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一斩万千羽光毫

十字架在空中闪现,随即化成了一个白色的光球膨胀着落了下来吞没了梅先生的身形,梅先生看似毫无防备身体被淹没化作一片白光,只有一柄短刀从空中落了下来。克里根一阵狂喜,最难对付的昆仑盟主被他的神之审判干掉了,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大的收获!然而紧接着笑容就在脸上凝固了,因为他又听见了梅先生的声音。

“斩灭一化身,等同伤我一命,此仇杀尔报之!”就见那把短刀落下天空,在沙滩上又被一个人伸手接住,此人赫然竟是刚刚化作白光的梅先生!梅先生持刀在手,两尺长的短刀突然发亮伸展变成了一柄七尺长明亮的光刀,然后这把刀上分出无数支细长的七彩光刃,就像一场流星雨飞射而出绕过阿芙忒娜卷向她身后的三人。

漫天飞舞的光刃从阿芙忒娜身后卷过,克里根与两名神殿骑士的身影在一瞬间被光雨铰得粉碎化作飞灰,万千光刃又冲向天空倒卷而回凝成一束收回到那把神器毫光羽上。对面只剩下了阿芙忒娜一个人手持十字剑傻傻的站着,有一张画着星芒图案的卷轴飘然落地。登峰与宣一笑收回了法器也落在了地上,一左一右站在梅先生身边。

阿芙忒娜手持长剑背后又缓缓张开了两对白色的光芒羽翼,从空中落在沙滩,六个人来的,此时就剩了她一个。她手中的剑仍然指着梅先生问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梅先生:“站在你的角度,你没有做错什么事情,站在我的角度,也没有杀你的理由!只要你没有罪恶在身,我是不会向你出手的。你走吧,把我刚才的话转告给你的教廷。”

阿芙忒娜:“两名神殿骑士,两名大神官,还有一位红衣大主教死在我的面前,你让我毫发无伤的回到教廷,这是对我的侮辱!”

梅先生:“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你自己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至于你回去之后怎么交代也与我无关。”

阿芙忒娜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似乎难以抉择,回去之后她确实交代不了,身为守护教廷的神殿骑士遭遇到今天这个场面虽然事出有因,但这也是不可接受的耻辱。她缓缓挥剑道:“你很强大,但我不应该畏惧,我以骑士的精神要求与你一战!事到如今,我只能如此。”

梅先生却像吓了一跳,退后几步摇手道:“我本来也想给你点教训,可是我不太敢向你出手,就怕以后不好向我师父交代。你还记得二十三年前就在此地发生的事情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登峰和宣一笑脸上都忍不住露出古怪的笑容。

阿芙忒娜:“你师父?”

梅先生苦笑道:“手持黑如意的那位少年,就是我的传法上师,他当年说过一句话,让整个昆仑的修行人都很尴尬。我不好处置你,更不敢与你决斗,原谅我没有你那种骑士精神,你请自便吧!”

阿芙忒娜低下了头,银色长剑缓缓消失在夜空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刚才要与梅先生决斗,在这种情况下几乎等于找死,但她认为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解脱一名神殿骑士的神圣职责。可是梅先生答的话无形之中打消了她的斗志,尴尬的站在那里半天,终于还是决定要返回教廷报告今天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梅先生等三人站在沙滩上看着她也不说话在等她自己飞走,阿芙忒娜却没有飞走而是缓缓收起了羽翼,拣起地上飘落的卷轴。卷轴在她手中化作一道蓝光,她的身形也在这片蓝光中消失。

“这是什么法术,难道是变幻收回化身,西方魔法中有这种神通吗?”宣一笑诧异的惊叹道。

梅先生也很意外的说道:“不可能是化身,她没这种神通。”

登峰皱眉道:“问题出在那一卷东西上,好像是打开了一个洞天结界的入口。”

梅先生点头道:“不是洞天结界的入口,但情况类似,那张东西上好像凝聚了某种法力,法力发出东西就毁了,但却能把人移走,是一种事先凝聚法力移转空间之术。……我师父所写的算命招牌也有类似的妙用,具体是怎么回事还需要再研究研究。”

宣一笑:“刚才那个红衣大主教也想这么逃走,可梅师叔出手太快他没来得及。……今日一战,才知我等也不可妄自尊大,这西方教廷的古怪魔法还真不能一味小瞧。”

梅先生笑了:“二位也不必太过自谦,今天来的都是他们的绝顶高手,如果那边也是另一片昆仑的话,他们的地位绝对不比各大派掌门低。……回去之后传江湖令给昆仑各派,今天的事情就是裁决的判例,再有同样的事端天下各派自行按此例处置!”

宣一笑:“现在我们怎么办?”

梅先生:“那位小姐已经回去了,教廷死了地位极高的五名高手,一定大为震动。我的话一定会传到的,就看他们自己怎么处置了。要么是一场大战,要么是派人来商谈,我估计今天的教训让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十有八九是夹着皮包来谈什么条件,我们等着就是了!自己做自己的事,替他们操心干什么?”

宣一笑:“我觉得那个洋妞就这么回去,恐怕不好交代,弄不好还有危险。”

梅先生:“我也没办法,那是她自己选择的,如果教廷不处置拉希斯反而处置阿芙忒娜,我迟早得上门拜访。”

宣一笑:“盟主是去杀人还是救人?”

梅先生:“以我一人之力,在那种地方刺杀一个人还可以,但想救出一个人恐怕很难,不过我想应该有人能救她。”

登峰道:“梅师弟身为昆仑盟主何必亲身涉险,登高一呼我终南派愿为前锋。”

梅先生:“我辈修行人的修行是为解悟天道,并非为争夺世间利欲,诛魔只为安定红尘不为夺权争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回山之后各自好生清修,此番打扰二位掌门我倒有些过意不去了。”

登峰:“贫道实在是惭愧,自以为修行不俗没料到却差点落败,连累梅盟主亲自出手解救。……七花师侄,方才你受了伤,回琼崖好生调养。至于海南派之事,你自己看着处置吧,本就是你师弟七叶另立的宗门,你想自成一派也未尝不可,只望你不要再重入七叶当年歧途。”说完这句话黑白二气盘旋而起,在空中抱拳施礼转身飞去。

今天这一番大战之后,登峰竟然主动松了口,不再与宣一笑纠缠争执海南派独立之事。宣一笑还没来得及答话登峰就走了,梅先生问道:“宣掌门,你右臂的伤势如何?”

宣一笑:“一点点小伤而已,就是经脉运转稍感涩滞,调养几天也就没事了。难得登峰师叔主动让步,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梅先生:“你倒也不必不好意思,他毕竟是你的师叔,以后你门下的海南派弟子见到终南派传人应礼让三分才是。我就不久留你了,你回琼崖处置门中事务去吧。”

宣一笑抱拳施礼驾起一片青光飞天而去,梅先生在沙滩上一挥手将毫光羽射出。小白与清尘站在镜子前看见那把短刀从镜子飞出被身边的梅先生接住,再看沙滩上已经空空荡荡没有半条人影,梅先生已经收回了化身。他收起青冥镜和毫光羽转身对清尘笑道:“小姑娘,你知不知道你那一个杀人帖子,惹出了这世间多大事端吗?”

清尘:“多谢梅先生几次三番出手救我,还一再指点我道理。但是你说的事端本来就有,并非是我挑起,我只是引发了原本就要发生的事情。”

梅先生点头:“你的脾气很直,看问题也很直,确实是这么回事!”

小白却问道:“梅先生,你刚才所说风先生和阿芙忒娜究竟是怎么回事?风先生当年到底说了什么话让你们都觉得尴尬?”

梅先生伏在小白耳边小声说了一番话,小白听得直皱眉头却忍不住笑了,清尘好奇的问:“到底怎么回事?我也想知道!”

梅先生笑道:“小姑娘不要那么好奇,什么事都打听。”

小白也道:“回头我慢慢告诉你,风先生小时候也太……”至于太什么他却没形容出来。接着又问梅先生:“风先生是您师父,可他现在的情况很奇怪,我问过于大侠可他说的不多,风先生究竟是怎么回事?”

梅先生:“清尘,三少和尚对你说过是不是?回头你慢慢告诉小白吧,还有那头驴的故事!本来想和二位多聊一聊,可我现在要赶回昆仑向各大派传令,就不能和你们多耽误了。现在送你们回志虚大陆,想去什么地方?不收机票钱!”

小白还没答话,清尘却看着他用恳求的语气道:“我们能不能先回一趟淝水?”小白明白她这是想家了,想到以前父母在的地方去看一眼,没说什么点了点头答应了。

梅先生道:“你们要去淝水?正好顺路,我也要去淝水传令,东西拿好一起走吧。”

白少流:“这个八宝珍馐盒十分贵重,正好送还知味楼。”

梅先生:“打包外卖,吃完菜有还餐盒的吗?你留着自己玩吧,还有一样东西送你。”他从袖中取出一根褐色的短杖,顶端还镶嵌着一枚紫色的晶石,正是克里根红衣大主教的魔法杖。

清尘瞪大眼睛:“梅先生杀人的时候,我还以为什么东西都没留下呢。”

梅先生仍然呵呵笑道:“我是个生意人,不会浪费,有用的东西为什么要毁去呢?小白,快收下吧。”

白少流摇手道:“以前梅先生送我神宵雕的时候,我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所以收下了也就收下了。但是我今天知道了这是珍贵的法杖,怎么可以轻易收下?”

梅先生:“这东西不简单呐,但是拿在我手里不合适,你总不能让我堂堂昆仑盟主穿着法袍挥着魔法杖吧?再说它也不是我的,不是你们把人引来怎会留下这件东西?”这句话说得小白心中暗笑,因为梅先生的师父风君子就曾穿着牧师袍拿着十字架在婚礼上冒充过神父,简直比神父还像神父没有一点不自然,但是看这位梅先生与他师父显然不是一类脾气。

思忖间只听梅先生又说:“物用之道,对我这种人来说没有贵贱之别,有缘适取者得之。我交给你是有用意的,它如果在一个精通西方法术的人手中会有大用处,还有那一件神圣法袍也是。”说到这里小白突然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个人,于是不再推辞说了声谢谢收下了。

说话间不留神,几乎是无声无息的三人已经离开了海岛,身形未动就像空间移形换位来到了海面上。梅先生带着小白和清尘两人回去和于苍梧带着小白飞天御风而来不同,他手持青冥镜,三人周身的空间似乎变得可以移转,并没有在天上飞,而是贴着海面无声却急速的前行。走的也不是直线,而是随着大洋中海流的方向不断的变换方位蜿蜒前进。

一边在海流上飞逝一边梅先生又问道:“小白,我领你如此而回,你是否能找回到这个海岛?”

白少流:“应该能找回来,游泳似乎远了点,但如果我也能凌波微步几千里的话一定能回来不会找错地方。”

清尘惊讶道:“小白哥,这大海茫茫,你能记住路吗?”她这么问也正常,小白不会飞天,随着于苍梧御风而来迷茫中不辩方位,要想在大洋中找回这个地方很难,除非有精确的海图飞天搜索。

白少流:“不知道为什么,梅先生带我这么走我就能记住路线。”

梅先生:“小白,你果然天生特异!……清尘,你也不必惊讶,看这茫茫大海一望无际,但是这海中有很多鱼豚水族却能逥游万里道路丝毫不差。”

白少流:“梅先生怎么知道我有这个能耐?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甚至没有用过。”

梅先生:“我虽然不是无所不知,但知道的事情比你想像的还是要多一点的。小白,今天发生的事你怎么看?”

白少流:“什么怎么看?”

梅先生:“教廷死了这么多重要人物,你若是教皇会怎么处理?”

白少流:“梅先生刚才在岛上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要么一场大战要么前来谈判,谈判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梅先生:“如果真是谈判的话,天降大任于你白少流。”

清尘不解道:“这关我小白哥什么事?要谈也是你去谈。要战便战,难道梅先生怕他们吗?”

梅先生笑了:“如果我怕他们,今天就不会出手杀了他们的红衣大主教,对付这些人的手段,向来应该德威并用。我不怕与他们一战,但也不愿意有一场飞天混战,我战的目的不过为了是世间安宁,而他们战的目的是为了征服索取,所谓战都是为了不战。我若是教皇,不会起正面的冲突,这件事情确实是他们做的不干净,但也绝对不会放弃,他既知道昆仑修行人的戒律,会采取世间的手段,实际上他们已经在这么做了。”

白少流:“那三大戒律我也知道,梅先生与他们是戒律之间的冲突吗?”

梅先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西方大陆也是现代文明社会,你可听说大街上有鸟人飞来飞去吗?”

白少流:“没听说过。”

梅先生:“不错,他们自己也有类似的戒律,但是到了别人家的地盘就不守规矩了,自以为拥有神赐的力量高人一等,视他人为异端,这是不可容忍的原因之一。关于这一点,修行人自然可以出手抗衡,二十三年前那一战之后,他们其实也基本规矩了。”

白少流:“那不可容忍的原因之二呢?”

梅先生:“第二点这就不能仅论神通了,你有神通他也有神通,一味力斗只能天下大乱,对谁都没好处,我知道他们也知道。小白,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西方大陆有很多国家,从制度上政权与神权早已分离,但是,西方大国中可有号称不信仰上帝者统治国家百姓?”

白少流想了半天,还是清尘首先答道:“没有,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不信仰上帝的人不可能在选举中得到支持,完全被排斥在主流社会之外。我看过一份材料,山魔国的人口中有百分之九十七自认为信仰上帝,不论属于哪个教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