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身为幽兰不觉香

洛兮要请风君子和白少流来洛园做客,是他父亲洛水寒的主意。洛水寒命不久矣,一直在安排身后事,最放心不下的当然是女儿洛兮。现在的河洛集团就象一台已经平稳运行的机器,不出故障就会按已经设定好的程序运行下去,关键在于能否有人指点洛兮掌控这一切。

他曾想请风君子担任河洛集团的首席顾问,请这位风先生帮洛兮照看家业,用不着插手太多的经营事务只要帮洛兮监督集团高层的工作就行。他在商海浮沉多年,还是有知人之明的,河洛集团的高级经理人员都很能干,但他们都是拿钱打工而已,自己死后洛兮能否控制得住是个很大的疑问。风君子的为人与才干洛水寒是了解的,想为洛兮请一名高参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但是风君子没答应。

不答应不要紧,洛水寒最信任的手下罗兵与萧正容是生死之交,而风君子是萧正容的妹夫,有这层关系总可以让洛兮多结交这个人,关键时刻能帮上忙就足够了。洛水寒可不知道风君子在世仙人的身份,但这人不贪不佞对玩资本的手段又很了解,是个难得的智囊人物。

洛水寒最担心的当然是洛兮的安全,其实对于洛兮来说衣食无忧应该没有问题,可是日子过得是否开心与幸福就难说了。最难的是洛兮已经拥有了偌大的财富,就算她不感兴趣也不是那么容易说放就放的,他给女儿留下的不仅是财富也有烦恼。世界有时很凶险,洛兮还未成年,自己一走她需要保护。

罗兵很能干也很忠心,但需要庞大的财力支持他才能发挥作用,他是个解决麻烦去做一些不方便放在台面上事情的人。顾影是洛兮的私人老师,有时候象个闺中密友,对洛兮很好但也不方便处理很多事情。其实白少流是最适合保护洛兮的人,且不说他当保镖时如何称职,而且在自己开除他之后还能不被黄亚苏收买,一样警告黄亚苏不要伤害洛兮。能看出来,这小子假以时日一定是个了不得的人才,只是自己来不及培养他了。

洛水寒与小白还有点过节,毕竟当初是他一怒之下把带伤的小白赶出了洛园,想回头再请他得找机会,让洛兮出面最好。这次有个好机会,那就是阿芙忒娜住在洛园,借机请几位客人来一次小小的聚会。首先要请正在乌由市的灵顿侯爵,这位贵客平常请不到但这次他一定会来。洛兮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习,但只有阅历是老师没法教的,她必须要学会怎么和这些人打交道,不论是将来要合作还是要作对。

风君子虽然只是一介书生,但在名流贵族之中一样能压得住场面,那么这个场合就是试探小白的底气了。如果白少流能在洛园的私人晚宴上应对自如,那么将来在很多场面都可以替洛兮出面。洛水寒是这么想的,一问洛兮的意见她当然很高兴,巴不得让小白和风先生来做客,立刻就去找阿芙忒娜与顾影报信。

这下热闹了!洛兮要请的三个客人是灵顿侯爵、风君子、白少流,前两个正是顾影建议阿芙忒娜去见的人,而小白是顾影最想见的人。阿芙忒娜与顾影听说洛兮要请的客人之后对望一眼——这也太巧了!洛兮见她俩不说话,很奇怪的问:“你们怎么呢?不高兴吗?”

阿芙忒娜:“没有!请问这是正式晚宴吗,需要派人送请帖吗?”

洛兮:“不能算正式也不能算不正式,既然阿娜姐姐这么说了,就先联系一下确定他们有没有时间,然后派人送请帖上门。”

顾影:“什么时候?”

洛兮:“这个周末,还有五天。”

顾影:“正式送请帖比较好,小白的请帖就由我送去吧。”

洛兮:“顾姐姐要去找小白?我也一起去好不好?”

顾影:“我找小白有些私事,你就在家里等好了,一定会把他请来的。”

阿芙忒娜也说:“洛小姐,既然要送请帖的话,将风先生那张请帖给我,我去送。”

洛兮睁大眼睛:“不会吧?阿娜姐姐要送请帖,那显得我们洛家太失礼了,怎么会让你这么尊贵的客人做这种事?”

阿芙忒娜笑了笑:“我帮你送请帖,显得你有面子风先生也有面子对不对?”

顾影在一旁道:“维纳老师正好找风先生有事,小兮就让她送请帖吧。”

洛兮:“那就这样吧,请帖我亲手写,现在就去!”

洛兮走了,阿芙忒娜看着她的背影说:“是你教她的潜行术吗?学得还不错,那么近我才发现。”

顾影:“那是因为我们都没留意。……我是尽力在教她,其实她的情况你也知道,必须学会保护自己。只是不能象你教我那样逼得那么紧那么苦,学得虽然不错但是进步不快,希望维纳老师有空也指点指点她。”

……

洛兮准备请客的时候,小白的病也养好了,而且病好了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法力明显有所增长。去了马场问了白毛之后才明白自己是在水下运内息过度,以至于神气不继才会为阴寒所侵,但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苦行历练之法,可以在冰河反复锻炼内息运转的极限,只要注意别再象上次那样伤身就行。

修行有两种:一种是凭借悟性高超,境界突破掌握更多的变化玄机,有很多法术,境界不到别说施展连理解都有困难;另一种是神气筋骨的打熬,同时也磨练一个人的心性与意志,将有限能力发挥最大的作用,坚持下去自认而然也会有所突破,就像从量变到质变的跃升。清尘由武入道,就是属于第二种成就,而且她的资质也是一流的。

正因为修行有这两种讲究,所以各门派中成就最高的弟子并不一定是入门时资质最好的。白毛就像一座修行宝库,总能在各种情况下给小白指点,让他去走一条看似艰难实则最适合他的修行路径。而在白毛眼里小白就像一座金山,总能发掘出惊喜来,因为他的天赋太好了,而且心性实在难得,对于诸般修行之苦不疑不惧、守之知之如常!“知常”境界是修行的各个阶段都需要反复穿凿才能达到的,但是小白不需要格外的指点。

白少流:“什么是内息?”

白毛:“其实你已经掌握,只是没人告诉你为什么?请问,你以前能在水下潜那么长时间吗?”

白少流:“当然不能,这一切都是不自觉发生的。”

白毛:“不自觉的状态其实最佳,但也因此你才会生那一场病,有得有失吧!……所谓内息,就是内外交感相通、天人开阖一体,它是‘御形’法术的根本。我以前教你以观法入手并没有传授息法,现在你需要回头打好根基了。我再传你一门‘观息’的心法口诀。从今天起你午时修行‘外境内摄’,与那个狼人一起;子时修行‘内息外感’,在英流河底。如果道法有成,‘摄欲心观’就算出师了。”

白少流:“出师?你不再教我了?”

白毛:“当然不是,你不懂‘修行人’所谓出师的含义,过‘魔境劫’方可出师放弟子行走江湖,比如修丹道弟子要在‘灵丹’境界之后。因为此时弟子修行才不需要师父时时看护,以前让你在外面乱闯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我也看护不了你。”

白少流:“我很自觉的,不需要你看护!……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出师?”

白毛瞪他一眼:“这和你自不自觉没关系!我教你‘摄欲心观’到现在,虽然各种法门不同但都有能入、能守、能破三个次第,到时候你自然知道。修行急不得,你能在洛水寒死前出师就不错了,我正在考虑一个大计划!”

白少流:“什么大计划?为什么和洛先生的死有关?”

白毛:“法、师、侣、地、财,这五种凭借之中你尚缺地与财,现在仅凭黑龙帮你很难快速建立自己的势力,河洛集团的财力是最好的凭借。你应该回到洛兮身边去,想办法在洛水寒死后掌控局面,你有这个条件。”

白少流:“有不少人在打洛家的主意,你也想打洛家的主意?我可不愿意害洛兮!”

白毛:“我也没有要你去害她,你可以去帮她,有许多人要打她的主意你就帮她对付好了,于人有利于己也有利。只要她信任你,就可以利用河洛集团做很多事。”

白少流:“从你嘴里说出‘于人有利于己也有利’的话可比较少见。”

白毛:“是吗?也许是因为我对那小丫头印象不错吧。”

白少流:“当然应该不错了,有坏印象才见鬼了!你可是人家养在这里的,就算我被开除了洛小姐还是帮我养着你这头驴。……你那个大计划究竟是什么,能不能仔细告诉我?”

白毛:“还没想太具体,需要你出师之后才行,现在说也没有用,让我再想想。”

……

在过年后,小白杀洪和全、拉希斯以及生病养伤的这段时间,志虚国也发生了不少“大事”,一场自上而下的风潮由官方倡导一直蔓延到民间。没有人能说清楚这场风潮的流行主题是什么,总之是围绕着与国际接轨,重新制定各行各业的各种标准展开。只举两个侧面的例子——

全国巡捕都改名叫警察,巡捕司改名叫公安局,志虚国总巡捕司改名叫公安部。具体到乌由,总巡长就变成了公安局长。

全国的钱庄一夜之间都改名叫银行,白少流原先工作的万国摩通钱庄当然也改名叫万国摩通银行。变化的不仅仅是名字,万国摩通银行向外资开放,吸收新股东资本进行重组,并计划在海内外同时上市。当然这家银行缺的不是资本与市场,而是缺乏经营管理的制度治理经验,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进与学习。

庄茹原先在万国摩通银行还有每月一千二百元的病休补助,现在被取消了,她领到了一笔六万多元的一次性补偿与这家银行彻底脱离了关系,养老、医疗等保险今后需要新单位或自己到社保中心缴纳,这是一个时代划断的结果。

而失业在家的白少流还没有着急去找工作,他暂时不缺钱花而且最近很忙,忙着修行!

中午的时候,他在市郊的英流河谷一座小山上修行“外境内摄”,定境中感受天籁外物之灵机,坐忘化形将自己的神识与之融为一体。自己修行感觉很好,当吴桐有时间也来一起修行时小白就有些吃力,因为吴桐不能自己入定,是小白以他心通中的移情术带着吴桐一起进入“外境内摄”的状态。

这是一种相互感染的状态,就看小白的定念与吴桐心灵深处的狂躁谁的力量更强大,结果可能有三种:一是小白跟着他一起发疯,二是受不了不管他让他自己发疯,三是压住他的狂躁情绪并且逐渐恢复清明的神识控制躁动的力量。

小白想要的结果当然是第三种,最终也有一种极大的好处。那就是吴桐如果成功了,能控制被唤醒的狂躁力量不迷失理智,那么小白等于经历了同样仪式与修行,他也会成为一个“清醒的狼人”。速度与反应本来就是小白的超人天赋,如果他也能在短时间内使自己进入一种力量、感觉、速度都大大增强的状态,那无疑是骇人的!

这个结果听上去很好,可想实现太痛苦了,以一个人的定念带着两个人的神识修炼心法已经是闻所未闻,而且吴桐的神识中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入定之后浮现出来简直象一场又一场的噩梦。怀才不遇的委屈与发作不能的压抑,种种劫取占有的贪念与愤懑,特别是面对世界与自己时的浮躁与不安。这种感觉让小白很不好受,又不能不接受进来,再以一颗定心化去散于天地山川之间。

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饭桌上的气氛很温馨,饭桌上除了他还坐了三个美女——黄静也在庄茹这里搭伙。不知道为什么小白觉得心情莫名的烦躁,看见这三个女人坐在面前有一种冲动,说不清是想把她们给吃了还是想做别的什么,但又什么都不能做觉得很压抑。

吃完饭喝茶,小白坐在沙发上举杯将烫烫的茶一饮而尽,黄静以为他渴了,拿着水壶过来说:“喝这么快小心烫着,我给你添点水。”

小白有点不耐烦:“不用了。”

可黄静还是举起水壶往他杯子里倒水,小白突然就发作了,提高嗓门又喝了一句:“不用了!”此时手一紧“啪”的一声茶杯就碎了!黄静惊得手一松水壶落下,眼看热水落地就要烫伤双脚。此时小白手一抄在面前凌空接住水壶,动作干净利索连带法力控制一滴水都没洒出来,但是茶杯的碎片和杯子里的热水已经撒了小白一身。

“啊——你没事吧?”黄静被他反常的动作差点吓哭了,一瞬间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哭什么,胆子这么小!又没烫着你!”小白又不满的说了一句。

“怎么呢?没烫着人吧?……小白,你快站起来我帮你擦擦!”庄茹从厨房跑出来还以为是黄静打翻了小白的杯子把他给烫着了,她刚拿毛巾伸手要帮小白擦去前襟上的茶叶,小白一伸手就给挡住了,不悦道:“我怎么会被烫着,多事!”

白少流从来都没对她们这么凶过,此时吆三喝四感觉却挺好,觉得很有点痛快。坐在他对面的清尘看见这一切张大嘴忘了说话,这时才反应过来道:“小白哥!你不对劲!在外面遇到什么事了?欺负黄姐姐干什么?谁得罪你了?”

谁得罪我了?小白此时心里一惊,也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怎么呢?好端端的和黄静与庄茹过不去,人家对自己很好啊?……老天,原来如此!小白反应过来自己今天的情绪很不对,也想明白了原因,都是因为中午与吴桐一起练功。

在那种情况下两人的意识是互相感染的,虽然在行功时小白的定念压住了吴桐的躁动,但自己也并非不受影响。等到回到家中时,吴桐传给他的躁动情绪仍然留有余念,使他不自觉的烦躁易怒。想到这里他心中立刻一阵警醒,自己想帮吴桐是好事,可不能一不小心让吴桐把自己给绕进去了!这修行还真不简单,不仅在于那一时的练功打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