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内外王侯互指贼

普尼斯·灵顿侯爵是第一次踏入志虚国这个古老又新奇的国度,在机场他对此地人的第一印象是热情好客,虽然他是以私人身份入境只是一名游客,乌由市外事办的工作人员主动到机场迎接,将他迎入专门的贵宾通道并且驱散了闻讯赶来的几家八卦杂志的记者。

紧接着他对当地人的第二印象就变得有些不好,觉得这些人世故而且势利的有些过分。他的身份高贵,习惯了他人的礼貌但是却不喜欢过分的不必要的热情,素不相识的接待人员主动跑前跑后总有人陪着寒暄并不时说两句蹩脚的吉利语,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他的志虚国语说得很流利,而且他的母语是斯匹亚语。

前来迎接的外事官员不断询问普尼斯·灵顿侯爵此次访问乌由的来意,问他有没有什么投资意向?并且不厌其烦的介绍当地的优惠政策以及与志虚国其他地方相比的发展优势。灵顿侯爵很有些不耐烦,因为他本人虽然是一名富翁却不是商人,家族的财富都交给专门的信托基金打理自己只是拿钱而已。但是灵顿侯爵受过良好的礼仪教育,时刻注意与自己身份相当的举止,心里虽然不耐烦甚至反感,仍然保持着彬彬有礼的风度。

乌由市官方给灵顿侯爵安排了香榭里舍大酒店的最高档的总统套房,并且给他配备了专车和司机以及随行保安人员,并且仍在不停询问他还有什么需要?这一切都是乌由市免费提供的,这让灵顿侯爵很有些不解甚至有些鄙夷,他们凭什么拿公共财政的钱去接待自己这样一名过境的游客?他这次来并无官方公务只是私人身份,虽然入境时持有外交护照。

尽管鄙夷不解,灵顿侯爵还是泰然接受了接待,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他确实也需要,而且到后来他也认为自己高贵的身份在此地理应受到特殊礼遇,只是很坚决的回绝了志虚官方给他安排的保安,因为他认为自己完全可以保护自己。

普尼斯·灵顿侯爵是何许人也?他的来头可不小,他是斯匹亚王国灵顿家族的王室贵族成员,斯匹亚现任国王卢卡斯二世的侄子,在王储继位顺序中排名第八(注:如果前七个人都死了,他就是王位继承人)。不仅如此,他还是罗巴联盟有名的慈善家与社会活动家,今年三十九岁,单身未婚。灵顿侯爵出身名门地位高贵,英俊、富有、风度翩翩,走到哪里都是名流圈中引人瞩目的焦点,曾被国际著名的娱乐杂志评为当今世上最有吸引力的“钻石王老五”之一。

罗巴联盟是一个很多国家的联合体,这些国家中有议会制、总统制、君主立宪制,斯匹亚王国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成员。而教廷所在的冈比底斯圣山也在罗巴联盟境内,地方不大却超然独立于列国之外,是一片名义上属于上帝实际上属于教廷的国度。教廷与各国贵族自古以来有着千丝万缕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在世俗利益与精神地位上向来相互支持。灵顿侯爵这次来志虚国其实有着特殊的秘密使命,他是教皇派往昆仑大陆传递诏书的特使。

教皇为什么会派这样一位声名显赫的人物作为“秘使”呢?一是因为灵顿公爵的身份使他在各国官方那里都能得到很多帮助与便利,二来是他自己主动请缨。除了表面的身份之外,普尼斯·灵顿也算西方大陆一名“修行人”,他六岁起开始学习武技十二岁初步掌握了斗气的运用,十八岁又到冈比底斯山的魔法学院学习各种魔法,无论是武技还是魔法的修为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灵顿侯爵虽然没有公开的神职,但却是斯匹亚王室家族与教廷之间的联络人,如果有必要的话,他随时可以进入教廷承担神殿骑士的职责。他这种身份,被教廷称为“守护者”,是得到教皇认可并亲自祝福的。另一方面,他是阿芙忒娜在世俗中的众多的追求者之一,而且是其中最为狂热与著名的——几乎整个罗巴联盟的上流社会都知道。

阿芙忒娜出身郁金香公国历史悠久的贵族维纳世家,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她和她的弟弟阿狄罗·维纳都是教廷现任的神殿骑士,而且她的父亲曾经也是一名神殿骑士,在与黑暗生物的战斗中牺牲,这姐弟二人可以说继承了家族传统的荣耀。

阿芙忒娜在世俗中的身份是罗巴联盟金融集团的投资总监,出头露面的场合很多,她高贵、富有、美貌超群,追求者众多她却从未有过动心的表示,因为她是一名神殿骑士,爱只属于上帝。阿芙忒娜回绝所有仰慕者的话也只有这一句——我的爱只属于上帝!灵顿侯爵明知道阿芙忒娜在教廷中的身份,仍然毫不掩饰对她狂热的爱恋,他甚至亲自找到教皇表达了自己对阿芙忒娜的心意,并请求得到祝福,可教皇对此也爱莫能助只能拒绝他的要求。

这一次阿芙忒娜与乌由教区的拉西斯主教互相控诉,教廷派克里根红衣大主教全权处置,实际上想处死清尘压下此事,不料却只有阿芙忒娜一个人活着回来。阿芙忒娜并没有撒谎,原原本本的讲述了海岛上发生的事情,这让教廷大为震惊!

阿芙忒娜觐见教皇以后,就被留在了冈比底斯山,不断接受不同的人一次又一次的讯问,她将那天发生的事复述了无数遍,以至于每个细节都已经可以随时背诵下来。有些她不想说的话也没有隐瞒,包括自己找梅先生决斗却被拒绝,还翻起了二十三年前的往事,这不论对于她本人还是对于整个教廷无疑是又一次耻辱。但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与忠诚,她不得不交代了当时全部的事情。

这无休止的讯问以调查的名义,实际上等于把阿芙忒娜软禁了。不论是因为维纳家族的影响还是阿芙忒娜曾经的功勋,教廷不会轻易的处置她,但是海岛一战教廷的损失以及遭受的侮辱是史无前例的。教皇相信阿芙忒娜说的话是真的,这是他派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反复讯问得出的结论,这让他更加震惊——对方只有三个人,而且其中的昆仑盟主梅野石出手展示了那么强大的力量!这意味着教廷以及西方世俗势力在整个昆仑大陆的侵入战略需要重新调整。

冈比底斯神学院、魔法学院以及骑士训练营年轻的学员们听到了一点风声,纷纷整装请命要去志虚国复仇雪耻,这件事被威严的长老们压了下去。教皇霍莫罗三世招集教廷中高级神职人员密商,讨论了一个星期,终于做出了决定。决定的具体内容是保密的,但是随后就决定派一名特使带着教皇的诏书也是一封信去志需国,把它交给昆仑盟主梅野石,他们却不知道梅先生此时已经来到的冈比底斯山下的马罗城。

灵顿侯爵除了送信与试探昆仑修行人对教皇诏书的反应之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调查海岛事件的“内幕”。教皇等人虽然相信阿芙忒娜的话,但是克里根等人都死了也没有旁证,必须派人调查出事件的真相以及阿芙忒娜不知道或者没有说的其他事情。灵顿公爵带着这两个任务而来,他当然想证明阿芙忒娜的清白,而且除了昆仑盟主之外,他也真的很想见一见那位传说中的风君子。但是他最首要的任务是送达教皇的信。

信是写给昆仑盟主梅野石的,却不好送,总不能写上“昆仑盟主收”然后丢到邮筒里,梅野石的三梦宗道场梅花胜境常人不知就算是修行人也不是想去就能进去的。昆仑盟主平常居中联络之地是淝水知味楼,这白少流知道但是灵顿侯爵不知道,因为没人告诉过他。梅先生在海岛上说的那番话就是下通知,告诉教廷的人该怎么做,没有商量的意思,而且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

灵顿侯爵的想法中昆仑修行人也许和西方教廷差不多,找到其中一个修行人就可以找到梅野石。但是他能找到的“修行人”只有白少流这一个冒牌货,阿芙忒娜不了解白少流的情况,理所当然的把小白和清尘都当成了梅野石那样的修行人,灵顿公爵根据她交代的线索首先找到了白少流的住处,谁叫白少流是乌由名人呢!灵顿侯爵只是说想去拜访个朋友,说出了白少流的名字,马上就有人帮他打听出了小白的住址。

到达乌由市的第二天,灵顿侯爵就来了小白的住所,他让司机把车听在小区外,借口是私人拜访谢绝的了所有人陪同,独自一人步行来到白少流家楼下。小白所住的这个小区靠近乌由市中心,在普通民居中还算高档,所谓高档也就是环境干净点绿化好点。这里的居民楼和别处也差不多,每个单元楼口都有防盗铁门,家家户户也装着防盗门,一楼和二楼的窗户上还安装了防盗护栏。楼道门上有门牌按钮,按下某个门牌号可以与某户对讲,对讲机是单向可视的,里面的人可以在家中看到谁按门铃,是客人的话就打开楼道电子门锁放他上来。

普尼斯·灵顿当然没住过这种地方,甚至没到这种人家做过客,走进这个小区就感觉有些好笑——这些志虚人怎么把自己关在笼子里,这个居民区不是有保安吗?

走到楼道前发现铁门是关的,灵顿侯爵想也没想伸手就把门拉开了,仅仅用了个简单而巧妙的空气魔法压下锁璜而已。然而还没等他进入,身后就伸出一根棍子戳在铁门上,楼道门砰的一声又关上了!

灵顿一闪身转向侧面,发现有个人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这人头发乱蓬蓬的,衣衫褴褛乍一看年纪很大,可仔细一看面目却很年轻外貌只有二十出头。这人应该是个拾荒者或者是流浪汉,无论是谁一眼看上去都会这么认为,斯匹亚王国城中也有贫民窟和衣衫褴褛翻垃圾堆的流浪汉。可是灵顿侯爵一眼扫过去就觉得这人不寻常。

这人的衣衫破烂,可身上不脏,没有什么油污泥垢。他的手也很干净,指甲修剪的很短,更有意思的是他虽然头发蓬乱可仔细看头发丝里一点脏东西没有,连头皮屑都没有。更让灵顿感到吃惊的是,这人突然在背后伸过来一根棍子而自己直到很接近时才有反应,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灵顿侯爵正在吃惊的看着那人,那个奇怪的人却先说话了,他指着灵顿侯爵道:“你一走过来我就注意到了,你没这楼道的钥匙却想开门,我可不能答应。万一人家放在楼道里的东西丢了,肯定会怀疑是我偷的!”

灵顿侯爵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谁家东西丢了?你又是谁?”

那人收回棍子拄地,一只手指着自己道:“我就是个拣破烂的,和小区的保安有协议,这一片小区的破烂都归我一个人收,垃圾站也是我的地盘,你来干什么?”

这话问的很噎人,听上去就像灵顿侯爵要来和他争垃圾抢破烂似的。做为灵顿侯爵这种贵族,当然根本看不起这种人,虽然看不起但他一直注意保持自己的风度,面上并不生气微笑着问:“你看我像是来和你抢生意的吗?我是来自斯匹亚王国普尼斯·灵顿侯爵,到这里拜访一位朋友,他就住在这栋楼上。”

拣破烂的一撇嘴:“穿得干净整齐又怎么了?我老婆穿的就跟个知识分子一样,专门在高档商场的垃圾筒里拣瓶子。……你是个候爷?我还是王爷呢!这里的人都叫我破烂大王。”

灵顿侯爵仍然微笑道:“破烂大王先生,我的确是来拜访朋友的,请你让开,这栋楼不是你的家!”

破烂大王:“那也不是你家!你这么开门就是不行!你按对讲机,要去谁家按谁家的号,里面有人放你进去才行,我会在这里盯着你的。”

正在这时不远处两边楼角分别走出两个人以及快的速度来到近前,一左一右夹住了破烂大王,有一人问道:“灵顿先生,请问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这个人有没有勒索你?”这两个人是乌由市官方派来保护灵顿侯爵的安全的,虽然他拒绝了接待人员安排的保镖,但乌由市外事办还是暗中安排了警方的便衣。

破烂大王一见有人左右夹住自己,很不满的大声道:“拣破烂又不犯法,这里的人谁不知道我破烂大王?我是帮小区防贼,否则丢了东西保安会怀疑是我偷的,你们也不打听打听,这个小区什么时候丢过东西?都是因为有我在!”

灵顿侯爵赶忙摆手道:“没什么事,一点小误会,与二位无关。我不知道怎么进楼道门,这位先生教我用对讲机。现在没事了,我知道怎么按门铃了!”灵顿侯爵可不想真的起什么争执,他堂堂的王室贵族在志虚国被一个拣破烂的怀疑是小偷,这种事情如果上了八卦杂志绝对将成为名流社会的笑谈。

庄茹在家中刚刚接到了小白的电话,在电话里小白告诉她和清尘已经下了火车,正准备打车回家。庄茹放下电话对黄静说:“小白终于回来了,马上就到家了,带着我对你说的那个叫倾城的姑娘。……他也是练武的,那个女孩估计是和他一起学武的,家里出了点事没有别人了,小白喜欢帮助人。”

庄茹对小白与黄静的关系一直不太清楚,所以也对黄静解释了两句,她知道小白带回来的人就是杀手清尘,但这些她没有告诉黄静——这是小白特意叮嘱的。清尘的身份庄茹知道就可以了,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对谁都不好。黄静有些疑惑,但仍然笑着说道:“庄姐,小白这个人确实心善,不怕给自己添麻烦。”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庄茹到门前拿起对讲机话筒在液晶屏幕里看见好几个人,小区拣破烂的破烂大王似乎也在其中,而其它几个人不认识,她奇怪的问道:“谁呀?有什么事?”

楼下的灵顿侯爵听见扬声器里传来的问话是个女人的声音,他彬彬有礼的答道:“我是来自斯匹亚王国的佩德罗科·费雷德·尼尔乔维亚……普尼斯·灵顿十七世侯爵……”

灵顿侯爵不紧不慢的报出了自己贵族名衔的全称,长长的一大串,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就被庄茹的话打断了:“你们干什么的?倒底有多少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