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杀意寒川水龙凝

吴桐确实与其他的“狼人”不同,他是在大宗师白毛的指点下经白少流特别训练出来的秘密武器,虽然他接受修行训练的时间很短,但是由于本身的特性,动起手来威力可不小!小白曾经带着吴桐去见过白毛,却没有点破白毛的身份,就是让他陪自己到马场遛驴。在白毛的暗中授意下,小白详细的询问了吴桐参加教会内部的“力量的唤醒”仪式的经过,以及后来他的“修行”还有所出的问题。

吴桐走后白毛说了一番话:“他学的东西很有意思,也是从向内凝神收摄入手,走的是定中生慧直修心性之路,可以获得一种强大的念力。入门之后可以有两条道路:一种是发愿力修身,筋骨强悍威武刚猛,凝聚愿力为能量可以由内而外发出伤人。另一种是发慧力反摄大千世界,能够与外界的各种能量沟通,转化、控制并使用它。弟子入门后可以根据资质不同选择其中之一或者侧重其一,根器上乘者也可内外兼修,不过符合内外兼修的人很难得,真有这样的弟子在昆仑也可以习成金丹大道了。”

白毛不愧为一代大宗师,虽然从没有接触过西方的魔法与武技,但根据吴桐的讲述,白毛以我为主从诸法相同处理解,用自己的语言竟然将西方教廷信徒的修行特点概括的八九不离十,这头驴简直是一本修行百科大全书。

小白连连点头:“对,我见过的那些教廷高手特点就和你说的差不多,但是他们互相配合起来威力很大。”

白毛冷哼一声:“昆仑修行法术配合起来威力也不小,比如正一门由二十八名弟子结成的伏魔剑阵,而我原先所在的终南派也有阵法。但是道法修行只是为了渡己渡人,偶尔斗法如果不是为了降妖除魔,大多不过是印证修为高下得失,几乎没人会琢磨怎样结队出去砍人。……我曾经也设想过,广传法术然后挑选各有成就的弟子,根据他们的特点组成斗法战阵,虽然比不上伏魔剑阵那样的高深阵法,但是修行简单迅速能集合多人之力,可以在短时间内聚集强大的势力。可惜我还没来得及试验,不过你有机会,可以先从黑龙帮开始这么试试。”

小白笑道:“白毛啊,你当年没有去做黑老大简直是浪费人才了!……别拿眼瞪我,开玩笑而已。说刚才的事,吴桐属于哪一种情况?”

白毛:“都不是,两条路哪条都没走对,他是走火入魔!他是心神躁动不宁才有求于上帝,跑到教堂里祷告求内心安宁,学法之后表面上知道了心神内摄的途径,但形神并没有真正的安定合一而是强自压抑,获得的神通能量根本不知控制运用,一旦爆发压抑的躁动就会反制心神如兽如狂!”

白少流:“怎么会这样呢?”

白毛:“我一听就知道他必然会走火入魔,他学了人家的道法,修炼却不依照心法的要求。向内凝神收摄、定中生慧直修心性、获得念力神通,从仪式上是祈求上帝赐予安定精神、面对一切的力量,因此信仰是基本的心性要求,其中自有境界精微之处你也不能小看。他根本不信上帝也就罢了,反而有厌弃信仰之心,修行那种法门怎么会不出问题?志虚古人也说敬神如神在,这个道理你也应该懂。……比如密宗修行有观想本尊法,你如果有疑法之心厌弃本尊又要按术修行,不入魔境那才叫见鬼了!”

白少流:“魔境?你对我说过修行人必须经历的七种考验是爱欲劫、身受劫、魔境劫、妄心劫、真空劫、换骨劫、苦海劫,其中就有魔境,难道他也是修行人?”

白毛:“那也算是修行,能得神通的法门考验都是一样的。”

白少流:“让我想想,顾影曾经说过,教廷中的修士学习魔法到一定阶段,要面对欲望的躁动,通过祈祷请求上帝赐予安宁,让自己能够对抗内心中魔鬼的诱惑。这是不是魔境劫?”

白毛:“应该差不多,他们也有自己历劫的心法,但这种心法有问题,除了上帝之外的一切存在都可以归入魔鬼诱惑一类,由自己的利益喜好而定,心性好恶有偏者就算历劫成功也很可能出不易察觉的偏差。……其实各门道法巧妙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白少流:“先不管别人了,怎么帮助吴桐历魔境劫?”

白毛:“你又错了,所谓历劫是面对并通过考验,而他已经失败了,堕入魔境不可自拔,不借助外来的精神力量不可能解脱出来,所以他需要的是解救而不再是历劫,你就是那个解救者。而且你的修行即将面对的也是魔境劫,成功历劫之后我才敢传你《白莲秘典》中的法门,这解救狼人的试验也是你要面对的魔境劫考验之一,因为你要用心通之术进入到他的狂躁神识当中,不仅设法压服,还要设法解决,所以你也会被他狂躁的内心感染。”

白少流:“说了这么多,快告诉我具体应该怎么做?”

白毛:“我在你拿来的《白莲秘典》中找到一种法门,你先拿他做个试验也好。同时我再教你另一种方法,争取不仅保留他狂暴的力量还可以继续强大,又能受你的控制。这样双管齐下,就算不成功,你也有个强大的帮手。”

白毛要吴桐去修的是一种外景内观之法,仍然是精神力量的收摄,但却不再是向内心省视,将精神向外融入到天地当中再收回,是一种延伸神识控制力量的法门。开始需要在正午时,选择风景地气最开朗处修习,同时小白用移情术压住他的情绪躁动,一点一点的释放他的狂暴力量,却尽力保留一丝神智清明。吴桐也就是遇到了小白,否则别人真的很难帮他。

此时吴桐还没有完全成功解脱,他已经可以随时进入狂暴状态,可一旦狂暴发作还无法自主控制。而小白可以基本控制他何时恢复,同时让他在发作时保留一丝基本的神智。如果小白不控制让他自己发疯,他会发作到神气衰竭或躁动情绪发泄完毕为止,这样他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体力,而修炼能让他恢复更快,再次狂暴时力量也会更强大。这虽然也是一种利用他的办法,但一味如此也是一种恶性循环,直到他内心的躁动力量强大到小白也控制不了的程度。

所以小白平时也不敢让他作太多的狂暴力量训练,只是让他多修炼神识控制之法早日解脱魔境才是正途。可今天与海恩特交手时情况不一样了,小白只是给他下了一道指令,那就是不要一味猛攻,缠着海恩特远离拉希斯。吴桐发起狂来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这个指令印在脑海中还是记住了。

吴桐挥舞着狼牙棒,使出的却是一套刀法,那是小白让武金刚武胆教他的二十四式泼风刀法。平时吴桐施展这套刀法东倒西歪不成章法,可一旦发了狂,狼牙棒舞开真有泼风八面之威,再加上张牙舞爪、嗥叫连连的样子,就像个发了疯的武林高手。海恩特越斗越是心惊,因为对手简直不知疲倦而且越战越勇。

刚开始交手时,海恩特十字剑展开带着斗气光芒大占上风,狼人只有招架之功舞动狼牙棒护住全身边打边退,只在海恩特剑势稍缓时抢攻一番。等沿着河岸往上游走的越来越远时,海恩特觉得情况不对想回去已经无法脱身了。带着斗气的十字剑不知与狼牙棒经过了多少次大力的碰撞,精钢狼牙棒上的尖刺已经被削去了一大半,棒身上深浅不一的剑痕累累,看上去十分滑稽就像卖糖葫芦的垛子。

可狼人的表情越来越凶悍,力量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狼牙棒挥舞之间与空气摩擦竟发出淡淡的一层薄光!吴桐今天算是得到了彻底的宣泄,激烈的格斗中不自觉地魔法修行被唤醒的力量第一次真正的释放出来,这种变化恐怕连小白都没想到。海恩特倒吸一口凉气,恐惧涌上心头——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狼人,老天,他居然还会魔法斗气!

吴桐和狼人的战斗十分激烈,可是远远比不上隔河相斗的顾影与拉西斯的斗法场面炫目壮观。

顾影以紫晶法杖挑起奔腾的英流河水在空中化为冰龙,拉希斯也挥舞法杖发出一道白虹般的孤光在空中与冰龙相斗。拉希斯身为教廷在志虚国最重视的乌由教区的主教,魔法修为自有过人之处,他本身就是一位高级魔法师,而且精通很多牧师擅长的辅助法术,论魔法力的强大当然在年纪轻轻的顾影之上。他发出的孤光白虹不断将空中飞袭的冰龙斩得粉碎,化成一片片碎冰落入英流河中。

可顾影一出手就占了地利优势,冰龙的前锋被斩碎她也不再施法凝聚,而是不断挑起奔流不息的河水化作冰龙的尾翼飞起,随着水势的变化冰龙在空中盘旋着变换攻击方向,相当于借助了整条河奔流冲击的力量压向拉希斯。冰龙飞舞白虹穿梭在空中激斗,碎裂的冰雨不断四散而射。两人的魔法在河面上空斗了个旗鼓相当!

时间一久,拉希斯毕竟老辣,斗法相持不下,他还有余力暗中施展别的手段。暗中念念有词,迟缓术和眩晕术交替发出,只要冰龙的压制之力稍缓有片刻的断流,拉希斯就有办法攻击到顾影。此时就见顾影身上的白袍不断闪烁,火星溅射般的光芒时隐时现,而她本人并没有受到负面法术的影响。这件神圣法袍有加持祝福的作用,在魔法力的灌注下自然会发出各种祝福魔法抵消相应的负面魔法伤害,顾影自己不需要分心施展各种祝福术,只要用足够的魔法力灌注全身就行。

拉希斯偷袭无功,反倒因为分心差点被冰龙扑下扫中,心里大吃了一惊。他也看出顾影身上的衣服有门道,暗中疑问——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神圣法袍,怎么会穿在她身上?反正不是光辉战甲,那几乎可以肯定是神圣法袍了!想到这里拉希斯不再偷袭,而是不断施展祝福法术加持在自己身上。

拉希斯知道身后的谢赫神官遭遇了袭击,而海恩特神官与袭击者缠斗到一起已经打到很远的地方。他心中暗骂海恩特是个笨蛋,怎么离开了自己的身边?拉希斯已经无暇分心去顾及那边的战况了,不知道海恩特现在也是有苦难言。但是他还满怀希望,因为他认为布尼神官带着大队人马很快就会赶到,收拾对方不成问题。

拉希斯刚刚这么想,就觉得眼前一花,仿佛看见已经死去的克里根红衣大主教站在河岸边对他说道:“为了救赎你的灵魂,我们不得不审判你!对你的惩处将尽量温和,不会流血,愿你的灵魂在炼狱中得到洗理!”

这番话曾经是克里根在海岛上对清尘说的,拉希斯眼前突然出现这种幻象,当然是白少流在暗中用开扉术捣鬼。拉希斯心神一震,发出的孤光白虹被冰龙冲开,寒冷的锋芒已到眼前。这时拉希斯也反应到自己受到了精神催眠类魔法攻击,对手来自一个突然从上游水中跳到岸边的人,他赶紧给自己加了个恢复清醒的祝福,眼前的幻象消失。同时一举魔法杖,一个护罩凭空出现,冰龙撞击在护罩上前锋化作纷飞的冰雨,拉希斯趁机重新施法凝聚孤光白虹又准备从空中挡住冰龙。

白少流站在两百多米外的河边,全身湿漉漉的鬓角上都结了冰霜,看着拉希斯眼神中也有赞叹之意。这老东西真有两下子,在顾影的攻击下自己的开扉术干扰竟然没有一举成功!离小白不远的河滩上,海恩特神官口吐白沫趴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他好像是脱力晕厥了。而吴桐瘫坐在地大口喘气,狼牙棒滚落在一旁,眼神中的狂野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疲惫与无力。

小白看了吴桐一眼,用手一指吴桐,然后在空中一挑指向远处的拉希斯。

拉希斯刚刚回过神来,重新凝聚白虹截击冰龙,受惊之下发出全力,一举将冰龙从河面上斩成两段。顾影的这条冰龙是顺着水势从上游不断引出的,冰龙斩断飞溅的冰花中突然飞出来一个人,此人全身冰冷面目浮肿、脸色铁青早已死去,赫然竟是布尼神官的尸体!

拉希斯一见之下如遭雷击,此时白少流的声音远远传来:“不要再挣扎,没有人会来救你了,认命吧!”伴随着话音,一种深深的疲倦感与无力感袭来,直钻入拉希斯的脑海深处。

小白同时施展了共情与移情之术,先将狼人结束狂暴状态久战脱力神气衰竭的感觉印射到自己心中,再将这种疲惫与虚弱感送到拉希斯的脑海中。他选择的时机非常巧妙,就在布尼神官尸体飞出的同时。拉希斯刚刚用清醒术祝福魔法破了幻象,立刻就看见了布尼神官的尸体,而这是真实的不是幻觉,他越清醒就看得越清楚!布尼已死,拉希斯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孤立无援,心中一阵惊惧与绝望,就在这时小白的移情术发动了。

拉希斯的身体没来由的一软,就像力量暂时被抽走,已经没有时间再让他挣扎了,顾影发出的冰龙乘机冲破白虹击碎护罩吞没了拉希斯的身体。冰龙盘旋将拉希斯的身体卷住,瞬间绕成一个巨大坚硬的冰块,这冰块飞起扑通一声与布尼神官的尸体一起落入到英流河中。相斗了良久,真正解决战斗只有这么一瞬间!

布尼与拉希斯的尸体顺流漂走,被冲入到凶险湍急的积黑山大峡谷中,估计是再也找不到了。当日偷袭暗杀小白等人的三个凶手,奥特神官已经被清尘当场格杀,拉希斯与布尼今日葬身于同一条河流,连句遗言都没来得及留下。小白今天要杀的人只有这两个,看见他们的尸体漂走心中也感慨难言。

白少流知道杀了拉希斯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是他必须得出手,不论是论私仇还是论公义。如果清尘现在功夫未失,也一定会杀人,不过按清尘的习惯应该是下帖刺杀,但小白可没那么死心眼。

不过白少流没想到的是,拉希斯与布尼“失踪”的这笔糊涂账,会被教廷莫名其妙暗中算到了风君子头上,给这位在世仙人以及远在冈比底斯山的阿芙忒娜惹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这些多少都是因为那位一直躲到山头上再没露面的鲁兹神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