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志高登云身为畜

热热闹闹的晚宴就在昨天,小白还记得洛兮坐在桌前听众人讲故事时那一副天真与开心的样子。自从婚礼遇刺事件之后,洛兮曾经不开心很久,后来心情才逐渐平复,但没过多久又得知了父亲的病情,这丫头短短时间内遭遇的变故太多了。小白通报之后进入洛园,走进别墅一楼大厅正好碰到洛兮从楼上下来,洛兮一看见小白眼圈就红了,紧走两步到他面前:“小白,我爸爸他……”

白少流:“洛先生的病情我早已知道,真的很遗憾。”

洛兮:“你知道了,顾姐姐也知道了,罗叔叔也知道了,你们大家就只瞒着我一个人。”说着话眼泪欲滴,声音也有些发颤。

白少流:“不是想瞒你,是洛先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他怕你伤心,宁愿这一天晚点到来,我们大家都是关心你的,你也不要太难过。”

洛兮一低头,肩膀抽了抽又想哭,小白上前一步扶住她,洛兮顺势伏在他怀里脸贴着他的胸前含糊不清的问道:“如果你是我,你该怎么办?”

白少流:“我会尽量不露出悲伤的样子,最后这段时间多陪陪老人家,让他感到高兴和到欣慰,能放心的走。”他轻轻的把洛兮搂在怀里劝说道。

洛兮喃喃道:“应该是这样的,谢谢你告诉我。”

白少流:“你长大了,也懂事了,不用别人告诉你也能明白的。”

洛兮:“我宁愿永远长不大。”

白少流:“好好好,那咱就不长大了,永远做个可爱的小公主,你要知道除了洛先生之外很多人都爱你。”

洛兮:“也包括小白哥哥吗?”

白少流:“当然了,我也是爱你的。”

洛园中上上下下可不止几十号人,四面的保安不算,这栋别墅包括一楼的餐厅、厨房、健身室的服务人员就有七、八个,有人从餐厅那边出来看见白少流把洛兮抱在怀里说话都吓了一跳,张大了嘴没敢惊动又缩了回去。也许是小白的胸膛结实温暖让人感觉十分舒服,洛兮在他怀里偎了很长时间,渐渐止住眼泪,原先的泪水也都在小白的衣服上擦干了。

小白抱着洛兮也知道周围人看见了又都回避了,在洛园中恐怕没有谁举止这么大胆了,但是他也不怎么在乎。站在那里突然感觉到有双眼睛一直在望着他,抬头一看,只见顾影不知什么时候也下楼了,走了一半就站在楼梯上静静的看着他们俩。

“顾影,是你啊,下楼了怎么不说话?”小白依然抱着洛兮打了个招呼。

顾影走了下来:“我早看见你们俩了,不想打扰,看来你哄小兮比我哄管用。”

洛兮这时从小白怀里直起身说道:“顾姐姐是在笑话我吗?”

顾影摇头:“没有啊,小白比我会说话……小兮,洛先生今天要做什么?”

洛兮:“爸爸说今天去钓鱼。”

白少流笑了笑:“洛先生这是想多留点时间和你在一起,你也一起去钓鱼吧,笑也是一天哭也是一天,你应该多让洛先生笑一笑,让他多开心。”

洛兮:“本来就说好了一起去的,时间差不多了,爸爸和罗叔叔应该在码头等我了,小白哥哥也一起去吗?”

白少流:“你先去吧,我就不打扰了,我找你顾姐姐有一点事。”

洛兮:“那我先去陪爸爸钓鱼了,你别走,晚上留下来喝鱼汤。”

白少流:“快去吧,我如果来不及喝鱼汤你别忘了给我留两条。”

洛兮走后,顾影看着大门的方向说:“小白,你对人都是这么好吗?”

白少流:“那倒未必,要看什么人。”

顾影:“小兮很可爱,我也打心眼里喜欢她,希望她能没事。……洛先生这几天变了,彻底放手了,不再过问河洛集团的事。”

白少流:“我如果是洛先生也会这么做的,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就算继续亲历亲为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还不如趁早放手看看反应。如果他不再过问了,看看河洛集团的职业经理们会怎么做,艾思母子又会做什么,这样也好心中有数,这一切迟早会发生,与其突然来临还不如现在就眼看着它如何发生。”

顾影:“道理很简单,能想通不容易,想通又能做到更不容易,你说话一向很透彻。……你今天来不是专门看洛兮的,找我有事吗?”

白少流:“还真找你有事,关于昨天晚上在公园里灵顿侯爵干的好事,我想见一见维纳小姐。”

顾影:“维纳老师今天一直在祈祷,洛小姐专门给她安排了一间祈祷室。她对我说过不想再见灵顿侯爵,只想寻问上帝寻求内心的安宁。”

白少流:“看来我要打扰她的安宁了,你知道灵顿侯爵怎么受的伤吗?”

他告诉了顾影自己昨天夜里回到滨海公园后发生的事情,他如何找到了钢珠枪以及如何蒙着面与海恩特神官交手,今天又在罗兵那里确认了灵顿侯爵是如何受的伤。

顾影听完后也是眉头深锁:“你是想知道是不是她阻止了灵顿侯爵出手?”

白少流:“不是,我只是想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顾影:“还是以后我来转告她吧,我想维纳老师不会愿意看见这种阴险的手段,尤其是一名神殿骑士的所作所为。她的脾气我知道,如果听说了灵顿受伤的真相只会更反感他。……但是她如果去质问灵顿侯爵,那样你就暴露了,灵顿侯爵会怀恨在心,你现在还不是灵顿的对手,会很危险。”

白少流看着顾影:“你的想法我知道,你是想告诉维纳小姐那支钢笔是你拣到的,不想把我的名字说出来,我猜的对不对?”

顾影避开了他的目光,低头道:“维纳老师并不糊涂,不会把我的名字说出去的,我已经告诉她是我杀了拉希斯主教,她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白少流:“你也提醒她自己小心吧,我们周围还有这种阴险的手段,这么阴险的人。”

顾影:“其实你太小看维纳老师了,她的力量非常强大,想伤害她并不容易,她真要出手你和我是远远阻挡不了的,她只是不想杀风先生而已。”

……

眼看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却在滨海公园中被萧云衣用手一指,一切又重归平静。接下来的日子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灵顿侯爵似乎变老实了很久都没有动静,而洛水寒也不再理会河洛集团的经营,有时间都和洛兮待在一起。艾思那一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连黄亚苏也不见动静。不过在这无声无息之中,还是发生了很多事情。

根据黑龙帮的眼线观察,黄亚苏这一段时间只在做两件事情,第一是熟悉河洛集团的所有业务,第二是重金四处聘请高手,他新请了三个保镖,身手如何不知道。这三个人很特别,黄亚苏不论去哪里身边肯定带着其中一个,而且这几人不像是跟在老板屁股后面的打工者,黄亚苏对他们的态度很尊敬。

白少流也特意告诉了白毛关于风君子与阿芙忒娜的事情,白毛第一反应是恨恨的说了一句:“风君子,你也有今天!”随后沉默良久,又对小白说道:“你注意点,不能让灵顿侯爵那帮人得了手。”

白少流问:“你怎么也担心起风先生的安危了?”

白毛:“我才不担心他呢,在世仙人就是在世仙人,哪怕封印了神识也一样。”

白少流:“那你要我注意什么?”

白毛:“天下只有他最清楚解诛心锁的方法,如果他的这个人间化身被灭,或者干脆飞升而去,再上哪里去找他?”

白少流:“原来你是担心这个,你不是有把握能解诛心锁吗?”

白毛驴眼一翻:“我有没有把握主要看你,只不过担心万一而已!而且这对你也不是坏事,完全可以借此建立声威,你想想,如果没有这件事,那些的昆仑修行人怎么会给你好处?你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黑龙帮的事情抓紧办,但一时半会成不了气候,实在不行就拿我的信物去海南琼崖找我的师兄七花,暗中调一批高手应急。”

白少流:“你说的是海南派掌门宣一笑吗?他确实挺厉害我亲眼见过,单打独斗和那个红衣大主教克里根不相上下,但如果对付阿芙忒娜恐怕还不是对手,海南派里别的高手还能有什么大作用吗?”

白毛:“你以为修行高手是市场的大白菜遍地都是?宣一笑已经相当了得了,虽然不能和我当年比,而那个阿芙忒娜在西方教廷中我估计也是顶尖的。对付这些人未必需要自己出手,想办法让他们自己内乱是最好,灵顿侯爵与阿芙忒娜之间现在有矛盾不就是例子吗?……海南派的弟子也比黑龙帮强太多了,就怕你控制不好。”

白少流:“听说你当年已经身败名裂了,你认为海南派弟子还能听你的吗?”

白毛:“宣一笑这个人很重旧情,如果见到我的信物会帮你的,而且你以为我是那么简单的人物吗?旧玄冥派历代珍藏的各种法宝,还有我行走天下搜集炼制的所有器物,都藏在琼崖附近的一处秘密府库中,只有我才知道这府库在哪里,怎么打开。……如果你以这些东西为条件,宣一笑也有理由率海南派弟子来帮你,于公于私都完全有可能。”

白少流:“原来你还有藏私啊?”

白毛:“我要登临天下巅峰,怎么可能没有准备,只可惜昭亭山一败什么事情都没来得及交代,也不算我藏私。……但是把这批宝藏交到一个无能之辈的手里,那还不如永远不见天日。”

白少流:“我看你还是另有想法,你不是一直在设法解开诛心锁之吗?这批器物还是想留给自己的吧?”

白毛:“你说的对,我还真有这种想法,这诛心锁迟早有一天我是要解开的。那些东西只送你其中几件用用,你记住了!只能一个人进去不能泄露给他人,把其中一小部分拿出来就足够了。”

白少流:“你为什么不把这些都交给海南派呢?宣一笑是你师兄,海南派也是你一手创立的。”

白毛:“对于我来说,海南派也罢海北派也好,只是立足的基业,只要有实力与头脑再加上时势配合、手段巧妙,完全可以再立江山,如今的海南派已非我能控制,我为什么要把这批东西尽归海南派呢?……我也就是信任你才会告诉你这些,有什么需要就去取用,但不能把整个府库收藏交给海南派,现在的海南派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

白少流:“我明白了,你认为东西是你的,不是海南派的,而且包括海南派在内都是可用之物而已。”

白毛:“对,就是这样,有此见地才能成大事!”

白少流:“你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东西确实是你藏起来的,如果你不说别人也不知道,所以还是你说了算吧。我答应你就是了,如果有必要就找海南派帮忙,用府库里的收藏做报酬。……拿着你的信物去见宣一笑?你的信物在哪里呢?”

白毛:“在终南山中,是我小时候和师兄一起制做的一件东西,我现在就告诉你地方,有机会你去找到它,拿着它去见宣一笑,并且照我吩咐的说,他一定会相信你的。”

白少流:“那你的私人宝藏又在什么地方?”

白毛:“这些事情不着急,目前事态还没有到那一步,到了自己搞不定需要一批高手效力时再来找我。现在还是注意经营黑龙帮吧,那才是你将来的嫡系从属,也是你立足的基业。”

白毛指点小白“经营”黑龙帮,并不是普通的传授道法而已。理论上来讲黑龙帮与白少流并没有什么很深的关系,不过是因为八大金刚被清尘所伤,刘佩风在风君子的指点下主动到白少流这里来求饶,白少流没有为难他们,于是刘佩风认了他这个供奉。

捧白少流为黑龙帮的供奉,一方面是刘佩风等人服他,另一方面也是借他的名头壮黑龙帮的声威,同时也找个借口让洛水寒放过他们。再往后的事情那都是私交了,白少流其实没有帮黑龙帮做过什么。黑龙帮是刘佩风领着八大金刚一手创立的,十来年的经营在黑道争斗中有了今天的规模,这些与白少流并没有关系。

所以白毛指点小白分三步走,第一步是传授黑龙帮骨干分子法术,能够习法有成的必然都是将来帮派中的重要人物。师徒传承关系可就很紧密了,这些人会听白少流的,如果刘佩风也跟随白少流学法术,也必然会受白少流的控制。到时候小白再说话的分量就不一样了,帮派中所有重要人物都会尊重他的意见与指示。

第二步是将修行界的规矩变通一下,给修行入门者立规受戒,只有受戒之后才可继续传法,白少流亲自掌戒或者命令自己亲近的几个人执掌戒律。这一步是最重要的,首先避免了将来修行人找麻烦,也避免过早的暴露实力。更重要的一点还在于,立规受戒之后,黑龙帮就从一个黑道帮派开始向一个修行门派转变,白少流必然成为执掌这一门派的掌门人,但却不以正式的修行门派号称。

原先的黑龙帮组织继续让它存在,那不仅是名义上的组织形式,也是在世间立足的营生,帮主刘佩风就成为打理这一切的代理人,真正的核心成了帮派背后的修行团体。

第三步是在完成前两步的基础上,借助帮众的实力以及河洛集团的财力,扩大黑龙帮的影响范围,把它做大做强。再黑的黑帮也是可以洗白的,甚至可以成为一个各地连锁经营的事业机构,暗中里还是以发展帮众为组织形式。继续挑选考察可信的骨干分子传授道法,这样实力会越来越大。

这三步完成之后,白少流可就不是一般人了,在俗世间的黑白两道都举足轻重,甚至在修行界也有足够强大的势力。再往后怎么办?白毛还没有想到,因为那要等完成前三步之后根据情况再定。白少流独力完成这一切很困难,但是有一头了不得的驴随时可以指点他。

而眼前围绕着风君子发生的冲突也是可以利用的,只是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小白还来不及建立足够的势力,所以白毛想到了暂时借重海南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