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满城薄幸名枉留

刘佩风:“你说怎么处理?我是怕他们手脚做的不干净,让巡捕追到这里来,事情虽然不算什么大事,这要传出去可太丢人了!”

白少流眉头一皱:“丢人?如果不传出去呢?想个办法让教堂不报警,也让拉希斯不得不来,我看不是不可以。刚才我在门外听见了你们说的话,铁金刚的想法不是没有道理,庙里丢了菩萨,住持是应该负责的。古往今来我还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情,老铁今天干的这事有创意!……不过呢,我看需要再写一封信。”

刘佩风:“再写一封什么信?”

白少流笑道:“老铁那封信连个地址都没留,你要拉希斯去什么地方报到?拿纸拿笔来,我口述老铁记下,然后还像上封信那样在报纸上剪字粘好,找个混混送过去。”

菲尔·拉希斯主教:

你好!

昨天夜间冒昧的请走了贵教堂的圣母像,还给上帝留下了一封信,在此为我的冒犯道歉。我手下的姐妹们混生活也不容易,您这个月找小姐一直忘了付小费,却怎样也找不到您,所以才不得已想了这个办法。

没有收您钱的小姐们都说了,欠的小费就不要了,就当是敬献给上帝的赎罪款,为肉体的罪恶忏悔!请拉希斯主教大人转交。所以不要担心,我们不要钱,只要您还没付钱就不算钱色交易,不影响主教大人高尚的形像。圣母像还给你,但需要你当面来接,因为我们不相信别人,在整个乌由,只有拉希斯主教对上帝的信仰是最虔诚。

如果您不来也没有关系,上封信还有这封信我们都留有底稿,还有您在夜总会的签单,这些东西连同那尊圣母像我们会交给罗巴盟新闻社驻志虚分社,并且请他们转交给教廷,什么都不会丢的。在这个娱乐精神充斥的时代,我相信这一离奇的事件一定会在东西方新闻界以及宗教界传为佳话的,也会为拉希斯主教的传教事业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并且推动上帝的福音在志虚大陆更加和谐的广泛传播。

差点忘了通知您地址,三天后的午夜,英流河山谷请您一定到来。如果您没有来或者把不相关的人引来了,就等着上网读报看新闻吧。

这是白少流口述的一封信,最后没有落款,直接约了时间地点。铁金刚拿着笔和纸歪歪扭扭的记完之后出去找人办事去了,白少流问刘佩风:“你手里能找到拉希斯主教的签单吗?”

刘佩风:“按照白总的吩咐,我派了好几批小姐去教堂忏悔,在小黑屋里和神父谈论有哪些服务项目,能把客人伺候的多舒服。并且告诉他们穿着便衣来我们管的几个场子,只要签拉希斯主教的名就不需要买单。好几个洋和尚还真来了不少次,签单攒了一叠写得都是菲尔·拉希斯,但都不是他本人的。”

白少流:“是不是他本人的签单没关系,只要是写了他的名就行,一共多少钱?”

刘佩风:“也不算太多,加起来不到三万吧。”

白少流:“那些小姐也不容易,你刘老大要她们白干活她们不敢言语,但我们也不能仗势欺人。那些个洋和尚欠下的小费都由我来付吧,回头我给你三万,你照着签单让人把小费都付了。此事到今天为止,他们再来收三倍!”

刘佩风:“哪能让白总您付钱,这钱就算我的。”

白少流:“怎么能算你的?又不是你去消费。再说了你刘老大付帐那些小姐谁敢收?拿我的钱去,就说是我替菲尔·拉希斯主教付的帐,不要和我争,别忘了上次铁金刚吐出来的四十万我也收了,现在发了一笔小财只是还点红利。”

刘佩风:“那行,还真没见过白总做事这么讲究的!……你敢确定拉希斯能来吗?”

白少流:“我想他能来,假如这件事闹开了对他没好处,不论他有没有责任,亵渎教廷的帐一定会算到他头上。据我所知教廷对内部亵渎上帝的异端的惩罚比对抗的异教徒更严厉!不过他要来的话,一定会有准备的,可能不好对付。”

刘佩风:“我明白了,上次他埋伏过白总,这次白总也埋伏埋伏他。打架,您是内行,绑架,我更内行,一切就当绑架来办。您另选一个地点等他,我有办法把他引到你面前的。”

白少流:“那就谢谢了,注意,不要和他们起冲突,让我来动手。那些人会西方的法术,会里的兄弟高手不多,不要去主动招惹他们。”

……

从白少流的信送去到拉希斯主教赴约还有三天,在这三天时间当中,乌由市有两个人在所有的风月娱乐场所出名了。一个人是号称乌由第一高手的白少流,另一个人是乌由教区的主教菲尔·拉希斯。由于刘佩风的命令,黑龙帮管的娱乐场所近一个月来洋和尚玩小姐签单不付钱,白干活的小姐敢怒不敢言。突然这一天传来了喜讯,黑龙帮的供奉乌由第一高手白少流把小费都给付了,替菲尔·拉希斯主教付的,而且是全额付足场子不抽成。

其实这笔钱也不多,大慨总共有五、六人来了二十余次,涉及娱乐场所三处小姐十余人,签的都是菲尔·拉希斯的名字。但是一传十、十传百,成了乌由风月娱乐界人人皆知的新闻,小姐还把这件事当成故事说给客人听,客人回去又说给朋友听,搞笑事件甚至被好事者发到了网上。当然这些都是乌由地方一些小的网站论坛上的八卦,正式媒体并没有报道。

故事在很短时间内就被流传的很夸张,据说乌由大教堂来的那位拉希斯主教风流成性,经常领着手下的神职人员出去团体买春,在小姐的肚皮上传布福音,并且用肉欲考验自己的灵魂。后来花的钱太多了,把信徒的捐款都给花完了就开始签单欠帐。刚开始各娱乐场所以为这些人能还钱,后来竟然赖帐不还了,宣称欠下的小费是捐献给教会的赎罪钱,谁被欠了钱谁的罪恶就会得到宽恕,将来灵魂一定能够上升到天堂。后来白少流先生听说了这件事情,为了表达对上帝的敬仰,自掏腰包把这笔巨款都还上了,算是他个人对教会的捐款。

庄茹和清尘平时在家也上网,竟然也听说了!这一天已经是第三天,当天夜里小白就要去埋伏拉希斯。他下午回家的时候庄茹正在厨房准备晚饭,楼下的黄静还没下班,他一进门就被清尘揪着耳朵拖进了卧室中。

“轻点轻点,耳朵都快被你揪掉了!你今天是怎么了?”小白揉着耳朵问道。

清尘关上门,瞪着桔红色的眼睛:“还问我怎么了?现在整个乌由市的小姐都在夸你,网上还有人评论你是今年感动乌由十大风流人物之首!你这个风流鬼、大流氓!”

白少流哭笑不得,立刻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心中暗骂刘佩风等人也太大张旗鼓了,赶紧陪着笑解释道:“事情是我叫黑龙帮安排的,但我自己没有出去乱来!我这么做不过是想逼拉希斯露面!……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想风流还没机会,大流氓的称号实在是冤枉啊。”

清尘揪他耳朵只是发女孩家的脾气,无论是谁看见自己的情郎卷入到这种“桃色”新闻中都不会太高兴的,但她心里并没有真正的生气,白少流想干什么她也明白。只见她低下头,不轻不重的在白少流胸前打了一下道:“我现在的情况帮不了小白哥什么忙,但是你想找机会杀拉希斯,为什么一点都不和我商量?”

小白扶着她的肩膀道:“你现在经历真空劫,没有别的捷径,只有照常修行修磨心性,忘记以神通杀伐之心,这样才能安然历劫。我是这么理解的,所以不想打扰你,再说你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再卷进去。”

清尘:“我知道,可是我担心你。拉希斯上次出手你也看见了,那神之审判威力无比,你不是对手,况且他手下还有别人。”

白少流:“我不会给他机会发出那种魔法的,海岛上那场斗法我们也看见了,那些人的特点很奇怪,有人擅长格斗,有人却不擅长近身搏击,我想拉希斯应该是和红袍死鬼一样的人。我能杀得了洪和全,一样也有机会杀了他。”

清尘:“我知道你现在的能耐比那时又有进步,可你一个人还是不行的,我帮不了你,但还有人能帮你。……你,你,你去找她帮忙吧!”清尘要小白去找一个人帮忙,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十分不情愿,但是为了小白的安危她还是说了。

小白从她的语气中就能感觉出来她在说谁,柔声问道:“你是说顾影?”

清尘:“就是她,我见过她出手,她的修为其实非常高甚至不在我之下,只是没有与人相斗的实战经验所以那次会受了伤。你去找她一定会帮忙的,她一直很愿意帮你,否则也不会天天夜里守在海边为你护法。”

小白伸手抬起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问:“你让我去找她?可是我听你说话的语气,你心里又不愿意我去找她?”

清尘:“没,我也没有不愿意,我能看出来她对你有好感。”

白少流:“我怎么不知道?”

清尘:“你真不知道吗?就算你不知道我也能知道,因为我也是女人。……去找她吧,求你了,我是真心的。你们两人合力又提前有所准备,一定能对付得了拉希斯!无论怎么样总比你遇到危险强,我可不愿意我的小白哥没命了!”

白少流:“好吧,我可是听你的话才去找她的,你既然这么为我考虑,为什么刚才把我的耳朵揪的那么痛?”

清尘:“还痛吗?你坐下我帮你揉揉。”

小白坐在了椅子上,清尘伸出软软的小手帮他揉耳朵,小白半闭着眼睛感觉十分舒服,叹着气说道:“清尘,你说真空劫没过去就不让我碰你,这不让碰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让碰手呢还是不让碰脸呢?亲一下总可以吧?你的小手揉得我真舒服!”

清尘的脸红了,在小白的脑壳上敲了一记道:“不让碰,就是那……那个意思,你明知故问!亲我也不行!……不许再胡说八道……你想什么时候动手?”

白少流:“就是今天夜里。”

清尘吓了一跳:“那你还坐在这里胡说,还不快去找她?”

白少流还没答话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个没见过的号码,但是看开头四位竟然是洛园中打来的电话。来电话的人是顾影,她在电话里的语气一向的淡然,但今天的话音淡然中却压抑着一种迫切:“小白,我能不能见你一面,就现在!……如果方便的话,我就在离你家不远的雅轩茶室里,二楼最里面的包间。……行,我等你,一会儿见!”

小白放下电话道:“顾影找我,人就在小区一条街外的茶室里等着。”

清尘叹了一口气:“女人的直觉是没错的,她一定也看见了你在网上的丑闻,知道你想干什么,没等你去找主动来帮你了!你快去吧,今天夜里一定要小心。顾影懂西方法术,修为也很高,但是没有格斗经验,你让她帮你牵制对手就行,也小心不要让她出危险,否则我们就对不起人家了。”

小白答应一声出门进了自己的房间,换了套衣服准备一番,拎了个袋子出门,在门口说道:“庄姐,今天我不在家吃晚饭了,夜里有事恐怕明天早上才能回来。”

庄茹从厨房出来喊道:“小白,我还有事要问你。”可小白已经关门走了,庄茹站在门前有些担忧也有些委屈的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疤,回头又看了看清尘怪异的眼珠,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清尘说:“网上把他说的那么风流,他为什么总去那种地方?其实他也是成年人了,出去有应酬偶尔……也正常。但是,但是……”

庄茹说了好几个“但是”却没有了下文,她想说的话不好出口。网上的传闻不论是否夸张,但空穴来风必有原由,白少流最近肯定是和这些娱乐场所的小姐接触比较多。一个二十三岁的大小伙子身体健康又没结婚,偶尔出去找小姐倒也可以理解,但是因此而闹出新闻就太不应该了。

更让人难以理解和接受的是,小白的身边不是没有女人,家里就有大小美女二位,样子是怪了点可一样是女人。小白早就说过“你是我的女人,只要你愿意我就会对你好。”清尘来了之后,庄茹也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小白说那句话是生死误会的阴差阳错,庄茹倒不想争什么名份,只是自己愿意照顾这两个人。可是今天看见网上的消息白少流在外面很风流,这让庄茹很不解,如果小白真的想要女人,完全可以找自己呀?不找自己还有清尘就住在家里,甚至楼下还有一位黄静,这些都是好姑娘,小白是吃错什么药了?

这些话一直闷在心里,做晚饭的时候盐都放错了,可还没找到机会问小白又要出去过夜,庄茹当然想拉住他说一说,却又不好开口。庄茹说的半截话清尘也听明白了,她拉住庄茹的胳膊说:“姐姐,你是个好人,也是真的关心小白,而且还愿意收留我。有一件事小白没告诉你吧?”

庄茹:“什么事?”

清尘:“姐姐和小白的关系我知道,明白他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人,……其实是因为我,我来这里之前之前有一天不知怎么了,向他提了两个条件,小白哥答应了。”

庄茹一头雾水:“什么条件?”

清尘低头道:“小白是估计不好开口告诉你这些,姐姐去那边坐,其实有些话我早想对你说,不然心里总是有疙瘩,我说出来之后希望姐姐不要怪我。”

清尘还是个少女,也许人生的阅历远不如庄茹丰富,不过她很聪明,这种聪明是无意识的一种自我保护。她终于决定要和庄茹坦白的说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包括她和小白的关系,以及小白对庄茹的想法,还有她曾经向小白提的那两个条件。也许在她的内心深处,现在有了深深的担忧,她担忧自己永远也破不了真空劫,那么将不得不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不好办了!

不提清尘如何向庄茹诉说,小白来到了离家不远的雅轩茶室。这是闹市之中静下心来品茶饮茶的地方,小小的门厅里点着檀香放着轻音乐,四周的布置非常的素雅干净,难怪有洁癖的顾影会在这个地方等小白。走到二楼走廊的尽头,推门是一间小小的隔间,中间放着一张竹制的茶几,茶几上有一壶茶两个杯子。茶几两边面对面放了两张藤椅,一身白衣的顾影坐在那里。

“白先生,你来了?请坐喝茶!”顾影看着小白进门淡淡的打招呼。

“顾小姐,你看见我好像有些不高兴?我有得罪你的地方吗?”小白坐下问道。

顾影:“你怎么知道我不高兴?”

白少流:“你不叫我小白,又称呼我白先生,显然是心里不高兴。”

顾影:“好久不见,我差点都忘了你有这么敏感的特长,小白,我不来找你你就想不到去找我吗?”

白少流笑了:“想到了,我刚想去找你。”

顾影:“找我什么事?”

白少流:“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顾影闻言有些意外,她和清尘一样猜到白少流要对付拉希斯主教,以为白少流是来邀她一同出手的,结果一见面小白要送她东西。上次在劳动公园灯会上三少和尚问风君子何人出手偷袭?风君子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要三少和尚去问上帝,顾影已经猜测出手偷袭的人可能来自教廷。今天在网上看见了白少流与拉希斯主教的“风流逸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人故意给拉希斯难堪,她突然想明白那天偷袭自己的人就是教廷派来的拉希斯主教。看来小白已经查清楚了,而且已经准备动手了,顾影在洛园中坐不住了,主动来找他。

顾影:“你要送东西给我?什么东西?”

白少流:“好东西!你看了就知道!”他打开了随身的袋子,拿出了两件东西,一件是白色的亚麻布长袍,另外一件是一柄褐色的短杖顶端镶嵌着一枚紫色的晶石。

“小白!你去冈比底斯山拦路抢劫了吗?”顾影看见东西惊讶得站了起来,言语之中少见的有些失态。

白少流:“顾小姐果然识货,这件衣服叫神圣法袍,有什么讲究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是好东西。这根镶石头的棍子我不认识,但我曾见到教廷的一位红衣大主教用它来施展魔法,应该也是个不错的宝贝。放在我手里没有什么用,其实我带回来就是准备送给你的,前几天忙一直没机会,今天正好。”

小白轻飘飘一席话说的顾影目瞪口呆,张着嘴半天才问道:“能告诉我这些是怎么来的吗?你过年后一去很多天没有消息,怎么突然带来这么珍贵的东西要送给我?”

白少流:“说来话长可时间不多,我简单的告诉你吧,要从上次我们遇到袭击讲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