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圣慈勘透寒如刃

就在密报送到教廷的第二天,教皇尼古拉·霍莫罗三世在自己的私人书房中诏见了被软禁在冈比底斯山的阿芙忒娜·维纳。阿芙忒娜一直在等待教皇的诏见,她认为克里根等人的死自己也有责任,因为她当时也在场却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尤其是最后梅野石拒绝了她决斗的要求,那简直就是耻辱。可这耻辱的根源偏偏又来自于风君子!

召见的地点让阿芙忒娜很疑惑,竟然是在教皇的书房中,不象正是的约见而象一次完全私人性质的会谈。负责通报的神官领着她穿过一重重立柱回廊、卷拱门厅,来到冈比底斯神殿最新核心的所在,在教皇平时经常休憩的书房门口停下让阿芙忒娜暂时止步。神官站在门前大声大声道:“陛下,您召见的客人到了!”

“快让她进来!”霍莫罗三世庄严而慈祥的声音传来。神官推开半扇门,做了个请的动作。阿芙忒娜前走几步,先站在门线处行了个标准骑士礼,这才举步走进了房间。

这是一间极宽敞的书房,甚至可以是说是一个小型图书馆,房间大门的这一侧的两边、右面以及对面总共三面地方一眼望去都是书架,足有普通的三层楼高。高高的房梁正中央是一群小天使簇拥着圣母的彩绘浮雕,四周的房顶还点缀着各类宗教故事的壁画。书架上陈列的都是历代珍贵的神学著作原本以及手稿,还有许多只有在这里才能看见的宗教以及各国历史的档案原件,当然还有大量最高深的魔法典籍。进门左侧那面是窗户,窗外是冈比底斯神殿开阔的内廷花园。

离窗户附近摆了一张非常宽大的书桌,现在这张书桌上只放了一推卷轴,教皇霍莫罗三世正坐在桌后,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手上带着象征教皇权力的玺印戒指,满头银发没有戴冠冕。他今年已经八十三岁了,脸庞看上去有几分苍老可精神很好,特别是一双灰蓝色的眼珠异常清澈就像一个少年人的眼睛。

教皇看见阿芙忒娜走进门,立刻站起身来伸出一只手臂:“亲爱的维纳小姐,请坐!很抱歉等了这么长时间才见你。”

教皇的态度亲切而随和,话说的也很客气,可阿芙忒娜听见却暗自吃了一惊。身为神殿骑士,又是守护教廷的贵族世家出身,她非常了解与讲究各种情况下礼仪,所以觉得教皇今天的态度不对。首先教皇没有称呼她“维纳骑士”而是叫她“维纳小姐”,这就意味着今天是一场私人谈话。而且教皇陛下没等她开口问好就赐座,显然过于客气了!

尽管心中疑惑,但是阿芙忒娜还是很有礼貌的什么都没多问,站在书桌前又行礼道:“多谢陛下!”然后在桌前的一张椅子上端端正正的坐下。

教皇也坐下了,仍然微笑着问道:“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叫你来吗?”

阿芙忒娜:“是为克里根红衣大主教的事还是为拉希斯的事?请陛下谕示!”该说的话阿芙忒娜早已向不同的人说过很多次,教皇也应该清楚,她现在只等一个结论,或者一条命令。

教皇摇了摇头,靠在椅子上望着窗外道:“我曾亲眼看着你父亲成长,他被维纳家族选派到冈比底斯骑士训练营学习,后来成为一位忠诚优秀神殿骑士,最终为上帝的事业而奉献了自己的全部。他的继承人也就是你弟弟阿狄罗·维纳也在年轻一代的教廷守护者中脱颖而出,称为了新一代神殿骑士,发扬了维纳家族的光辉传统。”

“阿狄罗确实很出色,也很努力。”提到自己的亲弟弟,阿芙忒娜脸上也流出温暖的笑容。

教皇:“更出色的是你,我记得你十三岁就能以魔法斗气战胜危险黑暗的死灵僵尸,十八岁时就成功的召唤出天使的护翼,成为当时教廷最年轻也是唯一的女性神殿骑士。后来你的弟弟也得获得了这一荣耀,一个家族同时出现两名神殿骑士这是近百年来的首次。”

阿芙忒娜:“一切荣耀归于主,这是维纳家族神圣的使命!”她说这句话不用思考立刻出口,从小到大已经说了无数遍。

教皇:“主的荣耀也是照耀维纳家族的光辉,所有的人,包括你在天国的父亲还有即将去往天国的我,都曾对你寄予厚望。教廷中很多长老也认为你很有可能接受上帝的感召,成为这二百年来教廷的又一位圣女,于是在派遣你率领福音战队前往未开化的志虚大陆建立功勋。”他说道这里停住了,没有再继续提当年的往事,而是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本可以有更大的成就。”

阿芙忒娜的脸涨红了,低头道:“我辱没了教廷的使命。”

教皇:“当年的事情不能怪你,你那时年纪还小力量也不够强大,而你的对手是昆仑修行人中数一数二的大宗师,这些都是后来才知道的情况。”说到这里他的话锋一转,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可是这些年来,你的进步不大,比起你遭遇挫折之前。”

阿芙忒娜:“这二十多年我一直专心锤炼自己,魔法力量已经远胜当初,所以才会主动要求派往志虚大陆。”

教皇:“你想法很好,可实际发生的事情呢?在那海岛上,克里根牺牲之后,你面对昆仑修行盟主梅野石竟然没有一战的勇气。”

阿芙忒娜抬起头:“不,上帝与我同在,我的勇气从未消失。……可是,他拒绝我决斗的要求,做为一名骑士是不能强逼他的决斗的。”

教皇:“原来你认为这是一场私人之间的决斗,而不是为了教廷荣耀的战斗!”

阿芙忒娜:“也许我错了,我不应该活着回来,但如果我不回来,就永远没有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为了向陛下和整个教廷传达信息才忍受了当时的耻辱。”

教皇:“很好,谢谢你带来的信息!……我相信你的勇气并没有失去,但是你去失去了自信,当那位梅先生提到了当年的事当年的那个人,你就失去了战斗欲望。”

阿芙忒娜又一次低下了头:“我违背了身为一名神殿骑士应有的骄傲,我一定会找回它!”

教皇:“不要自责,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回骄傲的,这些是我以及教廷中与维纳家族感情深厚的长老们送给你的礼物,你一定要接受。记住,我不是以教皇的名义赐给你,这些仅仅都是私人之间的馈赠。”

霍莫罗三世将桌上那一堆卷轴都推到了阿芙忒娜面前,阿芙忒娜看了一眼最上面的几卷,都是异常珍贵的、灌注了许多位大魔导士的魔法力用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写成的魔法卷轴,其中的能量极其庞大都是大范围毁灭性的魔法。如果这一捆卷轴都是差不多的档次,她带着它们一个人就可以攻下整座黑暗城堡。

阿芙忒娜惊讶的问:“为什么要给我这些?难道陛下要指派我完成一个艰难的任务,来考验我的勇气让我找回自信吗?”

教皇摇头:“不是,已经没有任务派给你了。你为了教廷的事业付出了很多,而且你们家族这么多年来为教廷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从私人的角度,我和各位长老赠送你这些礼物是应该的,不要拒绝它。我不知道你将如何使用这些珍贵的卷轴,但它们一定是有用的,会保护你战胜黑暗与恐惧。”

阿芙忒娜:“主的光辉照耀在我的心中,我从不害怕黑暗也无所谓恐惧。”

教皇却没有接着说这个话题,而是转而问道:“乌由教区的海恩特神官是维纳家族的亲戚对不对?”

阿芙忒娜:“是的,我认识他很长时间了。他最高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神殿骑士,虽然他的魔法斗气修为要达到一名神殿骑士的水平还有一段距离,但他的修炼一直很刻苦。”海恩特神官娶了阿芙忒娜的远房堂妹,算是维纳家族的联姻。当时维纳家族将教廷赐予祖先的一柄最高品级的十字长剑做为嫁妆送给了海恩特,这种十字剑是只有建立过功勋的神殿骑士才能够拥有的,海恩特一直随身携带,并立志也要成为一名神殿骑士。这些情况阿芙忒娜都清楚。

教皇却说了一句让她震惊的话:“海恩特神官最近失去了他的十字长剑,不是教廷配发给骑士的那种,而是他得自维纳家族的那把剑。”

阿芙忒娜:“怎么回事?我不在乌由时那里又发生了什么?”

教皇从袖中拿出了一卷书信样的东西扔在阿芙忒娜面前的桌子上,用近似命令的口吻说道:“这是灵顿侯爵最近从志虚国乌由教区发来的秘报,你好好看看!”

阿芙忒娜拿起信却看了片刻脸色就变了,喃喃道:“风君子,怎么又是他?他杀了拉希斯?为什么要拿走海恩特的十字剑?……陛下!灵顿侯爵什么时候成了乌由教区的神殿骑士?”

教皇:“是刚刚任命的,教廷最近损失了三名神殿骑士需要补充新的人选,当然像灵顿侯爵这样地位崇高的人我也不可以勉强,这些都是他自己的要求,包括前往乌由教区。”

阿芙忒娜:“那我呢?我是教廷派往乌由教区的神殿骑士……不对,您刚才说教廷最近损失了三名神殿骑士,可是海岛上只牺牲了两名,难道别的地方又出事了?陛下是要派我去那里吗,带着这些卷轴?”

教皇:“不是!我已经说过不会再有任务派给你,教廷损失的第三名神殿骑士,就是维纳小姐你!”

阿芙忒娜不顾失礼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步来到桌边手按着桌面颤声说道:“什么!您剥夺了我神殿骑士的荣耀?这是对我的惩罚吗?”

教皇一摆手:“您不要激动,这不是惩罚,教廷不会惩罚一个自身与整个家族都为上帝做出巨大贡献的人,这只是一个决定。”

阿芙忒娜:“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决定?为什么!”

教皇:“亲爱的小姐,请您坐下,想听一听教廷神官会议的决定吗?”

阿芙忒娜退后一步坐回到椅子上,用发涩的声音问:“陛下告诉我,究竟是什么决定?”

教皇看着她,用威严又慈祥的声音缓缓说道:“海岛事件刚刚过去,又发生了乌由的英流河事件,灵顿侯爵的秘报送到教廷中,神官会议争论了很久,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所以有红衣大主教以及神官长老都一致赞扬你对上帝的忠贞以及这些来年对教廷事业的贡献。但是,风君子这个名字以及他与你的故事在教廷中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他的存在,对教廷、对维纳家族是个耻辱,如果你还是神殿骑士的话!”

阿芙忒娜:“既然如此,陛下为什么不派人去消灭他,反而把我逐出教廷?”

教皇:“你看见的只是一份调查秘报,我们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风君子在与教廷的神圣事业做对。……况且你也曾指控拉希斯主教,他的死恐怕难以避免,这是他与昆仑修行人的私怨。我已经传诏给昆仑修行人盟主梅野石,不想再继续挑起正面的冲突,所以也不可能以教廷的名义去消灭风君子。我们没有权力去剥夺志虚大陆上一个异教徒的生命,你说是不是?”

阿芙忒娜:“可是这决定不公平,我与他无关!”

教皇:“不要着急,我还没有说出神官会议的正式决议,你听好了,所有长老一致认为——提起风君子会影响到您做为一名神殿骑士的荣耀,只要他还在世上,您就不可以继续做为一名神殿骑士,这是为教廷以及维纳家族声誉的考虑。”

阿芙忒娜:“陛下的意思是让我去杀了他?”

教皇连连摇头:“我没有这个意思,教廷不会命令你杀了他,也不会命令你不杀他,你个人的决定与教廷无关。”

阿芙忒娜身体晃了晃,感到有些晕眩,她手扶着椅背问道:“我还有机会恢复荣耀吗?”

教皇笑了:“教廷对你的态度是温和的,并不是驱逐,也从来没有人认为您有偏向异端的迹象。请你注意这个决议,只要风君子还在世上您就不能担任神殿骑士,如果他不在世上,神官会议可以随时讨论恢复你的荣耀。”

阿芙忒娜:“我明白了。”声音里透着虚弱和无奈。

教皇:“不要着急说明白,您现在虽然已经不是神殿骑士,但还是上帝虔诚的子民,也是教廷忠诚的守护者,上帝没有放弃你——我的孩子!从私人的角度我还是你的长辈和朋友,我能给你一些私人的建议吗?”

阿芙忒娜:“请陛下指点。”

教皇:“据我所知您拥有一件教廷圣女留下的神圣法袍,那是你家族的长辈赐给你的永远属于你。您还拥有教廷赐给你的光明战甲,现在永久的赐予你不再收回,同时送你这些特别准备的卷轴。只要找回了自信,你仍然是强大的!……有很多人关心你,你的弟弟阿狄罗曾强烈要求派往乌由教区,灵顿侯爵也要求去,教廷最终决定派灵顿侯爵去了乌由。”

阿芙忒娜:“阿狄罗要去志虚大陆?为了我的耻辱吗?他太年轻又太容易冲动会闯祸、会有危险,谢谢陛下没有让他去。”

教皇:“我的话还没说完,据我所知灵顿侯爵和你有很深厚的私谊,你的家族中人对你的处境也很关心,包括很多贵族世家子弟也愿意帮助你。他们愿意帮助你做什么我不反对,那些都是你的私事与教廷无关。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二十三年前与你一起遭遇风君子的那四名骑士与三名魔法师也接受了调查,教廷的专门调查小组写了一份报告,是关于风君子的。”

阿芙忒娜:“他?教廷专门调查过他?”

教皇:“据我所知他非常强大,二十年前在昆仑大陆近乎无敌。这人有个特点,他似乎并不害怕纯能量类魔法的攻击,但是物理攻击类魔法或者直接攻击一样能对他造成伤害。所以你应该能明白二十三年前你是怎么失败的,那是一个误会,他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不可战胜。……而且后来在他身上发生了很奇怪的变故,现在的他力量处于休眠状态,只要不被激发他弱小的就像个普通人。……我不多说了,这份报告也可以交给你,不代表任何含义只是为了解开你心中的困惑,让你恢复自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