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碧海情郎从天落

酒足饭饱离开知味楼,陈雁亲自将他们送到大门口,打包的酒菜竟然不是普通的餐盒装的,而是用一个很精美的古典提篮食盒,食盒有好几层将饭菜分别放好盖上让小白提在手里。出了门来到最近的一家大商场,小白要给清尘买套衣服,于苍梧在外面等他一个人进了女装区。他曾经给清尘买过内衣知道尺码,从内到外买了一套全新的,想了想不能只有一套还得有换的,又买了一套,刚转身要走又想到不能仅有两套换来换去,转身又去买了一套。

给清尘买了三套衣服包好,在楼梯口见到于苍梧,于苍梧从上到下看了看他笑道:“你就给清尘买衣服,看你自己这身衣服在野地里猫了几天都成什么样了?大老远跑去见人家,而且还是过节,怎么也得给自己买身新的!”

小白低头看了看自己也笑道:“这套衣服真得换换了,不适合过节出门见人。于大侠今晚不也要拜访岳父吗,要不也换一身新的?反正酒也送了,不在乎一身新衣服吧?”

于苍梧:“小兄弟做事心很细啊?那我就谢谢你了,我们也去买衣服,一人一身新的。”于苍梧不客气推辞,小白心里却很高兴,因为他人情通透看得明白,于苍梧是不想让自己觉得欠人情太多不好意思。像于苍梧这种人受小白的恩惠,这就是结交之意,换一种说法就是给他面子。带着小白飞天来回万里去找清尘,恐怕花多少钱也买不着这种帮助。但话又说回来,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小白这么想,有人只希望别人能帮忙却从不主动找机会尽一点力回报。

从商场出来,于苍梧从头到脚连着鞋袜都换了崭新的,小白却把新衣服包好提在手上没换。再次来到无人之处御风飞天,速度比刚才快了许多,小白能听见周身之外风声之厉如龙吟虎啸。在空中直向东南而去,远处很快出现了海陆分界,他们竟飞到了海上。

这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奇异经历,可是小白已经渐渐的不再好奇,一路上默默的想着心事,当然与风君子、白毛等人有关。一望无际的大海,此起彼伏的各式云层不断的被抛到身后,还是于苍梧打破沉默问道:“小白,想什么呢?你拿到《白莲秘典》不让我指点,难道是想请教风君子前辈吗?他现在的情况恐怕不太合适,梅盟主也不希望有人这样打扰他。”

白少流:“不是,不是请教风先生,能指点我的另有其人,但是它有交代我不方便说。”

于苍梧脸忽然沉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问你的私事了,祝你好运吧!”

白少流:“于大侠,我们怎么飞到海外来了?清尘在海外?”

于苍梧:“我怎么把你带来的,别人也能怎么把她带来。”

白少流:“于大侠是怎么找到她的?”

于苍梧答非所问:“不是我找到她的,这么热闹的事情,梅盟主竟然不通知我一声?以他的身份用得着亲自插手吗?看来是这些年没遇到对手自已也手痒了!”

白少流:“你好几次提到梅盟主,这人的法器是不是一支百丈长丝?”

于苍梧:“三梦宗的漫舞卷天丝,他手里当然有,你也见过他?”

靠!原来他认识的梅先生就是所谓的昆仑盟主梅野石,小白早知道那位梅先生是一位神秘高人,没想到来头却这么大,而且竟然是风君子的徒弟!如此看来风君子的来头更大了,白毛怎么就得罪了他?一边想一边答道:“应该见过,但我以前不知道他的身份,那家知味楼好奇怪呀,里面的伙计好像都不是一般人。”

于苍梧:“你看出来了,那样的酒楼天下只此一家,就是淝水的知味楼。客人可能都是普通人,而酒楼里所有的伙计都是各大门派的修行弟子,那里是昆仑修行界居中联络之处。梅盟主如果有什么号令或口讯要传达,都是从淝水知味楼发出,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向修行界传出口讯。”

白少流:“所谓昆仑盟主究竟是什么概念?领导吗?”

于苍梧笑了:“若论身份,和我一样也是一派掌门,他自创一派名叫三梦宗。若论辈份他比我高出一辈,我应该叫他一声师叔。天下修行门派众多,修行人虽大多心性冲淡平和,但也偶有纷争,他是天下公推的主持议事仲裁之人,并不能插手各门派内部事务。当然如果有大事发生,非一门一派之力可以解决,他可以下令集合天下高人共同商议并最终决策。……这和市俗中的领导概念不一样,倒是他师父忘情公子身为忘情宫主却不在忘情宫中,倒像是挂着领导的名却不去单位上班的领导。”

这于苍梧说话很有意思,并不高深玄妙很直白浅显,小白又问道:“于大侠,你说你与人斗法平生败过两次,第二次是败给风君子,第一次是败给谁?是梅先生吗?”

于苍梧:“不是梅盟主,若论今日修为我恐怕也不是梅盟主的对手,但当年我出山以来首遭败绩是在天下修行人聚首的宗门大会上。那是二十年前,梅盟主当时年幼也没参加,就算他参加了也不会出手斗法切磋,因为当时切磋较法的只有我们这一辈弟子。在这一辈弟子当中,我得了天下第二。”

白少流:“那第一是谁?”

于苍梧:“他叫七叶,是终南派出走的叛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小白浑身一哆嗦,有一种错觉差点以为自己就要从天上被扔下去掉到海里。因为他又感觉到那种深深的恨意,似乎提到七叶这个名字于苍梧心里就一阵痛一阵怒,丝毫不掩饰的从语气和脸色中流露出来。

于苍梧和白毛有仇?难道是因为败给它的原因?不对呀,于苍梧也曾败给风君子,但提到风君子的名字他的感觉有尊敬也有遗憾,但并没有怨恨和恼怒啊?风君子与七叶有仇,这位于大侠也不像坏人,但提到七叶也如此愤恨,看来白毛当年为人时没干过什么好事,把那么多高人都得罪了。小白心中想到这里也不敢继续追问下去,觉得说出白毛与自己的关系脸上也不够光彩。

天光渐暗已是黄昏,远方的海平线上露出几个小点,小点越来越大原来是三座品字形的海岛。于苍梧此时心中的怒意尚未平息,突然说了一句:“地方到了,你去见她吧!”言毕一挥手,小白就张牙舞爪的被一股力量从天上扔了下去。从云层之上以极高的速度被扔出去的感觉难以形容,小白就觉得耳边风声呼呼的响,小岛在面前变得越来越大,自己如流星般落向的地点是一片银色的沙滩。

不提小白将会在沙滩上摔成什么模样,于苍梧将小白扔向小岛后空中一挥衣袖,风势陡变不再像刚才那么平和,狂风骤起卷得半天云霞颤动。他转身御风就要往回飞,面前突然光芒大盛,只见有一人从云层中闪现,身披七彩毫光拦住了他的去路。

“于掌门,你这是在和谁生气呢?送人都送到门口了,干嘛要从天上往下扔?”那人面带微笑的问道。

于苍梧看见来人在空中抱拳施礼:“原来是梅师叔,晚辈于苍梧有礼了!梅师叔身为盟主何必亲身到此,有什么事打个招呼让我来不就行了吗?”

梅先生:“你海天谷远在西北大漠,那一片地方最近事端也多,就没想麻烦你。各家有各家的事情,有人忙着吵架有人忙着分家,没办法我只好亲自来了。没想到你也能忙里偷闲,管起小儿女的约会来了?”

于苍梧讪讪笑道:“我恰好到淝水拜访逍遥派,巧遇白少流小义士手刃邪魔,听说他正为清尘之事烦忧,遇见了当然要帮一把。”

梅先生也笑:“你碰到他可真够巧的!你怎么空手来的,金乌磐龙杖呢?看来真是路过,连法器都未携带。”

“对付那帮宵小之徒,用不着沧浪大侠的金乌磐龙杖,更不必梅盟主亲自出手,有贫道在如果他们敢有什么不轨,不管来多少定叫他们有来无回!”云层中又飞出一人,是一名青衣高簪老道,面貌古朴清瘦,黑白两色烟云在脚下环绕,正是终南派掌门登峰。

于苍梧赶忙施礼:“原来是终南掌门登峰师叔在此,群小自不敢跳梁,晚辈有礼了!”

“群小不敢跳梁,但我辈修行之人也不必妄自尊大,不可一山之中固步不见群峰。梅盟主既然前来,自然有谨慎的道理,我等尽力而为扶正祛邪便是。……于掌门,你说是不是?宣一笑给师兄见礼了!”云层中又飘身形出现一人。此人是一位中年大汉,手持一方青金石镇周身青光环绕,身材比于苍梧还要高大威猛,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子开口说话声如洪钟,正是登峰的师侄海南派掌门宣一笑。

宣一笑一开口言语之中就与登峰针锋相对,于苍梧说是与不是都不好,只有微微苦笑还礼道:“不必妄自尊大也不必妄自菲薄,更不必菲薄他人,立身自正能容于人亦不容于恶,宣掌门说的有道理。既然有盟主与二位掌门在料想大局已定,于某人就不必在此献丑,暂且告退了!”

梅盟主:“我看你来去匆匆,可能是有大事要办,那就去吧!等此间事毕,我会亲自到海天谷拜访。……登峰、宣花,我们也暂且静修等待,我感觉这几日便有事端。”

……

正月十五的黄昏,清尘仍然象前几天一样手舞一根长树枝在海滩上练习枪法,一套枪法演练完毕天色已晚。太阳早已经落山,天上星光稀疏,因为一轮圆月已经升起,月光如水照得银沙滩上一片雪白。清尘抬头望月轻轻叹息一声,月亮圆了,可自己仍是孤零零的被困在这个荒无人烟的海岛上。

叹息一声正要回头离开海滩,突然就像发现了什么又抬头看天,只见月亮的方向飞出一个小黑点,黑点越来越大是什么东西从天上落了下来!黑点来势很快,片刻之后已经可以分辨出那是一个飞舞的人形,看清人形之后立刻听见人声从天上传来:“闪开!小心砸到你!——噗——”话音未落清尘下意识的往后面闪退,那人就落在眼前将沙滩砸出一个大坑,脸朝下半埋在沙子里。

天上下来的可不止一个人,还有两大包装满衣物的商场购物袋落在一旁,最后竟然有一个精美的朱漆提篮食盒飘然而下,稳稳的落在沙滩上。清尘可顾不上惊讶,冲上去俯身就去沙子里扶那人起来,一面惊叫到:“小白哥!真的是你吗?”

刚才天上一声惊叫,清尘已经听出是白少流的声音。天哪!看见圆月想起远方思念的人,不知那位神仙显灵就将她的小白哥从天上扔到了眼前。可她却顾不上感谢神灵,而是心中一紧,小白落地时声势十分生猛,可别给摔坏了!

看小白的样子摔的不轻,可他并没有受伤,从天而降时一直有一股激荡的风力护在四周。在空中就看见沙滩上有一少女身形孤单伫立,依稀就是清尘,他在天上喊了一句小心却没注意自己落地的姿态,脸朝下砸在柔软的沙滩里,脑袋一时也有些发蒙。紧接着就被人将身子翻过扶起上身,听见了清尘熟悉的声音:“小白哥,你有没有事?”

清尘,真的是清尘!老天爷可怜,她没死,听见清尘的声音小白心头狂喜,不顾别的伸手就将面前的少女紧紧搂到怀中,生怕她突然又消失了!清尘惊呼一声已经被小白紧紧抱入怀中挣扎不得,身形不稳两人同时倒在沙滩上,清尘正压在小白身上。

“你没死,真的太好了!我已经你没了,差一点也死了……可怜我终于见到你了!”小白激动的语无伦次,清尘浑身无力挣扎不脱,她觉得身上软绵绵的暖洋洋的也不想挣扎,将脸贴在小白的胸前喃喃道:“我不是在做梦吧?真的是你……天上掉下个小白哥!”

这两人躺在沙滩上拥抱了很久,清尘才说道:“小白哥,你是怎么来的?我们站起来说话吧!”

小白松手,清尘扶地起身,小白也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仍然把她揽在胸前:“是一位叫于苍梧的高人御风飞天送我来的,于大侠果然没有骗我,你是困在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些日子你过得好不好?……让我好好看看你是胖了还是瘦了?”他一伸手已经托起了清尘小巧的下巴尖,然后两人都突然愣住了。

清尘没有戴面纱,月光正照在她秀丽的脸庞上,一双明媚的眼眸中倒映出天上的月亮,这月亮竟是橘红色的!月光下她的皮肤显得格外的白皙柔嫩,五官无一处不精美,可双耳郭向上突起长长的尖尖的。小白从未见过清尘面纱下的容颜,如果不是听见声音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一不小心把传说中月宫里的玉兔精抱在了怀里。

清尘反应过来发出嘤咛之声,一低头扭脸避开小白直勾勾的眼神已经晚了,她弱弱的说道:“我是不是很怪?吓到你了?”

小白长出一口气,笑着道:“好可爱的小白兔!”

话一出口清尘倒象受了什么惊吓,一转身就想挣脱小白的怀抱:“我知道自己不像正常人!”

小白仍然在背后揽住她的腰腹,凑到她的耳边柔声道:“你害怕什么?你的样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爱,简直是个美丽的小精灵!不就是眼睛红点耳朵尖点吗?我都喜欢!”

话要分什么人说,阿芙忒娜说清尘像个精灵,清尘听见了觉得很刺耳很不高兴,但同样的话在小白嘴里说出来感觉却充满柔情蜜意。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一转身又将脸埋到小白胸前反手也抱住了他,心里想哭又想笑却只是轻轻问道:“小白哥,于大侠是谁,他怎么会送你到这里来?”

小白搂着清尘想伸手去撩拨她尖尖的耳朵,但怕她不高兴又忍住了,拍着她的后背说道:“于大侠是昆仑修行门派海天谷的掌门,可是一位了不起的高人,我是上午才认识他的。听他的口气好像认识你?你怎么会不知道?”

清尘:“我没听说这个名字,他人呢?把你送来难道不打算接我们回去吗?”小白闻言这才想起抬头看天,此时天上云层已散,月明星稀爽朗晴空万里,以小白的超凡眼力也看不到哪怕是一只飞鸟的影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