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举世几人识仙山

如果按照东方人的观点评价阿芙忒娜,她为人刚正眼睛里揉不得半点砂子,正因为如此她的荣耀与风君子的存在发生冲突时才会觉得痛苦,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会不择手段。她做事一向听从上帝在内心中的指引,当然不能容忍灵顿侯爵诬陷萧云衣为死灵法师,这简直是一个置人于死地的指控。

灵顿侯爵听见她要拒绝他一切帮助的话吃了一惊,他也不傻,立刻明白她是怎么想的,赶紧解释道:“维纳,你误会我了,你应该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你!”

阿芙忒娜又退后一步:“你已经证明了世上不存在纯粹高尚的爱,你的爱甚至变得可怕,我拒绝你的爱,现在也拒绝你的帮助,我痛恨黑暗,也不喜欢阴谋!”

灵顿侯爵挣扎着站了起来:“维纳,这不是阴谋,这是个误会!”

“什么误会?灵顿先生怎么受伤了?”树林外传来声音,顾影和小白走了进来。他们来晚了,真正的好戏早已收场。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灵顿先生走到树林中自己受伤了。”阿芙忒娜还算给三分面子,没有提刚才的事情,实际上她也真的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灵顿侯爵伸手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道:“走路不小心摔倒了,地上有一块尖石头刺破了腿。”他撒谎的水平未免太不高明,小白虽然学的道法与西方不同,但是回旋风刃他也是会的,一看见灵顿腿上的伤口就能知道个大概,小白能看出来顾影当然也能看出来。

灵顿侯爵被法术所伤,而风君子夫妇不在这里,难道是想下手害人碰了钉子?可看情况又不象,因为阿芙忒娜明显对灵顿侯爵充满鄙夷与怒意,甚至不愿意站得离他太近,这不用他心通也能看出点苗头来。这种情况甚至让人误会——是阿芙忒娜伤了灵顿?是因为他想非礼,这也太丢人了吧?

顾影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说道:“灵顿先生,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阿芙忒娜替他答道:“不需要,没什么严重的伤,他也有私人医生。”

她这么说话顾影也疑惑了,也在怀疑是阿芙忒娜为了阻止灵顿侯爵出手而伤了他。顾影不想把事态扩大,对众人道:“既然这样,我们回去吧,灵顿侯爵的车就停在西门口,小白你扶他一把。”

顾影说话时小白正叉腰看着灵顿侯爵,他发现灵顿侯爵目光游移心念闪烁,似乎在寻找地上的什么东西。小白眼尖,从他的注意力集中的方向看去,发现远处一丛灌木下一件反光的隐约发亮的东西,灵顿侯爵似乎有点不安,不想那东西被人发现又不便当着众人的面过去收起来。

听见顾影的话小白心念一转,走过去一把抓住灵顿侯爵的膀子说:“侯爵先生,您的腿上有伤,我背你出去吧。”说完也不管他乐不乐意,一个游身背摔的手法就将灵顿背在身上,就像抗麻袋一样迈步向滨海公园西门口走去。顾影有点吃惊也有点想笑,招呼阿芙忒娜一声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灵顿侯爵坐车走了,小白与另外两名女士就在公园门口告辞,看着她们向洛园的方向走去,小白一转身又溜回到滨海公园中。

与此同时,洛园二楼一间休息室中,洛兮脸上泪痕未干还在轻轻的抽泣,洛水寒搂着她的肩膀拍着她的后背在说话:“乖女儿,不要伤心,无论什么人迟早都会有这一天……爸爸不能保护你一辈子,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安慰的话不知说了多少遍了,只能等洛兮渐渐接受这个事实。

洛兮:“爸爸不要走,我真的想你永远不要走。”

洛水寒:“爸爸不会走,一直都会陪着你!……维纳小姐说过,在天堂里什么都能看见,世上的亲人也可以感觉到天堂的眼睛,你明白吗?”他的心中也是一片哀伤,但还是尽量在哄着洛兮,表情甚是柔和。

又过了很久,洛兮仍然满脸哀伤,这不是一时半会她能接受的了的,洛水寒微叹一声扶起她的肩膀:“小兮,先不要伤心,爸爸有两件东西要留给你,你一定要听好了。”

洛兮:“爸爸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宁愿……”

洛水寒轻声打断了她的话:“是你的就该是你的,河洛集团你必须继承下去,财富也是责任,这个道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很多事情我已经有托付,但只有这两样东西要托付给你自己。”

洛水寒有什么话要单独交代给洛兮,那两样东西是什么?当然不是河洛集团,那些事情早已安排妥当。第一件东西,就是他们脚下的洛园。

洛园占地接近一平方公里,也就是百万平方米,是一片靠海的高地,二十年前这里只是滨海公园旁的一片市郊荒滩,散落分布着不大的几片民宅。洛水寒用了近十年时间一点点买下连成整片建造成今天的洛园,这是洛兮私人名下的产业与河洛集团无关。随着城市的发展,今天的洛园已经紧邻闹市,就在公园一侧,是个环境极佳的黄金地段,其价值是个天文数字。

就算河洛集团破产,洛兮失去了其他所有的财富,只要还有洛园就足以保障她一生的生活,而且洛园中的保安措施十分严密,住在其中很安全。洛水寒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假如河洛集团不行了,可以将洛园一分为二,以临街三分之一的土地为代价寻找合作者建成临街商铺物业,洛兮拥有其中一部分就可以。这样她可以继续住在海边的洛园中衣食无忧,这个计划洛水寒还特意交代给了罗兵。

关于洛园还有一件事洛水寒只告诉了洛兮,那就是洛园靠近海边这三分之二的土地是一片难得的风水宝地。与洛水寒有过不少生意交往的芜城首富张荣道,也是一位了不起的风水玄学大师,他曾经来滨海看过,告诉洛水寒此处是洞天福地所在,海天灵机交汇之处。所以洛水寒才下决心将周围都买了下来,至于这里是怎样的洞天福地,他也不是很清楚。

洛水寒交给洛兮的第二件东西也是土地,但是却不在志需国,甚至不在大陆上,而是亚特兰大洋中的三个无人岛。这三个海岛属于爪泥国领土,但是距离爪泥国所在主要陆地爪泥岛还有一千五百公里。由于岛不大离陆地又太远,周围被几股复杂的海流包围舟船难近,没有居住条件也没有经济开发价值,因此这三座孤零零在大洋中成品字形分布的海岛是无人荒岛。

去年洛水寒去山魔国看病时,在一次产权拍卖会上随手买下了这几个岛连同它周围所属的海域,仅仅花了不到三百万,连当时在身边的艾思都没有特别注意。山魔国的产权拍卖会上几乎世界各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能拿来卖,只要它有经济价值。那一次的卖方是爪泥国政府,为了搞近海开发而向国际富豪出售一批本国不想开发的岛屿。

爪泥国自古号称千岛之国,这种无人荒岛多的是。当时该国刚刚经历一场政变,在政变中上台的新政府为了巩固地位承诺要改善公民福利,同时新上任的一批官员也想发家致富捞一笔,这些都需要钱,于是就想了这个办法。反正闲置无人的荒岛那么多,能卖出去赚一笔是一笔,出售之后海岛还是爪泥国领土,但也成了私人领地,如果其中有人肯投资开发说不定还能带来更多的旅游和税收收入。

爪泥国一次挂牌出售了上百个岛屿,其中有几十个立即被人买下,大多是近海较大的岛屿。有人买下有水源的岛屿作为热带香蕉园,也有大公司买下近海岛屿建设国际旅游度假区。山魔国著名的实业家,号称世界首富的考文茨先生也买下了一个岛,用以建设私家庄园。剩下的几十个岛屿却无人问津——不是任何岛屿都有投资价值,有些岛买下来也没用,别说没有开发价值,连去一趟的成本都高的惊人,比如洛水寒买下的三个岛。

洛水寒为什么会买下那三个看上去毫无价值的荒岛?他已经惦记了快二十年了,到现在碰巧有了机会当然要买,原因很简单,那片海域附近很可能有大的海底油田。谁告诉他的,不是别人就是顾影的父亲顾朝辞。

顾朝辞是一名很有成就的地质与矿产学家,年轻时在山魔国完成学业回到志虚国效力,在几处大的油田勘探工作中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是这人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情商不高不会钻营,也从不知以学术投权术所好,竭力反对当时志虚政府向“友好国家”出口原油的政策,并且大力支持“志虚贫油”的理论。他认为尽管在志虚境内发现了几处大油田,但从历史与发展的角度,过不了多长时间必然极度缺乏这种战略资源将受制于人。

他的学术观点与当时的主流舆论气氛不符,也与权威专家的论调相冲突,甚至被认为是一种缺乏民族自豪感的“反动”学术理论。在一个动荡的年代,他被“学术政敌”迫害险些连命都没了,是洛水寒救了他,将他与妻子悄悄送出国外。后来顾朝辞定居吉利国,在一所大学任教,从此心灰意冷再也没有继续矿产勘探工作。

顾朝辞年轻时曾经研究过世界各地的大油田分布,与古代气候变迁以及地质构造之间的关系,推测在志虚大陆以东、AV群岛以南、爪泥国以北的某个海域中,可能有大型海底油田分布。那片海域离各处陆地都很远,海况复杂风高浪急,只有三个无人荒岛,勘探条件不成熟。如果真有油田,在当时看来开采、运输的成本都过高开发价值不大,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那里迟早会成为一片黄金宝地。

他的研究结论还没发表自己就出事了,顾朝辞只将这个推测告诉了洛水寒,连顾影都不知道。这只是一种学术推论,至于油田存不存在谁也不清楚,当多年后洛水寒在山魔国的产权拍卖会上看见爪泥国政府卖海岛,一看海图竟然有顾朝辞提过的三座海岛,想也没想就买了下来。

三座海岛是他留给洛兮的遗产,如果那里没有油田就算了,如果真的有油田那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价值甚至超过整个河洛集团。其实在一位高明的商人眼中,有没有油田不重要,只要顾朝辞的地质理论在学术上有道理,到时候放出风声甚至制造一场学术讨论引起重视,那三座海岛就会急剧升值,洛兮留在手中可备不时之需。

洛水寒特别交代洛兮的两件特殊遗产是洛园与三座海岛,世界真小,万分凑巧的是那三座海岛就是风君子与阿芙忒娜梦中相见的地方,也是梅野石杀克里根所在,其中一座岛上还安放着青春之泉。

其实阿芙忒娜早就想买下这三座岛,可是爪泥国近年来局势动荡不安,不是今天军人暴动就是明天总统丑闻,还发生过几次有产者的资产被剥夺收回的运动。阿芙忒娜想买也不知道该怎么买,买下来有没有意义?再说那岛在大洋深处,一般人找都找不到更不可能有人来,所以就暂时放弃了买下的打算。

去年爪泥国新政府出售岛屿,阿芙忒娜刚被派到乌由并不知道此事,等她听说那三座岛屿被洛水寒以洛兮的名义买下已经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

洛水寒向洛兮讲述岛屿的故事时,白少流悄悄来到滨海公园的那处树林中。他首先找到了那件灌木丛中的东西,看标记是一支昂贵的万宝梵克金笔,型号市面上没有。小白拿在手里晃了晃,并用神识感应一番,感觉它的内部结构有些复杂不像是普通钢笔的构造。奇怪的是钢笔与笔帽都落在地上,距离相隔却很远,笔帽就在灵顿侯爵所靠的那颗大树下,而钢笔落在了六、七米外的灌木丛中。

应该有人站在大树下摘掉笔帽,后来又将钢笔扔了出去,这个人很可能是灵顿侯爵,因为他临走时心里一直在注意这支笔的位置,自己却不去拿起来好像生怕别人发现。

小白又搜索了一番周围的地面,发现了一块切割的很整齐杯口大小被血迹染红的布,应该是从灵顿侯爵外裤上割下来的,虽然光线很暗可他还是看见布中间有个非常细小的、横竖纤维都断裂的小洞。接着他又找到了另一块布,应该来自灵顿侯爵的衬裤,形状与另一片布相同,同一个位置也有一个细小的不易察觉的破洞。

看见这两个洞,又仔细看了看那支笔的笔尖,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他没敢乱动那支笔,戴上笔帽小心的收起来,又去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翻出两个完好的塑料袋,将其中一个套在手上又走到树林中。很快他又找到了一块差不多四两重沾满泥土的连皮肉,拿在手里在树皮上轻轻蹭去泥土,果然在人皮中央看见了一个细孔状的伤口。

他取出系在右小臂随身携带的神宵雕,沿着伤口轻轻切了一刀,然后对着路灯方向的亮处看了一下神宵雕的刀尖。银色的刀尖明显发灰,上面还有细密的黑色斑点。这支神宵雕是以七叶炼制的万载沉银为材料,由守正真人亲手打造炼化完成,它有一个最普通也是最简单的妙用就是试探天下各种毒性与药性,白毛也曾经简单的告诉过小白。

小白发现了神宵雕的变化,又仔细的将那块肉切开一个细口,在皮肤下接近一厘米多深的地方发现了一颗细小的钢珠,黑暗中发着蓝幽幽的光,也就是小白的眼力能看得这么清楚。从神宵雕的变化来看,这钢珠上不仅淬有毒药还有麻药,而且药性相当强烈!幸亏这块肉割的够及时体积够大,否则灵顿侯爵真有大麻烦了。

小白想了想将布片和毒肉都放在塑料袋中,又套上一层系好,悄悄的离开了这个地方。他却没有立刻回家,而是来到了公园东侧的那座平时练拳的小山上,找了一个视线好的地方远远的看着那片树林与林间的小道。在这个位置没有人能看清那边的情况,更何况是晚上,除了眼力超人的小白。

果然不出他所料,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公园的正门口走进一个人,装作散步的样子不紧不慢的走进那条林间小道。小白立刻就有警觉,谁会这么晚一个人跑到公园散步?肯定有问题!这人走到一盏路灯下向四面观察的时候小白看清了他的侧脸,竟然是乌由教区的海恩特神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