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忘情只恨恼人多

话说的差不多了该吃饭了,这顿饭前前后后吃的时间可不短,虽然菜早就凉了可尝在嘴里仍是人间无比的美味,而且这两位已经很多天没有正经吃过饭了。但是这顿饭吃的也不“正经”,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小白一直将清尘抱坐在腿上喂她吃,唉!只有一双筷子。清尘的脸色羞红,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荒岛上没有别人也就随他了。

四碟菜吃完了喝汤,勺子也只有一把,喂起来容易洒到身上不太方便,清尘要自己拿勺去喝,小白眼珠一转坏坏的笑道:“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

清尘看他的样子就能感觉到他心里不怀好意,怯怯的说:“你想怎么样?”小白不说话含了半口汤,放下勺子搂紧清尘低头就去寻找她的双唇。清尘想挣扎无奈他搂得太紧躲闪不开,只是轻轻动了动就半闭上了眼睛,仰起脸微微张开樱桃小口,呼吸粗重起来。两人的唇吻交叠,这口汤不知道谁咽了下去,口中的津液却纠缠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清尘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小白对此还有多少有些“经验”,但此时已经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吻在一起的两个人从刚一开始就已经沉入到一种迷醉般的感觉当中,这种感觉是最诱人的甚至超越了单纯的感官刺激。这是一个略显生涩但绝对忘情投入的吻,唇舌在一起便不能分开互相寻找着对方,只有鼻端发出喘息的声音。

小白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此时的清尘武功内劲全失,只是本能的感觉到她和以前不太一样,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就像喝醉酒一样似乎连骨头都是酥的。唇舌交吻身体的冲动已经悄然而起,小白的手不自觉的开始隔着衣服在她的身体上游走抚摸,清尘感觉已经快融化在他怀中,鼻子里发出一声类似叹息的呻吟,手却勾住了小白的脖子。

身披月华如柔情缠绵,怀中秀色似迷梦醉人,世上还有多少烦恼事在这一刻都忘了吧,他们只想好好拥有彼此。可惜啊!天不遂人愿,就在此时有一声咳嗽传来!

这声音来处极远,可听见时就象在耳中贴着耳膜发出,震的两人脑中都是嗡的一阵回响,从缠绵中清醒过来。小白反应很快,一手揽着清尘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另一手已经摸出了九孔响天螺。清尘贴在小白身边似乎很害羞,躲在侧后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

“实不想在此时惊扰二位,但天边有强敌来犯,你们必须立刻离开此岛!”有一人长身而立,竟脚踏波光从极远处的海面上飘然走来。小白的目力极好在月光下看得清楚,而清尘也认出来了,这人居然是昆仑盟主梅野石梅先生!

……

小白与清尘在海滩上享受月光晚餐的时候,远在志虚国乌由市的劳动公园里一片灯火灿烂,这里在举行每年一度的元宵节灯会。吃完晚饭逛灯会的人很多,三三两两成群结队,风君子牵着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黑狗也在游客当中。他走到公园两条道路中间拐弯处,这里有一个人工湖,此时湖水仍然结着一层冰,铁栏杆旁边长着一棵粗大的怪柳树。风君子就在湖岸边坐了下来,从怀中掏出一张写着“仙人指路”的大白纸铺在面前地上,一面说道:“小黑,你给我盯着点,一看见有带袖章的不管是红箍还是黄箍你都叫两声提醒我转移。”

今天晚上跑到这里来摆摊算命摊的人恐怕也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风君子坐在路边也不吆喝,来来往往倒有不少驻足观看的,却不是算命而是逗那条小黑狗,尤其是很多小姑娘路过都蹲下来摸着小黑狗的头道:“好可爱的小东西哦!”小黑狗不堪其扰摇头晃脑的很不乐意。还有人以为风君子是买狗的,停下脚步问价钱。

“风先生,这是你家养的狗吗?好可爱呀,这一身黑毛油光锃亮!”听见有人叫自己,风君子抬头一看竟然是洛兮蹲在面前用手指撩拨小黑狗的耳朵,她身后站着一身白衣的顾影。

风君子:“这不是我家养的狗,是小区门口小卖部的,我今天晚上牵到公园溜溜,顺便帮我望望风。”

洛兮瞪大眼睛问:“望风?望什么风?这里还有坏人吗?”

风君子指着自己的鼻子笑了:“我就是坏人,是违规摆摊的非法商贩,得躲着点公园管理人员。”

洛兮:“这条小狗这么聪明吗?”

风君子:“它聪不聪明我不清楚,但我还是比较聪明的。洛小姐,你怎么跑到这来了?这太平盛世可不是看上去那么安全,你应该待在洛园。”

洛兮:“有顾姐姐陪我,没事!我都在家里憋了很多天了,今天陪顾姐姐去看小白结果他不在家,听说你要到劳动公园来摆摊我们就来了。……我看你在这里坐了这么长时间也没人找你算命呀,是不是换个人多点亮堂一点的地方?”

风君子:“我都是非法摆摊了,还敢那么明目张胆,你以为我是志需国总统啊?命算这东西,只待有缘人,来来往往人那么多怎么可能都与我有缘呢?”

一直站着的顾影说话了:“我们在这里见到了风先生,也算是有缘人了,不知道风先生算命要收多少钱?”

风君子抬头看她:“顾小姐,你也想请我算一算?收多少钱那要看算什么了。”

洛兮插话道:“风先生,你没事跑出来算命玩,真的会算吗?……顾姐姐你先别说话,我先考考风先生。……你说我顾姐姐想问什么?”

风君子:“小丫头想考我?我看这位顾小姐虽面容冷淡,但眼梢有水色迷离,这是女子怀春之相,一定想问情缘!”这一句话把顾影说了个红脸,竟然没有应答。

洛兮:“怀春之相什么意思?你是说顾姐姐有心上人了?我怎么没看出来?”

风君子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继续看着顾影说道:“顾小姐跟随这位洛小姐而来,一路小心护翼,人流虽杂却从未有人能靠近。关心之切发乎于心,从你的眼神能看出来,你恐怕也想问这位洛小姐将来的祸福。”顾影没说话轻轻点了点头。

洛兮:“顾姐姐想问我将来的祸福?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风君子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是啊,这么可爱的小丫头怎么会有事呢?……顾小姐,你在这繁华热闹的花灯丛中走过,可并未留意看灯,眉心微蹙总有忧色,魂不守舍而飘远。我猜,你也想问一个远方人的安危!”

顾影终于答话了:“风先生好厉害的眼力,都说对了,我确实想问这三个问题。”

洛兮惊叹道:“风先生刚才一直没抬头啊,怎么会看得这么清楚?”

风君子拍了拍小黑狗的脑袋:“我没抬头,可是它都看见了。”

洛兮笑了:“风先生你就别逗了,你一定是偷偷观察周围了!狗狗哪能看得那么清楚,不是有那个成语叫狗眼看人低吗?”

小黑狗不满意的叫了一声,风君子笑道:“你听见没有,乱说话小黑不高兴了,狗眼看人低确实不假,但这世上有很多人眼还不如狗眼。……你刚才考过我了,我现在也考考你,刚刚有没有看灯迷?”

洛兮:“看过不少,我还猜出来不少呢,风先生要考我灯迷吗?”

风君子:“是的,你听好了!迷面是四句诗——头尖身细好钻营,带骨不足半钱沉。眼睛长在屁股上,只认衣冠不认人。迷底是一样东西,你能猜出来吗?”

洛兮眨着眼睛想了半天,突然大悟道:“是针,缝衣服的针!”

风君子点头:“猜对了,你好聪明,缝过衣服吗?”

洛兮:“没缝过,但是我知道。”

风君子:“既然你猜对了,我就给你面子算优惠,不收你顾姐姐的卦金了。……顾小姐,你可以问了,但我的规矩一次为一人只算一卦,你的三个问题只能问一个,好好想想问哪一个?”

自己的情缘、洛兮的将来、远方某个人的安危,这是顾影心中想问的三个问题。她本来不信算命这一套,找到风君子的卦摊来也是陪洛兮来看个热闹,没想到风君子一开口把她的心事全说破了。这下她不得不信,也不敢小看面前这位风先生的金口,很慎重的考虑了良久,这才说道:“如果只能问一个问题,我想问第三个——远方那人的安危。”

风君子还没回答洛兮好奇的问道:“你们倒底在说谁呀?”

风君子:“今天你陪顾姐姐去找又没找到的人是谁?”

洛兮:“小白?对了,小白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他出门干什么去了?我也想问。”

风君子:“他很好,好的不能再好了,我们看灯会,估计他也在看热闹。……顾小姐,你问的这三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

风君子话里有话,某人的安危也是顾影的情缘所寄,同时也关系到洛兮将来的祸福。顾影担心的当然是小白,她知道的事情比洛兮多,听说小白出了远门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心中挂念他的安危,听风君子如此回答虽然不知真假但也安定了很多。此时一阵风吹来,满园的花灯乱闪,风君子伸手凌空一抓,就似抓住了风的尾巴,身旁的大树枝条摇曳可几人身边却不再有风。

风君子看着远处风中花灯摇晃,若有所思的对顾影说:“他倒是没事,但对于你来说,将来似有争风之嫌,这风中可不止一盏花灯。”

顾影:“我明白了,我只知道我自己是怎么想的,至于别人勉强不了。谢谢风先生,至少听了你的话我心里安定多了。”

“风先生,我也想问远方某人的安危。”此时旁边突然有一人插话,几人转头去看,一位灰衣光头和尚不知何时已站在身边,正是三少和尚。

顾影看见三少和尚赶紧点头问好:“大师,原来是你!上次承蒙相救,一直还没有当面道谢。”

三少和尚:“女施主不必客气,你等降魔除妖我遇见了自然要助一臂之力,只可惜没有帮上什么大忙。”

洛兮也站了起来:“顾姐姐,他就是上次救了你和小白的那位大师吗?和尚大师,你真是个好人!”

三少和尚:“谢谢小施主夸奖,贫僧惭愧。”

风君子问道:“先别急着惭愧,小和尚,刚才我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三少和尚:“都听见了!”

风君子:“你所问的问题,和这位顾小姐所问的问题,其实也是一个问题。她要问的人没事,你要问的人也没事,不过对于你这个光头来说,就没什么争风之嫌了!”

三少和尚:“风先生的意思是说他们在一起……”说到这里又住口道“其实我不想问这个问题,我想问的是那天倒底是何人伤人?”

风君子一伸手:“拿来!”

三少和尚:“什么拿来?”

风君子:“我的指环,说好今天还我算卦金的,现在给我吧。”

三少和尚:“能不能和风先生商量一件事,再借我用几天?”

风君子瞪眼摇头:“不能!说好今天还就是今天,出家人不打诳语,你一个和尚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三少和尚无奈的将指环从袖中取了出来,放在风君子的手上问道:“风先生,指环还给你了,我的问题呢?”

风君子:“你是当事人都不知道,反而来问我这个局外人?这么深奥的问题去问上帝好了,愿上帝保佑你知道真相!不过小和尚头虽光但是脑筋慢,等你知道了什么菜都凉了!”说完话还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三少和尚看着风君子的动作似有所悟没有再追问,顾影看见风君子在胸口划十字想起了一件事,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风先生是不是借走了洛小姐一个十字架,就是拍卖会上洛小姐买的那个‘滴泪的十字剑’,风先生喜欢就拿去玩,但是别忘了还。”

洛兮:“顾姐姐说那个十字架吗?风先生想玩就玩吧,就是别弄丢了。”

风君子一拍大腿:“你说这事,我怎么给忘了!今天回家就好好找找,可不能给弄丢了。”

洛兮:“不着急,你想什么时候还都可以。”

风君子:“洛小姐真大方,那东西可不是一般的贵,既然这么大方干脆送给我算了?”洛兮摇头,风君子又问道:“洛小姐舍不得?”

洛兮还是摇头道:“不是舍不得,那么贵的东西无故送人并不一定是好事。”

风君子:“好个‘无故’二字,是你爸爸教你的吧?”恰在此时小黑狗汪汪叫了两声,风君子拣起地上那张招牌道:“有戴袖章的来了,我要转移了,你们慢慢逛灯会。”说完话起身拍了拍屁股,牵着小黑狗一溜烟的钻进了灯火阑珊之处。

……

风君子在公园里和管理人员打游击转移阵地,远方的海岛上梅先生也要清尘和小白转移。看见梅先生凌波踏浪而来,小白和清尘此时都已经知道他的身份,在海滩上抱拳施礼:“梅先生,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梅先生:“还不是为操心的事情,很抱歉惊扰了你们,但是有强敌来势汹汹,这个岛上不太平,你们跟我走吧。”

清尘:“是什么人来?西方教廷的吗?”

梅先生:“是的,一共来了六个。”

清尘:“救我的那个女人告诉我留在这个岛上等待教廷的调查人员,让我做证,现在我怎么能走呢?”

梅先生:“来的都是绝顶高手,你没有自保之能,我当然不能看着你亲身犯险。想做证是不是?我自有神通让你与他们当面说话,但本人不必在此处。小白,你说是不是?”

白少流也劝道:“我们还是相信梅先生不要相信那些人,出手伤你我的不就是那些人吗?既然梅先生有办法和他们当面对话,我们就不必留在这里了。”清尘看着小白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梅先生道:“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不要留下有外人来过的迹象。这些衣服,还有这八宝珍馐盒都收起来拿走。”梅先生认识那个精巧的食盒,就是他家知味楼中的八宝珍馐盒。

收拾完东西只有那件白色的亚麻布长袍还在沙滩上,清尘拣起来想送回木屋去,梅先生却伸手拿过去摸了摸道:“这是一件法袍,质地很奇特似乎能吸收某种伤害,连我都不是很明白,好东西别留下一起带走!”

清尘:“可这不是我们的东西。”

梅先生:“你把它穿上,披在衣服外面,我自有用意。待会儿你人走了,我仍会留一个你的幻身在此处,如果你穿的不是这件衣服就露破绽了。”原来他还有这一手安排,清尘又把这件长袍披上了,从肩到脚盖得严严实实,里面的衣服倒不必再换了。

清尘穿好长袍,小白收起衣服和食盒,梅先生一挥衣袖转身就走,他的身形飘移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似乎把周围一片空间都带着一起走了。小白和清尘根本没动,原地离开了沙滩越过海面飘飘然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另一座海岛上。这座海岛的这一片海岸与对面的岛不同,是一片陡峭的礁石崖,崖上树木森森,前走几步林间有一片空地,此处已经看不见刚才那片海滩。

梅先生在此地站定,转身对两人说:“小白站到我身后来,清尘姑娘请站在空地中间。”清尘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举步走到了空地中间。梅先生一伸手,不知从何处凭空取出一面古镜,碗口大小青铜颜色,背面有瑞兽浮雕正面光洁如洗。他将古镜祭到空中,镜子在空中悬住,镜面一闪突然变大了,有一面两丈方圆的虚空镜面出现在众人眼前,正中对着清尘立足的方位。

小白与清尘瞪大眼睛透过镜面看见了一片月光下的银沙滩,正是他们刚刚离开的地方,更神奇的是银沙滩上正站着一位白袍少女也是瞪大眼睛呈好奇状,看身形姿态赫然就是站在此地的清尘。

“这是怎么回事?”清尘动了动开口问梅先生,镜子里沙滩上的少女也动了动开口说话。

梅先生淡淡笑道:“这面镜子就是传说中的神器青冥镜,我使用的是携景移景之术,其它的神通我不敢说天下第一,但是玩镜子的功夫估计当世无人能超过我。我将你的幻身送到那沙滩上,再使用一点妙语传音术,与你本人在当场没有什么两样。只要别人不碰你,在这月光下短时间内很难发现破绽,你想帮忙做证就做证吧,我们也好看看热闹。”

白少流:“对,我也想看看热闹,这些人倒底想干什么?梅先生你的法术好神奇啊!”

梅先生:“好了,清尘不要再和我们说话了,你现在的一举一动就和在沙滩上一样,那些人已经来了。”

……

清尘本人虽然已经离开了银沙滩,但少女的身形仍站立在当地,和她在时没什么两样。天边有人飞来,到近处可以看见一共是六个,阿芙忒娜也在其中。这一次阿芙忒娜并没有展开羽翼,这六人列队而来脚下就像有一块静止不动又看不见的实物托着,凌空飞来齐齐的落在沙滩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