南方向破空飞去。

小白有过飞天的经验,上一次是于苍悟御风而行把他带到了海岛上,当时他只觉得风声呼啸周围却感觉不到有风扑面,那是于苍悟施法把他护住了。这一次可不一样了,丹游成展翅飞天那是占了妖物原身的便宜,论修为远远不能与海天谷掌门沧浪大侠相比。高空极其寒冷,快速飞行风如利刃割面,飞天巨蛇的鳞甲坚如精钢自然不惧,展翅之时带起的流风也绕过小白形成一圈防护,但仍然不时有凛冽罡风及体。还好白少流近日在英流河冰水中修行也算有所成就,运足法力护住全身倒也没什么大碍。

丹游成带着小白飞行的速度极快,但还没飞出多远就听见身边有人问道:“请问二位,如此几时能到?”再转眼一看,灵顿侯爵就贴着他们身边飞行,身形不动在空中快速向前移位,看样子很是轻松。

丹游成:“那就要看速度了,这个速度日落前能到,但我们总不能让梅盟主等的太久吧?”

灵顿侯爵:“那你为什么不快点?”

丹游成:“本来怕您跟不上,既然这样我就要加快速度了。”说完话小白就觉得脚下的蛇背突然一晃,他赶紧拿桩站稳,只觉得周围的风势压力陡然增大了几倍,丹游成已在加快速度飞行。小白也尽全力施法护住全身,陡然间被狂风压的说不出话来。

小白突然听见阿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回头看一眼,他有没有跟上来?”这句话把他吓一跳,因为不是从巨蛇口中发出来,倒像他和驴子交流时那样从神念中传来。难道世上还有人与白毛类似?他试探着像对白毛说话那样神念中回了一句:“你是怎么和我说的话?”

丹游成:“耳神通中的妙语殊胜,以神念交流,你这不也会吗?……真奇怪,你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境界?”

白少流:“不是我境界高,我天生有他心通,所以能用心念交流,至于什么妙语殊胜、神念交流我是不懂的。”

丹游成:“原来如此,看来你的天赋不凡啊!”

白少流:“你说的耳神通是什么东西?”

丹游成:“耳神通其实也叫声闻妙语,它的境界有五层,分别是谛听、声闻、妙语、智慧、观音。我占了身为妖物的便宜,所以也达到了妙语殊胜的境界,你占了天生特异的便宜,这妙语殊胜是无师自通。”

白少流:“很有意思啊,你给我仔细说说呗?”

丹游成:“谛听和声闻其实简单,你既然已经到了妙语殊胜的境界我一说你就明白了。所谓谛听就是能听闻极远与极细,以神识锁定就可以了,只要神识能及你就能听见,至于能听见多远多细就要看你的修为如何了。所谓声闻成就,讲究神识归元,能过耳不忘。”

白少流:“声闻成就这个词我没听说过,但是过耳不忘没有问题,我学会了回魂仙梦,只要经历过的事情都不会忘记。你说的谛听之术,我以后好好试试。”

丹游成:“我师父说过,修行时的神通触发都在无意之中,种种境界描述只是言文概括,你只要会用就行。真正的大宗师调教弟子,重要的是按机缘提点。当然了,如果想成为一代宗师,诸法之关窍之处还是要明白的。……光顾着说话了,灵顿侯爵有没有跟上来?我们可别把他给甩丢了。”

白少流回头看了一眼:“他在三十里之外,现在飞得越来越近,刚才你突然加速把他甩出很远,但他渐渐又跟上来了,看样子不是很吃力。”

丹游成:“你真是好眼神啊,看得这么清楚?”

白少流:“我的眼神确实比一般人好很多。”

丹游成:“还真不简单啊,你站稳了,我再快点,就不信不能给他点颜色看看!”说完全力一振双翅,速度又快了许多,小白现在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只听丹游成又在耳边问道:“他跟上来没有?”

白少流:“就在后面十里开外,不紧不慢。”

丹游成:“靠,这么厉害!我们再加一把劲。”

白少流劝道:“算了吧,和他赌那口气干什么?你是来接他来见梅先生的,又不是来和他比赛的,万一在天上把他丢了反而不好。”其实小白能感觉到丹游成已经尽全力了,奋力前飞连回头看的余暇都没有,如果勉强再加速会把自己累着也不能坚持太长时间,赶紧开口劝告好让他下台阶。

丹游成附和道:“你说的对,就算了吧,咱们稍微慢点等等他。”说着话也微微放慢了速度。

他们的速度一慢,后面的灵顿侯爵渐渐的追了上来,飞到身边的时候也不说话,小白突然听见低低的吟唱之声,然后就看见灵顿侯爵四周红、蓝、黄三色光环升起,紧接着灵顿侯爵在空中陡然加速,如流星一般向前飞驰而去,将阿游与小白远远甩在后面。

丹游成大叫一声:“靠!原来他身上有法宝!……白师弟,你助我一臂之力,祭出神宵雕发出雕翎神芒在前面开道,劈开风势我可加速前行,就不信追不上他!”

白少流没有拿出神宵雕,而是笑着劝道:“你管他干什么,他又不认识路,飞的再快又有什么用?你只管飞你的,他还得在前面等你。”

丹游成想了想也笑了:“你说的倒也是。”两人又在空中继续飞行,片刻之后果然看见灵顿侯爵放慢速度在那里等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