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君子何曾厌脂玉

白少流最终领悟“回魂仙梦”是大年初五那一天子时,白毛让他回忆酒醉后的那一晚,他终于在定境中完全清晰的回顾——

酒醉的他仍是醉意深沉,可是定境中“另一个他”依然清醒,就像无处不在又不知何处。人真的可以说不记得自己曾做过什么吗?不!其实你什么都未曾忘记。有一双眼睛时时刻刻都在盯着我们自己,找到这双眼睛,面对自己无须也无从逃避,这是所谓修行必然要经历的考验之一。

那夜他喝多了拉住她的手,胡乱的说话,只顾着自己心中迷乱的表达。当时他摇摇晃晃的回家,庄茹赶忙把他扶到床上躺下,又帮他脱鞋换衣服。小白醉了还不太老实,伸胳膊蹬腿不好摆弄,庄茹累的满头汗才把他的外衣给脱了。小白迷迷糊糊的还以为自己在夜总会的包房里,伸手把庄茹的手握住了,问了一句:“小姐您贵姓?”

庄茹愣住了,随即瞪了醉熏熏的小白一眼,她当然猜到小白今天晚上去什么地方潇洒了,有些没好气的答道:“我姓庄,叫庄茹!你到家了,我是你庄姐。……谁那么缺德带你出去喝了那么多?”

小白不知听清楚没有,口中喃喃道:“噢!是你呀,对不起!”

庄茹:“是我,把手放开,盖上被子别着凉了。”

她刚想抽手,小白突然握的更紧了:“是你?我的清尘!……不要走,你受的伤会好的,住在一起,我会照顾你。”他的话语迷乱,可听在庄茹耳中完全是清楚的表达,分明就是在说她,不误会也得误会!她没有听清小白说的“清尘”是“亲人”还是“情人”,但认为肯定是二者之一。

庄茹低下头去,另一只手理了理他凌乱的头发,柔声道:“你一直在照顾我,原来你对姐姐有心思,为什么不说呢?……我现在都这个样子了,你还要照顾我吗?”

小白醉眼半朦胧,只觉自己梦到清尘回来了,正在用手抚摸自己的发际,温柔的说着什么。他用力一拉,庄茹站立不稳就倒在了他身上,紧接着小白的另一只手把她的后背紧紧搂住了。庄茹惊呼一声刚想挣扎,小白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了下面。

庄茹只穿着睡衣,压在身下完全能感觉到起伏的温软,小白正好面对她惊慌的喘息和短促的呼声,寻着声音与热息的来源就吻了下去。庄茹只是“唔”了半声嘴唇就被盖住了,她想推开他却觉得身上软软的越来越没有力气,渐渐的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伸手勾住了小白的脖子。

小白从未与女人接吻,当然没有经验,只是缠住庄茹的嘴唇胡乱的吮吸,就像缺氧的鱼在寻找水。庄茹勾住他的脖子喘息声越来越短促,开始主动迎合着他的动作半张开粉艳的红唇,舌尖微吐带着另一种迷醉的香息,象是在挑逗又象是在引导。小白捕捉到了,立刻深深的彼此纠缠在一声,发出令人酥软的声音。

这是他曾忘却的初吻,那么迷醉那么销魂,沉醉中他看不清对方的脸,也分不清她是谁。小白握住庄茹的手早已经松开了,身体压得也不是那么紧,他已经醉的软绵绵的很不清醒,动作渐渐轻柔渐渐慢了下来。庄茹此时却抓住了他的手,胸前睡衣的扣子刚才已经挣开了两个,两只手很方便的就穿了过去,伸进了胸罩里面。庄茹将小白的手紧紧按在自己饱满结实的乳房上,口中发出一声叹息般的呻吟。

小白的手一紧,满满的握住了,然后就趴在庄茹身上不动了。看庄茹的样子,半张脸神色迷离媚眼如丝,竟象也喝多了。过了一会儿,又过了一会儿,庄茹这才发现小白一直没有下一步动作,就在她的唇边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靠!小白竟然在此时……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终于醉倒了,一只手攥在庄茹的胸乳上,脸上还带着幸福而陶醉的笑。小白睡着了,庄茹却清醒了,她看着小白表情不知是失望还是羞涩或者是别的什么。她伸一只手抱住小白就这样静静的躺了很长时间,神色越来越充满柔情,终于长长的做了一个深呼吸,轻手轻脚将小白的手拿开,将他从自己身上翻了下来。

庄茹将小白的脑袋在枕头上扶正,给他盖好了被子,掩好衣襟站在床头凝视了小白很久。最后自言自语道:“为什么偏偏喝了这么多?”语气中微有责怨,然后又象想起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伤痕累累的右脸,喃喃道:“如果不是喝醉了,你也不会对我这样是不是。”

“不是……”小白睡梦中竟然答了两个字,不知是醉话还是梦话,也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庄茹听见了却眼色一柔,变得如春水一般。她又低头吻了睡梦中的小白一下,这才有些不舍的走出房门……。这便是小白醉酒后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而小白居然想不起来了,第二天起床后就象没事一样!

“拍!”的一下小白抽了自己的左脸,自骂道:“下流,竟然借酒对庄姐做出那种事来!做就做了,怎么第二天还象没事人一样?”骂完了又抽了自己一下右脸,接着道:“没用,竟然在那种时候睡着了!太没出息了,以后还怎么有脸见庄姐?”无论如何,他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只要她愿意,那对她好就是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无所谓,反正他也喜欢她,这种亲密温存也是愿意的。清尘走后,小白有些事不知是想明白了还是无所谓了。

……

黑暗中小白想了很久,想起女人不可避免又想到了清尘。那晚的事情清尘在窗外可能看见了,她怎么在那时恰好在窗外呢?是来找他的吗?一定是吃醋了,可是自己当时叫出了清尘的名字她也听见了!真是太尴尬了,后来清尘生气但并没有十分责怪他,估计感觉也是难以形容。

想起清尘,小白抬头看见了门后靠着的紫金枪,突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不仅是伤心,他觉得这杆枪好像在对他诉说什么?可惜小白的心术神通只能感应人却不能感应物,这是他第一次觉得东西好像也带着某种气息,这与修行人与法器身心一体的御器神通还不太一样,他感应到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其实在小白之前,梅先生手握这杆紫金枪时,就感觉到这不是一般意义的法器,而是伴随着主人的修炼一起成长的物品。这也是一种极特殊的炼器之法,一方面对法器的材料要求极高,另一方面炼器的主人在法器修炼上的心血也极大,这种方法炼出的法器周期缓慢往往一生只有一件,因为人的成长历程是有一次。

如此炼器理论上讲永远没有最终成形的尽头,但实际上往往受炼器材料的影响直到材料的各种妙用发挥到极限为止。这杆紫金枪的材料是千年难得一遇的金乌玄木,很明显又经过了高手的提炼,而且好像还经历过特殊的净化,器用的发挥还有非常大的潜力。这样炼化的法器,威力可能不是最大的,但一定是最适合主人使用的。它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与主人之间有一种奇异的感应,只要主人还在,这种感应就不会消失。

梅先生见闻渊博神通广大,当然认出了紫金枪是什么东西,也感应到清尘的神识仍在,特意要三少和尚将它交给小白。白少流可没有梅先生那么高的修为与见识,但是他的天赋特殊,每一次修行境界有所突破,他的天赋能力也就有所释放加强,难怪白毛曾经开玩笑说他前世就有修行。小白不懂这种奇异的炼器之道,他只是本能的感觉到紫金枪有些异常,以他心通之术似乎能感受到清尘的某种气息。

小白虽然在别人眼里有些傻,可他一点也不笨,与人打交道甚至精明的很,就是不喜欢玩心眼而已。紫金枪是三少和尚拿来的,出家人不打诳语自然说的都是实话,可是那和尚显然语焉不详没有把所知的全部说出来,小白能感觉到他有些话没说出口。可是三少和尚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是刚刚认识,小白总不能逼问。

看着黑暗中仍有淡淡光芒的紫金枪,小白一皱眉,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知道有人能从物品身上感应出主人的信息,比如他认识的风君子,他亲眼所见曾发生这样一件事。

那是一个月前的晚上,小白在滨海公园小山上随萧正容练拳,风君子在一旁看热闹,这时却来了一位稀客,是黑龙帮的刘佩风。小白看见刘佩风以为是来找自己的,就收了拳问他何事?结果刘佩风却说特意来找风先生的。风君子讶道:“刘佩风,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找我,有什么麻烦打个电话就行吗?怎么跑这儿来了?”

刘佩风:“我当然记得,其实我本来是想找白总,托他送风先生一件礼物。没想到风先生你碰巧也在,就不用麻烦白总了。”

风君子:“刘老大,我什么时候收过你的东西!”

刘佩风:“知道风先生不从来图我什么,可这件东西不一样,在我手里是糟蹋了,放在先生你手里才合适。听说风先生家收藏了一柄如意,也喜欢玩玉,您看看这个!我找专家鉴定过,这可是正宗的最上品和田羊脂玉,现在市面上花钱也买不大这么大的物件,雕工也是一流的。”他手中亮出一柄近两尺长的玉如意,通体乳白没有一丝瑕疵,在月光下显得分外莹润,连小白这个不玩玉的外行看见了都十分喜欢。

风君子看见眼神也是一亮,却没有伸手来接,沉声问道:“你知道这支如意有多贵重吗?你帮黑龙帮虽然有些家底,可是也买不起这种礼物来送人!从那里勒索来的?我让你做过这种事吗?”

刘佩风听见风君子语气不善,赶忙解释到:“先生不要误会,不是别处得来的东西,乡下我自家庄园的后院挖地窖,土里出来的。”

风君子的脸色明显一沉:“说实话,别拿我当外行,刚出土的羊脂玉绝不是这种品相。”

刘佩风:“风先生果然好眼力,送给你就对了!”

风君子:“先别拍马屁,把来历说清楚。”

刘佩风:“刚出土洗干净后确实不是这个样子,我得到这东西就找了个专家给鉴定了,是那位老先生教我在后院支一口大锅,用滚水煮了它两天两夜,表面就像退了一层黄色的油膜,这才变成现在的样子。”

风君子脸色缓和下来,这种去玉器浮土沁的古方刘佩风这种外行是杜撰不出来的,看来他说的是实话。风君子点头接过玉如意微笑道:“看来我误会你了,很感谢你有这份心,不要你的东西,先给我看一看……操!拿走,拿的越远越好!”他笑眯眯拿过玉如意,可刚到手中就神色一变,满脸厌恶的将如意摔还给刘佩风,表情不像是看见珍宝倒像刚刚摸到一条毒蛇,甚至说了粗口。

刘佩风吓了一跳不知道哪里得罪风君子了,小白和萧正容也很奇怪问他是怎么了?风君子一番解释之后众人才明白,听完了明白了又觉得匪夷所思。

原来真正上品的玉器在把玩之时,玩玉之人都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时间久了玉和人之间也有一种气质上的相和。俗话说玉如君子、君子如玉,所以刘佩风才会想起把这柄玉如意送给风君子。风君子一拿到这柄玉如意,立刻感觉到那里面传来一种让他很不舒服的信息,怎么形容呢?有贪婪、妒忌、狠毒、阴险、狡诈、等等邪恶的感应。

这把玉如意以前的主人是个内心充满邪恶的人,不是一位,而是历代很多位把玩它的主人。这柄通体润白的羊脂玉如意,不知道被多少双贪婪、险诈的手爱惜的抚摸过,本无生命的玉石也沾染了灵性,不过却充满了种种负面情绪浓的都化不开。风君子还强烈的感觉到这件东西上有血腥凶煞之气,看来它有不止一位主人死于非命,或多或少都与这支如意有关。

刘佩风感觉不到,可风君子一伸手就体会的清清楚楚。这不能算是特异功能,其实很多玩玉的老手在一些老玉件上也常常有类似的朦胧感应,但很少有人能象风君子感应的这么清晰。

感觉不出来不等于没影响,这种东西把玩久了,难免会受到其中负面情绪的感染,甚至人的心灵也会变得莫名的邪恶,你越喜欢它就越可能如此。这是一件“凶器”,难怪风君子会那么厌恶。他本人心神超然自然不会受到感染,但是拿在手中仍然很不舒服。玩玉玩的就是怡然的心情,心里感觉不舒服的物件就算价值连城也毫无意义!

风君子解释完了之后又吩咐刘佩风:“这东西你也不能留在身边,我们这里的四个人当中恐怕就是你最不能碰它。我看它拿到市面上至少值几百万,赶紧处理了,而且不能随便处理害了别人。”

刘佩风苦着脸说道:“难得给风先生送回礼却送了件凶器,也幸亏风先生提醒,难怪我最近总是莫名冲动脑袋不冷静,想想都是在得到这东西之后。但是把几百万的东西扔了也太可惜,风先生教我怎么处理?”

风君子笑了笑:“还是把它送人吧,送给乌由市巡捕司的关总巡长,他不是最近总在找黑龙帮的麻烦你又不愿意上贡吗?这一支如意就能把他给喂饱了!……我听说关总巡长名牌大学堂出身,喜欢古玩字画也有眼光,一定会满意这件东西的。他这个人两道勾结做的恶早就够处决了,可是为人精明手段干净上面又有人总是无法抓到他的证据。……他如果真敢收,我看就离凶刑不远了,这可怪不得你我!”

那支羊脂如意后来刘佩风真的送给了巡捕司的关总,小白今天夜里看见紫金枪心里突然有奇怪的感觉又体会不清楚,想到了玉如意的故事。看来特殊的物品真的能传达主人的信息,可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信息呢?小白莫名有了一种古怪的想法,这想法让他自己都觉得荒诞——他突然觉得清尘可能还没死!

他是亲眼看见清尘在白光中消失的,这种想法连他自己都感觉到不现实,可是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到最后,小白咬牙做了一个决定,要亲眼再看一次当时的经过。怎么看?用刚刚完全掌握的法术——回魂仙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