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冷眼笑看魔勾斗

以小白以前的身手,近身突然偷袭杀一个人不难,但是同时对付两个就没有把握了。上次交手韦和辉曾经用摄魂莲花瓣挡住了他小铲子的一击,如果这两个人其中一个能够反应过来交手拖延,再惊动了洪和全小白就麻烦了。可如今情况不太一样,小白掌握了移情开扉术,他完全可以在出手的同时施展这种法术冲击对手的心神,只要那两人被突然出现的外加情绪所干扰反应慢了半拍,小白就有把握把他们都干掉。对付小白这种人,如果你的反应慢了,那就和等死差不多。

小白远远的观察到那两人前行的方向,也悄悄溜向山尖迎着那个方向摸了过去,围墙和墙头上的铁丝网自然挡不住他,他无声无息的落入到林场大院中,像一只猫一样机敏的穿过树丛接近了那两人走来的方向,离了十几米远他就停了下来防止被他们发现。小白蓄积全身的力量准备在静止中突然启动来一个爆发式的冲刺,只要那两人一发现他就已经到眼前。同时他也在等待冲刺的时机,需要那两人彼此距离尽量远一点,让一个人来不及救助另外一个。

小白首先盯住的是韦和辉,因为他的修为更高,只要出手先把他干掉再解决杨和清就容易得多。小白观察着地形,留意山坡的每一个角度和每一株树木,计算着最佳的冲刺路线,也等待着韦和辉离杨和清彼此距离稍远他的时候。可这两个人一直肩并着肩,走过山脊一直向小白的方向走来,眼看距离越来越近,小白待在树丛后面屏住了呼吸。如果这两个人真的很近的话,那他就不得不同时出手了。

还好,大慨还有五、六米远的地方那两人终于停下了脚步,小白听见他们在商量什么事情——

杨和清正在问话,语气有些犹豫不定:“老韦,为什么要把我拉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还趁着洪教主静坐的时候?”

韦和辉:“有大事和杨天王你商量,此话不方便入外人之耳。”

杨和清:“什么大事,还要背着教主?”

韦和辉:“此事就是与教主有关,杨天王我问你,我们跟着教主这么长时间,这一次才真正知道了《白莲秘典》。如果教主不藏私,早点拿出来让兄弟们都依典籍修习而不是听他的点滴转述,我们兄弟会能有今日之败吗?”

杨和清:“是啊,这一次受伤之后,教主拿出《白莲秘典》,不过是让我们看了其中的一章,依此修行伤势就恢复的这么快,我的摄魂珠不仅全部重新凝聚,而且比以前威力更强。教主他原先可没这么教过我们,如果早让我们自己按照《白莲秘典》全部内容修炼,哪里还对付不了杀手清尘?恐怕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吃了个大亏。”

韦和辉:“还有一件事你恐怕不知道,我曾私下问过洪和全,《白莲秘典》究竟是什么秘籍?姓洪的告诉我那是弥勒菩萨的人间感应化身所留,白莲教得到它,七百年前朱哄吾借机起事得了天下。书中所载是‘净白莲台、接引极乐’的无上大法,得法者为救世之主,他得此典籍之后便自称是人间救世教主。”

韦和辉言谈之中不再称洪和全为教主,先直呼其名后来又干脆叫他姓洪的,语气显然不善。杨和清听出来了,试探的问道:“难道教主不是教主吗?”

韦和辉冷笑一声:“不仅不是,而且是个叛逆。”

杨和清心中一寒,脸上故意露出惊讶不解的神色:“韦天王何出此言?这话怎么能随便说!你我虽然交情很厚,但是也不该如此吧?”

韦和辉:“杨天王是老实人,没有看出其中的问题所在。得《白莲秘典》种无上大法者为救世之主,就是老百姓所称的弥勒转世,可姓洪的干了什么?他勾结洋鬼子,用洋教那一套搞了什么拜上帝兄弟会,自以为是《圣经》所记载的救世主弥赛亚,教我们的法术入门也完全是另一套。他这么做不是亵渎白莲圣法又是什么?”

杨和清:“可是洪和全也说过,这么做不过是权宜之计,难道韦天王还有什么别的见解吗?”

韦和辉:“他这么说你就信吗?这一次兄弟们死伤惨重,我们几人辛辛苦苦打拼的基业一夜瓦解。这些都是谁的错,是你的错还是我的错?”

杨和清:“当然不是你我的错。”

韦和辉:“都是洪和全一人的错!如果不是他勾结洋教,如果不是他谋财害命,我们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他不仅是叛逆,而且是罪人!”

杨和清:“想想也是,洪和全这件事做的确实不应该,而且把我们大家都连累了,我们本来没做什么,却躲在这里落的如丧家狗一样的下场。可是,可是,事到如今我们又能怎么办呢?”杨和清长的胖呼呼的,没有什么主见的样子,可心里一直在盘算韦和辉在打什么主意,有意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韦和辉:“怎么办?杨天王难道还不清楚得到《白莲秘典》所载无上道法的有缘人,真正的救世教主就在眼前吗?”

杨和清:“不明白,韦天王你什么意思?”

韦和辉得意的一笑,张嘴吐出一口白气,在空中化为十二瓣,片片环绕又凝聚成一朵白色的莲花。杨和清惊叹道:“原来韦天王这几日修为大进,摄魂珠也凝聚成了摄魂莲花。”

韦和辉:“什么摄魂莲花,那不过是洪和全那个叛逆罪人误入歧途而已,这是真正接引极乐的大神通法术叫净白莲台,你看看我与洪和全口吐莲花有什么不同?”

杨和清:“对呀,洪和全凝聚的莲花是青色的,你凝聚的莲花是白色的,既然是《白莲秘典》所载法术,口吐白莲才是正宗!”

韦和辉:“我只是近日听闻了《白莲秘典》中的一小段原文,便修为精进习成了净白莲台大法,识破洪和全那厮叛逆之徒的真面目。此地是我亲自挑选的修行福地,也是我出生的家乡,恰与此时此地修成净白莲台,这难道不是天命所归吗?”

杨和清神色大变,眼睛珠子急转两圈,长揖到地躬身施礼:“天命归于韦教主,请问韦教主有什么吩咐,杨和清一定效犬马之劳。”

韦和辉得意洋洋的收回白色莲花,看着杨和清笑道:“杨天王说的可是真心话?”

杨和清:“亲眼所见天人感应,韦教主习成圣法,杨和清说的当然是真心话。就是不知道韦教主想怎么处置洪和全,事后又将如何?”

韦和辉:“我等落难在此,全是因为他的连累,他做的恶为什么我们要一起背?我要除了他,你我本身并无其它麻烦。除掉洪和全得到《白莲秘典》,你我就在此福地修行,神通大成之后再去行走天下,到那时还愁不能成就一番人间大业?”在拜上帝兄弟会五大天王中,韦和辉与冯和山两人的学历最高,正儿八经的专科学堂毕业,也自有一番见识。

杨和清暗中打了一个寒战,口中小心翼翼的说道:“可是洪和全修行日久功力深厚,我杨和清实在不是他的对手,恐怕还不能为韦教主除凶。”

韦和辉:“不需要你亲自动手,我已修成正宗的净白莲台大法还会怕他?不过这老鬼修行日久不可不防,但合我们两人之力不难铲除,我出手时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就行。……事成之后你我共同修习《白莲秘典》,我绝不会像洪和全那样藏私小器,将来开创人间大业,你杨天王就是我的左膀右臂创业元勋。”

杨和清:“只要韦教主亲自出手除恶,我杨和清一定从旁协助,就是不知道韦教主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韦和辉:“就是今天,你我回去之后立刻下手,趁着那厮静坐未觉,杀他个猝不及防!”

小白在不远处的树丛中潜伏,没想到却听见这样一段对话。本来韦和辉得意洋洋收回白莲,而杨和清内心战战兢兢惊疑不定之时,是小白最佳的出手机会。可小白没有动,他听明白了这两人要去谋害洪和全,干脆让他们窝里斗好了,自己在一旁坐收渔翁之利。

韦和辉怎么突然冒出要除掉洪和全的想法?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他看见了这处半建成的庄园,多少也能判断洪和全这两年搜刮了多少钱财,一部分用到这里就尚且有如此规模了。自己在拜上帝兄弟会中是五大天王之一,除了洪和全之外他的修为最高出的力也最多,可好处却大部分都让洪和全一个人得去了,心里多少有些不甘。

恰巧,洪和全为了众人尽快恢复伤势,拿出《白莲秘典》传授了一段调养伤势重新凝聚精气的秘法,比他以往所传的要精妙多了。韦和辉当然认为洪和全藏私了,他认为《白莲秘典》如果在自己手里那么他的修为早就远远超过现在,洪和全根本不配拥有《白莲秘典》。

更巧的是,韦和辉恰在昨日修为境界有所突破,十二片摄魂莲花瓣凝聚成了一朵完整的莲花。洪和全口吐的摄魂莲花是青色的,而韦和辉修成的摄魂莲花是白色的,其实都不是什么正经玩意。洪和全是跟随拉希斯主教学习力量的唤醒之后再来学的《白莲秘典》中净白莲台的法术,而韦和辉等人都是他教的,就是再炼出几朵黑莲花、红莲花也完全有可能。

可是韦和辉不这么想,因为事情太巧了,净白莲台就应该是白莲花,那么自己所修炼的才是真正的正宗无上大法!他是在此时此地修炼成白色的摄魂莲花的,这里是他出生的地方,此处又是他亲自挑选的洞天福地,很难不会有想当然的联想。洪和全得到《白莲秘典》并不认为自己就是弥勒转世,他不过是借此聚众捞好处满足私欲而已。但是韦和辉想的更多,他认为这是天命所归,自己很可能就是古代白莲教传说中的又一位救世教主。

可惜他这位“真命天子”目前正在逃难,像个丧家狗一样终日躲藏,这一切都是洪和全造成的!于是他想杀了洪和全夺走《白莲秘典》,洪和全做恶已经被巡捕司还有各方势力追杀,韦和辉也是帮凶。但如果洪和全死了,很多线索也就没了,韦和辉也就没太多牵连了。但是他虽然自以为修成了正宗的净白莲台,还是没有把握能一个人对付洪和全,所以要拉杨和清一起下水。

韦和辉找杨和清自有他的道理,一来是实在找不到别人帮忙,二来杨和清的处境与他一样。杨和清跟随洪和全逃难藏匿到此,都是帮凶受主恶的拖累,假如洪和全死了杨和清也没什么大事了,毕竟各方面要算帐的人都是洪和全。所以他趁着洪和全打坐的时候把杨和清叫了出来,说出了这番话。杨和清在他的威逼利诱下答应了他,但韦和辉也不傻,为了防止消息走漏决定回去之后立刻动手。

杨和清被韦和辉叫出来听他说了这么一段,胆战心惊不知如何是好,但他却不能不答应。既然韦和辉已经把话说清楚了,就不容他有反对的余地,他如果不从的话,很可能韦和辉会当场杀人灭口,而自己不是韦和辉的对手。杨和清虽然答应了要帮韦和辉动手,但也有自己的打算,他的打算就是期望洪和全与韦和辉两败俱伤,自己一个人得到《白莲秘典》。

韦和辉想要的东西凭什么杨和清不想要?杨和清认为自己在拜上帝兄弟会中出力最多得到的却最少,上次洪和全在艾思那里拿了一千万,就给自己几万块钱零花,这太不公平了!韦和辉修炼成白色精气莲花就是真命天子吗?杨和清认为自己如果得到了《白莲秘典》按照正法修行,也一样可以办到。他在五大天王中修为最低,但他不认为自己是最没用的,相反他认为自己的成就可能最高,因为他学法的时间最短。

韦和辉既然把话说出来了,摆明了就是要和洪和全动手。杨和清做为旁观者看得清楚,其实韦和辉就算修炼成的摄魂莲花是白色的,现在也无法与洪和全相比,正面动手必然败落。他会出手帮韦和辉的忙吗,那要在洪和全重创韦和辉之时,借机把这两人都除掉,自己得到《白莲秘典》是最理想的结果。

这两人各自心怀鬼胎动身回去准备下手,可他们的心思有一个人知道的清清楚楚,那就是潜伏在暗处的白少流。韦和辉想杀洪和全,是真的!杨和清想杀洪和全,也是真的!但杨和清想帮韦和辉,那是假的!小白能够感应人心,从他们的说话与心理反应中已经推测出事情的大慨。心中暗道:“你们俩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我就等着你们动手吧!”韦和辉想杀人夺宝小白也想杀人夺宝,杨和清想收渔人之利小白也想收渔人之利,当然是想到一块去了。

林场中间那座小山丘虽然不高,可是地势草木奇特,参天古木环绕中有一座院子,青砖墙明黄色的琉璃瓦像一座翻新的古庙。走进大门是个庭院,前院以青砖铺地很是平整,而走入正堂会发现这里的布置像个香堂,有一座祭台上供奉的是大肚弥勒像。走遍天下寺院恐怕也没有见过这么供奉弥勒的,但这里是洪和全自己设计的,显得有些不论不类。

香堂的左侧耳房是一间会客室,右侧耳房是弟子听训传话的地方。穿过正堂走到内院建筑,正中是个大厅,看布置应该是议事的地方。右厢房并列好几间,却不是洪和全为其它天王准备的,而是为自己的女人们准备的住所,此人极好女色。左侧厢房有一间极大的卧室,卧室中有一张极大的床,那是洪和全休息的地方。连通卧室还有一间静室,这间静室有两道门,一道通向卧室另一道通向后院,是洪和全给自己准备的静坐修行场所。

洪和全此时应该正在静室中修炼,韦和辉与杨和清走到后院的静室门前,杨和清开口说了一句:“教主,打扰了,有要事禀报!”

韦和辉冷笑一声不等里面答应手一推门就要发难,一朵摄魂莲花已经祭在空中,莲花中分出十二条白色的飘带缠绕在自己身前。然而他的手一碰到门门就开了,静室里空荡荡的没有洪和全的身影。不好!韦和辉吃了一惊正准备回头,此时他全身上下一片青光闪过,连脸色都变成了青的,面前的白色莲花突然消散。韦和辉的身体无声无息的委顿于地,就这么当场气绝,甚至没有来得及与洪和全正面对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