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文从方正论尊卑

白少流这句话说的灵顿侯爵就算生气也很难发脾气,不禁想起在教廷中听人常说的一句话“志虚国的异教徒是世界上最顽固不化的!”。但他又不得不承认白少流说的没毛病,教皇确实不是白少流的教皇,他如果不愿意转交这封由亚拉宁文写成的诏书自己也真没有办法。他忍着怒意道:“其实诏书里写的东西很简单,我想不会有什么歧义,白先生如果想知道我可以翻译!”

其实小白对诏书的内容也感兴趣,他最想知道的是教廷对清尘事件是什么态度,以后还会不会继续纠缠?如果因为海岛上死了人教廷想报仇迁怒于清尘,白少流还真的为清尘的安全担心。他也学着灵顿侯爵的样子微笑着很有风度的一摆手:“那就麻烦侯爵先生帮我翻译一下诏书的内容,我也很感兴趣,谢谢了!”

灵顿侯爵刚踏入志虚国时兴致很高,在他的想像中自己是教皇的使节,将在昆仑盟主梅野石面前当着所有东方修士的面昂然宣读教皇的诏书,向所有人展示自己高贵的气度,那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可是见到了小白却成了这样一个结果,人家根本不买帐,不给他这个得瑟的机会,可把他给憋坏了!

白少流对他这种心理把握的很准,他知道这个人在风度翩翩的外表下有着强烈的表现欲与征服欲,渴求以高尚的姿态展示自己所带来的一切。所以他问灵顿侯爵诏书的内容,灵顿侯爵一定会回答的,灵顿侯爵果然告诉他了。虽然是当着小白这个不入流的修行人,而且是不尴不尬的在一间私人卧室中,灵顿侯爵终于得到了一个宣读诏书的机会,他清了清嗓子恢复了高傲严肃的神态开始以演说的语气背诵教皇的诏书。

灵顿侯爵的志虚国语说的很流利,而且教皇诏书的内容他早已熟记在心,没有打开信封直接口述,经他翻译出来的志需国语竟然是半文半白,全文大致如下——

昆仑修士盟主梅野石阁下:

我教廷听从上帝的召唤,遣使向世界各地传布福音,视之为神圣的使命与此生的荣耀!志虚大陆的子民也是上帝的子民,在主仁慈的光辉照耀之下,教廷的使者将引导主的子民踏上获救天国的路途,他们的足迹踏上这片土地已逾数百年,未来还要将福音继续传播下去。

不论是谁,不论来自何方,都欢迎投入主的怀抱!

因为上帝的赐福,使我们拥有力量,这力量是用来守护上帝赐予我们的一切以及主的尊荣。教廷的修士从来不会随意展现神迹,更不会以魔法干扰市俗文明的生活,这一点古来如此毋庸置疑。当我们踏上志虚大陆,也仍然如此,神迹的力量用来坚定上帝子民信仰的虔诚。

听闻昆仑自古有修士,素习法术有超人之能,自求解脱与世无争,我教廷向有结好之心。又闻昆仑修士有三大戒,习神通者共守之,本人也深为感佩。教廷与昆仑众修士并无根本冲突,偶有争端也属个人私怨或独立事件,就事而论处则可。

若梅盟主率众修士投入主的怀抱,我等当张臂相迎,若另有所好,也可相安而处。

我们皆非世俗中人,却又立足于世俗之中,我教廷以拯救迷途世界为己任,传布上帝的召唤,实在无有东西之别。志虚国世俗中的法律,入境自受世俗监管。昆仑修士的准则,我们也尊重,不会以上帝赐予的神迹干扰世间生活,力量只用于对堕落者与黑暗者的裁决。一切荣耀归于主,愿主赐福予你我!

随信送上三枚珍贵的、最高品级的能量晶石,作为教廷赠与昆仑修士的礼物。

尼古拉·霍莫罗三世。

这是一封很有意思的信,教皇的语气是以我为主不卑不亢隐约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威严,使用的都是外交辞令,这也符合他的身份。如果是个不了解内情的外行人读完这封信恐怕什么也体会不出来,教皇最直接的意思就只有一句话——我传我的教,你修你的道!

但是仔细推敲起来这封信每一句话都很有讲究,首先他承认了昆仑修士与红尘相安共守的规则,而且教皇所用的妥协方式是以我为主,声明在西方自古以来也有这种规则。他也提到了教廷中会魔法的修士与昆仑修行人之间曾经有过冲突,但那应当作个人冲突来处理,有什么事说什么事,从根本上传教与昆仑修士的修道之间并无矛盾,属于个人自愿。

如果从小白的角度来理解这封信,以及灵顿侯爵宣读这封信时心中透露的潜台词,那讲究就更多了。克里根红衣大主教之死教皇只字未提,也就是说教廷暂时不追究,这件事情未来可以放下或者再提起,那要看梅先生的态度了。梅先生曾要求教廷处置拉希斯,教皇也只字未提,他把这件事当作了与教廷和昆仑修士团体无关的一种私人争执,他不处理这件事。

梅先生在海岛上说话时,很明确的说只是下通知而不是征求意见。教皇现在的语气也是一模一样,他只是表达教廷的态度也不是在征求意见。并不是说梅先生要求教廷做什么他就去做什么,教皇没有理会拉希斯的事情,但是对梅先生扬言要杀了拉希斯也没发表意见,这是很有讲究的一种处理方式。

这封信其实写的没什么毛病,可以从多个角度去理解,既可以看成是一种妥协,也可以理解成一种示威,但却无法因此而挑起更多的冲突。教廷的态度是继续维持现状,也遵守规则,已经发生的冲突可以不提,因为在这些冲突当中吃亏的都是西方教廷中的人,昆仑修行人并无损伤。这样的态度以梅野石为代表的昆仑修行人就算不高兴也不好反对。

灵顿侯爵背完了信,小白开口问了一句话:“拉希斯怎么处理?”

灵顿侯爵笑了:“负责调查的人都死了,那个叫洪和全的志虚人也找不到,教廷不可能推定拉希斯有罪,如果他在世俗中有罪应该送上世俗的法庭,如果他背弃了上帝会接受教廷的裁决。可是教廷无法处置,教皇也不可能按照梅野石先生的命令杀人,你说对不对?如果拉希斯在志虚国有私人恩怨,那么就自己处理好了。”

白少流:“自己处理?你的意思是拉希斯又回到乌由市了,继续当他的主教?”

灵顿侯爵:“是的,他在我之前已经回来了。”他话时在笑,尤其是提到拉希斯这个名字时心里有一种蔑视和幸灾乐祸的感觉,小白听出来了。教皇对拉希斯的处置实在很有意思,站在教廷的角度现在很难定他的罪,确实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他背弃了上帝,有的只是阿芙忒娜的一面之辞而已。但是梅先生已经放出话来了,此人当诛,那么让他回到志虚国其实是让他送死来了。

拉希斯惹了那么大乱子,教廷肯定也烦他,但如果屈从于梅野石的压力就杀了他实在是很没面子也没道理的事情,教廷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也不会那么做。灵顿侯爵当然也很反感拉希斯,因为他的原因阿芙忒娜惹了麻烦,所以灵顿侯爵提到拉希斯已经被派回乌由时也是幸灾乐祸。拉希斯是个棋子,他的生死可大可小,他回到志虚之后昆仑修士怎么处置他也能反应出梅野石等人的态度。就算要杀了他,谁去杀怎么杀意义也是不同的。

拉希斯本人当然不愿意回来,他一入志虚等于是羊入虎口,但这是教廷的命令他也没办法。既然自称忠于上帝从未背弃,那就为了主的荣耀以及教廷的面子去牺牲吧!想到这里小白也笑了:“灵顿侯爵,这个人没法送上法庭,他如果客死志虚教廷会是什么反应?”

灵顿侯爵摇头道:“他自己做的私事,如果受到了惩罚,与教皇有什么关系?与我又有什么关系?那要看上帝的意思了!曾经有一名神殿骑士为了自己的家族荣耀与人决斗,死了也就死了,该谁处理怎么处理与教廷无关。我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吗?……但是不要忘了杀人是犯法的,不要让乌由的巡捕司抓到,也不要针对教廷与上帝。”

白少流:“我想我明白了,这件事情不需要昆仑修行人去解决,也不需要惊动梅先生。”

灵顿侯爵用疑问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意思仿佛在说:“难道你想去杀了他?”口中却道:“白先生想知道这封信的内容,我已经全部转告了,现在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那天在海岛上,维纳小姐究竟有没有背叛教廷的行为?”

白少流:“我不理解你们所谓的背叛是什么意思,你想知道当时发生的事吗?我可以原原本本全部转告你。”

灵顿侯爵面露喜色:“希望白先生尽量详细,不要漏过关于维纳小姐的每一个细节。”

白少流:“我用世界上最详细的方式转告,你一定会知道每一个细节。请你去拉上窗帘,然后回来坐好。……放松,请看着我的眼睛。”

什么是世界上最详细的方式?当然是回魂仙梦加移情开扉术,将灵顿侯爵身临其境带入当时的场景,小白曾看见什么听见什么他就会看见什么听见什么,反正海岛上发生的一切阿芙忒娜也在场,对教廷来说不算什么秘密。过了很长时间,当小白将这神奇的法术施展完毕之后,灵顿侯爵还是两眼发直有些痴呆的样子。

小白咳嗽一声:“我已经转告完了,怎么回事我想侯爵先生应该了解了。”

灵顿侯爵长出一口气,小白感觉到他心中从进门时候起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此时已经所剩不多了,只听他惊叹道:“这是最高明的水晶球魔法,白先生的水晶球呢?”

白少流:“水晶球?我用不着!这是一种法术,具体什么奥妙你不是我徒弟我不能告诉你。”

灵顿侯爵:“看来教皇陛下的谨慎是对的,东方修行高手的法术确实神奇。”

小白伸出一根小指,用大拇指掐住一小截指尖比划道:“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不算是正式入门的修行人,不过是学了几天道法而已,在这里远远称不上高手。”

灵顿侯爵:“志虚国人这种谦虚的态度一直让我很不理解,如果不是了解你们的习惯我一定会误会白先生的话。谢谢你告诉我一切,我可以回教廷报告调查结果了,维纳小姐虽然与克里根有分歧,但并没有背叛教廷,而且孤身一人勇敢的向昆仑盟主挑战。……只是,只是,他们提到的那位风君子先生究竟是什么人?我在教廷也听说过此人,他在人间冒充神灵,二十三年前还羞辱过维纳小姐。”

灵顿侯爵以为白少流是昆仑修行人中的“高手”,而小白说的话是过分的、不必要的谦虚。以他对志需国人的了解,他觉得这里的人有一种习惯,评价自己的时候过于谦逊让人误会。殊不知这也是一种礼貌的表达方式,比如志虚人写信送礼,绝对不会象教皇那样自称“珍贵的、最高品级的”,往往只会说“略备薄礼”云云,至于东西好不好谁用谁知道。但他误会白少流了,小白还真不是跟他谦虚,白少流接触的修行人都是梅先生、白毛、于苍梧这样的绝顶高手,当然自认为远远不如了。

灵顿侯爵提到了风君子,话语中有几分不敬,小白沉下脸色道:“他是昆仑修行人的前辈大宗师,也是昆仑盟主梅野石的师父,有着崇高的声望与大神通修为,但是他不在意这一切封印了自己的神通记忆游戏人间。他从未冒充过什么神灵,他的身份就是在世仙人,至于什么是在世仙人我也不清楚,你可以理解为上帝在人间吧,假如上帝变成一个人的样子混入人间估计就是这种情况。至于二十三年前的事情我不清楚,你应该去问维纳骑士,他们之间有什么私人恩怨我就更不知道了。”此时的小白已经听过清尘转述三少和尚关于昆仑三大宗师的往事,再结合驴子对他讲的故事,对风君子的来历已经基本清楚。

白少流语气不善,灵顿侯爵刚想说话小白怀中传出了音乐铃声,原来是手机响了。接起电话原来是风君子打来的,这位在世仙人在电话里说道:“小白,斯匹亚国来的灵顿侯爵是不是找到你家去了?我跟你说,假如他向你打听我,你就告诉他我没空见他,要他别上我家来!”

风君子没头没脑一个电话,由于灵顿侯爵坐的极近,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灵顿也听见了。小白放下电话苦笑看着他道:“侯爵先生,刚才您也听见了,风先生似乎猜到你想去找他,也知道你已经来找我,所以要我转告——他没空见你。……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你留下吃顿便饭再走吧?”

白少流还是挺有礼貌的,根据志虚国的习惯客人上门总要留下来吃顿饭的。灵顿侯爵又拿起那封信道:“信的内容我已经全部翻译,那这封信白先生可以帮我转交吗?或者把我来到这里的消息转告给梅野石先生,我还想亲自见他送上教皇的礼物。”

他刚说完白少流的电话又响了,接起电话是个女人的声音,原来是淝水知味楼的经理陈雁打来的。陈雁在电话里告诉小白梅先生已经出门了,在外面听说了教廷派使者到了乌由,如果找到小白的话请小白转告他一句话。小白放下电话对灵顿侯爵道:“梅先生出门了,这段时间恐怕也没空见您,但是他托人转告你一句话——‘昆仑修行人与你们理解的不一样,并不想战胜和征服任何人,如果你们在志虚大陆安然而处不以神通谋权柄,入乡随俗不凌人之上,可以当他们不存在,见与不见没有区别。’梅先生就是这么说的。”

灵顿侯爵有点急了,拿着信道:“那这封信怎么办?这是教皇的诏书,还有教皇的礼物,送达它是我的使命!”

白少流:“我也不让你为难,既然答应帮你转交自然会帮你转交,如果梅先生有回信我也会帮你转回。但是这封信刚才我已经说了,需要拿回去重写。”

灵顿侯爵:“我不是已经翻译了吗?”

白少流:“不一样,您的口述能代表教皇吗?志虚国又不是没有亚拉宁文翻译!况且你如此精通志虚国语,这说明教廷不是没有人会写方正文。既然是正式文书,就用方正文写,并用教皇的印签确认,这样我才能转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