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张扬自得招无趣

黄亚苏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后面还跟了一个,此人姓郜外号耗子,是黄亚苏一直以来的贴身跟班和狗头军师。耗子一进门就抢先说话:“小白,你是河洛集团的有功之臣,听说你最近受了伤,还受到了不应该的对待,我们黄总是特意来看望你的。”

黄亚苏可不清楚小白早已知道他的身份,面带微笑做亲切状问候道:“耗子说的不错,小白你救过洛小姐的命,还不止一次,可因为一点小事就被洛先生赶出了河洛集团,甚至年都不让你过好。做为洛先生的继子与河洛集团未来的领导,我也十分惭愧,今天是替我的继父赔罪来了。”他这句话说的很有讲究,自称是河洛集团未来的领导,看来他不仅知道了洛水寒的身体状况,也没把洛兮放在眼里。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这人其实是自己的大学校友辛伟平,自己还一直在照顾他的父母与未婚妻,小白淡淡的点了点头:“进来坐吧,谢谢你有这份心。”

黄亚苏怎么会来找小白?他可不是单纯为了感谢小白照顾他父母而来的。辛伟平熟悉黄亚苏这个新身份之后,事情做的越来越顺手越来越熟练,他感觉这个身份简直就应该是他的,以前那个黄亚苏不配,他这人心机很深几乎没露出任何破绽。他的“母亲”艾思曾在医院里指责他性子太急了,做事太冒险了,考虑问题也太傻了。

艾思曾经通过谭亮暗中对洛兮下过手,企图制造神不知鬼不觉的意外,但是洛兮让小白给救了。原先那个黄亚苏别的没学会,倒学会了使阴招害人这一手,等洛水寒与艾思都去了山魔国的时候,他自作主张策划了婚礼上行刺的那一幕。洛兮没有受伤,受伤的是小白,而且制造意外没有成功反倒把事情搞砸了。

其实也怪留在国内的罗兵疏忽,洛水寒出国把艾思带在身边可能也是怕有乱子,但罗兵等人没想到一向只会吃喝玩乐的黄亚苏也会搞出这么大动静来。洛水寒在山魔国听见消息之后震怒不已,暗中指示罗兵不论是谁在幕后策划,一定要挖出来搞掉。罗兵很快就策划了车祸事件,黄亚苏是死了,可没想到辛伟平却借尸还魂活了过来。

洛水寒在山魔国请世界上一批顶尖的医学专家会诊,纸里包不住火,艾思也知道了洛水寒具体的病情——恐怕活不过半年时间。黄亚苏醒来后艾思就教训他不该那么着急,应该先忍一忍等洛水寒死了再说。到那时对付的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怎么摆布都可以,可如果这个端口洛兮出了意外洛水寒临死反扑,恐怕什么事都能查得出来,就算查不出来什么事也能都干得出来。

黄亚苏听说了这个消息大为惊喜,觉得老天爷都在帮他,自己刚刚获得新身份洛水寒就要死了!他诚心的向艾思承认自己“以前”所犯下的错误,耐心的等待着时机,一面享受着富贵放荡的生活,一面抓紧时间熟悉河洛集团以及自己名下产业的经营情况。艾思对他的表现也很满意,觉得儿子经历一场大祸死里逃生有了不少长进。

洛水寒与艾思的关系其实很复杂,两人之间也不能说没有感情。艾思的前夫也就是黄亚苏的生父黄泰曾是乌由富商,与洛水寒是生意伙伴也是忘年交,洛水寒很多生意得到了黄泰的关照,可以说发家的第一桶金积累就是从与黄泰做生意开始的。黄泰比艾思大了四十多岁,暮年得子黄亚苏,黄亚苏还未成年黄泰就病逝了。当时洛水寒新妻早亡,只有一个襁褓中的幼女洛兮。

黄泰临死之前,托付洛水寒照顾自己留下的那一对孤儿寡母,洛水寒含着眼泪答应了。后来洛水寒照顾的很好,甚至好的不能再好了,他娶了年轻美貌又有钱的寡妇艾思。艾思当年嫁给黄泰那个糟老头子无非是图他的富贵,黄泰死后年富力强风度翩翩的洛水寒不仅人能干而且对她也是关怀备至,有好感嫁给他也正常。

洛水寒从一个普通富商转变为叱诧风云的志虚国商界巨子,最重要的一个举动就是以换股的方式吸收合并了黄泰当年的产业黄氏集团。这个合并项目完成后河洛集团以蚂蚁吞象的方式吞并了黄氏集团,洛水寒是第一大股东,艾思是第二大股东。要完成这样的运当然需要艾思的配合,艾思当时与洛水寒新婚不久情意正浓什么都听他的,而且说实话,黄泰死后黄氏集团一直是洛水寒在经营,这才避免了衰落的命运并且一直发展壮大。

看上去似乎是洛水寒占了黄家的便宜,但事实不能这么判断,做为黄氏集团的继承人艾思与黄亚苏所拥有的财富加起来比以前多得多。可黄亚苏长大后不这么想,他认为洛水寒夺走了自己父亲所有的东西,洛水寒那个位置本来应该是自己的。他天天在艾思耳边叨咕这些事,把艾思说的也有些动心了。艾思对洛水寒还有几分感情对洛兮却是毫无感情,亲近的人当然是自己的儿子,她也希望黄亚苏能够继承河洛集团。

洛水寒早知道黄亚苏不是东西,但是念及黄泰的旧情一直没忍心下手,直到自己出国时洛兮差点出了意外,这才震怒之下指使罗兵让黄亚苏也出意外。黄亚苏出了意外“死里逃生”,艾思的心态也变了,她和洛水寒就算有感情,也不能容忍有人要杀自己的儿子。现在的艾思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懂世事的遗孀,这么多年的经历使她也成了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现在的她不想再洛水寒死前做什么,但是洛水寒死后可说不定了。所以一切问题的关键只集中于一点,洛水寒什么时候蹬脚翘辫子?

辛伟平不仅继承了黄亚苏的身份,当他把自己就当成是黄亚苏之后,也不自觉的继承了黄亚苏生前的想法,他也认为河洛集团应该是自己的!

辛伟平过黄亚苏的日子过的很舒服,也心怀远大志向,但他毕竟曾为人子,自己的亲生父母年老失子身体不好家境也不好,他也很想设法照顾。可是他还没有出院洪和全就找来了,点破了他的身份,这让他很是心惊。思前想后没有敢露出任何破绽,干脆毫没理会自己的亲生父母还有前未婚妻黄静。

虽然没有理会,他还是打听到了消息,自己的母亲住院了,但是有一个人却出面主动在照顾父母和黄静,这个人竟然是小白!白少流是他大学堂里对门的校友,又是黄静的同班同学,出面关照也正常。但听说这个消息又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小白的身份太特殊了,他是洛水寒身边的人!难道是洛水寒也听见了什么风声有意如此安排?这让他心中疑忌更多,更不敢与自己的父母发生任何关系也不敢去问小白什么。

前不久洪和全又来找他,还带着洛水寒一份病历,说是要和他谈合作,黄亚苏仍然是不动生声的接待了他。洪和全说的事情比较玄,大意是洛水寒找他续命,现在洛水寒的生死掌握在他洪和全的手中,以此为条件与黄亚苏谈一谈好处。黄亚苏有些厌恶洪和全但也很忌惮他,合作的事情倒没谈出什么结果来,但是黄亚苏当场拍着胸脯对洪和全保证了两件事:第一是如果洪和全为洛水寒续命失了手,洛水寒死了的话,他黄亚苏一定尽量保护洪和全的安全。第二是如果将来他继承了河洛集团,洪和全得到的好处只会更多。

黄亚苏既没有让洪和全借机弄死洛水寒,也没让他不这么做,话说出来让他自己去想。而洪和全也没有告诉黄亚苏洛水寒已经知道了黄亚苏其实是辛伟平的秘密,当然更没有说自己还另有打算。这两人各自心怀鬼胎凑一块去了。

过年前出了清尘杀人帖事件,黄亚苏通过内幕关系大约知道了后果,洪和全死了,白少流居然也在场还受了伤!更重要的是白少流与洛水寒闹翻了,带着伤被洛水寒赶出了洛园。这个消息让他大喜过望!首先是洪和全这个心腹大患终于去掉了,从此以后没有人再知道他原来的身份。而且小白与洛水寒闹翻了,看情况是反目成仇,正是自己拉拢他的好机会。

所以年还没过完,黄亚苏就不顾自己的身份尊贵,亲自提着礼物来到了“落魄”的小白家。他本以为小白受了伤又丢了饭碗,见到自己这位“贵人”主动上门示好肯定抓住机会好好巴结的,不料小白见到他的态度是不冷不热,没把他当什么人物。黄亚苏嘘寒问暖半天见白少流也没什么主动投靠的表示,这才想起人家号称乌由第一高手,在哪里找不到吃饭的地方?

黄亚苏对耗子使了个眼色,耗子心领神会在一旁道:“白先生,大家都说您是乌由第一高手,一身功夫不凡。而且您还是大学堂毕业,可称文武双全!这是人才啊,了不得的人才啊!如果不做一番大事业,跟随有前途的人有大发展,实在是太可惜了!”

白少流:“大发展?多大算大呢?我现在很好,只想休息休息处理一些事情。”

黄亚苏:“白先生淡薄名利当然令人佩服,但是也不能糟蹋自己呀?”

白少流:“你看我像糟蹋自己的样子吗?怎么照顾自己又怎么照顾别人我自有分寸。”

耗子:“洛水寒做的事情也实在对不住你,他太小看你了,而且刻薄寡恩!可是我们黄总一直是对您赞赏敬佩有加,每次提到白先生事迹都是感慨不已,不只一次的说想结交白先生你,叹息自己身边没有这种人材可以重用。”

黄亚苏摆手道:“不要再背后议论洛先生,他再怎么不对也毕竟是我的继父。但是我的确非常欣赏白先生才干与人品,洛先生那样对你,到现在我没有听你说起一句怨言。”

白少流:“怨言?洛先生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吗?想当初我在困境中,是他给了我一份体面的工作还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一直都很信任我。至于年前发生的事,我不想多说,如果我是洛先生,恐怕也可能会这么做的。多大点屁事,至于怨恨吗?工作没了我再找就是了。”

耗子拍手道:“虚怀若谷啊,白先生真是好胸襟好气魄!黄总,这样德才兼备的高人您可不能擦肩而过啊。”

黄亚苏:“对对对,以白先生的才干一定会有更大的做为,离开洛园未必不是好事。不知道白先生有没有兴趣来帮我的忙?将来您在河洛集团的地位与待遇一定会远胜当初。”他终于直接说明了来意。洛水寒身边负责安全以及私人事务的罗兵非常能干,他也非常希望身边有这样的人,和洛水寒闹翻的白少流是最合适的!上次那场车祸显然是罗兵安排的,黄亚苏也害怕洛水寒在临死前仍会对付自己,所以他要请小白并且试探小白的态度。

白少流看着黄亚苏,目光中有淡淡的鄙夷,其实黄亚苏登门想干什么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目光看得黄亚苏心里只发毛,他来之前自我感觉很好,甚至有一种礼贤下士的优越感,但是进了门这种心态却受了挫折。他一开始称呼白少流为小白,后来不由自主的改称白先生,现在简直不知道怎么叫他好了。小白能够直透人心在任何人面前都有平视的心态,这一点连洛水寒都领教过,何况他这个冒牌装腔的贵公子?

“我是被洛水寒辞退的,你能在河洛集团给我更高的地位和待遇?”小白反问了一句,口气中有嘲笑的意思。

黄亚苏硬着头皮试探道:“白先生在洛水寒身边这么久,也应该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了,我继父将不久于人世,这个年将是他所过的最后一个年。我这倒不是诅咒什么,他的病情确实如此,白先生如果现在能帮我,将来在河洛集团自然会有更大的前途。”

“哦?是吗?”小白的语气不置可否。

黄亚苏不得不接着说:“我听说白先生是一个心地善良,非常乐于助人的人。前不久你有一位校友遇到了车祸去世了,你主动照顾他的父母还有未婚妻,这让我很感动。我交朋友向来讲究德才兼备、以德为先。你想要什么待遇尽管开口,我一定不会像洛水寒那么小器!”

黄亚苏终于忍不住说出了辛伟平的事情,同时也是在试探白少流,他不清楚白少流帮助自己的家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是洛水寒听到什么风声还就是巧合?

白少流早就知道黄亚苏的真实身份,心中暗骂“你亲爹亲娘自己都不管了,现在才想起来问我?”口中却道:“天底下可怜需要关心的人很多,我也不可能都去照顾,但是遇到的事情就是应该做的。……多谢黄少看重了,但我对你的提议不感兴趣。”

黄亚苏有些着急了:“至少你应该有稳定的收入啊,这样才可以继续照顾别人。”

白少流:“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少事情,这一点不必要黄少关心,如果黄少觉得我做的不够,那么你的能力更大,你可以亲自去做更多的事!”

白少流语气不善,黄亚苏内心也感到惭愧尴尬,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此时小白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用的手机还是罗兵给他配的有特别通话频道的那种,那天离开洛园走的急忘了还回去。来电话的人也巧了,竟然是辛伟平生前的未婚妻黄静!

黄静随父母回家过年去了,这眼看年假结束后天就要回乌由来上班了,原先的房子小白已经自作主张让她给退了,本来打算再找一处更好的租住。可最近小白遇到的一系列事情,没有来得及给黄静找房子。黄静现在已经完全信任小白,什么事都把他当成了主心骨,回乌由之前给小白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找到新的房子?一次要交多少租金?她来的时候就把租金准备好,一到乌由就搬家。

小白有点措手不及,他真没给黄静找新房,在电话里很抱歉的安慰道:“黄静啊,真不好意思,前几天我病了没怎么出门,房子没找着!不过你不要着急,实在不行你先在我家住两天,我家还有一间空的客房刚刚收拾好。我会在这个月就帮你找着房子的,一定让你满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