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心明无染曰知常

小白警醒到自己受到了吴桐的情绪感染,不自觉中变的烦躁吓着了黄静,看着黄静站在面前不知所措眼泪直打转的样子心下也一阵歉然。将水壶放在茶几上站起身来拍着黄静的肩膀道:“真不好意思,刚才在想别的事情走神了,你没事吧?”

“你吓死我了!”黄静长出一口气终于说出话来,水壶落地的时候确实把她吓坏了,自己好心好意给他倒茶,小白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凶?现在听见小白道歉终于回过神来,人不哭了但是眼睛一眨泪却淌了下来,小白赶紧一伸手搂住黄静的肩膀拍了拍,像哄小孩一样的说道:“不生气了,不害怕了,是我不好!”

清尘:“道歉就道歉,你搂黄姐姐干什么?身上全是茶叶把人家衣服也弄脏了!”

庄茹看了清尘一眼忍不住笑了,在一旁道:“幸亏小白的手快把水壶接住了,否则还真会烫伤人。……一点小事情不至于这样吧?小白快去换件衣服。”一场小小的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这天晚上小白回到自己卧室,坐在那里回想此事也有点后怕,幸亏自己手快又懂法术没让水壶落地也没让热水洒出来,否则一壶热水落在黄静脚面上真的会伤人。小白想明白一件事,或者说想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白毛对他说的“知常”二字,这也许就叫悟性吧。

任何一种修行都不是那么一个时辰的打坐练功,行走坐卧当中都是修行,自己用定念压住了吴桐的狂躁,但是同样要每时注意这种躁动在自己的心念中如何化去不为所染,不仅仅是当时搞定了吴桐就算成功。白少流这个人的心性很好,以往的修行不自觉中就能达到知常的状态,但这一次不同了,他不得不被动的接受吴桐的情绪感染。

那么何谓知常?就是时时自省,使灵台明静不为纷扰所染,最终到达自然而然无可沾染的境界,这就是“摄欲心观”的次第:能入、能守、能破。想明白这一点小白的举止不会再失常,但烦躁压抑的心情一样没有消失,人不是想安定就能安定的,小白此时的功夫未到只有从时时自省言行开始做起。

小白又想起了白毛的叮嘱,要他子时修行“内息外感”与午时修行“外境内摄”同步进行,互为补充,看来真不可偏废。他的修行起步是清尘所授的形神相合,最终达到形神相安一体而初入门径。从通常的修行方法来说,一般是先安形才能安神,但如果神不终究安则形也难定。而白毛现在要求他的修行,实际上是子时偏重于形,午时偏重于神,以形定而安神。

想明白了就立刻照做,小白换上衣服推门准备出去,黄静已经下楼回自己家了,清尘和庄茹还坐在客厅里说话,见小白穿戴整齐很是意外:“你要出门吗?这么晚还有什么事?”

“你们在家好好休息吧,我夜里出去练功,天不亮就回来,不用等我!”小白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一开口就说实话。

清尘站了起来:“又要夜里出去练功,像以前那样?家里不行吗?”她说的以前那样是指小白曾经在海滨栈桥上夜夜打坐。

白少流:“家里不行,我要到英流河的河底去。”反正现在庄茹也知道小白是个修行种种神奇法术的非常人,他说话也不再隐瞒。

庄茹吓了一跳:“河底?这大冷天的你要跑到河底去,而且还是半夜?上次半夜出去回来说是冬泳了,结果病了一个星期,这病刚好你怎么又要去冬泳?该不会又遇到什么事了吧,今天吃晚饭的时候你情绪就不对。”

白少流笑着解释道:“这是我的锻炼,不会再有事了,我会小心的,而且从今天起我恐怕每夜都出去,你们不用替我担心。”

庄茹:“每夜?你不在家里过夜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显然又有了别的疑惑。

清尘站起身来道:“小白哥,我和你一起去!……你说你去练功,我们也要知道你去了哪里才放心,庄姐姐,你说对不对?”

庄茹看了看清尘又看了看小白,点头道:“大半夜的去游泳,总得有人照看着才放心,要不我也一起去吧?”

白少流苦笑:“清尘跟着去看一眼也好,知道了也就放心了,庄姐你就不要跟着起哄了。你白天还要工作,再说了,大半夜都跑到荒郊野外像什么样子?谁做早饭呐?”

庄茹:“那你等等,我准备点东西,那么远的地方你要开车去吗?东西都放车上。”她跑进屋准备了浴巾、毛毯、装着热茶的保温瓶、白酒、便携式吹风机等东西,包了一大包递给清尘。准备就准备吧,小白也没说什么,本来他不想开车去自己在夜里走路去英流河不比开车慢,但清尘非要跟着一起去那就只好开车了。清尘也拿了一件东西,是她自己卧室中一个打座用的藤草软垫,看来她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每夜修行。

……

英流河还是流淌如常,一点也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的那场激斗,小白下到水底第一件事就是去摸一样东西,当然是他那把插在石头里的小铲子,那天小铲子留在河底他还没来得及取走,只可惜钩索绷断了再也找不回来了。他下水找到那块礁石却摸了个空,小铲子不见了!

白少流天生有在水中定位的本领,他是不会找错地方的,他甚至摸到了那把铲子插入岩石留下的缝隙,可偏偏找不到小铲子。丢了吗?这把小铲子是洛水寒送的,后来伴随小白出生入死,虽然是件东西但也是有感情了,搞丢了还真挺惋惜的。

找不到小铲子还是得修行,小白在英流河底一处水流平缓的礁石上定下身形盘膝而坐。水中打坐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因为浮力的存在几乎相当于凌空而坐,入坐时全身放松不能紧张,首先要求精神不能紧张,没有几个人能在水下做到这一点。

屏息凝神,修炼“观息”之法。潜于水中根本不能呼吸又如何去观息?这就要体会何为内息?白毛说的那句“内外相通互感,天人开阖一体”非常玄妙,达到这一自觉状态的第一步首先是向内体会,或者说是一种“内视”。小白坐在水下体会全身的生机神气流转,五脏六腑与经络运行似乎都在一种奇异的状态下可以清晰感知。

其实这一点他早已能够做到,但是没有刻意修炼过这种心法,此时在水中观息,神识前所未有的清晰明净。小白觉得自己的“知觉”在水下延伸开来,周围的一切包括流水、礁石甚至岸上静坐的清尘都可以在一种奇异的状态下“观察”。这是一种非常寂静非常透彻、感觉极细微的状态,他是前所未有的清醒,似乎神识延伸范围内的一切都能和自己身心奇异的呼吸相沟通。

这种感觉是很奇妙的,他从小就有,比如他在水下可以感受水流以及礁石与河岸的位置,是一种直觉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但是此时的修行让这种天赋彻底的发挥出来,从自发走入自觉,又完全是另一种境界。也难怪白毛曾赞赏他的根器与福报,这真是天生适合他的法门。

如果有一位昆仑修行人听他描述这种境界,会微笑而道:“不错不错,神识化为灵觉,人人都有这种灵觉,但只有修行才能提炼出此等自在的身心。”如果有一位西方的魔法师听说这一点,也会赞叹道:“好高明的傀眼术!”

但小白在水下修行“内息外感”时是不可能有这些杂念的,他仅仅是进入这种状态而已,在极寂静中下调摄出玄妙的自在身心。得到这自在身心,在丹道中称之为元神出现,所谓元神中的“元”字,指的就是人的神识之始以及身心发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小白这一天中所有的烦躁和压抑都忘却了、化去了。

岸上的清尘看见小白入水之后就没了声息,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如果说到在水下潜行,她自己也能坚持很长时间。她在岸边找到一处避风所在,放下坐垫盘膝而坐,仍然坚持自己的形神修炼之道。然而清尘刚坐下不久,立刻就站了起来看向远方。

清尘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修为境界仍在但是使不出半点内劲法力,可灵觉依然敏锐,论修为应在小白之上。远处有人走过来,一里开外她就发现了,这地方白天就没有什么人来,大半夜谁往这跑?正在疑惑间,夜色中走来一条白色的人影,是一个身穿纯白色风衣的女子,远远看见她的身形清尘就松了一口气同时又觉得有点莫名的紧张,这人是顾影!

“是你!”清尘小声道。

顾影走到面前对清尘鞠躬行礼:“清尘姑娘,你没有事真是太好了!上次你救了我们,我一直没有机会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今天终于能当面说一声谢谢!”

她一见面就感谢清尘,清尘倒也不好对她太冲,淡淡道:“其实你不必谢我,我应该谢你才对。是我自己要去杀洪和全,你主动去帮我忙还受了伤。”

顾影:“我的伤不算什么早就没事了,听小白说你也受了伤,现在看你的伤也好了?”

清尘的伤或者说她现在这种特殊的情况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清尘也不愿意向顾影承认自己现在已经失去了力量,点头道:“谢谢关心,我也没事了。”

顾影回头看了看远处河滩上停的那辆白色轿车,嘴角微微的笑了笑,又指了指英流河道:“小白在下面吗?你是不是在为他护法?”

清尘:“他在水底修炼,你最好不要打扰他。”

顾影:“我当然不会打扰他的修行,和你一起等他便是。”

话刚说到这里,英流河中浪花一翻,有一个人从水中飞出跳到岸上站在两人面前道:“顾影,你怎么来了?清尘,浴巾给我!”

小白在水下体会内息运转,刚刚达到内外交感的状态,顾影一出现他也“知道”了,立刻收功从水底飞射而出。顾影看见小白正准备说话突然脸色微红转过身去,原来小白此时的打扮很不雅,光着脚全身只穿着一条底裤,这条底裤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基本上什么轮廓也都能看清楚。

小白肯定不会穿着衣服下水,如果不是清尘陪他来估计他会光溜溜的钻到河里连底裤都不穿,这样既方便又省事,只是没想到从水里蹦出来直接就落到了顾影眼前,看见顾影的反应才发现自己的样子实在是有碍观瞻。清尘瞪了他一眼也是脸色一红,去车里拿了一条大浴巾挥手扔给他道:“顾影有事找你!”

小白胡乱的擦了几把,把浴巾往身上一披问道:“顾小姐,半夜找到这里来,有什么急事吗?”

顾影:“你怎么又叫我顾小姐?”

白少流:“不好意思,忘了忘了,我应该叫你顾影,找我有事吗?”

此时就听见清尘在不远处轻轻的冷哼一声,顾影装作没听见笑着问道:“你是不是遗落了一件东西在英流河底?”

白少流:“对呀,我的那把小铲子,是你拿走了吗?”

顾影:“是我拿走的,我就知道你会回来取的,所以告诉你一声。”

白少流:“太谢谢你了,小铲子呢?”

顾影:“那把铲子后面的钩索断了,需要重新修好,我不会修。铲子是洛先生特意为你定做的,只有他才能找到人修复,所以我拿去交给洛先生。这几天应该就修好了,洛先生会亲手给你的。”

白少流:“他亲手给我?”

顾影:“是的,小兮请你去洛园做客,参加一场家庭晚宴,我是特意来送请帖的。”

白少流:“大夜半把请帖送到河边,你可真有意思!什么家庭晚宴,怎么突然想起来请我,吃顿饭还要请帖吗?”

顾影:“请的不止你一个,还有我的老师维纳小姐,斯匹亚王国来的灵顿侯爵,与你关系不错的风君子先生。虽然只是吃一顿晚饭,却不是普通的晚饭,应该是一种社交或者是外交的场合,只不过是私人晚宴这种形式。小兮非常希望你能去,我也希望你能到场,你不会还在记恨洛先生而拒绝吧?”

白少流:“记恨?我从来没有记恨过洛先生,他请我吃饭是好事啊。……灵顿侯爵我认识,维纳小姐与风先生要坐在一个桌上吃饭?有意思!我一定会去的,谢谢你的请帖。”

顾影从衣兜里取出一张请帖递给白少流道:“这是小兮亲手写的请帖,时间是这星期六的晚上,你最好早点去,下午就去,洛先生找你还有点别的事。”

旁边伸出来一只手把请帖接了过去,只见清尘已经走过来道:“我拿着吧,他手湿。”

顾影倒也没有说什么就把请帖给了清尘,对她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转身道:“那我就告辞了,周末在洛园等你。”

顾影走了,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清尘奇异的面目,心中也很诧异但自始至终没有露出失态的表情来。她走后清尘拿着请帖鼓着腮帮子说道:“洛兮请你吃饭,我一起去可以吗?”

小白挠着湿漉漉的头发:“你一定要去那就一起去吧,不就是吃顿饭吗,添个座位就是了。”

清尘摸了摸自己尖尖的耳朵说:“算了,人家又没请我,有你这句话就行,我不是真的要去。……风先生和阿芙忒娜要见面真的很有意思,你去看看吧。其实我还没有见过那位传说中的风君子前辈呢,也挺好奇的。”

白少流:“有什么好奇的,他看上去和别人没什么两样,就是感觉很不一般,怎么形容呢?应该是‘不染’,对!就是不染两个字,我的很多神通对他一点用没有。”他的行为不自觉中受到吴桐情绪的感染,警醒过来举止不再失常,在河底修炼之后情绪才重归安定,此时提到风先生突然想到了不染二字,看来这确实是一种超然境界。

清尘:“这么神奇吗?”

白少流:“不太好形容,你要想见他也简单,哪天找个机会我带你去就是了,他经常和萧正容前辈在一起。萧前辈你认识的,就是在这英流河谷中与你交过手的海军军官,他当时用的那把剑就是借风先生的。”

清尘:“那把剑好凌厉的杀气,还有特殊的灵性,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神兵,既像法器又像兵器却和我的紫金枪不一样。风先生有这样一把剑,也是武林高手吗?”

白少流笑了:“不是,他不是,风先生不太会武功,你见到了就知道了。”

……

就在小白收到请帖的第二天晚饭后,大约快到八点的时间,乌由市齐仙岭的一个居民小区楼下,一辆车靠路边停好。司机下车,左手打开了后面的车门右手扶在门框上侧,微欠上身双腿并拢站的笔直,看他标准的动作就知道受过专业的训练。车里走出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女,看了一眼这个小区,款步走进了一个单元,楼道门不知被谁打开了没关,她直接就上了楼。

萧云衣刚刚在厨房收拾完碗筷准备进屋看电视,突然听见敲门声。敲这人敲门声很有节奏很好听,不轻不重就像在敲击琴键一样。她跑去打开门却愣住了,门外站了一位金发蓝眼的异国女子。

阿芙忒娜看见开门的是个女人,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鹅蛋脸微尖的下巴大眼睛甚是明亮,正在好奇的看着她,两人一对视阿芙忒娜也愣住了。

谁都没来得及说话,就听书房中风君子很不高兴的叫嚷声传来:“谁又动我书架了!”

这声音把两人都吓了一跳,萧云衣转头大声道:“老公,到底怎么了?”

风君子正坐在书房中电脑前打一篇文章,突然想要查点资料,脚一蹬地没站起来连着带轱辘的坐椅滑到了身后的书架前,头也没回手往后一伸从书架中抽出一本书。他的动作倒挺潇洒,本来想抽的是一本《世说新语》,结果拿到手中一看是《时间简史》,他在自己的书架上抽书抽错了那肯定是书被人动过了,因此很不满的嚷嚷了一声。

听见萧云衣的话,风君子穿着家居服光着脚连拖鞋也没套上从书房里跑了出来,拍着手里的书道:“你妈妈是不是又来收拾房间了?干嘛要整理书架呀!……咦,维纳小姐,你怎么跑我家来了?”他的话刚说了一半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阿芙忒娜。

阿芙忒娜暗自叹了一口气,感觉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心里什么滋味都有,表面上还是彬彬有礼的说道:“风先生你好,我是特意来拜访的,这位是你太太吗?”

风君子也愣了一秒钟才答道:“这位我夫人萧云衣。”又对萧云衣道,“这位是罗巴联盟金融集团的投资总监维纳小姐,报纸上应该见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