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暗激风云悄来徐

清尘在海岛的木屋中静坐,感觉仍然很奇怪,她的一身修为并未失去,但是半点神通法力全无。她自幼习武,内外双修,得过高人指点所学不是一般的功夫,加上她的资质超绝竟能由武入道自成一家。她的心志坚定能够在一条修行道路上不偏不倚的走下去,换一个人恐怕没有她这种成就,因为修为到此会知道世上还有种种神奇的道法,会选择换一条捷径去修行,但是清尘没有。可现在,她遇到了由武入道以来最大的挫折考验。

这夜凌晨,东边天光已经微亮,海岛上空突然风起云涌。清尘心中一动,走出木屋抬头看天,高空乱云耸动风声呼啸,可奇怪的是小岛上却没有风!她的伸手擦了一下眼睛,因为她仿佛看见流动的云层中有一条白色神龙穿梭飞过,长长的身躯一闪而没。

真的是龙!清尘在志需国长大,对东方神龙的形象自然不会陌生,只是没想到竟会真的看见龙,而天上那条龙闪现的时候似乎还看了她一眼。清尘虽然震惊但并未感到完全不可思议,前几天还看见一位金发女子背后伸出西方传说中天使的羽翼,那么今天在天上看见一条龙也不是不可能。

她看见这一幕心中并未害怕,甚至想对天上喊一声看看那条龙会不会再出现?然而片刻之后风止云收,太阳出现在海平线,朝霞中天空只有轻轻飘荡的几朵绯云,刚才那一幕看不出丝毫踪迹,难道白龙飞走了?接下来奇异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

这天黄昏时,清尘在小山上折了一根长树枝练习枪法。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紫金枪不在身边只有用树枝代替了,就算有紫金枪她现在也够呛能舞得动。看上去这套枪法就是舒活筋骨的体操,但是清尘所炼的真功夫却是形神一体内息流转。她舞枪之时周身内息流转无碍,可偏偏发不出伤人的内劲法力。

清尘穿着一件长得盖过脚面的亚麻布长袍,手持一根比她身高还长的树枝,看上去有点滑稽,可一旦展开枪法整个人的感觉就变了。失去了外发伤人的神力,少女柔弱的身形气势不再是一味的刚猛,显得飘逸轻灵,就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动作充满了有韵律的美感。太阳已经落山,星星悄悄眨起了眼睛,似乎也在好奇的欣赏着这美妙的舞蹈。

一套枪法演练完毕,清尘出了一身微汗,这正是小时候师父教她恰到好处的火候。有些人也喜欢体育锻炼或者习武学习种种格斗,但有一点要注意,其实大汗淋漓并不好。无论何种锻炼最好的火候应该是微汗粘襦,此时五脏气和,如果浆汗淋漓则伤血,非养生调气之道。有人说我一趟拳下来就是一身大汗,那只能说明你的身体不好或者火候未到。有些坚持参加各种训练经常挥汗如雨的人,看上去身强力壮其实大多数并不健康也不长寿。

清尘收枪,突然觉得天上好像有眼睛在看她,或者说感觉有一面看不见的镜子正在照着她。清尘虽然使不出法力但是神识灵觉仍在,别忘了她是一名出色的杀手,直觉是相当敏锐的!她抬头看天,天上只有星光在闪烁,可是本能的感觉天边有什么东西在快速的接近。不似飞鸟带着危险的气息,然后她就看见远远的海平线上有几个小点飞来,她身体一紧本能的握紧了树枝。

可就在此时十分怪异的事情又发生了,整个天空都晃动了一下,然后星光不再闪烁天边的飞点也消失了。天是不会晃的,如果哪天你走在街上发现天空在晃,那只能说明两件事——脚下地震了或者是你自己在晕眩。但是小岛很安静没有地震清尘也很清醒,她感觉海岛周围的星空不再是刚才真实的影像,而像一面巨大虚空之镜反光定格而成的一幅立体投影。

大约又过了一刻钟,天空又晃了一下,一切景象又恢复了正常。也就是清尘这种神识敏锐心智清明的人,又恰好身在其中留意观察,才会辨明这种异相而不认为是自己眼睛发花。星空异相消失,清尘又看见一道七彩流光出现盘旋着划过天空飞到极高极远处消失不见。那是什么?不可能是流星,难道是会飞的人还是别的东西?

事情还没完,天边又急速飞来两道烟云之气,其中一道黑白交缠,另一道青光闪闪。这两道云气飞过清尘所在的小岛上空没有停留,一左一右分别落在远处的另外两座小岛上消失不见。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别说清尘不明白,就连送她上岛的阿芙忒娜也不会想到事情会演变的如此复杂。不论东方还是西方,不止一批人在四处寻找清尘的下落,有人找到了却没有惊动她,有人还在寻找。今天有一批人搜索到此处,却另有高人出手以大神通隐去了清尘的所在的痕迹,天上飞过的人只发现空荡荡的海岛没有找到清尘。后来又有高人赶到在此“蹲点守候”,却落在了另外两座小岛上。

清尘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她不过是刺杀洪和全这个作恶的江湖术士而已,却会惹出如此大的一场风波!俗话说热带丛林中的一只蝴蝶煽动一下翅膀,能在大洋彼岸引发一场风暴,清尘就是那只美丽的小蝴蝶。一场大冲突越来越临近,这个看似平静的小岛就是风暴的最中心。

清尘身在其中并不知情,她想的就是何时能离开这个小岛,何时能恢复自己的内劲法力?看见两道云气落在另外两座小岛上,她想到应该是梅先生那样能够飞天而行的高人到此,她甚至希望到那两座岛上去看看。可惜她去不了,太远了,以她现在的状况游泳渡海过去不可能。可叹不久前的她还能催动紫金枪凌波踏浪而行。

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解释,比如教导小白修行的那头驴在此,会告诉她这是修行中的真空劫,而且是天劫人劫齐至。白毛曾经告诉小白,修行人要想最终超脱,都必须先后经历七种考验或者说七重天劫分别是:色欲、身受、魔境、妄心、真空、脱胎、苦海。

清尘年纪虽小,内外双修已有十一年,其间经历了很多磨砺与考验。清尘的修行又没有仙人回护使出通天手段教她躲避天劫,就算天劫能躲人劫也是躲不过的。所谓真空天劫就是在修行达到一定的境界之后,有一段时间所有神通法力会突然一空,此时修行人往往于洞府中闭关不出并有同门护法,直到成功历劫,可清尘不知道这些。

修行为什么会有这种劫数?有高人解释这是心性磨练的必然,当一个拥有超人的力量之后,难保心态不会异化,自我妄心膨胀。此时接连有妄心、真空两种考验,真空劫是为了体会到脱离超然力量之后还原的本来自我,不至迷失。

比如修炼金丹大道,炼精化气、练气化神,到炼神还虚这一步需要经历真空劫,此时境界已经可称金丹大成的真人。清尘由武入道杀伐很重,真空劫来的尤其凶险,而且恰巧受了很特别的法术攻击,机缘巧合天劫、人劫齐至。当然这些理论修行弟子可以不知道,修行就是修于行止而不是空谈境界,只要过了这一关就行。

过这一关说难也难说易也易,要看什么人修什么法门。比如有的高僧根本不会将它视为劫数,因为他们本意就不是追求神通而是彻悟成佛,有没有神通法力无所谓,这叫“慧而不用”,放下了也就放下了。放下了不是等于没有了,等堪破真空之后还是会神通具足,但这种放下不是嘴上表个态,而是心性中真的能放下。有佛门高僧如此历真空劫,各派道法都有自己的历劫之法,比如丹道中的“真空炼形”又是另外一种方法。清尘的修行自成一家,如果没有大宗师指点,恐怕她只能自己去感悟找出道路了。

清尘这个人心眼实,一心习武无有多想,由武入道之后也不起别的心思,所以在某些花样手段面前会很吃亏。但其实她此前的境界已经相当不低,一杆紫金枪近身发出攻击这世上几乎大部分高人都不敢说能挡住。驴子也曾对小白说过,从施法借外物之力的角度,法术有几层境界,分别是:御物、御器、御形。清尘此前的修为已到御形境界,再往上一步就是妙用自如甚至能御器飞天,那时将是一种顿悟般的蜕变。

但清尘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真空天劫,同时她还受到了西方法术“神之审判”的伤害,阿芙忒娜当时虽然用神之祝福与光明护盾救了她,但那种“洗礼净化”的伤害还是融入到她的身体之内。如果要阿芙忒娜来解释清尘身上发生的事情,她会说清尘的身体受到了净化,一切邪恶的力量都被封印了。所以阿芙忒娜才会放心的将清尘留在海岛上,不怕她想办法逃走。清尘要想修为更进恢复法力,必须把这两个问题都解决,当然了,两件事其实也是一回事。

……

清尘在海岛上眼见种种异相暂且不提,这天的后半夜白少流又一次在回魂仙梦中重新目睹了清尘“遇难”的经过。他亲历时身上有伤气血翻滚,加上看见清尘赴死心神大动,不可能很冷静清醒的观察那一切。当他在回魂仙梦中重历这一幕时,果然发现了异常!也就是小白的眼睛可以稍微看清转瞬既逝的变化,同时也只有修炼过生死观的心性才能保持冷静的观察那一幕。

白少流是面朝后被三少和尚提在手中逃走,一直面对白色光团爆发的方向,在三少和尚跃上山梁视线就要被挡住的时候,清尘的紫金枪飞了出来,小白看见枪当时就以为清尘遇难了。但就是这一幕场景最特殊,此时战场上的半空中又落下一道白色的光柱,罩在被白光包围的朦胧身影上,紧接着清尘娇小的身形突然亮了一下接近于透明,然后一道几乎是与白光底色一样的透明虚影射向天空……

再然后?再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因为三少和尚提着小白跳下山梁远离了战场。当时那一切发生的极快,距离也极远,前后半眨眼的功夫都没有,而且所有的法术看上去几乎都是同样刺目白光组成,很难分辨出什么。以小白的眼力也只能看见似乎有一片白光虚影脱离战场射向天空。

怎么回事?难道清尘化成一道白光飞走了?这与顾影介绍的情况有出入,据顾影说神之审判能够净化一个人身体和灵魂,一切都会在白光中打散、毁灭、消失,不应该出现一道影子飞走的情况啊?清尘到底死没死,难道自己是见鬼了?清尘的灵魂或者阴神逃走了?如果真是这样还有没有救?辛未平死后阴神不也被洪和全抓住了吗?会不会又有什么奇迹发生了?

小白只看清一片白光虚影飞速飘走,不会想到清尘能完好无损的逃脱,自然想到了他所知的一些离奇的事情。他一次又一次施法看了一遍又一遍,窗外天都快亮了仍然是同样的结果。此时突然感觉五脏翻腾恶心欲呕的,这种感觉他上次试用九孔响天螺施法过度时就有过,今夜他内伤初愈就反复施法,又一次尝到了神气衰竭的滋味。

白少流赶紧收摄心神不再施法,而是静坐调养形神。这天早上他做了个决定,要把紫金枪拿给风君子看一眼,请教这位高人紫金枪主人的情况。对了!大年初一那天好像听见风君子对三少和尚说过,正月十五他要在劳动公园灯会上摆摊算命,到时候请他给清尘算一算。除了风君子之外,小白更多想到了白毛,他打算当天就把紫金枪带到马场给白毛看一眼,问问它能看出什么端倪来?正好也到该取驴血配药的时间了。

风君子给小白的印象是神秘莫测,对小白很好但是很多话似乎都不愿意说,甚至根本不承认自己是隐世高人,可小白偏偏感应不到这个人心中所想,小白要请教他这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他算命了。但是白毛与小白的关系不一样,他可以直接去找它把什么疑问都说出来,以白毛的阅历和见识一定会有答案的。

打定主意也就到了起床吃早饭的时间了,洗漱完毕庄茹已经在厨房里摆好了碗筷。小白曾经告诉庄茹自己夜间要调息养伤,庄茹很听话甚至早上都不叫他起床,一见他起来了就开始做早饭。吃饭的时候小白说今天要出门办点事情,庄茹给他写了张单字让他顺路买些东西回家,小白发现这一次与以往不同,庄茹心中很自然没有再很不好意思的说谢谢。

反倒是小白心里觉得很羞愧,在自己两次非礼她对人家都那样了,庄姐不但没有怪罪反而仍是一心一意待他,这不仅是报恩可以解释的,她是真心喜欢自己可从来就不主动要求什么。无论如何,既然已经非礼了她,她也一心愿意,那就是自己的女人了!不要忘了当初不仅是自己帮她,他也等于在困境中被庄茹收留。自己的女人是么概念呢?以后再说吧,至少要把眼前的事情忙完庄茹的脸也全治好再说。

看着庄茹,小白又想起大年初一吃饺子那天,庄茹、顾影、洛兮三位大、中、小美女一桌而坐,当时就觉得少点什么,现在想想是少了一个人。如果当时来的不是风君子和萧正容而是清尘,五个人一起吃一顿过年饺子,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唉!还是不要做白日梦了,怎么胡思乱想把顾影和洛兮也给扯进来了?小白伸手拍了脑门一下,算是把自己打醒了。

“你怎么呢?好好的伸手打自己,还这么怪怪的看着我,心里想什么呢?”庄茹听见声音抬起温情脉脉的眼,好奇的问小白。

白少流:“没什么,我在想吃饺子的事。”

庄茹:“又想吃饺子了?过年包了不少初一就吃完了,还是人多吃起来香!想吃就吃没关系,今天等你回来我们接着包。”

吃完饭小白正准备出门去看驴,衣服还没换上门铃却响了,来的人让他意想不到,竟然是提着礼物的黄亚苏。小白差点没脱口叫出辛伟平的名字来,但还是反应很快的淡淡招呼到:“这不是黄少吗?我已经不在河洛集团工作了,你怎么还有事找到我家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