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依彼之行还同报

他们一落地都看见了清尘,阿芙忒娜指着清尘说道:“这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位东方姑娘,有什么话你们可以问她。但是我没想到菲尔·拉希斯主教本人没来,尊贵的克里根红衣大主教却亲自前来查问。”

来人除了阿芙忒娜之外另外五个都是男子,最中间一位灰白色卷发的老者身披红袍,高鼻子深眼眶面色在月光下看来甚为慈祥。他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名穿着战甲腰悬十字长剑骑士打扮的人,骑士身后还有两名穿着黑色长袍牧师打扮的人。这一次教廷负责东方传教事务的克里根红衣大主教亲自前来,带得人不多但各个来历不凡,除阿芙忒娜之外还来了两名神殿骑士,还有克里根手下两名主教级的大神官,他们也是西方教廷中的高级大魔法师。

这么大的阵势就为来问清尘几句话,显得似乎有点多余,所以阿芙忒娜也很不解。克里根微笑着答道:“拉希斯主教被招回教廷,教皇陛下有事要亲自问他。这件事既然出现在志虚大陆,一位神殿骑士和一位主教互相控诉对方,教廷当然要重视。我身为负责东方大陆传教事务的红衣大主教,理所应当亲自过问。那边站的姑娘,就是你所说的志虚国杀手清尘?”

阿芙忒娜:“是的,就是她,我将她留在这个大洋中的孤岛上,就是为了等教廷派使者来与拉希斯对质。”

克里根:“我看没这个必要了!维纳骑士,你怎么把神圣法袍穿在了她的身上?”

阿芙忒娜:“是她自己穿上的,不就是一件衣服吗?难道要一个女孩光着身子见你们?……为什么没有必要了?”

克里根:“我完全相信您这样一位尊贵的神殿骑士所说的话,一个叫洪和全的志虚人有罪恶,有人派这个杀手去杀他。拉希斯主教也想去杀了洪和全,但这个女杀手杀了教廷的奥特神官,事实是这样吗?”

阿芙忒娜:“是这样的,但过程不能这么说,洪和全的罪恶完全是出自拉希斯主教的纵容,我也曾经想杀洪和全被拉希斯主教阻止,他亲口承认洪和全是他的仆从。”

克里根笑了:“你做的对,拉希斯做的也不错。他企图以上帝的仁慈感化志虚大陆的异教徒,但由于邪恶的本性那洪和全还是堕落了,所以他有责任要消灭他们,你说对不对?”

阿芙忒娜怔住了,但还是分辩道:“拉希斯是想杀人灭口,他要杀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这个姑娘!这个姑娘是为了自卫才杀了奥特大神官,我亲眼所见。”

克里根:“神之审判这种大范围的魔法,本来就是为了对付顽固不化的邪恶力量,这女孩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人恶魔,拉希斯没有做错什么。而她杀了教廷的神官,应该受到审判。”

阿芙忒娜:“她并不邪恶,我亲眼看见她饮用了神圣光辉净化过的圣水,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克里根:“圣水只对黑暗生物有效,她并不是黑暗生物,而且经过神之审判的光明洗礼,她身体内已经失去了邪恶的力量。但她不是上帝的子民,请问维纳骑士,你可曾见过拥有异端邪恶力量的人杀害了教廷的神官,而教廷会置之不理的情况?”

阿芙忒娜:“这不公平!我们无权裁决她。”

克里根:“你救了她,并让她留在此地等待审判,这很好!但你做的已经足够了,现在事情应该让我来处理了,我会当着你的面把话问清楚,你不就是让我来质询她的吗?”

阿芙忒娜回头向清尘招手:“你过来,这是教廷中受人尊敬的克里根红衣大主教,不要害怕,他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说实话就可以,我会保护你的!”

清尘在远处的另一座海岛上正在对着镜子好奇的张望,就像一个看热闹的局外人。这时梅先生轻轻咳嗽一声道:“清尘,他们叫你过去说话呢,向前走两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清尘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等于站在那些人身前,银沙滩上她的影像向前走了两步说道:“阿芙忒娜骑士,你终于来了,你们问完话就可以送我回家了吧?”

克里根和蔼的笑道:“先不要着急,回答我几个问题,你叫清尘,是志虚国通缉的杀手?”

清尘:“是的!”

克里根:“你从不信仰上帝,却曾拥有超人般的神力?”

清尘:“上帝我听说过,他在教堂里挂着,但我不是信徒。我是习武之人由武入道,你们西方不也有武士吗?”

克里根:“十字架上受难的不是上帝而是耶稣,看来你的灵魂真是一片蒙昧。是你杀了教廷的奥特神官吗?”

清尘:“应该是的,当时他们要杀我,我只来得及杀了其中一人,并不知道他叫什么。”

克里根:“你们志虚异教徒之间的纷争与我教廷无关,但是你杀了教廷的神官,又挑起了一位主教和尊贵的神殿骑士之间的纷争,这就是侵犯了上帝与教廷的尊严。你虽然年幼,但邪恶的萌芽一旦开始生长,将来必然会拥有更强大的邪恶力量,为了救赎你的灵魂,我们不得不审判你!对你的惩处将尽量温和,不会流血,愿你的灵魂在炼狱中得到洗理!”

清尘没听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阿芙忒娜却惊呼一声挡在了清尘身前:“火刑!不可以,这太过分了!我不认为她有罪!”

克里根:“她如果无罪,怎会受到志虚国的通缉?”

阿芙忒娜:“世俗中的事情,不该由我们这样插手。”

克里根:“那么以异端的力量杀了教廷的神官呢,这是否认不了的事实!你让开,难道你要侵犯我的权威吗?”

阿芙忒娜:“您的权威并不能超越上帝的公理。”

克里根:“这是教皇以及教廷的旨意,你抗拒它就是背叛,难道维纳骑士要背弃上帝吗?”

阿芙忒娜:“我虔诚的信仰从未有过丝毫动摇,守护教廷是因为对上帝的忠贞,但并不代表我认可您这样的行为。”

克里根:“您太天真了,不了解什么是冲突。为了维护信仰,守护上帝赐予我们的一切,冲突是在所难免的,牺牲也是必须的,就连你我心中也要有自我牺牲的准备!她的行为如果不惩处,只会被视作是教廷的软弱,会有更多的异端势力去效仿。”

阿芙忒娜:“我随时可以牺牲奉献自己的一切,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杀了这个女孩。”

克里根已经失去了耐心,挥手道:“维纳骑士,我原谅你的冒犯行为,但是教廷的旨意是一定要执行的。”说完话退后两步,他身边的另外两名神殿骑士不打招呼突然拔剑,一左一右两道刺目的弧光劈出交叉着斩向阿芙忒娜。阿芙忒娜背后展开一对透明的羽翼,双手在胸前握拳,手腕十字交叉,金色的护腕上发出十字光芒,这光芒凝聚成一个金色的十字架飞了出去,在空中变得越来越大,挡住了交叉劈来的弧光。

动手太突然了,那两名神殿骑士目的不是伤人只是想逼开阿芙忒娜,阿芙忒娜仓促之间护身发出的十字光芒被两剑斩的粉碎,人也震得连退了几步却不让开,背后的羽翼却仍然张开护住身后的清尘。这时突然背后一热,脚下一片火海涌来,阿芙忒娜一展羽翼不得不飞到了高空,再低头看时,清尘立足的地方已经被一片火焰包围。

施法者是后面的两位黑袍大神官,他们早就蓄势待发,克里根一挥手阿芙忒娜去挡住剑光的时候,他们就施展了法术。这只是很普通的火焰术,但在两位接近最高等级的大魔法师手中施展开来,几乎有吞噬融化一切的力量,连沙滩上银色的沙子一瞬间都变成了半流动的熔岩状。清尘身上有一件能够抵挡黑魔法伤害的法袍,对火焰术也有一定的吸收阻止作用,但在这样的攻击下恐怕也难保性命。

阿芙忒娜心中一紧,随即所有人都愣住了,在火焰升腾的同时,清尘的身影凭空消失了,就像被一瞬间烧尽,可这是不可能的,就算她化成了飞灰法袍也应该留下!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刚才站在他们面前的根本就不是真人。

六个人一起发愣只有半秒钟,随即一声惨叫,紧接着一道耀眼的光辉在几人中间闪现,那两名神殿骑士也突然转身挥刀劈向高空,刀芒就像白色的长虹直射而上。这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火海起时,清尘虚幻的身形光影一碎,黑暗中无声无息的飞来一样东西,一头尖一头圆一尺八寸长的梭状物,黑溜溜的却闪着银光,正是终南派掌门登峰的法器两仪梭。登峰出手完全是偷袭,站在队伍最后面的两名大神官谁也没想到背后会有杀星出现,其中一名神官猝不及防被两仪梭穿心而过惨叫一声倒地身亡。两仪梭去势不停,另一名大神官反应很快,双手一合身侧出现了一面白色的透明光盾,那片耀眼的光芒就是如此发出的。

光盾被两仪梭击的粉碎,但两仪梭的去势已尽向空中弹回,又被人一招手收到天上。此时两名神殿骑士也已经反应到遭遇了伏击,挥出剑光斩向偷袭者所在。从天空悄然飞来的是一名青衣老道,收回两仪梭在手奋力一挥,法器的一头一尾同时射出一黑一白两道云气,云气交缠在空中汇成一个太极图案,迎了上去湮灭了两名武士的剑光。

空中发出一连串能量冲击的爆发声,紧接着登峰道人飘然落地,站在这群人的左前方五丈开外。登峰出手可够阴的,一声招呼都没打直接用法器做飞梭投出当场格杀一人,接下来见对方已有准备便不再袭斗,而是亮出身形站到了他们面前。

两名骑士一换身位左右护住了克里根大主教与另一名大神官左右持剑戒备,克里根骇然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教廷的神官?不怕上帝的审判吗?”刚才一番交手登峰以一敌二不落下风,克里根也没有贸然令手下再出手。

登峰冷冷说道:“昆仑修行人,终南派掌门登峰!我就是你们说的不信奉上帝的异端,却拥有超人的力量,这力量邪不邪恶我也不清楚。本道爷刚才杀了你们一名什么跳大神的官,也来审判我吧!”

克里根:“昆仑修行人?你们的规矩我们知道,教廷与你们并无冲突。”

登峰:“你们与本道爷确实没冲突,否则你还想活到现在?但我出手所杀之人,刚刚出手企图杀害一个并无还手之力的无辜女孩。既然如此我杀他也不冤,此等行为在我眼中就是邪魔外道,半点容忍不得!”

登峰的脾气说好听点是非常刚直,说难听点是非常执拗,眼睛里容不得半点砂子,他认为那两名神官该死,出手就杀了人也没有半句废话,可惜只杀了其中一个。克里根问他时他说话也一点不客气,手持两仪梭抬着鼻孔看人。

克里根:“对不起,仁慈的上帝子民不想看见流血,但是你的行为,给了我必须消灭你的理由。”

登峰笑了:“你还想在我面前说了算吗?现在听我说!刚才动手的那两个人只死了一个,留下另一个人的性命,其它人可以滚回去。我虽然脾气不好,但是还是讲道理的。是要我亲自动手取命呢,还是让他自尽谢罪呢?至于这两位玩花剑的,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我管不着。”

和登峰这种人说话确实没有办法讨价还价,别说是克里根,就是当年他的师侄七叶犯了门规也一点商量余地没有。话说到这个程度也没法再谈了,两名神殿骑士挥剑就冲了上去,剑光闪烁带着千百条白芒象一张天罗地网罩向登峰,登峰一转两仪梭脚下黑白二气升起相互盘旋涌动与剑芒缠斗,游刃有余丝毫不落下风。终南派晚辈弟子当中既然能出七叶这样的大宗师,身为掌门的登峰当然有过人之处,他也是昆仑修行人中一等一的高手。

黑白二气敌住两名骑士登峰还有余力,正想祭出两仪梭抽冷再取了队伍后面那名大神官的命。他也看出破绽来了,那两名黑袍人所施法术虽然威力很大,但本体并不强悍,甚至就像一个普通人。他刚才那一梭如果打在昆仑高手身上,可能会暂时封住经脉以内伤制敌,但大多不会穿胸而过。

登峰正准备祭出两仪梭,就在此时突然大骂一声:“卑鄙!”原来他突然感到身骨一沉,似乎有百倍的重量叠加在自己身上,然后脚下一软,沙子都变成了流沙,一个巨大的漩涡状空洞就要把他吸进去。登峰修为高强当然不会就这么着了道,他大喝一声黑白二气回收缠绕着身形,冉冉上升到了天空脱离了流沙的纠缠,运足飞天法力与身体的重压相抗。

这时那名大神官一抬手,口中缓缓吟唱,两名神殿骑士脚下升起一股旋风也追着登峰飞到了空中,手持银色长剑劈向黑白二气,长剑上不时射出飞芒。现在的空中景象非常耀眼灿烂,登峰周身黑白二气环绕,他就像站在一个巨大球状的立体太极图案中间,围绕着这个巨大的旋转太极球还有无数道剑芒四散飞射,远远望去就像海滩上燃放着一场盛大的焰火。

远处的小白与清尘在虚空巨镜中看见了这一幕,惊得是目瞪口呆,梅先生皱眉道:“我大意了,留下于苍梧就好了,登峰掌门搞不定这些人。真要逼得我亲自出手事态恐怕就要升级了,这些西方高手原来也有如此神通,没想到啊没想到。”

清尘问:“梅先生,您这么大本事几乎无所不知,怎么没想到呢?”

梅先生愧然道:“我也不是无所不知,以前也没和这样的魔法高手接触过。昆仑修行人与他们交手其实不是第一次,二十三年前阿芙忒娜曾经就率队从天而来,被我师父风仙人打了回去。我师父当初赢的太轻松了,以至于今天我也轻敌了!”

白少流:“你说的是风君子先生吗?那时候他才多大年纪,有那么厉害?”

梅先生:“此事别有内情,我师父当时想胜那些人也不难,但那么轻松就是另有玄机了。”说到这里他突然看着镜中有点怒意的道:“宣一笑还在等什么?真要眼看着登峰吃亏吗?还不出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