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苦乐唯愿成双美

字虽然是志虚国古繁体字,但经过风君子扔给他的那一堆古书的熏陶,白少流现在大多都能认识,可是连在一起就有些迷糊了。说来也好笑,小白上了六年小学堂,六年中学堂,四年大学堂,前后加起来也是十六年寒窗苦读,可竟然看不懂一本由志虚国文字写成的书?《白莲秘典》深奥难解,小白也让清尘来帮着一起看,清尘没有念过大学堂就因故辍学了,她那点底子还不如小白,帮不上什么忙。

小白这时想起了风君子,风君子曾告诉他读经典的两种方法,尤其是遇到深奥难解之书。其一是精研经义。象推土机一样慢慢推过去,硬着头皮去看不要走神不要不耐烦,一句一句把它弄明白,不论再枯燥深奥也要一点一点的弄清精妙之处。不仅是读志虚国古书这样,读其它的典籍也一样,该查资料查资料,该补课的补课,总之一点一点了然于心。风君子看书是这么看的,可他告诉小白恐怕还不能这么看书,因为他的根基还不足。

那么第二种方法就是好读书不求甚解。不要误会这句话,并不是指一目十行的看过去,其实这是一种非常枯燥甚至是很无聊的方法,用于去读那些你读不懂的典籍。那就是一字一句,一行一页,一章一节,认认真真的看过去,不论你能不能看懂,都要认认真真的把每一句话看在眼里印在心里。从头到尾的通读,能把它背下来更好!

当然这个要求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难,风君子幼年时过目不忘,三岁能识文无师自通书,这是他的特异天赋,小白虽有天生异能却和这位风先生不一样。但现在手捧《白莲秘典》也只能如此阅读,一部典籍你如果真是这么读下来,就算看不懂的地方也认真的看认真的铭记,中间总有只言片语能解,通读之后并非毫无收获。如果你再来一遍,会发现中间那些只言片语能连成一串,你会明白得越来越多,但有些看不懂的地方永远也看不懂,那就是真正学识未到之处。

小白完全可以等回到乌由再去请教白毛,哪怕去请教风君子也行,但人总是有好奇心的,而且他不相信就凭洪和全一个读过书的木匠也能照着《白莲秘典》修行他怎么能看不懂?可是这本秘籍落在洪和全手里已经十几年,洪和全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做了长期的研究考证才有所领悟,但一直等到拉希斯主教为他进行了力量的唤醒仪式之后才能迈入修行之门,而且所学也并未得其正法。小白就这么翻看几天,收获肯定还不如洪和全。

但白少流也并非全无收获,翻来覆去通读五、六天,这部《白莲秘典》不论能不能看懂他也一字一句的看完了三遍。他发现这不是一本专门讲修行道法的典籍,也不完全像一部讲教义的经书,说起来有点类似于上学的时候读过的思想教育课本。虽然经义非常深奥,但大体上是一本描述某种世界观体系的典籍。

书中的观点大体是世间众生有多少种欲,就同时有多少种喜乐与苦难,这喜乐与苦难是一体的互为缘起因果。从教义上来看可能出自佛家净土宗,从它所载的修行法门来看却类似于觉缘乘,又参杂了很多民间传说的救世思想,当然这些是目前的小白还不能完全辨明的。书中所描写的理想境界宛如一朵净白的莲台,它在人的身心中开放,最终能接引众生达到净土莲华的光明彼岸。这彼岸并不是要过一条河,而是一种“开启”,至于怎么开启小白还没看明白,他只看到了这两个字反复出现。

当然书中并不纯粹是一种世界观体系的描述,它还记载了一系列方法,如何去一步步体会、修行、印证最终修成净白莲台化身,向自己与众人展示这个净白莲台世界,这个世界不远不近,就在莲花开合之间,这一系列步骤其实就是修行的心法与口诀了。洪和全感兴趣的和研究的也是这些东西,小白现在看得不太明白的大多也是这些内容。

虽然没有看懂吃透,但是小白本能的感觉到书中所记载的一系列修行法门,其入手的根基竟然与白毛所传授的“摄欲心观”非常类似,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如果小白拿到《白莲秘典》也研究个三、五年,多多查阅资料学习各家典籍,说不定也能有所领悟,至少不会比洪和全更差。但是一来小白知道其中的厉害,似懂非懂不可妄修神通,二来他身边有高人指点,没必要走弯路费那个功夫,所以也就是研究研究而已,没有冒然根据自己支言片语的理解去习练。

小白大部分内容没有看懂,但也有一小部分大体看明白了,那就是关于立道场根基的。这部《白莲秘典》的内容有些杂,其中吸取糅合了不少思想,甚至有民间的风水术与道家的洞天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也在指导一个人如何建立一个组织和基地,以另一种方式在人间建立莲台开放的净土发端,虽然有点牵强但也自成其说。

这样一个道场洞天应该立在什么地方,首先要山如莲华层层簇聚,清泉引地气汇入莲心滋润不息,望云观气有聚拢天地灵枢之相。选定这样的地方后,如何建造不仅需要特殊的材料特殊的阵法,还需要使用修行人的法力,最终形成一个道场洞天。其实天下修行各派的道场洞天不论大小优劣,大多都是在天然形成的基础上经过人工的建造与法力运转布置而成。小白看到这里就想起了洪和全他们隐藏的那个林场果园,对照《白莲秘典》的记载还真就是那样一个地方。

洪和全有罪该死,可是他选的那个地方真不错,按照书中所载如果将来有条件的话也可以把那个地方买下来自己建造道场洞天——小白躺在沙发上看到这里又在做白日梦了。恰好在此时清尘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对他说:“小白哥,我们在这里也住了一个多星期了,你怎么不急着回乌由?”

小白收起《白莲秘典》道:“我在等你啊,我看你这几天心情不是很好,就想多陪你在家中住些日子,你什么时候想走了我们再一起回乌由。”

清尘:“我们明天就走吧,其实今天是我父亲的祭日,我一直等到现在就是想去给我父母扫墓的。”

白少流:“应该去的,赶紧去买点祭品,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清尘:“你要陪我一起吗?”

白少流:“那当然!”

清尘:“我父亲老家在淝水郊县的金田镇,他和我母亲也合葬在金田镇不远的老坟地里,我们今天坐车去吧。”

金田镇白少流去过,就是杀洪和全的地方,他二话没说穿上外套就陪清尘起身出发,打了个车在淝水市区买好祭品,又到公交车站坐班车赶到了金田镇。墓园在金田镇外大约十几里的一座山上,步行陪着清尘来到墓园祭奠了她的父母。在父母墓前清尘一直咬着嘴唇不说话,供好祭品在坟上象征性的添了一把土,小白也陪着她一起鞠躬行礼。

清尘的心情一直很低沉人也沉默,走出墓园的时候小白尽量找话劝慰她道:“原来你父母葬在这里,其实这里我已经来过,还给所有的坟茔行过礼。”

清尘:“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小白一指远处的一座山尖:“我在那座山顶上潜藏了三天三夜,洪和全他们就躲在金田镇郊的一个大林场院子里。第三天早上我饿了,想进镇子买点吃的又怕暴露,远远的看见这片墓园有人来上坟,在坟前摆了几个白面馒头。”

清尘接道:“然后你就趁着没人把馒头拿走了,这大冬天你就在山上啃冷馒头?”

白少流:“虽然又冷又硬上面还粘着香灰,但我觉得挺好吃的。我拿走馒头的时候走得急,也不知道是哪位的馒头,走出墓园才想起来打声招呼,回头对着这一片坟地鞠了个躬说了声谢谢。”

清尘轻轻给了他一拳:“你是个小偷!”

白少流:“不能这么说,将来有机会我会请人将这片墓园彻底的都修缮一番,你看有的坟头都快让荒草埋住了,我要谢也不知道要谢谁好,就谢谢所有人吧。”

清尘:“有机会?你说的是什么机会?”

白少流:“这里有个地方,原来是洪和全的,按照《白莲秘典》的记载,是建立道场洞天的好地方。等我将来有了钱就把这一片地方都买下来,也建成自己的修行洞天。”

清尘:“然后呢?”

白少流:“然后做为礼物送给你,既然你我都是修炼道法的人,送一座道场给心爱的道侣应该算是拿得出手的定情物了吧?”

清尘终于笑了:“你说话好大方,等你将来有了钱?那得是多少钱?”

白少流:“现在虽然没有那么多,但梅先生那种高人也说过我将来是大有可为的。”

清尘:“你还不如我呢,我在淝水父母还给我留了套房子,存款虽然不多也还有点。你呢?你在乌由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还住在你庄姐家里。”

小白闻言心中一喜,同时心中松了一口气。为什么?这句话要换个人恐怕听不出来什么问题,可对于小白来说情况就大不一样了。首先清尘没有再称呼庄茹为“那个女人”,而是第一次说出“你庄姐”,虽然是无意之中但小白也松了一口气,他一直在担心回乌由之后清尘的住处,如果她不能与庄茹对面相处还真得再找个地方自己也得两头照顾,听见这句话看来暂时没麻烦了。

人一高兴话就多了,小白抬头说道:“我现在还是有点钱的,一百多万呢,房子先不着急,车可以先买一辆,要不然出门都不方便。暂时买一辆普通的家用轿车……等将来我有了钱好车买两辆,一辆挂单号一辆挂双号,别墅买两套,一套过冬一套避暑……”说到这里他突然打住,因为下一句就是左边拥一个右边抱一个了,这些都是读书时宿舍同学们之间的玩笑话。

清尘却接着问道:“道场洞天呢?也要建两处吗?”

小白顺着让她高兴的话往下说:“有条件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嘛,这里可以建一处,另外嘛,前几天你待的那个海岛不错,在那里再建一个海外仙府怎么样?”

清尘搂住他的一只胳膊:“你还是先买一辆车吧!”

白少流:“对,回乌由先买一辆车!……我们现在怎么走,去公路边等过路的公交车吗?”

清尘:“不着急,我们先去看看那处果园林场,你对我讲讲怎么建造道场洞天?”小白其实也就是偶尔想到那么一说,但清尘却很感兴趣,明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也好奇,女孩子谁不愿意听情郎为她编织美丽的梦想呢?尽管心里清楚这仅仅是个梦想。

清尘高兴小白当然也不推辞,他搂着她一起登上了曾经潜伏的那座山顶,站在这个地方果园林场中的一切尽收眼底。小白手臂一挥指着周围的山势说道:“你看这周围的丘陵,虽然山势不高但是草木葱翠茂盛,这应该就是书上说的生发之气汇聚。这方圆百里的山峦起伏,就像花瓣连绵环绕,我们俩现在就站在一片大花瓣的尖上,花心位置就是那个大院里的小山包。洪和全在那座山上还盖了一座庙,那庙的后院墙下有一股清泉流出,正是典籍所载建造洞天道场的灵枢位置。”

清尘:“小白哥,你好了不起呀,那么深奥的书你都看懂了?”

白少流:“就看明白这么一点点而已,其实建造道场洞天还很麻烦呢,我也不清楚该怎么办。但是没关系,真要有可能的话我们可以请很多高人来帮忙呀。”

清尘:“还需要高人做法吗?”

白少流:“那当然了,而且非一人之力可成,要配合特殊的材料运转地气灵枢还要布置法阵炼成洞天结界。洞天建成之后在外面是看不见的,有特殊的方式出入,不论是修行还是隐居都是世上最好的地方。……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了。”

清尘却越听越有兴致,手指着那处林场说道:“原来是隐藏起来看不见的呀,那这个地方还需要重新布置一下,把周围的山林再买下来一片做掩护。镇子最外边那半条街也最好都买下来,外面看就是镇上的普通建筑,哪怕是开几个店做生意都可以,从那里穿过去才能进入林场连接洞天的入口。……小白哥,我的想法怎么样?”

白少流:“你的想法很好,也很贵!……我只是这么一说,你好像很认真?”

清尘:“我也知道这仅仅是愿望,但是有愿望总是好的,事情不一定成功,想法一定要有。”

白少流:“天快黑了,我们回去吧,明天还要回乌由呢。我们怎么回去?”

清尘:“坐公交车呀。”

白少流:“我是说怎么回乌由?我是坐飞机来的,我们还是飞回去吗?”

清尘:“我不要坐飞机,我们坐火车好吗?”

白少流:“当然好,路有些远,我今晚就去买票。”

……

“喂,庄姐!……是我,你最近自己在家还好吗?……我很好,不用担心,后天就回家了。……告诉你一个好、好消息,我们俩的救命恩人……对,就是她,她没有死,我找到她了,她受了点伤,我想带她回乌由养伤。……好的,好的,谢谢你!”

这是在淝水火车站,小白趁出来买票的机会给庄茹打了个电话,他不能只向清尘“交代”庄茹的事情,如果要带清尘回家必须征求庄茹的意见,虽然早知道庄茹不会反对。黄静新租的房子已经可以入住,清尘回去后就住在原先准备好的那一间空房,本来年前小白就和庄茹商量好要请清尘“一起过年”,现在年没过成,倒改成“一起过日子”了。

庄茹在电话里“提醒”小白,试探着建议他也给黄静打个电话,因为他从外地带了个女孩回家住,而小白说不必了。他带清尘回家当然要征求庄茹的意见,而庄茹的事情他也一定要向清尘交代清楚的,但是这一切在小白心里与黄静无关。可是小白没有想到,等他回到家中的时候,等待他和清尘的不仅有庄茹与黄静,还有教廷派来的特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