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腰缠十万辞乌由

时间不长,也就是十几分钟,白少流推门走了出来。刘佩风等人迎上去问:“白总怎么样了?那小子交代没有?”

白少流笑了笑:“知道的全都说了,连洪和全大腿什么地方被狗咬过都交代了。”

刘佩风:“这么快!”

白少流:“其实也不算快了,这么长时间够淹死几个来回了,那小子不通水性。……该知道的也知道了,把他放了吧。谢谢你们了!”

刘佩风:“白总你客气什么,谁都知道你是我们黑龙帮的供奉,这点小事还不帮吗?……对了,白总上次对我说要开坛讲法的事情,有没有时间安排?”

白少流:“我要去处理洪和全的事,完事之后就会来找你,再帮个忙行不行?”

刘佩风:“怎么不行,你说。”

白少流:“我认识一个人,叫吴桐,这人出了点问题,每到月圆之夜就想发疯而且发起疯来力大无穷。……每个月到日子的时候,你派几个身手好的兄弟到他家,把他绑起来,第二天再放了。”

小白交代完事情匆匆忙忙的走了,刘佩风和武胆推门去看石和开,他们也很好奇小白到底是怎么搞定的?似乎小白在里面没用什么刑,他们在外面连一声惨叫都没听见。两人一进屋就皱起了鼻子,地上有一汪水,石和开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气,屋子里还有一股骚臭味,原来石和开拉裤子里了。石和开不仅拉了一裤裆,而且全身上下跟水里捞出来没两样,大汗淋漓衣领都湿透了,头发粘在一起还在往下滴汗。

武胆捂着鼻子上前拍了他一下:“好汉!到底怎么回事?一转眼就拉裤裆里了?”

石和开张大嘴喘着气:“水,水,淹死我了!”

白少流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把石和开整成这样?其实也简单,就是带他去游泳了,施展移情开扉术让石和开的意识进入到狂风恶浪中。小白的水性过人,在各种风浪中游泳的经历多了,他挑了一个最险恶的场景。移情开扉术这种神通最奇妙之处是能够把别人带入身临其境的场景,但却不完全改变一个人的本来的意识,石和开卷入风浪中还是石和开而没变成白少流。

那种感觉大家可以体会体会,纸上谈来很平淡,真正经历了是生死折磨,所以石和开根本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内心中就放弃了抵抗。一个不通水性的人,在狂风恶浪中只能放弃抵抗,一旦石和开的意识中产生这种想法,他也就放弃了抵抗白少流的询问的想法,人的心理转变就是如此玄妙。白少流别的方面还谈不上神通广大,但在这些手段上也算世间少有的大行家了。

……

当白少流在黑龙帮堂口审问石和开的时候,洛阳大厦洛水寒的私人办公室里,洛水寒与罗兵也在密谈。洛水寒微皱眉头正在发问:“黄亚苏真的去找小白了?他的动作好快呀!”

罗兵:“昨天上午去的,耗子跟着他还带着礼物。”

洛水寒:“这个辛伟平比以前的黄亚苏强多了,但是我不明白前一段时候他都很低调,怎么突然就开始变活跃了?”

罗兵:“那是因为他听说洪和全死了,认为再没人能拆穿他的身份,所以开始着手计划一些事情。”

洛水寒叹了一口气:“人心不足,欲无止境啊!一个小小白领,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翁,竟然还不满足,还想得到更多本不属于他的东西。……其实到了我这个地步,就明白没有必要啊!”

罗兵:“那也得到了洛先生这个地位才行,对你来说没有必要了,对他不一样。”

洛水寒:“说起来我不也一样吗?一样去找洪和全续命,结果却惹出这么一场惨剧。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多说无益了,我要认真的准备后事了。”

罗兵看着洛水寒眼神中也有哀伤之意,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才好。洛水寒沉默片刻又问道:“小白真的那么对黄亚苏说了吗?你再转述一遍。”

罗兵:“他告诉黄亚苏,不论洛先生生前身后,如果黄亚苏敢动洛兮一根汗毛,他就让黄亚苏全身上下找不到一片长毛的地方。……耗子就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

洛水寒笑了:“全身上下找不到一片长毛的地方?不就是剥了他的皮吗!小白说话很有意思啊,同样的话在他嘴里说出来更能震慑人心。这个人做朋友是极好的,做手下却有些控制不了。”

罗兵:“这个人好像总能看透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你却很难指挥他的想法,确实很少见。”

洛水寒点点头:“是啊!我把小白辞退了,他仍然要护着洛兮。”

罗兵:“不仅如此,还记得辛伟平的父母和未婚妻黄静吗?本来是你交代小白的事,要他去照顾那些人。现在小白离开了,应该没他什么事了,可他仍然在照顾他们。”

洛水寒:“小白会不会是看上他那个女同学了?我听说那姑娘不错。”

罗兵:“他就算看上了黄静,总不成也看上了辛伟平的父母吧?”

洛水寒:“这倒也是,他是个可以托付大事的人,你说对不对?”

罗兵想也没想就点头答道:“对!”

洛水寒:“有人一直在等时机,等我死了以后玩花样,我怎么会死的让那些人舒心?……耗子在黄亚苏的身边,如果我死之后黄亚苏有什么异动,就让他动手。”

罗兵:“耗子虽然是我收买的人,但我对他没什么好评价。洛先生在世时耗子这种人可能会倒向这边,洛先生不在了,事情就难说了。”

洛水寒:“洛兮年纪太小,河洛集团虽然能人很多,但可以托付的人不多。”

罗兵:“就算河洛集团的高层都是商业奇才,你不在了局面就更难,洛兮是控制不了那些人的,自古以来主弱臣强国必生变,对于河洛集团这样一个商业帝国来说也一样。”

洛水寒:“不是还有你吗?”

罗兵:“可惜我不是做生意的材料。”

洛水寒:“我要你去请风君子担任河洛集团的首席顾问,你去问了吗?”

罗兵:“我找他了,他只回了我五个字——干不了,谢谢!”

洛水寒摇头苦笑:“这位先生不想干当然干不了,这种人没法勉强,还是算了吧。我想起来了,他在那场婚礼上拿走了洛兮的一个十字架,好像还没还是不是?”

罗兵:“是的,听顾影说那个十字架很特别。”

洛水寒:“而且是小兮花一百万在拍卖会上买来的。总爷,能不能想个办法?派人把那个十字架从风先生那里偷走!”

罗兵:“去偷?洛先生想借机要挟他什么吗?”

洛水寒:“不是,我只是想让他欠洛兮一个人情。”

罗兵:“洛先生最好别做这个打算,虽然这个主意好像不错,但那萧家兄妹都不是好惹的,反正我是不愿意安排这种事。”

洛水寒:“你也不愿意?那就算了!好好结交这个人吧。对了,你与小白的私交不错,不要断了联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去帮个忙。我算是开罪他了,而你并没有。”

罗兵:“洛先生如果有事情打算托付给小白,我觉得你还是亲自上门把话说清楚比较好,听耗子转述他和黄亚苏的谈话,他对你并没有什么怨恨。”

洛水寒:“那你先和小白联系联系吧,我现在最头痛的是怎么对小兮说我的病情,真的不忍心开口告诉她真相。”

罗兵:“该说的时候还是要说的,洛先生自己考虑吧。”

……

小白从黑龙帮堂口出来,直接打电话订了前往志虚国淝水市的机票,时间是两天以后。刚订完机票电话就响了,看见来电小白很意外,因为不是普通的号码而是罗兵的特别通讯频道,他接电话道:“总爷找我吗?这个电话忘记还给你了。”

罗兵:“你小子先别提电话的事,我问你,黄静的房子你有没有给人找着?”

罗兵突然提这茬,小白愣了愣道:“你还记着这件事啊?还没找着,正准备找。”

罗兵:“不用找了,我帮你找到了,已经以你的名义租下来了,你猜在什么地方?”

白少流:“什么地方?”

罗兵:“就在你家楼下,两居室,精装修,家具和电器也都是齐全的。”

小白苦笑了,庄茹天天在家不出门,自己出门根本就不注意,没想到自己家楼下就有房子出租。他想了想又问:“我现在住的那个地方是市中心,按这个条件,房租会很贵的,我怕黄静一个人的工资负担不起。”

罗兵:“这你怕什么?既然是我出面租的自然有办法让房东出价便宜,一月一千,行不行?”

白少流:“太便宜了,你给了房东什么好处?”

罗兵:“那房东也是个做买卖的,我没给他什么好处,不过是告诉他可以成为河洛集团一个下属企业的供货商,他连房租都不收了,还是我非要给个价的。”

白少流:“总爷,谢谢了,我人都走了你还这么帮忙!”

罗兵在电话里笑了:“别忘了这不是你的事,是洛先生交代你办的,现在你虽然不在河洛集团了,我们也不能说把事情就撒手不管了让你担着。洛先生是不是特别给了你一个帐户?那个帐户你可以继续用,如果你还愿意照顾黄静和辛伟平的父母的话。”

白少流:“那个帐户我还是还回去吧,其实我也只是偶尔关照关照,谈不上什么照顾。”

罗兵:“要还你自己还,又不是我给你的。这样吧,你先留手里,大不了不用就是了。你今天回家就去收房子吧,房东晚上拿着钥匙等你呢。”

罗兵做事还是很有人情味,小白被洛水寒辞退了,但留下的一些事情仍然帮着安排好。他给黄静找的房子是小白家楼下的正对门,两室两厅一卫,接近八十平米,而且是刚刚装修完不久的新房还没住过人。在这个地角这样的房子价钱高的话可以租到两千多块一个月,不过房东愿意白租不收钱,但罗兵派人谈的价是每月一千,就是按黄静能承受起的房租,考虑问题真的很细致。

晚上回家和庄茹说了黄静的事,庄茹听说黄静新租的房子就在自己家楼下,也很好奇的下来参观。庄茹一进门就吸着鼻子道:“好大的装修味!得买一台空气清新器来开着,还要打开窗户通通风,过两个星期才能住人,否则对身体不好。”

白少流:“那就留我们家住半个月吧,你如果愿意的话。”

庄茹:“我昨天不就说了没问题吗?你想把她接到身边就接到身边,我又不能霸占你!”

白少流:“我真的和她没有那种关系,要说多少遍你才能相信?”

庄茹:“就算你没有想法,人家有没有想法就说不定了,人来了你就知道了。”

白少流:“等人来了有什么事你能不能帮着关照一下?我最近要出一趟远门。”

庄茹:“出远门?去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走?”

白少流:“你还记得过年前我提到的那个朋友吗?她人不在了我要去为她处理一些事情,等黄静来了安顿好就走。”

庄茹:“那你出门一定要小心,需不需要用钱?”

白少流:“我差点把这个给忘了,以防万一急用还是准备些。我现在有一百六十万,这一次带两万现金在身上,同时钱庄卡里再存十万带着。剩下的钱还在帐户里,再转十万到你的折上,就算这段时间的家用吧。”

庄茹:“你不用给我这些钱,今天白天我和河洛集团的财务部联系过了,人家并没有说要辞退我,我现在还有工作每个月也有收入,家用连房款按揭都够了。”

小白暗自苦笑,他觉得这其中有些问题,不知道是洛水寒的意思还是罗兵的人情,但庄茹的工作一直很认真细致他是清楚的。只听庄茹又问:“看来你这一次要做不少事,自古穷家富路,要不要在卡里多存点钱?”

白少流:“不用了,说实话不怕你笑话,从小到大我就没有带过这么多钱在身上,现在我有一夜暴富的感觉,觉得自己比洛水寒还有钱。”

第二天黄静回乌由了,小白去车站接的她,告诉她房子已经租好了,条件不错租金稍贵点但相对也适中。人的感情是很奇怪的,心理学理论中有一种情感转移的说法,当然这种心理现象未必指的是移情别恋。比如有一对夫妻发现孩子的爷爷在老伴去世之后就特别宠爱孙子,孙子有什么要求都百依百顺,他们怕老人家把儿子宠坏了经常劝可怎么劝也没效果。后来有一位心理医生告诉他们这是一种情感补偿造成的,爷爷觉得没有照顾好老伴心里愧疚,老伴去世后把所有的关爱和纵容都转移到孙子身上。

那么现在的黄静对小白也有类似的心理,辛伟平突然去世对她的打击很大人几乎崩溃,恰在此时白少流出现不仅帮她处理了所有的事情,也填补和安慰了精神上的所有空白。说个不恰当的假设,假如这个人不是白少流而是曾策划企图英雄救美的石和开,结果也可能是类似的,就看事情具体怎么做了。不知不觉中,黄静对小白已经有一种精神上的依恋,什么事情都习惯性的要征求小白的意见。

但是黄静到了小白家也很意外,她原本不太清楚小白与庄茹住在一起,而庄茹又是一位这么特别的半面美人,她和小白倒底是什么关系?小白能看出黄静心中的疑惑,但故作不知只说庄茹是自己以前的同事也不多解释,反正他和庄茹的关系很难也不必对别人解释清楚。反倒是庄茹早就知道黄静的事情,自从她一进门就很热情的前后招呼,黄静一开始很不好意思但很快也就熟悉了。

这天晚上黄静就住在空的那间客房里,这间房本来是收拾好为倾城准备的,黄静来了恰好可以住。晚上庄茹在黄静的房间里嘀嘀咕咕很久,两个女人一直说话说到半夜。第二天起床后小白发现黄静看自己的眼神又多了一点变化,有点同情有点欣赏甚至还增添了一分崇拜。庄茹对黄静都说什么了?她把自己和小白认识的经过以及他们为什么会住在一起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黄静,但是小白曾两次“非礼”她的事没说。

在黄静眼里,白少流也许成了一个爱心泛滥又精明能干的好人,有时候还显得傻傻的,总之是一种很复杂但绝对不算坏的印像。黄静安顿下来的第二天小白就要出远门了,庄茹给他收拾了一个大大的旅行包,简直什么都想准备好让小白带路上。小白暗中苦笑自己出门是去杀人夺宝的,不是去观光旅游的,又不得不重新挑拣了一遍带了一个小小的旅行包就出发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