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彼时嚣张忘留余

黄静在电话里听说房子没找着,反倒告诉小白不要太着急,如果小白实在太忙她回到乌由之后可以自己慢慢去找。她听说小白前不久生病了很有些担忧与关心,反复叮嘱他好好保养身体,至于小白让她暂住到自己家里的提议,黄静居然没有拒绝!

小白对黄静说的话一旁的黄亚苏全部听见了!他也听明白这是黄静来的电话。黄亚苏的脸色变了几变,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怒意和醋意。他自认为已经搞清楚小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小白是想追求黄静,至于照顾自己的父母恐怕也是为了讨黄静的欢心。黄静美貌温柔,想当年读书时追求者就很多,自己花了很大的精力才追到手的,没想到“死后”让白少流乘虚而入。刚才白少流提议黄静住在自己家黄静没有拒绝,他们的关系肯定已经不一般!

当小白放下电话黄亚苏故作关心的问道:“白先生,你是帮朋友找房子吗?我就有一套条件很好的公寓,送给白先生用吧,你的朋友可以先住着不用收租金。”

刚要找房子就有人送房子,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可小白瞟了一眼黄亚苏道:“用不着,我自己想办法!”小白能感应人心,他觉得黄亚苏刚才说话时心里还惦记着黄静,居然对她还有想法。他想干什么?换了个身份追自己的前女友玩吗?这倒是一场刺激的游戏!黄亚苏心里的怒意和醋意小白也感应到了,暗骂此人不感谢自己为辛伟平操办葬礼,人都“死”了还不愿意看见女朋友与别人接近。

白少流对黄静有没有想法是另外一回事,但他不想看见黄静再次回到现在的黄亚苏身边,或者说落到黄亚苏手里。现在这个黄亚苏和以前那个黄亚苏在生活上差不多,一样是风流放荡的纨绔少爷,身边各式各样的女人不要太多了!他还惦记着黄静,小白十分不愿意看见这样的情况发生。小白有一种莫名的想法,无论黄静愿意和谁好,反正就是不要让黄亚苏再缠上。

黄亚苏心里有鬼,主动送房子被小白拒绝本应生气,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刚才的感觉有些可笑,自己已经是河洛集团未来的继承人了,何必因为一个黄静现在就和小白闹别扭?他笑着道:“白先生不需要帮忙就算了,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打招呼。我相信将来的河洛集团一定会比现在更强大,只要它在我手中!白先生要等那时候才愿意给我帮忙吗?”

白少流冷冷的说了一句:“你忘了洛水寒有个女儿,名字叫洛兮,也曾经是我的雇主。”

黄亚苏:“你是被洛家父女赶出来的,总不应该继续帮他们对不对?前一段时间你参加了河洛集团很多高层会议,对公司的情况十分了解,正是我需要的人才。”

黄亚苏还想纠缠,小白已经不耐烦了,站起身来道:“多谢黄少的好意,你送来的燕窝我收下了,正好可以送给我一位已故校友的父母。我很忙,本来正准备出门,就不久留二位了!”

黄亚苏今天满怀信心而来希望招揽小白这么一个得力手下,没想到却碰了一鼻子灰,小白一点也不给面子的起身送客。送客出门的时候,小白凑在黄亚苏的身边低低的、但又很清晰的说了一句:“不要打洛兮的主意,不论是洛水寒生前身后,如果你敢动洛兮一根汗毛,我让你全身上下找不到一片长毛的地方!不要忘了我是乌由第一高手,也是黑龙帮的供奉,有些事情还是能说到做到的。”

小白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因为他刚才提到了洛兮,特意试探黄亚苏的内心反应。他发现黄亚苏提到洛兮时表情虽然没什么异常,但心中有一种阴狠歹毒之意,那是对自己想消灭的人才会有的情绪。黄亚苏的这种情绪让小白不寒而栗,他知道以前的黄亚苏一直想暗害洛兮,可辛伟平借了黄亚苏的身份享受富贵人生还不满足,一样想对洛兮下手!他现在虽然不是洛兮的保镖了,但对洛兮的关心和以前是一样的。不能继续留在身边保护她,他开始担心洛兮的安危来,察觉到黄亚苏有这种想法立刻开口警告他。

……

“这是一种特殊的法器,它与主人之间有奇妙的感应,这杆紫金枪的主人死没死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她的神识未灭。”这是在马场中白毛看见紫金枪说的一番话。

听闻此言白少流心中喜忧参半,赶紧问道:“您见多识广,又是天下屈指可数的大宗师,能不能告诉我神识未灭是什么意思?死没死你怎么不知道呢?还有没有救?”

白毛:“一下问这么多问题?听我慢慢和你解释。神识未灭很简单啊,比如我,三世前的七叶已经死了,可是你仍然能见到我没有什么区别。”

白少流:“怎么没区别?我可不敢想像她也变成一头驴!”

白毛打了个喷嚏:“你想气我是不是?你还是没搞清楚状况,我是因为修炼到阳神境界神识不灭,被人用诛心锁捆住了元神逼我世世为驴。她能一样吗?”

白少流:“那她倒底是什么情况?”

白毛:“听你描述当日情景,只看见一片白光飞走,估计此人是死了,活人不会那样的。但是我又看见这杆紫金枪,明显能感觉到它的主人神识仍在,那只有一种解释!”

白少流有点呼吸急促:“你就说她怎么样了?”

白毛:“首先说好听的,肯定没有形神具灭。我虽然不懂那什么神之审判的法术,但你所说的能把肉体和灵魂都毁灭的结果肯定没出现。她也没有转世重生,因为转世之后有隔阴之迷,她将不再是她,这杆紫金枪中的感应也会消失,你找到了也没有意义。”

小白松了半口气,还是紧张的又问:“还有什么不好听的吗?”

白毛:“这人的身体炉鼎肯定是没了,只有元神遁走,可能是被人用法术摄去,困住或封印在什么地方。比如像我,被仇家用仙术困于轮回驴身之中。我估计她不可能遇到什么仙术,那唯一的解释可能是封印在什么结界中或者什么器物里。”

白少流:“有没有救?我能不能把她找回来?”

白毛:“想救她可以,但是非常之难!”

白少流:“不论多难,你说出一个法子来,我一定尽一切努力办到。”

白毛:“法子倒是有两个,你修行到大神通具足的境界,找到她的元神,解开封印然后送她到新的炉鼎中托舍。或者帮我解了诛心锁,以我的大神通可以帮这个忙。”

白少流:“你说的事情太久远,需要等到什么时候?”

白毛:“确实够久远的,连我想想都着急。但眼前有个便宜的办法,或许是捷径!”

白少流眼神一亮:“什么办法?”

白毛:“白莲秘典!”

白少流:“那不是洪和全手中的修行秘籍吗?”

白毛:“《白莲秘典》落在洪和全那样一个半吊子手里,他自己瞎琢磨还学会了搜神摄魂之法,误打误撞摄去辛伟平的生魂置于黄亚苏的炉鼎中。看样子里面所载的法门相当高深,有真正的搜神与摄魂奇技!如果你拿到了《白莲秘典》,以你的资质再有我这样的大宗师指点,那么所施法术的精妙恐怕要强那个洪和全百倍不止,应该可以找到清尘的元神,也能有办法解救她。所以当务之急,是追查洪和全的下落,把《白莲秘典》搞到手!”

清尘明明安然无恙的在海岛上,除了经历真空劫失去了内劲法力之外并没有别的事,怎么小白和白毛会研究出这样一个结论来?这也不能怪白毛没见识,因为他毕竟没有在场亲眼看见实践经过,通过小白的转述听不明白当时发生的情况。小白还特意对白毛施展了移情开扉术的神通,让白毛也了解当时的情况。但那毕竟是小白眼中所见,白毛不能超越白少流的感观去更加细致的判断。因此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顺理成章,不能说白毛的见解就是错的。

白毛很关心白少流是真的,但是说实话,这头驴并不十分关心白少流身边的其他人,清尘死不死对白毛无所谓,他纯粹是在帮小白而已。白毛一心一意要白少流去抢夺《白莲秘典》也有它自己的私心,因为以洪和全修炼的法术来看,白莲秘典所载的内容肯定有搜神摄魂之类高深的法门,说不定有解了诛心锁的方法。别忘了当初白莲教兴起的时候,《白莲秘典》据说是弥勒菩萨的人间感应化身所著,此说不知真假,但东西是好东西肯定不会错。

白毛教白少流修行无非两个原因:其一是自己这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希望找到一个真正的传人,而小白是唯一合适的;其二是想修为的修为大成得到大神通之后,能够帮自己解了诛心锁。白毛对风君子的手段一直不服气,他不认为自己解不开这种仙术,可现在元神被捆一点神通都使不出来,所以要借助他人。可这个目标有点遥远,它也想找一条捷径,恰恰此时听说了《白莲秘典》的消息怎能不动心?

他与小白的交流方式是心念交流,刻意撒谎去骗小白做什么是不可能的,但事情巧就巧在白毛对清尘的事情确实就是这么判断的,所以极力鼓动小白去找《白莲秘典》。小白此时对白毛已经深信不疑,既然白毛这么说了他恨不得立刻就出发满世界去追杀洪和全,还是白毛叫住他另外又交代了一件事。

首先根据它和小白的约定,小白能破生死观又能真正学会回魂仙梦,白毛要教他另一套入门道法与十种运用法术。白少流此时修行已经入门,这另一套入门道法主要是让他教别人的,同时原先也打算助他向顾影偷师。现在小白不是洛兮的随行保镖了,恐怕顾影的法术偷不着了,但帮手还是要收的。白毛传授他的是古传的巫祝之术,这些法门白毛自己根本看不上也没学过,他也是在被自己吞并的玄冥派历代收藏的典籍中看到的。

巫祝之法的入门,与顾影在课堂上传授洛兮那种力量的唤醒方式差不多,讲究以特殊的仪式与世上各种事物背后的力量本源沟通。说不好听的话就是传说中的装神弄鬼,白毛前世修炼的是这世上最精妙的金丹大道,很不屑这种旁门但并不妨碍他传授给小白,总之多一种手段对小白来说都是有用的。讲完了巫祝术的前两层的心法和口诀,又顺手传了三种应用的道法,这一天并没有把所有的东西一次传完。小白的资质再好一天也学不了那么多,有些东西需要修炼成功之后才可以继续学下一步,然后才能传人。

白毛虽然传授了小白这些秘籍,还是很不幸的被小白取了驴血拿回去配药。白少流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至少他知道在某些情况下人死是可以复生的,清尘还有回到世上的希望。不论这希望有多渺茫,只要有可能白少流就会努力去办的,他要去找洪和全。其实找洪和全的事情他已经在进行,刘佩风受他所托一直在暗中追查拜上帝兄弟会一众党羽的行踪线索。

刘佩风的调查没有获得太多的进展,洪和全、韦和辉、杨和清等三人销声匿迹,拜上帝兄弟会中的其它人也不知道领导们出了什么事去了哪里?估计是逃亡了!在他人看来洪和全有充分的逃亡理由,因为清尘的杀人帖事件。巡捕司虽然不能因此而断定连环抛尸案就是洪和全干的,但也立刻把他当作了头号嫌疑人。

还有一件事,拜上帝兄弟会被官方定性为非法组织,组织被取缔信徒也被驱散,虽然不见上台面的报道但这件事情在春节前后一直在进行。洪和全苦心经营的基业,短短几天内就烟消云散,上帝再厉害也厉害不过人民政府。刘佩风找不到洪和全的线索,但他也不是吃干饭的,派手下把一个人请到了黑龙帮的一处秘密堂口中,就等着白少流来处理。

这个人就是不久前拜上帝兄弟会的五大天王之一,现在已经成为废人被洪和全弃之不用的石和开。清尘杀人事件是突然发生的,洪和全自己不可能事先知道,不应该有专门针对此的逃亡安排。洪和全和手下的两大天王逃走不见了,也不应该毫无线索,就算他们以前有遇到意外事件如何潜匿的计划,做为五大天王之一的石和开也可能知道些内情。

刘佩风这人脑筋转的还算快,他想到巡捕司也可能在找洪和全,找不到洪和全肯定也会把这个组织剩下的唯一骨干石和开带走。他可不想在巡捕手里抢人,干脆派手下把石和开秘密“绑架”了。也幸亏他想的周全,他手下刚把石和开绑走,后脚巡捕司就找上门却扑了个空。

小白与白毛商量后的第二天就来到了黑龙帮这个秘密堂口,这里是乌由市郊一座独门独院面积很大的民宅。小白跟着刘佩风一进堂屋就听见武金刚的抱怨:“白总,这个姓石的又臭又硬,我点了他的麻筋他还是咬着牙不松口,洪和全的消息什么都没吐出来。您事先吩咐不要下重手伤人,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要不然让花金刚来试试?”

武金刚建议让花金刚来,是想借她的魅惑之术来套石和开的口风,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小白一想何必要花金刚来,说到控制一个人的心神自己应该是最擅长的!他问武金刚:“辛苦了,回头我请你们喝茶,石和开在哪里?”

武金刚:“就在后面里屋,我们可没怎么虐待他,就是把他绑在椅子上不让乱动,白总要去亲自审问吗?”

白少流点点头:“我想去亲自问问他,不过呢,你们都别进去,关上门我一个人问他好了。”

刘佩风:“白总你的心善啊,不想当着兄弟们的面使手段,其实对付那种人不用太客气。”

白少流:“我知道该怎么办,我有我的办法。”

白少流推门进了里屋,看见了石和开。他神情萎靡的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两只手分别被捆在扶手上,双脚也被绑在椅子腿上一动也不能动。小白心中有些怜悯,这个人不久之前还是一条威风凛凛的大汉,可现在已经成了一副窝囊废的样子。人是风君子伤的,就算风君子不承认小白心里也清楚,可这又能怪谁呢,只能怪他自己!

小白十分不愿意欺负这样一个废物,但想到了清尘他又不得不咬牙狠下心来。关上门屋里只有一个白炽灯泡发着昏暗的光芒,白少流站在灯光下开口问道:“石和开,你还认识我吗?”

被绑在椅子上歪着头打盹的石和开睁开了眼睛,看见小白让他吃了一惊,眼神中有怒意和惧意:“你们这些个狗东西,欺负我一个有伤在身的废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白少流点头:“骂得好啊,想当初你欺负人的时候也应该这么骂自己!可惜呀,现在已经晚了。……我不想和你废话,告诉我洪和全可能去哪,我马上放了你!”

石和开:“你想怎么样?有什么手段就尽管使出来吧,我功夫虽然没了,但义气还在!”

白少流:“好义气,可惜洪和全不值得你跟他讲义气。其实我也不想再把你怎么样,甚至碰都不会碰你,只是想试试你的义气究竟能到什么程度?从现在开始,你就闭住嘴,什么时候受不了了什么时候你就说出来,你开口我就停!”石和开不知道小白想干什么,小白却伸手一拉灯绳关上了灯,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