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荒唐笑事竟真有

白少流的语意坚决,灵顿侯爵也没有办法,当然也没有什么心情留下来吃饭了,他要赶紧回去复命。一方面要解决诏书的事情,另一方面他最挂心的当然是向教皇证实阿芙忒娜的清白。灵顿侯爵起身告辞匆匆走了,把他送出门之后家中的三个女人都站在门前好奇的问白少流:“这个外国来的侯爵找你干什么?”

白少流:“没什么,就是个来送信的,信写的不对让我退回去重写了。……我们吃饭吧!今天都做了什么菜?”

清尘道:“我听庄姐说过年的时候你做了蛋饺,今天可不可以再做一次?”

白少流:“又不过年过节,做蛋饺多费事呀?”

清尘:“我不怕多等一会,就是想吃。”

黄静也道:“以前没吃过,我也想吃。”

小白摸了摸后脑勺:“既然都想吃,那就做吧,就是得再等两、三个小时。”

庄茹:“多等一会没关系,等大家都饿了才吃的更香,我这就去准备,就看小白表演手艺了。”

接下来三个小时成了小白的表演时间,一个人做蛋饺三个人围观。等到饭菜上桌的时候众人确实都饿了,因此这一顿吃的尤其之香。让小白感到高兴的是清尘与庄茹之间并没有太多的生疏感,见面之后庄茹很热情刻意对她很照顾,这让清尘安心了许多很自然的就叫她庄姐。想想清尘的年纪还不满十九周岁,在比她大了接近十岁的庄茹面前还是个孩子。

吃饭的时候黄静心里感觉怪怪的,总是忍不住偷看清尘与庄茹,清尘此时已经摘下了墨镜与帽子,她的眼睛与耳朵与常人不同黄静和庄茹也知道了。黄静有些疑问甚至有些想笑,为什么小白“收留”的人和正常人都不一样?这是一种同情心吗?她的这些想法没有流露出来但小白都感应到了。

黄静坐在这张桌子上的心里感觉是很特殊的,她将清尘与庄茹都视作另类,而把自己和小白当作了一类人。虽然三个女人在一起很亲密,但黄静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因为她是和小白一样的“正常”人。黄静这种心理感觉小白有点熟悉,今天刚刚上门的灵顿侯爵一开始见到自己时也有这种莫名的优越感。看来人的意识都有相通之处,只是原因不同,不能简单的说出好坏的道理来。

第二天,小白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领着清尘直奔马场去见白毛。对于白毛曾经的底细小白已经从正反两方向了解的很清楚,这头驴为人时曾经犯过错误,所以才遭受到在世仙人对他的惩罚。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白毛也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它已经被杀了三次,如果这一世解脱不了的话,还要生生世世继续轮回下去。小白并不恨白毛,也不认为白毛当年是好人,但现在的白毛就是一头驴,它如果能解脱小白还是愿意帮它的。

在去马场的路上小白特意叮嘱了清尘,见到那头驴就不要再纠缠什么往事了,虽然它做驴是罪有应得,但现在的白毛已经是一头驴了。如果说惩罚,这简直是人间想像不到的惩罚,无需他人再做追加,这里面的道理需要白毛自己想清楚。清尘很听话,都答应了,做为没有亲身经历过那风起云涌往事的年轻一代,她也对这位当年不可一世的大宗师很好奇。

“《白莲秘典》拿到了吗?这位姑娘是谁?”白毛见到小白与清尘立刻蹿过来发问。

“洪和全杀了,《白莲秘典》也拿到了,这位姑娘就是我说的清尘,原来她没死,就是受了奇怪的伤,今天想请你看看。”白少流没有用心念交流,直接开口说话。

“太好了,干的漂亮!”白毛非常高兴。

清尘只听见它发出一声欢快的驴叫,奇怪的问小白:“你是怎么同它说话的?”

白少流:“我们说话它能听见,它用神念交流我可以感觉到,它刚才夸你长的漂亮!”他也当面说了一句瞎话,让白毛给清尘留点好印像。

清尘却向这头毛驴一抱拳:“前辈,你能看出我身上究竟是受了什么伤吗?”

多少年呐!白毛终于听见有人恭恭敬敬叫了它一声前辈,这是它成驴以来从未享受过的待遇,小白拿它当朋友也从来没这么叫过它!白毛一阵感慨,不自觉胸中意气翻腾,仿佛又回想起当年的飞扬豪迈,感慨的“说”不出话来。然而紧接着就被泼了一盆冷水,只听小白拍了拍清尘的肩膀道:“你不用这样,叫它白毛就行。”

白毛冲着小白道:“人家愿意怎么叫我你管得着吗?……我现在又不能把脉,你让她把自己的症状仔细的说一遍,我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白当翻译把白毛的意思转述给清尘,同时又道:“我们不要待在马厩里,牵着白毛去外面的山坡上遛遛吧,有什么话边走边说,今天天气不错去晒晒太阳。”

不用牵,白毛跟着小白与清尘溜溜达达走出马厩,绕过马场的跑道来到外面的草坡上。这一天风和日丽,有不少人在马场中骑马,远处的阳光下一男一女领着一头青驴悠闲的散步,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清尘说出了自己现在的“症状”,白毛听完之后又追问了清尘所修炼的武功心法,在别人看来打听秘法是不合适的,但以“白毛”的大宗师加毛驴的身份也没什么不可,清尘简单的都告诉它了。听完之后白毛告诉清尘这恐怕不是什么伤病,而是修行人所要经历的劫数,既是天劫也是人劫,它是清尘由武入道之后遭遇的“真空劫”。

清尘并不了解这些理论知识,详细追问白毛这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刚才那一声前辈叫得舒服,白毛很有耐心的对她解释了什么是修行劫数,何谓天劫人劫,比它平时对小白讲的话都要详细。

清尘是由武入道,曾经以力杀伐世间,这失去力量的真空劫来的格外猛烈。至于历劫之法白毛却不能提供什么更多的帮助,因为这是每个修行人都必须要经历的,但是每个人的特点以及通过考验的方式都是不同的,就算是师父也只能为弟子护法不能替他历劫。况且以白毛现在的情况,想为谁护法都不可能只能提供指点。

白毛虽为一代修行大宗师,修为到了诸法相通的境界,但也并非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其实它自己当年的修行也有问题,尤其是在历劫之道上,总是解不开仙术诛心锁也与此有关,清尘的问题实际上是点中了白毛修行上的软肋。但白毛当然不会说这些,它也告诉了清尘如何去历真空劫,那就是暂时放下不要去想已经不可用的神通,像平常一样继续修行,实际上清尘已经在这么做了。按照清尘所学的道法,如此历劫也是正途,但是却很艰难。

何时能历劫成功?这一点白毛却答不上来,因为这在于清尘自己,而且并不是每个修行人都能通过所有的劫数考验的。但白毛毕竟是一代宗师,它能看出清尘也受了一种奇异的伤势,这种伤势不伤在身体上,好像是一种特殊的封印仪式,封住了她的力量。要想过真空劫,天劫与人劫的问题要一并解决,也许有一天清尘的心性境界到了,这种伤也好了,力量就可以恢复修为也更上一层楼。

清尘听了有些失望,小白安慰她不要着急,一切慢慢来。既然已经知道了应该怎么做,那就像平常一样继续修行下去。小白自己有修生死观过身受劫的经验,当然知道功夫未到急也没用。其实小白心里比清尘更着急,因为清尘有言在先,如果她的功夫一天不恢复,小白就一天不许碰她。

这一天白毛并没有传授小白更多的法术,只是告诉他回去之后好好修行那一套巫祝之术,等习法有成之后再学习更高深的内容。小白从白毛修行,起步就是生死观,这个起点很高,现在需要回头来“补课”,否则像“移情开扉术”这种高深的法术掌握的倒很纯熟,一些简单的小道法反倒不会,连御物之法都是小白自己没事琢磨出来的。

小白也给白毛面子,这一天没有当着清尘的面刺驴放血。第二天小白又独自一人去马场找白毛,除了放血之外又请教了很多别的事情。这一次小白和白毛谈了整整一天,白少流告诉了它自从七叶成驴之后修行界所发生的事情,一直讲到最近与教廷的争端。这些都是白毛以前从未听说过的——谁会对一头驴讲修行界的事呢?

二十年前的三大宗师当中,守正真人已经飞升,葛举吉赞活佛早已虹化,忘情公子封印神识不问修行事游戏人间,风君子的弟子梅野石成为昆仑盟主。白毛听得直眨眼,它也没想到自己“死后”会发生这么多事,尤其是风君子自封神识之举让它惊讶万分。当小白提到梅野石为昆仑盟主之时,白毛默念了“梅野石”这三个字很多遍,心中有感慨与不忿之意,显然当年有旧怨。

“告诉我这些,你究竟有什么想法?”白毛听完之后问道。

白少流:“我没有想法,当年的事情与我无关,你的恩怨我也不好说,只是告诉你一声,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些。”

白毛长叹道:“我还以为忘情公子杀我之后早已君临天下,没想到他却自弃神通放逐人世,让那小子为天下主盟。如果我当年那一战胜了忘情公子,今日之事局面就难说了。……算了,不说这些了,你一定有问题想问我对不对?”

白少流:“是的,我有事想请教。我想杀了拉希斯,这个人确实该死,但我不想再把清尘卷进来也不想把事态扩大,你说我该怎么办?”

白毛:“该杀,一定要杀,而且我们自己杀!不用麻烦那些人。……小白,你没对别人说过我的事吧?”

白少流:“没有。”

白毛:“那就好,有我在一定会帮你成就一番大事业的。拉希斯曾经以神通法术要取你性命,所作所为至今没有悔改之意,去杀他顺理成章,只要你有这个能耐。但是以你现在的修为正面对敌还比较勉强,以你的特点最好是突然行刺,这需要好好安排。”

白少流:“可是这个人回到乌由之后根本就不露面,找都找不到。”

白毛:“不是有黑龙帮吗?道上的人一定有办法把他逼出来,有些阴损手段不需要你亲自去做的。我要你收服黑龙帮为己用,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白少流:“明天就去办,这一阵子没忙过来。”

白毛:“你现在有三件大事,第一件就是修炼巫祝之术,为不久之后修行白莲秘典做准备。第二件事是收黑龙帮为己用,将我教你的法术传下去,形成自己的势力。第三件事就是要善用西方教廷与修行界之间的矛盾,趁机壮大自己的声威。我们是昆仑修行人,当然要站在自己人这一边,你去杀了拉希斯是名利双收之事。”

……

上帝:

你好!

你既然什么都知道,那也应该知道我是谁。正式通知你,你老婆现在在我们手里,这是绑架!我们不要赎金,只要求一个人露面。请在三天后的午夜零时,让拉希斯主教亲自来迎回圣母像,如果他不来,我们就撕票!

这是一封写在白纸上的信,所有的字都是从报纸上剪下来拼接粘贴而成的,它被放在乌由大教堂礼拜厅一侧的台座上。这天早晨教堂的神父发现了这张纸,看完之后吓了一跳,然后才反应过来本应放在此处的圣母像不翼而飞。

……

与此同时,黑龙帮的总堂口,刘佩风正在怒气冲冲的骂人,大脑袋油光锃亮的铁金刚一脸委屈的站在他面前。只听刘佩风喝道:“一大清早你喜滋滋的跑过来跟我邀功,说你有办法把拉希斯逼出来,原来你就是这么逼的?绑架!有能耐你把拉希斯绑来,怎么绑回来一个圣母像?这要是传出去,丢人不丢人?”

铁金刚低着头辩解道:“庙里丢了菩萨,主持难道不出去找?要说丢人也是拉希斯丢人,我就不信这样逼不出他?”

刘佩风气得都笑了:“行,你真行,都不知道你脑袋里成天想些什么,是不是让白总一铲子给打傻了?我看也不能怪白总那一铲子,你本来就够糊涂的。这种事情拉希斯用得着露面吗?只要去巡捕司报个盗窃案就可以了,正主没引来你弄不好把狼狗给引来了!”

正在此时外面有人报告说是白总到了,紧接着小白推门走了进来:“大老刘,一大早把我叫过来出了什么事?拉希斯有消息了?”

刘佩风一指铁金刚:“你问他,昨天夜里都干了什么,天还没亮带着几个人给我抬了一尊菩萨回来。”

此时距小白回到乌由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清尘一直住在他家,与庄茹相处的也很好,仍然坚持每天炼功但内劲法力尚未恢复。小白在漫步云端最大的包间里也开始正式“开坛讲法”,他第一步并没有传授白毛所授的巫祝之术,他自己修炼还没有太多精进也怕随意传人会出问题,这一点上他和白毛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他对黑龙帮特意挑选出来“精锐”帮众所授的入门功夫就是清尘教他的“形神相合”的口诀与心法。

这套功夫入门需要时间与悟性,以小白的资质初入门径也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现在刚刚过去一个月成效还不明显。与此同时小白也托黑龙帮众人想办法把拉希斯给逼出来,这个老家伙一回到乌由就像乌龟进了壳缩着头再也不露面。想找他有些麻烦,总不能带人杀进教堂到处搜索,就算有神通在闹市之中也不方便这么干。

黑龙帮众人想了不少办法,比如派小姐去勾引神父,假装信徒去忏悔,甚至冒充教友参加教会的各种活动,但都没有打听出拉希斯究竟藏身何处。八大金刚中的铁金刚平时是黑龙帮中做事最鲁莽的一个,否则也不会出上次婚礼中的那种事情。在那次婚礼上他被小白一铲子拍了个脑震荡,后来病好了他自称还有“后遗症”,逢人就说自己变聪明了开窍了,白总那一铲子拍过之后自己的脑筋竟然变的更灵活了。

这个自称脑筋变灵活的铁金刚昨天夜里干了一件自作聪明的事,他带着两个手下潜进教堂,趁着没人之时“绑架”了圣母像,而且还给上帝留下了一封信。小白听完之后也是哭笑不得,安慰刘佩风道:“你也别生气了,老铁也是好意,现在想想怎么处理那个圣母像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