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顾盼情堪两为难

灵顿侯爵晚饭后就邀请阿芙忒娜去海滩散步,阿芙忒娜看着风君子与萧云衣去了花园,洛水寒领着洛兮回了别墅,小白被顾影也拉到远处海礁那边说话,海滩上只剩下了她和灵顿侯爵,想了想也陪着灵顿侯爵在附近走走,却一直沉默不言。灵顿侯爵倒也很受用,似乎很喜欢这种与她并肩走在一起的感觉。

风君子夫妇在花园里转了一圈又回到海滩,打了声招呼告辞离去,说是要去旁边的滨海公园再转转。风君子一走,灵顿侯爵看着阿芙忒娜说:“他们要去公园,这也许是个机会。”

阿芙忒娜身体震了一下:“什么机会?”

灵顿侯爵:“消灭他的机会,他在这世上多留一天,你们维纳家族的耻辱就增添一分。”

阿芙忒娜:“可是他在妻子身边,怎么可以这样下手?”

灵顿侯爵:“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是机会就不要错过,维纳小姐不去还我是要去的,就算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不愿意动手我动手。”

阿芙忒娜:“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

灵顿侯爵:“可是我也想杀了他!……你不要忘了教廷的决议,教皇大人并没说让你亲手杀了风君子,而是说只要他还在这世上你就不能恢复荣誉,那么谁杀了他都是一样的!”他为什么这么着急要下手,因为他发现阿芙忒娜今天看风君子时目光中的神色很奇怪,有一丝痛苦的犹豫。这种神色让灵顿侯爵很不安,他觉得要尽快消灭风君子才能放心。

阿芙忒娜侧过脸来看着灵顿,默默的过了片刻才说道:“你现在就要去吗?那我也和你一起去。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情况,他不是那么容易消灭的。”

灵顿侯爵:“你要战胜恐惧不必害怕他,那份关于他的报告我也看了,他封印了自己,已经忘记了如何使用力量,我们只需要无声无息的将他送下地狱。走吧,有我陪着你,一切都困难可以征服!”

……

风君子与萧云衣离开洛园,并没有要洛家派的专车送他们,而是散着步又走进了滨海公园。走进公园大门的时候风君子回头看了一眼对萧云衣说:“洛园里面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你怎么也同意我出来逛公园呢?”

萧云衣:“那面有人心怀不善,灵顿侯爵显然对你有不利之意。”

风君子一皱眉头:“是呀,你也看出来不对了,他一见面就叫我风先生我也吃了一惊,这个人专门查看过我的资料和照片。我还有点自知之明,不至于那么有名引起他的重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萧云衣:“你有可能得罪到他头上吗?”

风君子:“今天晚上这顿饭,我已经在酒桌上把他得罪了,不过仅仅因为酒桌上讲故事他就会对我不利,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也不符合这种人做事的身份和习惯。他是一名堂堂的王室贵族,对付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实在没有必要。”

萧云衣笑了:“是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你和他同席而坐的时候,我可看不出他在你面前能显出一点过人的高贵之气。”

风君子也笑:“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老公!”

风君子与萧云衣在滨海公园里散步,顾影也和小白在洛园的礁石滩散步。洛园的海滩分为两部分,东侧是柔软的细沙滩,在天然的沙滩上还特意铺设了从外地运来的人工细沙。西侧地势高起是礁石滩,大大小小的礁岩纵横分布,这里也是顾影每天清晨吐纳练功的地方。在礁岩和沙滩之间是洛园的游艇码头。

晚宴后顾影对小白说有事要找他,希望他能陪她走走,小白不好拒绝就随着她一起来到了这片礁石滩。很长时间顾影却不说话,只是站在一块礁石上看着大海,晚间的风景不错,星光和海滩上的灯光都倒映在微波起伏的海面上,海风也非常轻柔。小白也站在顾影身边看海,过了很久才说道:“住在这里天天见此海景,心情也能开朗不少。……你有事找我怎么不说话?”

顾影回过头看着小白,脸上微微有些笑意,问了一个很意外的问题:“你小时候裤子上真的有洞吗?”

小白有点不好意思的答道:“当然是真的,我那时调皮,爬个树啥的经常把衣服勾破,家里穷换洗的衣服也不多,来不及打补丁当然就有洞了。”

顾影的眼神中兴致越来越浓,又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会叫白少流?这名字是谁起的?”

白少流:“说来话长了,我爷爷叫白上流,我爹叫白中流,你说这么论下来我应该叫什么?”

顾影抬起一只手掩着嘴扑哧一笑:“那你应该叫白下流才对,这名字可不好听,难怪你爹会改了。”

白少流:“和我爹没关系,我还没有出生他就去世了,我是个遗腹子。……我姥爷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也知道白下流不好听,所以给我起名白小流。后来我上小学堂,老师觉得白小流还是不够好听,在小字下面加了一撇,我就成了白少流了。”

顾影:“你的小学堂老师不简单啊,这一笔可差了不少,语意高明多了。”

白少流:“你找我就是想问我的名字?”

顾影摇了摇头,看了看远处在沙滩那边漫步的灵顿侯爵与阿芙忒娜,她不用说话小白也能感应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她有话要说,但希望离那两个人远一点,这么远的距离还是不放心。看来顾影是想告诉他什么事情,又不想让灵顿侯爵和阿芙忒娜偷听到,在等他们离开。小白一指海面:“我们去海上走走怎么样,凌波微步可是常人没有的乐趣。”

顾影很惊讶:“在海面上散步,我不知道能不能带着你一起?你如果不怕落到水里倒可以试一试。”

白少流:“那你也太小看我了,跟我来吧!”说完他跳下礁石,飞身形向前奔去,转眼已经越过岸边翻起的浪花,脚下不停踏着海面而去。

顾影吃了一惊随即面露喜色,也跳下礁石奔向海面,白色的身形在波光中飘飞而去,很快追上了凌波微步的小白,她与小白并肩前行,在他身边说道:“什么时候学会的?”

白少流:“说来惭愧,昨天夜里刚刚在英流河上领悟了御大块无形之法。”

顾影:“恭喜你,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熟练,一点都不像刚刚学会。”

白少流:“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的水性很好一点都不怕落水,所以根本无所谓反而能够走的很稳。”

顾影:“我们走的够远了,不用那么快,慢点,散步就是散步嘛,又不是逃跑。”

白少流:“不瞒你说,别看我的样子潇洒,其实想慢也慢不下来,在这海面上行走慢比快难多了,我的功夫还不到家。”

顾影:“不要紧,我帮你一把。”她靠向小白很自然的伸手挽住了他的一只胳膊,一股无形的风力托住两人的身形,奔跑的速度慢了下来,两人随着波涛起伏的海浪在这星空下的海面上漫步而行。

顾影挽住小白的胳膊,让他觉得有点不自在,但又不好把胳膊抽出来只有这样了,他尽量自然的问道:“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顾影:“你和风先生关系如何?”

白少流:“很好啊,他是值得尊敬的长辈,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顾影:“而且他还是昆仑修行人的大宗师,传说中的在世仙人。”

白少流:“这些你也清楚?我好像没有详细的告诉过你。”

顾影:“我都是听维纳老师说的,你知道维纳老师这次来乌由是为了什么吗?”

白少流:“刚才的酒桌上灵顿侯爵明显对风先生心怀不善,维纳小姐内心挣扎犹豫,我也觉得非常奇怪。”

顾影:“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你担心风先生的安危就要注意了,教廷把我们杀拉希斯的帐都算到了风先生头上。”

白少流:“八杆子打不着呀,怎么会这样?”

顾影:“灵顿侯爵给教廷的秘报就是这么写的,这件事给维纳老师带来了大麻烦,她已经被教廷放逐了。”

白少流:“放逐?这是什么意思,她不是神殿骑士了吗?”

顾影:“维纳老师和风先生之间的事情说起来就复杂了,本来我不应该讲给别人听,但是事关风先生的安危,而我们俩都有责任,所以我要找你商量。”

顾影告诉白少流发生在阿芙忒娜身上的事情,二十三年前那场战斗小白已经知道,二十年前阿芙忒娜与风君子的梦中相会他还是第一次听说,顾影讲述的重点是教廷如何处置阿芙忒娜,这种处置让阿芙忒娜身陷极大的困境中。

听完之后小白点了点头:“我全明白了,维纳小姐想杀风先生却下不了手,一直在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可那个灵顿侯爵也想杀了风先生。真他妈的不像话,他们以为自己是谁,想杀什么人就杀什么人吗?以风先生的身份,教廷也敢动?”

顾影:“事情复杂了,教廷不想起正面冲突,所以剥夺了维纳老师的荣誉将她驱逐,她现在的一切行为都是个人行为,与教廷再无关系。我是了解维纳老师的,在她心目中荣耀比生命还珍贵,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给她带来此种耻辱,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可惜这一次是风先生。”

白少流:“听你讲起二十年前那个海岛的故事,我才明白风先生真的是很聪明,二十年前封印神识之时就已经猜到了有今日之局面,提前把事情交待了,让今天的维纳小姐没有理由下手害他。”

顾影:“我觉得维纳老师很可怜,她现在的处境真的很为难,她不应该也不想杀风先生,可所有的人和事都逼得她这么做。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应该帮帮她。”

白少流:“我原先也觉得很奇怪,维纳小姐看风先生的眼神爱恨交加,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情况她似乎对风先生有意思,那她真的是太难受了,恨也不是爱也不是,怎么做都不会有圆满的结果。”

顾影:“所以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一向比我有办法,所以才会找你商量这件事。”

白少流:“我也没什么好办法,这样好了,既然维纳小姐住在洛园,你有空就多劝她。我通知黑龙帮派人时刻注意风先生周围的情况,同时也想办法通知昆仑盟主梅野石。既然是私人恩怨昆仑修行人也可以用私人身份参与,梅盟主是风先生的徒弟,保护师尊理所应当。至于我,也多留意风先生的安全。”

顾影:“其实维纳小姐的事情只是一个借口,就算她不出手,其它人一样会帮她杀人的,比如灵顿侯爵,还有她的弟弟阿狄罗—维纳如果听说了也一定会为了家族的荣誉出手的。”

白少流突然想到了什么,与顾影挽在一起的胳膊一紧:“你要小心,维纳小姐的安全同样重要,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这笔帐也可以栽赃到风先生头上,那梅先生就不好公然袒护他师父了。”

顾影一皱眉头:“你是说不仅不能让维纳老师杀了风先生,也要小心其它人对维纳老师下手?什么人会对维纳老师下手呢,我看灵顿侯爵是不会的。”

白少流:“灵顿侯爵不会可是有人会这么做,保护风先生容易但保护维纳小姐却麻烦多了。如果教廷中有人心机歹毒的话,可能会做一个陷阱害了维纳小姐嫁祸于风先生,让他身败名裂无法在人世间立足,这对昆仑修行人可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顾影打了个寒战:“幸亏找你商量,我真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我一定会把这个推测告诉维纳老师,提醒她注意自己的安全。”

白少流:“你告诉她是没用的,她现在心里根本不会想这些事。昆仑修行人可能愿意保护风先生的安全,但是却很难保护维纳小姐,我想她也不会接受昆仑修行人的帮助,这就是真正的麻烦所在。我们两人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恐怕就要自己多加注意了!”

顾影:“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事情,一场晚宴过后麻烦就接连而来,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身在其中该如何处置。洛先生今天晚上就要告诉洛兮他的病情,我真的担心小兮能不能受得了。”

白少流回头看了看远处岸边那亮着灯的别墅,长叹一声道:“洛先生今天给了我河洛集团百分之一的干股,还有一笔本金一亿的信托基金的收益权,将洛兮的安全托付给我。”

顾影:“这些我都知道,洛先生事先征求过我的意见,我名下现在也多了一笔信托基金,洛先生做了很多安排。”

白少流:“洛兮和你的感情很好就如姐妹一般,这几天你要多安慰她,生死离别是所有人都要经历的,她迟早也是要长大成人继承洛先生的事业。……咦,灵顿侯爵和维纳小姐要去哪里?”小白在海上回头望去,正说着话突然发现沙滩上的阿芙忒娜与灵顿侯爵都转身向洛园外的方向走去。

顾影:“也许灵顿侯爵要告辞了,维纳老师去送他。”

白少流摇摇头:“你觉得维纳小姐会送他吗?看这样子像是一起出去有事,刚才在饭桌上风先生和风夫人是不是说过吃完饭要去滨海公园走走?”

顾影:“是说过,你的意思是……?”

白少流:“坏了,恐怕有人等不急今天就要下手了!风先生在酒桌上把灵顿侯爵都快气疯了,差一点他就要恼羞成怒。”

顾影:“当着风夫人的面,要在公园里下手?灵顿侯爵不会这么冒失吧?”

白少流:“那可说不定,想杀人没那么多讲究,别看灵顿侯爵一直彬彬有礼,其实心中已经杀意升腾,一冲动顾不了那么多。……多余的话先别说,我们先去滨海公园看看,直接从海上过去。”

……

风君子和萧云衣从滨海公园的西门进去,在海边绕了一圈走走停停,风君子还在一个小摊位面前停下来用玩具枪打气球,三十枪打碎了二十九个。他对这番“战绩”很是满意,对萧云衣吹嘘自己是神枪手,萧云衣却给他泼了一瓢冷水:“玩这种东西,不论是我爷爷还是我哥哥闭着眼睛都能百发百中,速度也比你快太多了!”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公园里的游人渐渐稀少。风君子夫妇向公园正门方向走去准备回家。从海边走到正门需要穿过一条林间小径,走在路上风君子突然一吸鼻子,小声嘟囔道:“你说堂堂的王室侯爵,也会拦路抢劫吗?”

萧云衣:“问我?你怎么知道那边躲在树后面的是灵顿侯爵?”

风君子:“那边果然有人吗,你查觉出来了?我只闻到了风中的香水味,这种香水除了灵顿侯爵我从来没有在别人身上闻到过。”他又吸了吸鼻子说:“其实男士香水也很好闻的,这气味让人很舒服,一定很名贵。”

萧云衣:“我上次给你买的男士香水,你就放在卫生间的架子上都快半年了,怎么从来不用?那可是我送你的礼物,你那么不当回事,不珍惜我的一番心意?”

风君子:“我错了还不行吗,后天出门就喷上,一定香喷喷的让大家都闻到我老婆的关怀。”

萧云衣:“突然想起来用男士香水,你到底想勾引谁家姑娘?”

风君子故作夸张的道:“我不用香水吧,你说我不珍惜你的心意,我要是用了吧,你又怀疑我想勾引别的女人。说话不带你这样的吧?这不是两头堵吗!”

风君子与萧云衣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躲在前方不远处一棵大树阴影下的灵顿侯爵恰恰都听见了。这番谈话至少说明了两件事:萧云衣知道有人躲在这里,风君子通过香水味猜到了潜伏者就是灵顿侯爵!然而这两人点破之后就没再理他,而是自顾自的打情骂俏起来,就着男士香水的话题互相调侃。

黑暗中没有人能看清灵顿侯爵的表情,他站在那里尴尬的恨不得要找个地缝钻下去,莫名其妙又让风君子给涮了一回,为什么在阿芙忒娜面前自己总是这么丢脸呢?他听见了风君子和萧云衣的谈话,那么在小路另一侧也隐藏在一棵大树后的阿芙忒娜一定也听见了。

阿芙忒娜与灵顿侯爵没有站在一处,她与灵顿侯爵分别隐藏在小路的两侧的树林中,风君子夫妇向这边走来,慢慢悠悠穿过她与灵顿侯爵之间。阿芙忒娜现在可没心情也不关心灵顿侯爵尴不尴尬,她还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跟着灵顿侯爵埋伏在此,也不太清楚灵顿侯爵一旦出手自己该怎么办?听见风君子与萧云衣的话,阿芙忒娜竟然暗中松了一口气。

阿芙忒娜为什么会松一口气?因为风君子夫妇已经不动声色的点破了灵顿侯爵的身份与他的藏身之处,他们很清楚灵顿侯爵躲在那里,却没有继续追究,只是言语之中警告一声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一贯讲究身份和风度的灵顿侯爵也没法再出手了,要是不想更难堪,只能悄悄的站在那里让风君子夫妇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