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喋血虚惊疑问情

鲁兹神官自告奋勇要去占领英流河谷中的制高点“观敌瞭阵”,其实他是找个借口想开溜,云金刚与火金刚离开那座山头已经被他用傀眼术感觉出来了。鲁兹神官四下搜寻了很久确定山头周围已经无人,于是决定留下,抽出魔法杖小心翼翼、鬼鬼祟祟的摸到山顶向四处瞭望。

拉希斯等人第一次过河时没有任何异常,鲁兹神官也看见了,等他们过了河视线就被山崖挡住了,距离早已超出了他傀眼术感知范围之外,所以拉希斯在河边遇袭鲁兹神官是不知道的。布尼带人在河中遇袭翻船他看见了,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算他想赶过去接应也是不可能的。

看见拉希斯的后援那么轻易的就被人截断解决,鲁兹神官心中一惊同时也有一丝高兴。他乐什么?看来对手很厉害,超出了原先的预计,拉希斯原先打算随时开溜的想法恐怕不能实现了,他只要过了河就凶多吉少。灵顿侯爵上次来乌由时就私下见过鲁兹,曾经有意无意透露了教廷中一些重要人物对拉希斯的态度,再联想到临来乌由之前神学院长老的那番话,鲁兹神官是心领神会。

现在的鲁兹神官心中希望拉希斯出事,但又不想背负见死不救的罪责,于是他也下山了,慢吞吞一步三回头的向远方英流河拐弯处磨蹭过去,一面还小心提防四周的情况。等他赶到河边时,战斗早就结束了。

不提鲁兹神官打什么小算盘,布尼与拉希斯的尸体同时落入水中,白少流还在感慨,只听见顾影在对岸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他赶紧隔河问道:“顾影,你怎么呢,没有受伤吧?”

顾影放下紫晶法杖一手按在胸口:“小白,你怎么从水里弄了个死人出来?吓了我一跳!”

白少流:“活人都杀了,死人有什么好怕的。”

顾影:“这是我第一次杀人。……不要隔着河讲话了,我接你们过来,快点离开吧。”她的声音也有几丝不安与紧张,这确实是她第一次杀人。顾影素爱洁净,并不喜欢看见血腥的场面,刚才杀了拉希斯是隔河斗法,最后杀人的动作也十分优雅干净,如果让她拿刀枪对砍来个血肉横飞几乎是不敢想象。

小白听出了她的紧张,心中暗自感激,故作轻松的笑道:“今天如果没有你,不可能这么顺利搞定,刚才那人是布尼神官,也是那天伏击我们的凶手之一,今天全部交代了!……应该去喝一杯庆祝庆祝!”

顾影有些意外:“你要我陪你去喝酒,现在?”

白少流:“在冰水里的时间太长了,我现在全身骨节又酸又痛,真想喝几口烈酒驱寒。”他的话音刚落,顾影在河那边手一扬,小白身上一热衣服与头发上都有蒸腾的白气升起,她在施法温暖小白的身体。

小白说了声谢谢,回头看见吴桐还坐在地上大口喘气,一时半会是站不起来了,倒没有受伤只是全身脱力。小白捡起狼牙棒,这根精钢狼牙棒已经被砍得破破烂烂不像样子,可见刚才战况的激烈,而海恩特那柄细长的银色十字剑落在地上却毫发无损。小白将狼牙棒丢进了英流河,顺手捡起了十字剑,这玩意看上去是个好东西可不能浪费了,顺手拿走以后给吴桐用。

小白一手提起吴桐一手拿着十字剑向顾影招呼一声,顾影一挥衣袖,一股风力平地而起将全身冒白气的小白卷过了河,他们立刻离去消失在夜色中。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鲁兹神官才集合河边十来个惊魂未定的教徒小心翼翼的渡过英流河。河滩上扑到在地的海恩特刚刚醒来,挣扎着扶地想起身,而远处的谢赫神官仰面朝天仍然昏迷未醒,怀抱圣母像模样十分猥亵。四周到处也找不到拉希斯与布尼的身影。

……

这一夜清尘根本就没睡,她一直在担心,虽然知道小白早有计划,有黑龙帮还有顾影这个高手帮忙,伏击出手应该能对付拉希斯,可是她仍然忐忑不安,在床边坐了一夜一直留意楼下的脚步声。

清尘没睡,庄茹一样也一夜没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她不知道小白一夜未归去干什么了,但是白天看见网上的“绯闻”,而且她也清楚小白与黑龙帮的关系,黑龙帮可是罩着不少娱乐场所的,如果小白真想出去玩玩真是太方便了。

庄茹主要还是在想清尘白天告诉她的那番话。清尘告诉她自己喜欢小白,而小白也曾经对她表露心迹,他们是患难相交,小白救过清尘,清尘也救过小白。清尘也说了她知道小白与庄茹的关系,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清尘全都清楚,她也很感谢庄茹照顾小白,而且现在也收留照顾自己。清尘说这番话时明显是在看庄茹的反应——你明白我和白少流的关系了吗?那么你还会让我留在这里吗?

清尘有一身武功修为之时,行走天下毫不畏惧,她不必在意庄茹对她如何。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如果真空劫过不去,清尘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弱女子,甚至连一个普通的女孩都不如。清尘没有读过大学堂,而且样子还长得这么怪,父母不在无依无靠,这世上恐怕只剩下一个小白仍然愿意照顾他。可她和小白现在住在庄茹家中,庄茹对小白明显是柔情满怀。

如果庄茹流露出半点反感她的意思,清尘打算离开,以她的脾气就算无依无靠也不会留在这里。等到小白治好了庄茹的脸,如果愿意和她一起走就一起走,如果小白不愿意离开庄茹她也不勉强,她虽然失去了武功可个性还是那样。

但是庄茹的反应出乎清尘的意料,她拉着清尘的手说:“妹妹,你和小白的关系我知道,过年前他说要领一个女孩回家我就猜到了,但那时不清楚你是谁。……后来他以为你死了,不知道有多伤心,你没有看见他当时的样子,魂都没了命也只剩半条。后来他好像恢复正常了,可是姐姐知道他不过是为了做好剩下的事,心里还在想着你的事一直没有真正开心过。”

清尘:“那时你不知道我是谁?现在你知道了?”

庄茹:“我就那么笨吗?小白和你都不是正常人……不,姐姐说错话了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你们都有很特别的本事,非同一般!其实姐姐已经猜到你是谁了,你杀过很多恶人,也救过我对不对?……我听小白说过一些你家的事,就把这里当你的家吧,这里还有小白是不是?”

清尘低下头:“原来姐姐知道了,不要说出来,就当作不知道,否则收留我是犯法的。……其实我现在受了伤,一身好功夫都没了,样子长的这么怪还不如正常人。”庄茹对她竟是这个态度,清尘心里一软把实话说了出来。

庄茹愣了半天才听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握着她的手没放:“妹妹,姐姐当初比你现在处境难多了,半张脸毁了,工作没有了,房子也快没了,所有人看见我都像看见鬼一样躲的远远的。当时我觉得世界已经把我放弃了,一切存在都是那么虚幻没有意义了,走路一头撞在了树上然后遇到了小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年纪还小,样子怪点又算什么?你还可以去读书、工作,姐姐会帮你,就算我没那么大能力,小白也一定会帮你,你应该知道他是什么人。”

清尘:“他?他是个死心眼的傻子,说的事情就会做到。”

庄茹:“小白可不傻,做不到的事情他也不会说是不是?”

清尘:“你们以前在一家单位工作,你一定帮过他,是吗?”

庄茹:“那倒没有,我仔细回忆过,我只帮他换过一次登机牌,那是他第一次出差坐飞机。”

清尘:“可是他喜欢你,不论那种喜欢,他一定喜欢你。”

庄茹看着清尘,眼神也很复杂,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他没有图过我任何东西,其实只要他想,姐姐什么都愿意给他,哪怕是我的命,这是实话。”

清尘:“难怪他会说你是他的女人,他能看透人心。”

庄茹的肩膀颤了一下,也低头道:“那是个阴差阳错的误会,当时他以为你死了,看见我觉得无法挽回的后悔,那种感觉我理解。那句话,现在算不得真……没想到他也告诉你了。”

清尘的脑子有些乱,俗话说柔能克刚,不仅是指男女之间,庄茹的态度让清尘这种个性的人没脾气!她能感觉到庄茹对小白的感情不仅仅是男女之爱,甚至还包含着一种亲情的寄托,所以在清尘近乎逼问的情况下能说出这番话来。庄茹只是想对小白好,其他的事情不强求,也知道自己无法强求,爱屋及乌对清尘也很关心,这不是装出来的。清尘不知为何脱口而出:“小白哥说到一定会做到的,他肯定会当真!”

庄茹:“你,你什么意思?”

清尘:“其实我想告诉姐姐一件事,我曾经要小白答应两个条件,一是在我的伤没好之前不许碰我,二是在你的脸没好之前也不许……不许碰你。他都答应了!”

庄茹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番谈话到此结束,清尘的本意是想告诉庄茹自己对的小白感情,做一次摊牌了断省得日后麻烦不清,结果还是一笔糊涂账。无论如何,清尘还是说出了闷在心里的话,但庄茹夜里却睡不着了。

庄茹知道自己的过去有些事不光彩,年纪也比小白大了六岁多,没有什么大本事更没有可用的背景。白少流年纪轻轻可在乌由黑白两道已经赫赫有名,在庄茹眼中他身上发生了太多的奇迹,她坚信小白是个了不起的非凡的人。所以她并没有奢望太多,甚至一度还想撮合小白和黄静,不料又冒出来一个清尘,看来他还真招人喜欢。

庄茹虽然对小白没有太多奢望,但是如果小白将来真的离开,她还是万分不舍,甚至希望现在这样的日子能够永远过下去,这不能单纯说自私,人之常情如此。她想的比清尘更多,因为清尘那两个听上去有些霸道的条件。小白的脾气答应的事情就会做到的,那么家里的两个女人他都不会碰,更不会半夜摸进屋钻上谁的床。

以庄茹的年纪以及经历,想的事情与清尘不一样。小白现在也是个“成功人士”,看如今社会上只要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在外面有条件还不风流?哪怕是表面上道貌岸然的大人物。白少流算是个异数了,庄茹知道他绝不是风流好色之徒,但是他毕竟是成年男人,家里有两个女人成天撩的心里痒痒的又不能碰,难保不会在外面偷偷解决。看来最近小白在风月场所的“绯闻”可能真有其事,竟然闹这么大动静但愿不要惹什么麻烦,清尘这丫头也真是的!

这天早上天还没亮庄茹就起床准备早餐,小白每次夜里不回家第二天早饭都吃的特别多,庄茹是当正餐来准备的。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应该是小白回来了,庄茹赶紧去开门,此时清尘也从屋里一溜小跑来到门口趴在猫眼上看,神色比庄茹还要急。

小白刚走到门口门就开了,庄茹与清尘一左一右迎面站着。清尘看见小白安然无恙胳膊腿也没少,这才松了一口气,关切的问道:“小白哥,出去办的事情顺利吗?”

庄茹同声道:“小白,一夜没回来,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我和清尘妹妹都为你担心,有什么事非得夜里办吗?”

小白进门一边换鞋一边笑道:“没什么,冬泳去了,游的很痛快,还抓了两条大鱼。”

庄茹:“游了一夜!鱼呢?”

白少流:“不是什么好鱼,死了,就扔河里了。”说话时冲清尘眨了眨眼,清尘听明白了。

庄茹显然不太相信小白的话,她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妹妹,你能不能去厨房帮忙摆下桌子?……小白,你来一下,我有几句话想问你。”

小白跟着庄茹走进自己的卧室,只见她把门关上说道:“小白,我不知道你出去做什么了,但是有些事还是注意一些的好,不应该闹成网上的新闻。”

小白一听就知道她误会了,苦笑道:“庄姐,没有你想象的那些事,我很纯洁的,到现在还是……还是处男。”这种事情不好解释,小白不得不说了一句彻底的大实话。

白少流说自己是处男,恐怕整个乌由市人民都不会相信,可这偏偏是实话。一句话把庄茹说得倒有些脸红,她瞪了他一眼道:“我问你,你是不是答应过清尘妹妹两个条件?”

“是的,她对你说了?”小白有些尴尬的低下头,不知道怎么和庄茹解释。

庄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小白幽幽道:“将来我的脸好了,你是不是准备带着清尘妹妹离开?告诉我实话,姐姐不会介意的。无论如何,你们还一直在为我着想。”

一夜未归,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庄茹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小白刚想回答,却觉得四肢发寒全身发软,喉头一甜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然后站立不稳坐倒在地。庄茹正心情忐忑,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他等待回答,突然被喷了一脸血沫子,然后就看见小白软倒在床沿前。她的魂都吓飞了,扑过去一把抱住小白:“你怎么啦?不要吓唬姐姐,我什么都不问了!……清尘,你快来,小白吐血了!”

没想到好端端的一个小白,被自己一句话问的吐血倒地,庄茹都懵了,赶紧叫清尘。厨房里传来碗筷落地的声音,清尘已经撞开门冲了过来,一见小白的样子也吓坏了,迭声问庄茹:“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庄茹眼泪都下来了,哭声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问了一句他将来会不会带着你一起走,小白就突然吐血倒下了,都是我不好,再也不会问了。……快叫救护车!”受惊之下她还是有些发懵不是很清醒。

“不用叫救护车,快扶我起来躺下。我这是被阴寒之气侵体,将阴寒内瘀吐出来就没事了。”这时小白说话了,虽然显得虚弱,但中气勉强还算平和。清尘毕竟是个会家子,听了小白的话也知道他是受了内伤,看上去怪吓人的但是还不算严重,赶紧和庄茹一起把小白扶到床上躺下。

清尘用既关切又心痛的语气责问到:“你是怎么搞的?那么不小心伤了自己,既然受了伤就不应该强撑着回家,还装的跟个没事人一样,连我都没看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