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西风构乱宴仙庭

白少流受了伤,因为他在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潜伏了太长时间,阴寒透骨。不仅如此,他还在水中几番施法与人相斗,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出手必尽全力。像那种冬日半结薄冰的河流,普通人下去不到十分钟也就冻僵了,小白天赋特异加上最近习法有成,一口真气护住全身在水下潜了半夜。

临敌之时全神贯注倒也不觉得有什么,等拉希斯死后小白就觉得全血骨节酸麻如针刺一般,就知道阴寒之气入体,所以才会对顾影说出去喝杯烈酒驱风寒的话。如果当时真是喝几杯烈酒发散寒气倒也没什么大碍,可是顾影以为他在开玩笑,当即施法为他温暖身体烤干衣服,小白当时就觉得有点恶心不舒服。

他不是冻僵了需要缓过来,而是寒气入体需要发散出来,被顾影这么一弄寒气内逼形成了内淤之伤。但是他也没说什么,顾影是一番好意也难得向人示好,有时候接受帮助也是一种尊重,反正就是一点小毛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调理几天也就没事了。所以他回家之后也没有惊动庄茹和清尘,装得跟个没事人一样。

但是和庄茹说话时胸气淤积有些难受,一张嘴吐出一口淤血,人没站稳倒地感觉却舒服多了。听见清尘的责问他笑着回答:“我不回家回哪?就算是死也是要死在自己家里。”

庄茹:“别胡说!好好的提什么死?……清尘,他受的什么伤,要不要请医生?”

清尘也精通内伤调理,坐在床边扣住小白的一只脉门道:“不要紧,用汤剂去风寒就行,恰好我还懂一些,一会我开张方子抓药回来煎就可以了。”

白少流:“清尘你也懂这些?那就不需要我开方子了。”他师从萧正容学了这么长时间,对内伤调理也懂不少。

庄茹:“那快写方子,马上就去抓药。”

白少流:“不着急吃药,先吃饭,庄姐,我饿了!”小白说饿了,这是受寒之后刚刚恢复的人最正常的反应,清尘也松了一口气。

庄茹:“饭菜都是现成的,你坐床上吧,我给你端过来。”

清尘:“不好意思,我刚才把桌子上的饭菜打翻了。”

庄茹:“我再去做,清尘,你去买药吧,鞋柜的抽屉里有钱。”

小白坐了起来,清尘赶紧用一个枕头垫在他背后,只见他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问道:“你们谁会开车?”

清尘摇了摇头,庄茹道:“我会,怎么了?”

白少流:“小区门口停车场里面一排,最右边的位置停了一辆白色的轿车,是我开回来的。……庄姐,你洗把脸开车去买药,清尘,你洗洗手再去做一顿早饭。我没事,躺着歇一会就好了。”

白少流从床上一坐起来就开始布置任务,买药的买药做饭的做饭。他受的伤没什么大碍,但是人却病了,他说躺一会实际上躺了一个星期。他得的什么病?也没什么特殊的,就是感冒——重伤风!发烧咳嗽打喷嚏流鼻涕三、四天,庄茹和清尘包括不知内情的黄静围着他团团转就像保护大熊猫一样小心翼翼的照顾,甚至不让他随便下床。

小白的身体非常好,但那是相对普通人来说的,他毕竟还不是铁打的金刚,修行距离身心不二的金丹大成真人境界还差着一截,也是会生病的。他这种人一旦生病哪怕是普通的感冒,症状也会比其它人更重一些。可怜小白从小就几乎没怎么生过病,习法之后就更不应该了,现在居然因为一场感冒卧床一星期,传出去也够丢人的。

想一想他自从遇到清尘后就没有过消停日子,遇车祸、两次丢工作、还挨了一刀,又遇暗算差点送了命,现在倒好躺床上养起病来。小白躺在床上回想起这大半年来的经历,暗中偷笑,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幸运还是倒霉。

但他心底里还是认为自己是幸运的,甚至是幸福的,就像一部意淫小说的主角。不过是感冒而已,就有三位美女三班倒轮番伺候,自己什么都不用干好吃好喝困了就睡,醒了还有佳人软语温情陪着聊天,估计神仙的日子也就是这样吧?如此就算再病一场也值了,这在一年前是不敢想像的。唯一有点不爽的是,留了几天清鼻涕,当着美女的面接过递来的纸巾擦鼻子,实在太有损帅哥形像了。

还有一件事情让小白的感觉说不出来,但是很高兴。那就是庄茹与清尘之间的相处比以前更融洽,言语之间也更默契。庄茹那天要问的那句话有问题,她和清尘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但现在因为小白一场病把矛盾和谐掉了。想想也是,如果小白有个三长两短,说什么别的不都是白扯吗?和谐才是幸福呀!

小白有病却很舒服,但是另一个人没病却有了麻烦,那就是早已不再主动招惹事非的风君子。是谁那么大胆,或者说是谁那么白痴会去招惹他呢?说来话长——

鲁兹神官救起谢赫与海恩特,又集合剩下的教徒回到了乌由,圣母像是找回来了,可拉希斯与布尼神官不见了!谢赫与海恩特都需要修养,毫发无伤的鲁兹现在成了乌由教区唯一可以主事的人。出了这么大的事,他首先要负责调查,并将结果向教廷报告。

鲁兹神官很快就把报告写好了,又找来谢赫与海恩特一起商量,他的报告内容大致如下:

在乌由市郊区发现了黑暗生物活动的迹象,拉希斯主教为了教区内上帝子民的福址率众前去消灭黑暗生物。在与狂暴的狼人以及危险的水族怪物格斗中,拉希斯主教与布尼神官身先士卒与黑暗生物同归于尽,一起葬身于英流河大峡谷中。谢赫与海恩特两位神官也勇猛无惧顽强作战不幸受伤,现正在调养伤势。鲁兹神官率领教区众信徒处理善后事宜,正在对事件进行进一步调查,以确保彻底扫灭乌由教区黑暗生物的遗存,荣耀我主的光辉!

海恩特看见这份报告当即就有不同意见,他诘问鲁兹神官——拉希斯与布尼只是失踪,鲁兹为什么就说他们已经死了呢?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主教大人的下落,而不是向教廷报告事情的经过。而且他虽然与一位狼人进行过战斗,但也不能确定真正的对手就是黑暗生物,圣母像是不可能被什么黑暗生物从教堂里偷走的,肯定是人干的,白少流脱不了关系。早在事情发生之前,白少流公开替拉希斯主教还莫名其妙的嫖资的谣言就已经暗中传开了。现在鲁兹神官的报告中只字不提此事,反而将这一事件描绘成一场追求功勋的战斗。

海恩特的疑问很有道理,一船人落水上岸之后只少了布尼神官,而他和谢赫神官晕过去时拉希斯还在与一位来历不明的女子战斗,那女子显然不是什么黑暗生物。他们谁也没有亲眼看见布尼与拉希斯死了,按常理只能说是失踪。而且行动之前事先也不知道会有黑暗生物出现,他们是去迎回圣母像的。事件还有一个疑点,那就是不少赶往英流河山谷的信徒都自称看见了拉希斯主教带着三个人命令他们转向去了乌由市区,这是不可能的!但众人异口同声又不像是胡说。

现在鲁兹神官这么写报告,根本就是在撒谎,而且教廷可能永远也调查不出真相来!

面对质疑,鲁兹神官笑着反问一句:“这是一份公开的报告,你想要我写上乌由教区的丑闻吗?请问二位神官,出去寻花问柳然后签上拉希斯大人的名字,你们有没有份?你们想怎么调查?圣母像事件和那两封绑架信如果写在报告里,你们怎么解释?现在圣母像找回来了,能不提就不要再提了,那个白少流也不要再提了。”

谢赫神官赶紧点头道:“是的,这件事情不需要上报教廷,我们只要找回拉希斯大人和布尼就行。”

鲁兹神官:“按当时的情况,主教大人与布尼神官恐怕凶多吉少,神职人员在与黑暗生物的战斗中牺牲,是最荣耀的归宿,报告可以这么写也应该这么写。如果拉希斯主教能够死里逃生,那又将是我主的赐福的奇迹,无论怎样对主教大人的声名都有好处,难道你们认为不对吗?”

海恩特神官皱着眉头道:“可是怎么解释很多信徒在别的地方看见拉希斯主教的事情?这是没有办法隐瞒的,当时看见他的都是我们自己人,教众们也必然要知道你这份报告的内容。”

鲁兹神官:“这好办,我们可以在报告里再加一条。拉希斯大人赶到英流河谷,发现了危险而强大的邪恶气息,我们几位神官决定去消灭黑暗,却又不想力量尚且弱小的教友们受到伤害,所以主教大人亲自让他们远离了战场。这充分显示了上帝子民既仁慈又勇敢的两面,两面都散发着高尚的光辉!”

海恩特:“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啊!难道我们就不再继续追究了?”

鲁兹神官:“当然要继续调查追究,但最好在暗中进行,这只是一份公开的报告,等到新的主教上任,还要向教廷提供一份调查结果的秘报,详细报告事件的真相。”

谢赫:“秘报?教廷会很快派来一位新主教吗?秘报中会不会把圣母像的事情写进去?”

鲁兹笑了:“写,当然要写,但有些事可以忽略,那要看二位怎么配合了,只能到时候再说。透露一点消息,教廷很会就会任命一拉新的主教,并且会派一名神殿骑士来协助调查此事。有了战斗力强大的神殿骑士帮助,暗中调查会顺利许多。”

海恩特:“协助乌由教区的福音事业的神殿骑士原先是维纳骑士,我认为她的魔法和武技都是第一流的,如果有她在我们也不会遭遇这种挫折。她与拉希斯大人有矛盾被招回了教廷,这次会回来吗?”

鲁兹神官:“我就不知道了,这应该是教皇大人以及神官议会才能决定的事。我们不必着急,立刻就会有结果了。”其实结果鲁兹神官已经心中有数,如果拉希斯死了,接任主教位置的十有八九就是他自己。所以拉希斯现在尚且生死不明,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在报告中把他写死了。

报告送达教廷,教皇的诏书次日就下来了,教廷的反应速度快的出乎意料。诏书中完全认可了鲁兹神官这份报告的说法没有提出任何质疑,对拉希斯主教的英勇斗志与仁慈的胸怀以及将一切奉献给主的决心大加褒扬,并且宣称他的灵魂已升入天堂得到永恒的安息。

关于这份诏书有一个很无聊但也有趣的花絮,以拉希斯的所作所为恐怕上不了天堂只能下地狱,而且教廷忽略了一件事,拉希斯是死在志虚国,按照当地的传说应该下的是另一种地狱。如果拉希斯留在十七层地狱都算占便宜了,估计还是东方地狱优待外宾的结果。这些话是后来白少流听说了教皇这份诏书开的玩笑。

诏书中也褒扬了谢赫与海恩特神官为了主的荣耀与邪恶黑暗势力的战斗精神,特别嘉奖鲁兹神官在这一事件发生后处理的细致而周到,很好的维护了乌由教区的安定团结。在诏书的最后认命鲁兹神官为志虚国乌由教区新一任主教,并且决定指派刚刚获得神殿骑士荣耀称号的灵顿侯爵来到乌由教区协助新任主教的广布福音事业。

诏书的内容当天就传回乌由,但正式的书函是在三天后由新上任的神殿骑士灵顿侯爵亲自带到乌由的。灵顿侯爵来到乌由市,表面的身份是一名游客,因为喜爱乌由美丽的海滨风景与城市环境以及热情好客乌由人民,所在他在这里买了一套别墅还有一艘游艇,把乌由作为修行度假长期居留的好地方。这条新闻被当作乌由城市建设与发展成果的喜讯上了各大媒体,甚至志虚全国性的重要媒体也多有报道。

但灵顿侯爵的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身份是派往乌由教区的神殿骑士,他来了之后与鲁兹主教密商了很久,又详细询问和调查了当时参与英流河谷事件的所有信徒,仅仅用了两天时间就写了一份关于调查结果的密报。这份密报的内容只有他和鲁兹主教知道,因为在报送教廷之前,这份由灵顿侯爵写的密报需要由鲁兹主教来签字确认。

鲁兹主教看了密报之后皱眉问道:“侯爵大人,您的调查结果怎么会是这样?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来自一个叫风君子的人,这个名字我有点耳熟。”

灵顿侯爵:“你在教廷的时候应该听说过,现在这个人的名字在教廷高层已经是人尽皆知了……想一想维纳骑士二十三年前的遭遇?”

鲁兹主教倒吸一口冷气:“原来是那个人,他可不好惹,竟然在乌由!”

灵顿侯爵笑了:“不要害怕,这是密报,不会传出去的。你也许惹不起他,可是我不怕,而且这份密报一旦送上去,他需要面对的是整个教廷的力量,迟早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他在乌由,对你我的事业迟早也是障碍,借助整个教廷的力量把他除去对大家都有好处。”

鲁兹主教:“您是怎么找到证据断定一切事情都由他而起的?”

灵顿侯爵:“这其实也简单,在那天夜里曾经有人冒充拉希斯主教将我们的信徒骗到了乌由市区,这个人是谁我没查出来,但是风君子和他在一起!……我拿风君子的照片让给多人辨认,有不少人都认出了他那天夜里就站在冒牌的拉希斯主教身后,而且手中还拿着一个奇怪的十字架。根据很多人的描述,我可以断定那个十字架就是教廷失落的圣器——滴泪的十字剑。”

鲁兹主教:“您在报告中已经这么写了,您认为是这一场有预谋的针对教廷与拉希斯主教大人的陷井,幕后的黑手就是这个叫风君子的人。……可是,与此有关的白少流你怎么只字未提呢?”

灵顿侯爵:“你们那么多人去了,请问有谁用哪只眼睛看见姓白的出现了?有证据吗?风君子参与了这件事却证据确凿!”

鲁兹主教:“看来他确实是参与了,但也不好断定他就是主谋啊?”

灵顿侯爵笑了:“有什么不好断定的,他必须是主谋!你是不了解他的身份,他是传说中的昆仑修行人一位大宗师。想当初他一个人击退了维纳骑士率领的一个福音战队,所以你们败在他手里无损乌由教区的荣誉,也无损教廷的声望。否则堂堂的一位主教率领三位神官和一百多名信徒,莫名其妙输给了连来历都不知道的一个女人和一个狼人,连主教都死了,报上去对你、对乌由教区所有为上帝事业做出贡献的人都没有光彩。……而与风君子进行战斗就不同了,这是一种勇敢无畏的精神,也是维护上帝尊严的莫大荣誉。”

看来人不能太出名啊!灵顿侯爵把脏水全都泼到了风君子头上,因为风君子是昆仑修行人中的第一高手,人又在乌由,这件事不是他干的也得是他干的!灵顿侯爵知道风君子来历不凡,是隐藏于世的昆仑修行人,但并不十分清楚他封印神识不再理会红尘之外的事情是什么意思?其实就算他清楚,估计也会这么干的。

灵顿侯爵栽赃给风君子还有自己的私心,当然是为了阿芙忒娜。阿芙忒娜与风君子之间的旧怨现在教廷高层早已传开了,那是阿芙忒娜一生最大的耻辱。如果他能够借机利用教廷的力量剪除掉风君子,说不定能讨得美人的欢心。他一个王室贵族主动要求跑到乌由教区来,其实也是因为阿芙忒娜,只要风君子还在这里,阿芙忒娜一定不会忘记乌由的。

这样一份密报如果让昆仑修行人看到了一定会嗤之以鼻,风君子怎么会做这种事?如果他真的解开了封印的神识想杀个把拉希斯的话,拉希斯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用得着那么麻烦?可是这份密报送到教廷里就不一样了,灵顿侯爵的调查以及解释都很有说服力,也有很多人愿意相信就是风君子干的!

教皇的本意是维持现状慢慢渗透发展,在不引起正面冲突的情况下将教廷的势力逐渐渗透到整个志虚大陆。为了维护教廷的尊严他没有处置拉希斯,但是心里也清楚拉希斯回到乌由之后迟早没命,那冲突事件也就算解决了,所以对鲁兹神官那份公开报告很满意没有再做任何追究。

但是教廷对昆仑修行人的根本态度并不是友好结交,而是正面冲突代价太大也没有取胜的把握,所以才想办法从侧面蚕食削弱。那么风君子做为昆仑盟主梅野石的师父,传说中地位最高的大宗师,又是率先公然挑起与教廷冲突的人,是一定要想办法铲除的。怎么办呢,其实教皇写给梅先生那封信里说的清楚,偶有冲突是个人私怨,与教廷和昆仑修行界之间无关。

灵顿侯爵这份密报送到教廷之后把问题复杂化也尖锐化了,教皇以及十二位红衣大主教都认为风君子应该消灭。可是以教廷的名义去消灭他等于向昆仑修行界宣战,所以需要想别的办法,有人能承担这个责任又不至于牵连到教廷才行。这个人是谁呢?当仁不让就应该是阿芙忒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