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漫天起价敲伤豕

海恩特神官在树林里找了半天,厥着屁股脸几乎都贴在地上搜索了一大圈还是毫无所获,此时突然听见身后有人笑着说道:“兄弟,大晚上找什么呢?是这个吗?”

海恩特吓了一跳,起身急转,只见后面站了一个怪物,仔细一看又不是怪物,有人将外衣脱下来包住头,在上面掏了两个洞,是个打扮怪异的包头蒙面人。只见这人手里拿着一支金闪闪的钢笔,正是他要找的东西!海恩特下意识的道:“怎么会在你这里?”

蒙面人:“你真的是在找这个?”

海恩特此时已经反应过来,掩饰住惊慌神色,点头答道:“是的,刚才我路过时不小心丢在这里,原来是你拣到了。谢谢你,请还给我吧!”他自以为镇定,殊不知这种反应很不正常,很少有普通人在夜晚林间看见蒙面者还能不动声色的说话。

蒙面人又扬了扬另一只手上的塑料袋:“哦?那么这块肉也是你丢的喽?现在猪肉都涨价了,好好的一块后肘子肉就这么扔地上实在太可惜了。更可惜的是没法做菜了,因为它上面有剧毒!”

海恩特神官的脸色一变,想动手又忍住了,是灵顿侯爵让他来的,告诉他一定要到这里拣回一只钢笔还有他割掉的那一团血肉,并且提醒他注意肉中有毒。海恩特问灵顿侯爵到底怎么回事?灵顿只说自己与阿芙忒娜一起去对付风君子,却遭了暗算以至于受伤,他不想留下痕迹与线索,要海恩特去收拾一下战场。

海恩特娶的是阿芙忒娜的远房堂妹,也算是维纳家族的联姻,阿芙忒娜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灵顿侯爵来到乌由找的第一个帮手就是海恩特,海恩特失去了珍贵的十字银剑也是极大的耻辱,所以答应帮灵顿侯爵的忙。现在看见要找的东西落在一个神秘的蒙面人手里,忍不住暗自心惊,用试探的语气道:“你是谁?想要什么?东西给我,其它的可以商量。”

蒙面人:“商量是不是?那你开个价吧,这只笔多少钱?这块肉又多少钱一斤?”

蒙面人的话把海恩特弄的有点糊涂,摸不清对方的来路,疑惑的问道:“你想要多少钱?”

蒙面人:“东西是你的吗?你说了算不算?”

海恩特点头:“就是我的,你想要多少钱尽管说,把东西还给我就行。”

蒙面人:“十万,我要现金。”

海恩特:“什么?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敲诈我?”

蒙面人:“现在涨价了,二十万!你别管我是什么人,能告诉我你是谁,又是什么人让你来的吗?”

海恩特:“你什么意思?不要以为我怕你!”说话时向四周看了看,这里是偏僻的树丛,周围能看见的地方没有其它人。

蒙面人:“继续涨价,四十万,你要再啰嗦我还涨价。”

海恩特:“四十万就四十万,好,我答应你。”说完这句话毫无征兆的他突然就动了,身体从原地弹起如猎豹一般敏捷向蒙面人扑去,空中伸手就去夺他手上的钢笔和袋子。在黑暗中甚至可以看见他的掌沿和指尖都发出一层淡淡的白色薄膜般的光芒,以这种猝不及防的方式发难,海恩特想要的就是一击得手。

然而他一动蒙面人也动了,身形往侧后一滑,海恩特扑来蒙面人正好绕到了他背后飞起一腿就踢向他的屁股。海恩特的速度已经够快的了,可蒙面人的速度更快简直像鬼影一般,而且好像提前知道他想干什么。海恩特志在必得的一扑落空了,收势不住劈断一棵碗口粗的小树,而面前的人闪身绕到了他背后,紧接着风声从后面传来。

糟了!碰到高手了!海恩特也算格斗经验丰富,头都没回发力继续前冲,空中翻了个跟头转身落地,低吼一声一拳打了出去。然而这一拳打了一半就硬生生的收住了,那蒙面人在他身后一滑步已经站到了身侧,两人面朝两个方面并肩站着。钢笔已经收起,那人手中多了一把银光闪闪的细长小刀,锋利的刀尖正贴在他的脖子上。就听见蒙面人冷冷的说道:“这把刀刚刚切过那块肉,刀尖上有剧毒,你可不要乱动。”

这蒙面人当然是白少流,如果海恩特神官拿着十字剑正面动手可能还会和小白过上几招,就算要落败也不至于一出手就被制住。可惜海恩特偏偏要偷袭,这一招对白少流来说是最不管用的,他的心念一动小白就感应到了,甚至他要往哪个方向扑注意力在什么地方小白都能感觉到。比起身法灵活海恩特当然不如小白,一个回合就被人用刀指住了脖子,论以快制快投机取巧在白少流面前海恩特讨不了好。

小白出手就搞定了海恩特也有些得意,仍然憋着嗓子说道:“现在我问你答,我既然能够拿到你想找的东西,就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所以你答错一句话,我的心情就会很不爽,我要是不爽手就会发抖,我的手一抖你的安全就不能保证了。……你听明白了吗?”

海恩特一动都不动答道:“我听明白了,你问吧。”

白少流:“你是来找这只钢笔和这块肉的吗?”

海恩特:“是的。”

白少流:“是灵顿侯爵让你来的吗?”话音刚落白少流突然觉得不妙,一收神宵雕身形往后急退,背后就像长眼一样侧身滑步绕过一棵树,飘出四、五米远。紧接着他面前的那棵树咔嚓一声就被一片白光切断了,海恩特神官发出了最强的斗气,拼着不要命突然挥手向白少流全力一击。

幸亏小白反应快,他心中杀机一起小白就感觉到不好,及时避开了这一击。如果他还站在原地,海恩特这一掌正好切在他的肋下,伤得有多重就难说了。小白在远处站定有些气急败坏:“你不要命了!”

海恩特转过身来喘着气道:“你为什么不杀我?”他刚才冒着生命危险拼死一击,宁愿两败俱伤也不想受制于小白,不料出手仍然落空,如果刚才小白闪身后退时手中的刀顺势挑一下,那他现在已经没命了。他是彻底服了,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这个不怕死的人现在心里也有点害怕了。

白少流带着怒气道:“老子本来就没想杀你,拣破烂又不犯死罪!再说杀了你我还得想办法毁尸灭迹,你说麻不麻烦?不就是问你两句话吗,你用得着拼命?”

海恩特:“做为一名高贵的骑士,荣誉比生命更重要,我不能接受被你胁迫的耻辱!”这人是个不怕死的愣头青,竟然拼了命也不受小白的胁迫。

教廷里竟然有这种不怕死的人,小白也微感意外,这人和拉希斯等人脾气可不太一样,他也没再相逼,站在那里冷冷说道:“我知道你是灵顿侯爵叫来的,这东西跟你没关系,不过按我刚才的规矩又该涨价了,现在八十万,你让灵顿侯爵准备钞票吧。没空和你闲聊,我该走了。”

海恩特:“你是谁,怎么找你?”

白少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留你一条命,就是让你给灵顿侯爵传个话,他的笔和他身上那块臭肉在我手里,让他小心点!他算什么神殿骑士?我看还不如你够种!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会主动联系灵顿侯爵的。”这番话说完,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远处。

……

小白回家时已经快十一点了,庄茹和清尘都在等他,清尘知道他要去洛园参加晚宴心中一直有莫名的不安。小白进屋换鞋,刚一弯腰就听清尘问道:“你背后怎么有两个洞?”

小白笑着把外衣脱了下来蒙在头上,两只袖子在脑后一系说道:“晚上回家的时候碰到一伙小毛贼,我当了一回蒙面大侠。”

他刚说完就听庄茹伸手摸着他的胸口惊叫道:“老天,什么小毛贼,胸前的衬衣也破了个大口子。……你就不能注意点,出门总让人这么担心吗?”

小白一低头,看见自己的衬衣胸口部位也开了个大口子,那是海恩特神官掌尖斗气发出利如刀锋,毫发之间在他胸前擦过,没有伤到人却把衣服割开了一个口子。小白身手反应极快也没觉得有什么惊险,可庄茹看见当然吓坏了。小白笑着安慰庄茹:“不要紧,衣服会有人赔的,还能赔不少钱呢,我今天算是赚了一笔。”

庄茹:“谁在乎衣服坏没坏啊,我说的是你!”

白少流:“我就更没事了,全身上下一点事没有,要不我脱了衣服让你们检查检查?”

清尘一瞪眼说道:“一顿晚饭把你吃成这样,哪天我要上洛家好好问问,他们是怎么待客的?”

白少流:“与洛家没有关系,确实是路上碰到了小毛贼,衣服是我故意弄坏的,否则我让人赔什么?……正好换套新的夜里出门。”

庄茹:“你还要出去,连今天都不休息?”

白少流:“修行讲究持之以恒,这就叫定心与定力,如果吃一顿饭遇到小毛贼夜里就不练功了,还算什么修行?清尘你说是不是?”

清尘:“那你等等,我和你一块去英流河,说恒心定力,我也是有的。”

庄茹去准备东西,一边叹息道:“你们都是有本事的人,我如果也会两下子就好了。”

清尘:“姐姐真是这么想的吗?那好啊,从明天起我教你,反正在家也没什么事。”

庄茹一脸惊喜:“我能成吗?”

清尘:“能学会多少就学会多少,学不成也没有关系,总之没什么坏处。”

庄茹:“好的好的,谢谢清尘妹妹了!”

出门后小白问清尘:“庄姐的根基好像不太适合修行吧?这不是人人都能勉强的事情,有些人学一辈子也不可能有所成就,甚至适得其反。”

清尘:“于大侠告诉过我,无论何种修行都有可能误入歧途,首在于人的心性而不在于其它。至于能否有所成就,那要看根器与福缘了,我只教庄姐调息养气之道,就当锻炼了不会有什么坏处的。”

白少流:“就是你教我的形神相合吗?”

清尘:“是啊,我就想教庄姐这个,她能不能学成没关系。”

白少流:“如果是这样那你就教她吧,至少不会有什么害处,我在黑龙帮传法也是以此为基础。……我看将来你开宗立派自成一家得了,就叫清尘派。”

清尘:“我做了清尘派掌门,你算什么人?”

白少流:“你的意中人啊!”

清尘:“讨厌,说话不过三句就开始不正经,什么叫意中人?”

白少流:“意中人总比梦中人好,至少还看得见摸得着。”

清尘:“梦中人?你又梦见谁了!”

白少流:“不是我是别人,我跟你说件事,关于风先生与阿芙忒娜的。现在有点麻烦,有人恐怕要害风先生,晚上回来的路上我已经给淝水知味楼的陈雁打过电话了,陈雁说她会转告梅先生的。”在路上白少流简单的告诉了清尘晚上在滨海公园发生的事情,以及教廷对阿芙忒娜的处置,他们俩也没想明白灵顿侯爵的腿是怎么受的伤?

……

“大中午把我叫出来说有东西给我看,什么事情这么重要?”这是在一家饭店的小包间里,关上门之后罗兵问白少流的话。

白少流:“知道你很忙,但这事挺重要的只能打扰了。你能看出这只钢笔有什么古怪吗?……小心点,不要让笔尖对着自己。这里还有一块肉,是从灵顿侯爵的腿上割下来的,肉里面有一枚小钢珠,带着麻药和剧毒。”

罗兵拿起钢笔看了一眼,倒吸一口冷气道:“这是钢珠枪,特工用的,我见过!但是这么高档的货色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人可真他妈有钱还喜欢臭讲究!”

白少流不解道:“怎么臭讲究了?”

罗兵:“一般高级特工用的钢珠枪,都是仿制成钢笔的形状。可这你看看一支笔,就是货真价实的万宝梵克钢笔,这种笔是世界上最贵的,普通一支都得上万,像这种特制的型号几十万都有可能,洛先生签字用的钢笔和这差不多也是一个牌子。……用这样一支笔特意改装成特工用的钢珠枪,得花多少钱?”

白少流:“这一支笔可就是一辆车呀,灵顿侯爵是够有钱,也够臭讲究。”

罗兵:“说他臭讲究倒不是说肯花钱,而是不重视特工这一行的规矩,杀手尽可能不用能追查出来历的凶器,如果用了就绝对不该留下线索。可这种笔能够追查出来历,每支笔生产时都有编号,销售给谁也有记录,灵顿侯爵的能量不小能够找人把笔改装成这样,可是他搞暗杀还是个外行!”

白少流:“他本来就不是特工,哪能跟总爷你比专业水平?他也没想到笔会遗落到现场没来得及取走,难怪要派人把笔找回去。……能不能把它拆开?我怕里面还有机关一直没敢乱动。”

罗兵:“在这里可不行,得用专用工具,算了饭也别吃了,你跟我去洛阳大厦。”

白少流和罗兵去了洛阳大厦,在一间器械室中,罗兵眼上挂着一个修钟表的放大镜,小心翼翼的在操作台上将这只钢笔拆成了一堆零件。一边拆还一边赞叹:“做的真精致,还有防止误击发的保险装制,这么小的空间是怎么装上去的?”

白少流:“我就要你打开看看是不是钢珠枪,你怎么拆成这个样子?”

罗兵:“这是单次击发的,我想把钢珠重新装回去,这支枪还能用。理论上来讲钢珠是不可回收的,用一次就得装新的,如果用回收的钢珠毒性会大大减弱,不过只回收一、两次应该没有问题,足够再杀人了。”

白少流:“你拆的这么鸡零狗碎,什么时候能装好?”

罗兵:“干这种活不是我最擅长,老鬼要在这里就好了,三下两下就能搞定。”

白少流:“老鬼是谁?”

罗兵:“我干秘勤之前在特别训练营中的战友,我们一个小组一共六个人,外号分别是老改、鬼精、石头、赶匠、总爷、小小,我说的老鬼就是鬼精,他最擅长各种器械,没加入训练营之前是当地有名的神偷,没有他打不开的锁。”

白少流:“你说的小小就是萧正容?现在你们这些战友都各干各的?”

罗兵:“赶匠死的早,二十年前就在执行任务时牺牲了,其它五个人当中现在只有队长老改还在干秘勤,我们都各做各的离开秘密组织了。……至于我是犯了错误被开除的,如果不是洛先生托关系救了我,我差点没上军事法庭,这些我以前都对你说过。……你把笔和钢珠都放这里吧,过几天再来拿。那块肉也给我,我找个冰箱冻上小心别臭了。”

白少流:“我到现在还搞不清当时发生了什么事,这支笔是不是灵顿侯爵的?理论上是维纳小姐的笔也有可能,所以我留下这支笔想搞清楚,顺便敲打敲打灵顿侯爵,你怎么又要把钢珠给装上?”

罗兵:“我告诉你答案吧,根据你描述的现场情况以及灵顿侯爵受伤的位置,应该是他自己掏出钢珠枪打中了自己的腿,当时他的姿态应该是右手垂臂持枪左腿向前迈步。……至于误击发的可能性很小,很可能是被其它人控制了动作,比如被人握住了手腕,甚至有可能是萧云衣那丫头搞得鬼。”

白少流:“风夫人,她有那么大的能耐?”

罗兵:“有多大能耐说不上,可是从小就一身古灵精怪,嫁给风君子萧家全家人都是谢天谢地,这世界上终于有一个人不在乎她那些古怪,否则真不知道谁能受得了她。……想当年风君子第一次去萧家见到萧天红老先生,也就是萧云衣她爷爷,萧老就像见到宝一样,当场就把珍藏多年的天心剑送给了不会武功的风君子。”

白少流:“还有这段故事啊,风夫人究竟有什么古怪?”

罗兵:“如果她想和你开玩笑恶作剧,可以让你出门撞鬼,还能让你一不小心把饭吃到鼻子里,你说谁能受得了?也就是风先生,她那套把戏在他面前通通不管用。……不提萧丫头了,我问你,这支钢珠枪重新装完之后有什么用?”

白少流突然醒悟,惊讶道:“无论拿它杀了谁,都可以栽赃给灵顿侯爵,你不是说这一支笔有编号也有销售记录吗?”

罗兵:“聪明,我就是这么想的!堂堂一个王室侯爵,带着这样一支笔来到乌由市,肯定是不怀好意,这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其实他想对付谁根本用不着自己动手,如果亲自动手只能说明其目的不可告人。……假如有个大人物被暗杀,凶器是这支笔又遗落在现场,一定能查到他头上。”

白少流:“大人物?”

罗兵:“当然得是大人物,平民百姓死了谁会花那么大代价在国际范围内追查?我倒不是说一定要杀什么大人物,而是说这支笔如果在你手上,就等于随时可以给灵顿侯爵来点颜色看看。”

白少流:“谢谢总爷提醒,我会把这支笔留着的,顺便暗中警告灵顿侯爵。……现在我想去洛园一趟,顾小姐和洛小姐应该都在洛园吧?”

罗兵叹了一口气:“你是应该去洛园看看,有空陪洛小姐说说话,多安慰安慰她,洛先生昨天晚上已经把病情告诉她了,小丫头很伤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