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月下耳鬓且厮磨

天上看不见人,于苍梧已经走了,小白这才想起他要赶回逍遥派去吃晚饭的,笑了笑对清尘说:“于大侠走了,他今天晚上有事,过节去拜见岳父。没关系,既然知道我们在这里过两天他一定还会再来的。”

清尘:“于大侠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会认识我呢?”

白少流:“我也不是很清楚,还想问你呢!咦?你穿的衣服好怪呀,戴上花环再举个火炬就是自由女神了。”

清尘被他逗笑了,撅嘴说道:“我也没办法,岛上只有这件衣服。”

白少流:“只有这一件,难怪我抱着你感觉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孤岛月夜,只有这一男一女,小白说话也大胆起来。

清尘的脸腾的就红了:“你,你,你不许胡思乱想!”

白少流咳嗽一声:“想一想都不行吗?别人过节我们也过节,你快来看看我都给你带什么来了!没有赶上一起过年,今天就算补过吧,过年是要穿新衣服的。”他拉着清尘的手往回走两步捡起地上的那两大包衣物,都打开拿了出来。

清尘:“这是你给我买的?怎么……”她的脸更红了,小白买的衣服不仅有外套,还有衬衣和内衣,连袜子和靴子都有,她全身上下的尺寸看来小白早已目测的清清楚楚。小白的脸也有些红了,说了一句:“对不起,时间急,我又没什么经验。”

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原来他一连买了三套衣物,自以为考虑的很周到了,可这三套衣服都是一模一样的,不仅款式连颜色都一样。女人的衣服何曾买过重样的?内衣倒还有可能,但外套与靴子几乎绝对不会,可小白就是干了这么件没经验的事!清尘也看出来了,小声道:“没关系,只要是你给我买的,我都喜欢。”话没说完又觉得有问题,因为当初刚认识小白时人家就给她买过性感情趣内衣,赶紧又说:“这里面也有男式衣服,是给你自己买的吗?”

白少流:“这一套是我的,过年我也要有新衣服是不是?小时候家里穷,只有过年才能有新衣服穿,现在我可以自己买了。……换好衣服那里还有好吃的酒菜,今天为你大难不死我们又能相聚好好庆祝一下。……我在野外呆了不少天了,真想先洗个澡!”

清尘:“往那边走有个小木屋,木屋后面往山上走几步,有个泉眼,一颗大树下有个小水潭,水不算太冷,你想洗可以去洗。”

白少流腆着脸道:“一起去洗好不好?”

清尘甩手扭脸:“怎么一见面尽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再说我不理你了!……我,我,我身上又不脏。”

白少流抱起那套衣物道:“那我自己去了,你打开那个食盒看看,里面全是好吃的,就是有点凉了。你换好衣服等我,待会儿一起吃饭,我还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小白抱着自己的新衣服走向山脚,首先看见了那个高脚水晶盘还有那间木屋,他还好奇的走进木屋看了一眼。于苍梧说的没错,这里的条件是在太简陋了,木屋连门都没有。绕过木屋走上后面的山丘,这里生长的草木与大陆多有不同,夜色中小白更认不出来是什么了。半山腰有一面乳白色的山石如壁,石下有一道清泉流出,在不远处汇入一个小水潭。水潭边一颗大树只有一根很直的主干,顶端没有分枝而是向四面散开很长很宽的羽扇状叶片,树冠恰好罩住整个水潭。

现在的天气应该是晚冬,可海岛上的气候并不冷,泉水似乎也是四季恒温,一片清凉可是并不寒冷。小白在水潭中洗去一身尘埃相当舒服惬意,也难免有点想入非非。意外的重逢,而且海岛上只有孤男寡女,又在如此月色美好的夜晚,会发生什么呢?如果不是还有很多事要操心,小白真的想就这样和清尘待在海岛上,至少今晚,他什么别的事情都不愿意再想,一切等过了今夜再说吧!

等他洗完澡换好衣服回到沙滩上,清尘也换好了衣服站在那里等他。以前看见清尘总是一身黑衣戴着面纱,可是今天不一样了,小白买了一件鹅黄中点缀绯红的羊绒长风衣,都是温馨的暖色调,月光下的少女婷婷玉立,看得他都有些痴了。

沙滩上没有桌子,但那个食盒却有令人想不到的精巧机关。盖子打开最上面一层是一碗汤,下面一共四层每一层都可以抽出来,侧面有滑槽推上去与最上层平齐,看上去象一朵张开四瓣的花,而“花瓣”可以绕着“花心”转动上面各放了一盘菜。中间“花心”上方有个提手,而下面的盒身就成了底座,整个食盒这么一展开就成了一个可以提着走的、精美无比的小餐桌。

食盒已经打开,清尘站在那里脸上有泪痕未干,似乎刚刚哭过,听见小白的脚步声她背过脸悄悄擦了擦眼泪。她这是怎么了?清尘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刚烈坚强,甚至很难想象她流泪的样子。小白走过去扶着她的肩膀柔声道:“你怎么了?想起什么伤心事?不要一个人偷偷的哭,还有我呢!”

清尘轻轻的靠在小白怀里,指着餐桌道:“我已经没事了!……这些是淝水知味楼的菜吧?以前父母带我去吃过,最中间那碗汤名字叫‘镜湖银丝雪’,只有冬天才有卖的。我没有对你说过,我是在淝水长大的。”

白少流:“原来是这盘菜让你想起了往事,不要伤心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更应该好好珍惜眼前对不对?……来,新衣服都换好了,一起吃饭了。”没有凳子,两人只能在银沙滩上席地而坐,清尘随着小白刚要坐下却被一把拉住了:“地上凉,坐到我腿上吧!别不好意思,你又不是没坐过。”说完不等她答应小白已经将清尘拉到自己盘坐的腿上,而清尘没有拒绝。

经过这一番生死变故后重逢,两人都有了变化,白少流做事变得主动直接了许多,不自觉中也习惯了自己拿主意。而他感觉清尘也与以前有微妙的不同,至少不像以前对他那么凶了,有些柔弱依人显得楚楚可怜。坐下之后清尘问道:“怎么只有一双筷子一把勺?”

白少流:“这好办,你在我怀里别动,张着小嘴就行,我来喂你!……你一口我一口,有我的就有你的。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中午就没吃出来?……清尘,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都发生什么事了,那天是谁出手暗算我们,你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小白真是好耐心,到现在才问“正经事”。清尘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把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小白——阿芙忒娜救了他,暗中纵容洪和全作恶以及出手杀人灭口的都是西方教廷派到乌由教区的拉西斯大主教,阿芙忒娜救她又困她的目的是想让清尘作证与拉西斯对质。

小白听完后不满道:“指证那个拉西斯的罪名也是应该的,但那也要你自己愿意,把证人困在岛上又算什么?你放心,于大侠既然把我送到这里见你,过不了多久一定会来接我们走的。”

清尘:“其实我们不能怪那个洋女人,如果不是她救了我,现在我们哪有在一起的机会?实在应该谢谢人家才对!……你呢,你是怎么去的淝水?又怎么见到的于大侠?”

白少流从自己见到三少和尚商量好分兵两路开始讲起,讲到自己杀了洪和全夺了《白莲秘典》,然后见到于苍梧夫妇,随后就有了意想不到的奇遇。清尘听完后依偎在他的胸前道:“小白哥,你好傻,以为我死了还要想办法救我。你说于大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立刻带我们走?”

白少流:“谁家不得过节呀?他去岳父家过节去了,也让我们好好呆一晚上,这里的景色多美啊!”

清尘:“那个于大侠到底长什么样子?我很好奇!”

白少流尽量形容了一番,清尘越听越惊奇,在小白怀中直起身子道:“天,他是我师父!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他了。”

白少流:“你师父?你怎么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他也没想到这下却说出一个大秘密来。

清尘:“我的武功是他教的,可是他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也不承认自己是我师父。”

清尘告诉了小白她的习武经历,听起来很离奇。她从小就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胆子比男孩子都大几乎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那是她八岁那一年,当时家住淝水河边不远,学校放暑假而父母白天还要上班,一天她和邻居一群小孩跑到河边玩。跑着跑着她一个人跑上了一座山,夏季水边山林多长虫,听见人声大多远远惊走了,但一不小心也会碰见伤人的,清尘就碰见了一条毒蛇。

近四尺长一条青绿色的烙铁头突然从面前草丛中一块巨石上窜起,吐着信子就冲她来了。别说小孩,就是一般大人也绝对躲闪不开,但小清尘却做到了一件普通人很难做到的事情。她根本没有躲闪,当时手中恰好拿着一根刚折下的树枝,想都没想迎面就抽了过去。一树枝正好抽在蛇头下面不远脖子的地方,用力很大树枝都抽断了,这条蛇竟然给她抽了回去,摔进草丛中溜走了。

清尘惊魂未定就听见背后有人喝彩:“好厉害的小丫头!无论你怎么躲闪都避不开这条蛇的攻击,只有迎面发力一击才能把它挡住,结果它吃亏害怕自己跑了。姑娘,你小小年纪就不知道害怕吗?”

清尘回头看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站在面前,三十多岁的年纪,一身洗的发白的衣衫很是破旧。这人虽然衣衫破旧可神彩不凡,昂然而立气度十足,一双手也是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尘污,而他面带微笑的表情不自觉中就有一种威严,让人生出仰视的感觉。清尘很好奇的回答:“怕,当然怕!可是你已经说了,我怎么躲也躲不开,只能不躲给它一下,才有希望没事。”

男子笑道:“说的不错,可几个人能做到?事后想明白是来不及的,关键的时刻能做出最恰当的反应,不因为恐惧而动摇,你是个天生的武者!我刚刚还想救你,没想到你自己搞定了,你挥动树枝的那一击,对于你这样的小姑娘来说,力量、速度、角度、准头、出手机与身体姿态的配合都几乎达到完美的极限,请问这一招是谁教你的?”

清尘:“什么招不招的?不就是挥树枝打蛇吗,难道还要有人教?”

男子突然一招手,远处一根树枝无风自折飞到他的手中,然后他一挥手,那根树枝从清尘眼前抽过带起的风刮得她的小脸蛋都隐隐作痛。只听他笑道:“这就是你刚才无意中一击使出的那招,站在对手的角度看,如果你是那条蛇能躲开吗?”

清尘实话实说:“如果我想咬你,这一下我当然躲不开。其实你的速度那么快,我怎么样都躲不开!咦?你好厉害呀,和电视里面的假大侠不一样!”

男子:“年纪小眼光倒不错,能看出来电视里面的大侠出手动作都是假的,嗯,我是真的,你想不想学?”

清尘点头:“想!”

这就是清尘小时候偶遇于苍梧的经过,后来于苍梧真的开始教她武功,地点就在清尘打蛇的那座山下淝水河滩,时间并不固定,主要挑清尘从家里偷偷溜出来的时候。于苍梧开始教了清尘一套形神相合的内家功夫口诀与心法,还以树枝为兵器教了她一套枪法,大多数时间清尘都是在无人时自己练习。

教完这些基础,于苍梧很长时间内再也没出现过,直到第二年夏天清尘在河边舞动树枝练枪的时候,于苍梧又出现了,他对清尘说:“习武是一件很吃苦又需要毅力的事情,这一年来无人约束监督,你竟然自己坚持习练有所小成,浑金璞玉实在难得!”

于苍梧告诉清尘,自己不在淝水常住,只是每年都会路过此地而已。接下来几年,于苍梧都会出现一段时间,指点清尘的功夫。他没告诉她自己的名字,也不让她叫自己师父,清尘学艺是暗中进行的,对于小孩子来说这是一件充满神秘感的事情,连她的父母都蒙在鼓里。

直到三年前的夏天,于苍梧又一次飘然而来告诉清尘一番话:“之所以不让你叫我师父,是因为你所学并非是我本门所传的道法,而是我在大漠石窟中偶得无名前辈留下的武功典籍。我不想让前辈的心血失传,但各人资质不同,我的弟子中无人合适将这套武功修炼到极致并有所突破。恰好我遇到了你,一时动心将这套功夫代前人传授于你,你今日的成就如果仅论武学恐已不在我之下,我已经没什么可教你的了。”

清尘问:“你可不可以教我点别的?我知道你还会很多很厉害的功夫!”

于苍梧摇头:“你就是个俗世中的女孩家,世间有父母疼爱应有自己正常的生活,不适合我这苦行一派的道法修行,我不想引你入门受戒一脚迈出红尘。教你武功倒没什么不可,如果将来你能有所突破也是你自己的成就与我无关。健身也罢修养也好,总之你学会了武的技艺,但武的精神需要你自己去找寻,我也不知是祸是福,好自为之吧!”这是他与清尘的最后一次见面。后来清尘再也没见过他,直到今天小白提起于苍梧的身形面貌,她感觉这人就是传授自己武功的无名男子!

小白听完这段往事也大为好奇,难怪于苍梧会认识清尘还知道她的真名,看来志需国出了清尘这样一位杀手后,于苍梧也知道了她是谁。他又想到一个问题,追问清尘道:“你那杆紫金枪呢,是怎么来的?”

清尘:“师父走时告诉我他给我留了一件世间利器,就在我当初遇蛇的那块巨石下面,如果有一天我能将内劲外发掀开巨石就可以得到,可我一直掀不开。……直到我父母死后,我追查罪人一心想自己报仇,不分日夜练功,一天夜里无意之间挥手掀开巨石得到了紫金枪。……我的样子就是那时候变化的,以前我不是这样的!”

说着话她的心里又想起往事不禁伤悲,小白赶紧安慰道:“不要再多想别的了,今天你我重聚,又知道你的师父是谁,应该高兴才对。于大侠不远万里送我来找你,这世上还有人真正关心你对不对?来,我的小精灵,让我好好抱一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