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连船崩碎旋作冰

敢出来混脑子都不笨,拉希斯等人也打起了自己的主意,不想一味被动。拉希斯回头看了一眼远方鲁兹神官所在制高点的位置,恰恰在河边这一块视线被山崖挡住了。这一路走来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也没有收到鲁兹神官的示警信号,他留在那里也好,至少撤退的时候己方还有一名高手接应,拉希斯是这么想的。

后面的布尼神官也准备领着手下过河,这一段河面有三、四百米宽,水面看似平缓可流速很急,沿河岸水流较慢的湾处有不少地方还结着薄冰,寒冷刺骨的冬夜里下水游过去很困难也很危险。布尼的傀眼术在水下搜索感应的范围大打折扣,将将能延伸到对岸,他仔细搜索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埋伏,刚才拉希斯他们也过去了没有留下危险警告,布尼下令过河。

他们这十来个人当然没有能耐一起飞过去,但是有别的办法。布尼手持十字架,另一只手指着水面开始吟唱,身边有几个人也和他一起对着河水念念有词,岸边的水面很快就凝结成一大块浮冰。这浮冰见风就长,很快变成一条五、六米长,三、四米宽,一尺多厚中间凹陷四周卷起的奇异冰船模样。

众人登上冰船,布尼站在船头,以手指向前方,河面表层的局部水流被他的魔法操纵,裹挟着这艘冰船向对岸驶去。另有几人站在冰船两翼,施展风术魔法护着冰船平稳而快速的前进,其他人各拿刀剑凝神戒备。人多就是好办事,在布尼的指挥下众人合力渡河配合的很好。

冰船的速度不慢,但是有一个人从上游而来速度又要快得多!谁也没想到白少流并没有在前面河滩等拉希斯,而是从后面杀到。更加难以想象的是,有人居然能在这刺骨的河水上游潜伏这么长时间,以至于谁都没发现。白少流潜水顺流而下,速度简直比鱼雷还快,冰船刚刚离开岸边五十多米,白少流从一公里外就游到了近前。

“水中有东西!上游,攻击!”布尼在小白接近到两百米左右的时候也发现了上游的水底有什么东西飞速的冲来,赶紧下令截击,可是等他话一说完小白已经到了船边几十米远了。

船上有四五个人同时挥起刀剑,刀气剑芒劈入水中象一张交织的网激起一阵乱流和浪花,水中的东西眼看就象是一条要撞在网上的大鱼。此时水面上的浪花突然变“活”了,凝聚成十余道水箭飞起带着呜呜的响螺声射向船上众人。船侧的两人挥手,一片疾风升起卷向水箭吹开了大半,几道射进来的水箭也被船上的人挥刀剑击碎。

“魔法师保护船,后退上岸!剑士攻击四周水底!”这位布尼神官也算人才,临危不乱紧接着下了第二道命令。他到现在也搞不清楚水中究竟是人还是什么危险的黑暗生物,下令退到岸上是明智的选择。

布尼一声令下,率先向水中施法,冰船的外表面闪过一层白光。另外有两个魔法师也伸手抓向空中,做投掷状将两团看不见的东西丢到水里,围绕着船底的一片河水突然凝结了一半,一米左右的空间出现了枝枝桠桠锋利的网状冰刺。同时其他人也向水中四面方向挥动刀剑发起攻击,这种情况下冰船几乎已不可靠近。可是就在布尼神官下令的同时,冰船底部传来“喀嚓”一声轻响,似乎被什么东西刺中了。

用魔法凝结成的冰船不像普通的冰那么脆弱,在魔法力的保护下甚至比岩石还坚硬,但是小白的那把小铲子也不是普通的铲子,它在武功内劲的催动下完全可以刺入岩石。刚才遭遇袭击时,小白从水中使用九孔响天螺还击,人却没有正面靠近而是灵活的一闪来到船岸之间的水底。他将小铲子用力向下一插,铲尖刺入到河底露出的岩礁中直没进去只剩下一个手柄,同时一转手柄从尾部射出一道带钩刺的长索刺入到远处的冰船底部。

钩刺凭借机璜的力量与小白的内劲射入船底三寸多深,并没有给坚固的船体造成什么损伤,恰在此时保护冰船的冰刺伸出将钩锁冻了个结结实实,这把带索的铲子相当于链锚将冰船系在了河中。钩索射出后小白立刻离开,绕向下游远远的转了个圈到了河中心,避开了所有的攻击。他在河中心冒了一下头又潜入水中,小白毕竟不是鱼,也需要换气的。

布尼神官正指挥着一船人快速的退向岸边,此时远处河中水花一翻有什么东西露了一下又潜了下去,然后水花中有一件东西飞出。这是一个巴掌大小的海螺,五彩斑斓上有从大到小的九个孔,海螺飞到空中迎风旋转发出悠扬之声。河心中不断有浪花飞起成为水箭,水箭又凝成闪着寒光的冰棱,围绕着冰棱还有细锐的风刃旋转,从空中飞来不断的向船上众人头顶上落去。

小白施展九孔响天螺全力发动攻击,这当然属于昆仑修行人的道法,特别之处是他能潜在水底御器。巧合的是,西方魔法中也有类似的冰刺、风刃一类的攻击,布尼神官当然见过,只是对手如此施法让他匪夷所思。布尼急忙施展魔法,一面球形的白色光芒护罩从手中的十字架上升起,船上其他的剑士也转身挥舞剑芒抵挡,余下的两名魔法师催动风术护着冰船向岸边急退。他们能招架,但却不想反击只想快点回到岸上再做计较。

就在此时,船底传来一声嘭响,听上去就像什么东西被绷紧了。然后船尾突然往下一沉,整条冰船在水中打了一个圈,船上的人站立不稳好几人滑到,布尼神官反应很快,大喝一声:“稳住船!不要再动,全力远程还击!”

布尼发出的白光护盾突然膨胀照住了整条船,一瞬间挡住了小白所有的攻击为其他人争取了时间。接连不断的冰棱带着风刃很快击碎了布尼神官放大的护盾,其他人此时也站稳身形开始还击。布尼神官曾经是教廷守护军出身,指挥作战的应变反应非常快,所以拉希斯才会让他断后率领大队人马。

冰船还没稳住,水中又传来一身嘭响,下沉的船尾突然被一股大力抛起,整个冰船翻了过来把一船人都扣在了冰冷的河水中!

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小铲子上射出的那根长索绷断了。钩刺与铲子两端固定的都很牢,长索在水中绷到最紧。这根长索很细,是用强度极佳的复合材料制成,韧性和弹性也非常好,用来攀援时可以承受几个人的重量。但是世界上没有不断的绳子,要看拉它的力量多大,这么大一艘冰船细细的一根长索是拉不住的。

想象一下,长索一断船尾向下的拉力突然消失,整个船体向外掀起。此时两名魔法师正施展风力稳定船身,船身突然反方向弹起,魔法相当于又加了一把力。而刚才小白的突然攻击,船上的其他人都不自觉的站到了靠近船头的位置面向河心迎击,使这艘船的重心也向船头偏移。有弹性的长索一断,三股力量相合,冰船突然就翻了过来。

应该说布尼神官是个人才,指挥准确而果断没有什么失误之处。但是白少流发现他们用魔法凝结冰船过河之后,交手可能发生的变化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如果在岸上小白恐怕也没把握同时对付这么多互相配合默契的对手,但水里可是他的天下。他原先预计这艘冰船肯定会剧烈摇晃,有站在船边的人会落水,而其他人也会一时失措,这样自己就有机会都收拾了。没想到一铲子打翻一船人,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最佳战果!

这些人一落水,冰船就失去了魔法力保护,普通的冰哪经得起这种折腾,立刻碎裂成大大小小的很多块。落水的人此时心惊胆战,不知道河里有什么怪物,哪里还有余力反击,纷纷没命的游向岸边逃命。五十米左右正是一个标准游泳池的距离,逃得最快的那几个速度足以打破乌由市冬泳记录。

等他们惊魂未定的爬上岸边时,又有两人从水里被扔了出来“吧唧”摔在岸边,原来有两个不会游泳的被水中“怪物”用力抛到了岸上。众人瑟瑟发抖、七荤八素,几乎所有人都逃上了岸惟独只少了一个布尼神官。再看河中风平浪静,一片碎冰向下游漂去。

这一系列变故说起来很复杂,但从河中遇袭到冰船翻覆的时间却很短,前后还不到一分钟。

当布尼神官等人在河边遇袭的时候,远处的拉西斯立刻就感应到了,低声道:“后面的人似乎在河边交手了,对方想抄我们的后路,幸亏我们早有准备。”

谢赫神官:“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回去接应?”

拉希斯:“后援人多,布尼又擅长战阵,一定不会吃亏。我们也不要过河了,杀回去接应,在河边来个两面夹击。……先不要着急,你们两个悄悄走回去突然出手把山崖上那个人解决,最好抓活的。”

三人不动神色的转身,然而还未举步突然又站住了,因为他们同时感觉到身后有强大的力量出现,这种能量波动的感觉十分熟悉却带着危险的气息。三人同时又转身拉西斯与海恩特一左一右谢赫在两人身后,成品字形的战斗队列,只见对岸朦胧的月光下远远走来两人?

一位身材修长窈窕的女子,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光着一双玉足没有穿鞋。但如果靠近了仔细看,女子虽然赤着脚却一尘不染,因为她走动时足不沾地离地面寸许距离凌空而行。这人正是顾影,那件神圣法袍清尘身上有些滑稽,但是顾影穿着它却恰好合身。这件衣服似乎变成了活的有了灵性,裙裾无风自然轻荡,质地仿佛也变得柔软轻薄贴合她在身上隐约反射出淡淡的如月光一样的微芒,完全衬托出顾影妙曼的身姿曲线。月光下走来的顾影就像一位纯洁高贵的圣女!

为什么说是两个人?因为顾影右手拿着一根短杖,左手举着一尊半人多高的圣母像,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托着另一个人。等她走到对岸站住,拉希斯等人才看清来的不是两个人。月光下隔着河面目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是拉希斯已经认出来人是上次被自己偷袭的顾影,她也是阿芙忒娜曾经的学生。

拉希斯还没说话,海恩特指着对岸叫道:“大人,圣母像!”

顾影冷冷的说道:“既然来了,圣母像就还给你们!……拉希斯,你下地狱去吧!”她轻轻一挥手,那尊圣母像带着风声飞过河向着三人就砸了过来。

拉希斯喝道:“谢赫接住!”他和海恩特两人没用理会圣母像却同时拔出法杖与十字剑,因为顾影扔出圣母像之后立即就发动了攻击,一点多余的动作、一句废话都没有。这是小白特意交代她的——远处一动手她就露面,一露面就全力出手不要有任何废话,只隔河相斗不要过河。

顾影完全按照小白的安排,左手扔出神像右手一挑紫晶法杖指向面前奔淌的激流,整条英流河仿佛都停顿了一下在顾影的面前的断流,紧接着上游的激流继续却不再全部向下游流淌而是卷向天空成为一条晶莹的水龙!

这水龙飞到空中似乎已经凝结成冰,闪着寒冷的锋芒,然而它仍然是流动的在空中飞舞盘旋扑向拉希斯,这正是那根紫晶法杖的神奇之处。拉希斯也一挥魔法杖,面前空中出现了一道白色长虹,飞旋着斩向了冰龙。海恩特一挥十字剑也要上前合击,却突然转身回劈,同时他们身后的谢赫神官发出一声惊叫身形飞起向后重重的摔倒在地!

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忘了不远处山崖上还潜伏着一个人。拉希斯等人已经发现这个人一直在暗中戒备,可刚才顾影一露面就扔出圣母像紧接着全力攻击,这一瞬间将三人的注意力暂时全部吸引过去。潜伏的那个人就在顾影扔出圣母像的同时动了,无声无息但速度快得惊人就像离弦的箭,跃下山崖直扑三人最后的谢赫神官。

这人五官奇异的扭曲已经看不出原先有几分书生气的模样,咬牙喘气目录凶光,手中挥舞着一条巨大的、带着尖刺的狼牙棒。这人正是那位月夜人狼吴桐,刘佩风也不知从哪里给他搞来这么一根狼牙棒。他的位置本来离谢赫有五百米左右,这个距离不算近,但是狼人发作起来速度与力量远远超出正常的估计,他如果全力冲刺连小白都未必能追上。

谢赫神官也不可能想到在这个地方会碰到危险的“黑暗生物”。他在三人中是正面战斗力是最弱的,虽然也会一些魔法但攻击力都不强,但是他的作用却很大,擅长各类祝福与附加法术,是一位标准的牧师,所以才会站在战阵的最后。当神像飞来,谢赫神官施展了一个简单的空气魔法在空中减弱神像的速度,伸手将圣母像接住,此时吴桐已经无声无息的冲到近前挥舞狼牙棒带着劲风拦腰扫来。

还好谢赫神官早知那里方向有人,情急之中还是发出了他最强的防护法术,一面闪光的透明盾牌出现,盾牌的中央还有一个虚凝而成的金色十字。狼牙棒正砸在盾牌的十字中央,盾牌被砸得粉碎,巨大的冲击力将谢赫的身形卷起飞出,他后背朝下重重的摔在河滩上当即晕了过去。而此时海恩特转身挥剑,十字剑带着白色的斗气光毫也斩到了。

吴桐发出一声似野兽般的号叫,挥狼牙棒与十字剑相击,火星四射发出刺耳的金铁交鸣声,狼牙棒上的尖齿也被削掉了好几根。吴桐丝毫不惧又嗥叫一声,挥棒与海恩特纠缠在一起。

一但缠斗在一起,海恩特却发现这个狼人与以前在西方大陆遇到过的不一样。一般狼人的优势是灵活的反应、凶悍的力量、超人的速度,但攻击本身是没有规律与技巧的直觉式攻击。但是这个狼人的攻击却很有技巧,一根狼牙棒章法严谨挥舞的滴水不漏,而且不是一味猛攻似乎一边打还知道一边后退。每当海恩特后退时他就扑上来吼叫着一顿猛砸,海恩特一但全力强攻他就不住后退,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远离了河岸边。等海恩特发现自己距离拉希斯越来越远时已经晚了,他被狼人缠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