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车马还赠衣裳受

白少流简单的向顾影讲述了事情的经过。那天夜间偷袭的人是拉希斯主教,当时清尘被阿芙忒娜的救走带到一处海岛上,并且让她做证指控拉希斯主教。后来教廷派红衣大主教克里根处置此事,克里根竟然因为清尘当时杀了拉希斯手下的奥特神官要处死清尘。这个决定引起了昆仑修行人的不满,昆仑修行人盟主梅野石率领两名修行高人杀了克里根等五人,只留下阿芙忒娜回教廷报信。

一个月前教廷派了一名灵顿侯爵来送诏书平息此事,小白因此知道了拉希斯主教已经回到乌由。梅盟主曾经说过拉希斯当诛,昆仑修行人遇之格杀勿论。小白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昆仑修行人,但此事因小白等人而起,要杀拉希斯小白觉得自己首当其冲,所以这些天一直想办法逼拉希斯露面。如果不出意料,拉希斯今天夜间就会出现,小白已经做好了准备等他。

时间有限白少流讲的非常简短,很多枝节比如自己如何追杀洪和全都没有来得及仔细交代。顾影虽然在志虚国出生,但她接受的是罗巴联盟吉利国的贵族教育,也曾经是阿芙忒娜的学生,自幼所学法术兼容东西方之长,却并不是昆仑修行人也不太了解昆仑修行界的事情。听小白讲述这件争端她也是目瞪口呆惊叹不已,等小白讲完也用了半个小时。

顾影喝了一口茶,尽量平静心情问道:“你今天说的这些我以前闻所未闻,昆仑修行界我只隐约听说过一些,没想到其中还有如此多的内情,志虚大陆还有那么多的隐秘高人。……清尘没死,这太好了!否则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安心的。你要杀拉希斯,是要与她联手吗?”

白少流:“不是,她受了伤还没好,不能与人动手。”

顾影:“你为什么不早来找我?不愿意让我帮忙吗?别忘了拉希斯出手时我也在场,如果不是你们相救我现在已经没命了。其实我也学过志虚国传统的道法,算起来我也是半个昆仑修行人,与公与私我都应该出手的。”

白少流:“我这不是来找你了?你算半个昆仑修行人,我也算半个,我们俩加起来就是一个了。今天夜里动手,你和我一起去吧,怎么出手听我安排,这件袍子和这柄法杖正好能派上用处。”

顾影看着衣服和法器,犹豫了片刻道:“我本来有些担心,以你我之力未必能对付得了拉希斯和他手下的神官,现在有了这神圣法袍和魔晶法杖,我想我可以与拉希斯一战。这两件东西我先暂借,杀了拉希斯之后还给你。”

白少流:“借什么借,说是送给你就是送给你的。”

顾影:“你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吗?”

白少流:“钱?法器是花钱买不到的吧?”

顾影:“你错了,在西方,很多东西都是可以花钱买的,区别就是什么人有资格去买,花多大的代价。像这柄法杖,想得到它有三种途径,一是自己去制造或者命令手下为自己制造,二是接受信徒和仆从的捐赠或者教廷的赐予,三是自己花钱去向制造者买。当然,只有教廷中学习魔法的正式学生和拥护教廷的贵族子弟才有资格去买,但是黑市中也有交易。这柄魔晶法杖如果流落到黑市之中,它的价值可以交换一架私人飞机。至于这件神圣法袍,恐怕是绝不可能流落到黑市中的,因此我也无法说出它的价值。”

白少流:“居然还有黑市交易?真是太能搞了!”

顾影:“为教廷与各大贵族世家专门制做这种东西的工匠,偶尔也会私自留下一些材料秘密制做这种法器,悄悄送到黑市上交易,价格都很高。像这种高品级的法器,一般的工匠是做不出来的,需要高级魔法师才行。……如果是在中世纪,一个普通人有两件这样的东西,可以带着它找一个没落的贵族世家去求婚,用联姻的方式获得贵族头衔,这样才能进入那个世界的主流社会。你现在知道这两件东西有多贵重了,尤其是这件法袍!”她说话时低着头竟然举了一个中世纪求婚的例子。

白少流笑了:“你说的也太夸张了,我哪有那么神经病!……不要忘了这是在志虚国,我听说昆仑修行人的法器的炼器、赠器、赐器讲究的都是机缘而非交易。东西在我手里用处不大,在你手里威力倍增,况且我们又有交情,我还要求你帮忙去杀人,送给你正是机缘。”

顾影抬起头看着小白,很认真的问:“你真的送给我?”

白少流:“送就是送,有什么真的假的。”

顾影:“那我就暂时收下了,如果你什么时候有用想要回去我再还给你。”

白少流:“既然是送还用还吗?如果我什么时候有用,我就问你借,你别不借就行!”

顾影:“谢谢你,我还从未听说过将神圣法袍随手送人的,自古以来也许你是第一个。”

白少流:“反正也不是我的,那是阿芙忒娜留在海岛上的东西。我们当时不拿出来,后来克里根他们放的那把火也会把这件衣服烧掉的。”

顾影:“火焰术烧不毁神圣法袍,你不了解它的神奇。既然是维纳老师留下的东西,如果我以后还给她,你不会有意见吧?”

白少流:“既然送给你了就由你处置,我当然没有意见。”

顾影:“请你不要误会维纳老师,她的信仰虔诚追求真理,绝对不是坏人。”

白少流:“我可没说她是坏人,就是做事有点天真。袍子你以后可以还给她,但现在还是自己用吧。至于这柄法杖,它是梅盟主交到我手里的,我不希望再落到克里根那种人手里。”

顾影:“法杖我留下了,我正好缺这样一件东西,我会将它做为我的珍藏,不会再给任何人。……你在那个海岛上还看见了什么特别的东西?维纳老师怎么会把神圣法袍留在那里?”

白少流:“她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我感觉你那位维纳老师好像对东西并不是很在意,她只在乎上帝。……那个岛上真的还有一个很特别的东西,半人多高一个高脚水晶盘,非常漂亮!里面有清水,只够喝几口,但是喝完了过不长时间又会变满了。”

“青春之泉!”顾影发出了一声压抑的惊呼。

白少流:“什么是青春之泉?”

顾影:“一个古老的传说,是维纳老师告诉我的。有那么一块受过无数圣女祝福的白色魔晶,被三代大魔导士雕琢成高脚水晶盘,用来盛放洗礼的圣水。后来这件东西在中世纪的战乱中流落民间,又被人带到了东方的志虚大陆,被那里的异教徒魔法高手重新炼化,它的用处已经超出了教廷的圣器。如果在合适的地点,以特殊的仪式安放,它可以聚集天地间奇异的能量凝结神圣的露水。饮用它,可以永保青春!”

白少流:“太夸张了吧,长生不老药?”

顾影:“不是的,据说青春之泉并不可以让人永生至不死,只是让人保持青春的活力,等到真正衰亡的那一天,还能以青春焕发的容颜去往天国。”

白少流:“喝一口就可以吗?那我也喝过!”

顾影摇头:“不是这样的,这只是传说,也许经常饮用魔晶盘中凝结的露水可以延缓容颜的衰老吧,你只喝一口恐怕没什么用处。维纳老师曾经说过,青春之泉是在维纳家族的守护下遗失的,她一定要想办法找回来,还曾经托我在志虚大陆多留意线索。现在看来她不仅找到了高脚水晶盘,而且也找到了合适的安放地点以及安放它的仪式。”

白少流:“我听说昆仑修行人到一定境界之后,容颜无岁月之迁,形骸可修可不修,那种青春之泉也没什么用处。”

顾影:“话虽如此,但普天之下又有几人能达此境界?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无值之宝,一旦出现恐怕会引起无修止的争夺,难怪维纳老师会把它放在无人的海岛上。”

白少流:“也许她不是故意把它藏在海岛上,梅先生说过那东西不好带走,否则用处就废了,所以就留在那里了,可能维纳小姐找了很多地方只能在那里安放吧。……我还记得那海岛的位置,如果顾小姐也想饮用青春之泉的话,有机会我带你去喝水。”

顾影:“我叫你一声白先生你觉得我对你有意见,可你为什么总称呼我顾小姐呢?”

白少流:“那我怎么叫你?你比我大三岁,我叫你小顾也不合适呀?”

顾影低下头抚摸着那件神圣法袍,轻轻的说道:“我父母都叫我阿影。”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微红没敢抬头,意思是小白也可以这么称呼她。

清尘说的没错,顾影喜欢他,小白此时如果还不明白那就是真正的傻瓜了。可是让他嘴里叫出“阿影”感觉还有些别扭,继续叫她顾小姐吧又显得太客气了,小白想了想道:“以后我就直呼你的名字顾影吧?……一提到青春之泉忘记正事了,今天夜里我就要动手杀拉希斯,既然你要帮忙现在就要商量商量了。”

刚才说话确实跑题了,顾影也想起来找小白的正事,抬起头微微有些嗔色:“小白,我今天看见了网上的消息,您现在成为乌由有名的慈善家了!”

白少流苦笑:“前因后果你已知道,就不要笑话我了。”

顾影:“你今天究竟想怎么动手?”

白少流:“我事先也真的没想到你会主动来找我,其实我也安排了一个人帮我牵制对方的注意力,既然有你帮忙,那事情就更容易了。”

顾影:“你还有一个帮手,是谁?”

白少流:“他叫吴桐,我和你提起过这个人,他就是那个人狼。”

顾影:“你要用一个人狼去对付拉希斯主教?人狼发作起来十分凶悍难以制伏,可是你怎么控制他?”

白少流:“我要是没把握就不会让他帮忙了,自有控制他的办法。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路上我再详细告诉你计划。”

顾影:“你先转过身去不要回头。”

白少流:“你要干什么?”

顾影:“我要换衣服,这件神圣法袍贴身穿效果最好。”

白少流:“等等,你要穿着这么一件袍子大冬天的上街吗?我们现在可在乌由市中心!”

顾影:“没关系,我开车来的,下楼就上车走。”

白少流:“这样啊?那我还是出去等吧!”

小白推门出去了,顾影闹了个大红脸,她刚才习惯性的要小白转过身不要回头,竟然要在同一间屋里换衣服。其实小白不知道,顾影不是没有当着他的面换过衣服,在河洛大厦的那间教室里,顾影向洛兮展示各种法术的时候,有的法术演示是需要换装的。小白坐在教室前面背朝讲台,顾影不让他回头他真的从来没有回过头。在顾影心目中白少流世上少见的言出守信之人,她在讲台上有几次现场换装从来没有担心过小白会突然回头看一眼。今天要换衣服,差点忘了环境已经不同了,还是要小白坐在椅子上背朝自己就可以了。

顾影换上长袍,提着小白的袋子离开茶室,换下来的衣服和法杖都放到袋子里面。她开的是一辆纯白色的四门轿车,小白坐在副驾驶座上问道:“这是你的车还是洛家的车,挺漂亮的。”

顾影:“这是我自己的,小白你没有买车吗?”

白少流:“我最近正想买一辆,也不要太好的,普通的家用轿车就行,我自己倒无所谓,一起住的其它人平时出门不太方便。”

顾影:“这辆车送你了!”

“你说什么?”小白没太听清,也没想到顾影当即就把自己的车送他。

顾影:“这辆车我只开了一年多,还很新性能也很好,送你。”

“好好的把车送我干什么?你自己不用了?”小白这回听清了。

顾影:“我不喜欢自动档的车,正想买辆新的,这辆车送你不是正好吗?”

白少流:“那你当二手车便宜点卖我得了,真要想处理的话。”

顾影:“你这么说话就没道理了,我虽然不像洛先生那么有钱,但比你富裕,一辆车还是能送得起的。你送我的法杖和法袍我也收了,难道不比一辆车更贵重吗?你要么就接受,要么就拒绝,别说那些客气话!”顾影听小白说要她把车便宜点卖给他,竟然有些生气了。

白少流转念一想也是,自己送顾影东西她收了,她现在送自己一辆车不收也不好,虽然不知道那根法杖值多少钱,但总之比这辆车贵。于是笑着答道:“你送我我就要,反正现在正需要。不过你刚才撒谎了,你根本不是因为不喜欢这辆车,买新车的主意是刚刚想起来的吧?”

顾影也笑了:“好像很难对你撒谎,要不我买辆新车送你?”

白少流:“那倒不必了,这辆车就挺好,你再买一辆自己喜欢的新车吧。”

顾影:“今天我开,明天办完事你就开回家,现在往哪走?”

白少流:“出城往积黑山区方向走,沿着英流河那条国道,黑龙帮的人已经带着吴桐先去了,我们赶过去时间正好。”

……

小白要算计拉希斯,还没动手已经“名利双收”,与此同时拉希斯的日子可不好过,在教堂的秘室里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是被逼无奈又回到乌由教区的,在回来的路上他就向教廷打了报告,希望能够调离这个教区,哪怕是调到条件最艰苦的黑非大陆对付当地的土著黑暗势力都行。可是他还没有等到教廷的回音,却等来了两封让人哭笑不得的绑架信。

如果教堂里丢了一尊圣母像事情可大可小,不想声张悄悄再弄一个放在原处就行了。可随后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让他名誉扫地,如果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名誉也就算了,但此事还可能牵涉到教廷的声誉,进而影响到在整个志虚大陆传教的事业。现代文明社会传递信息已经不仅依靠文书往来,今天早上他就接到了教廷中一位大神官打来的越洋电话。

那位大神官在电话里告诉拉希斯,教廷的神官议会已经研究了拉希斯的请调报告,同意将他调离乌由教区甚至提升他的神职,以表彰他这些年来为传布福音所做出的贡献。这位大神官还私下里透露,有两位红衣大主教建议让拉希斯接替克里根死后空缺下来的红衣大主教位置。这都是好事,拉希斯应该高兴才对,可他却很发愁。

也不知道是谁告的密,乌由这几天风月界的绯闻以及圣母像绑架事件教廷居然知道了,那位大神官在电话里用严厉的语气提醒他,要想调回教廷升任红衣大主教,必须妥善的解决此事。不仅要迎回圣母像,还要惩罚借此事亵渎教廷名誉的异教分子,这些事需要拉希斯自己去办,上帝考验他的时候到了!胡萝卜和大棒一起来,拉希斯不露面也得露面,他必须摆平幕后捣乱的白少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