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觉梦从容了残痕

大战后的第二天三少和尚回到战场,发现原来在洪和全的坐垫下有一处机关,只要启动机关后面的山壁会打开露出一条向下的暗道,暗道中有一间密室,密室后面还有一条暗道通向后山。难怪那天晚上洪和全与清尘相斗时,虽然情况对他不利他始终没有动地方离开过那个石龛,原来他随时准备着逃跑。

三少和尚回去时,石龛的入口处石门已经被损坏了,这片山壁表面的一层已经化成了粉末状,他很容易就找到了暗道。他在山腹中的密室里发现了脚印还有血迹,随着密室后面的另一条暗道一直追到了后山外,这才推断洪和全等人中肯定有人逃出来了,至于逃出来几个他也不敢断定。他估计洪和全肯定没死,因为三人中他站的位置离暗道门最近而且修为也最高。

洪和全竟然没死,白少流握紧了拳头想起了在马场中他对白毛说的话:“如果他还没死,我一定会杀了他,这是清尘的遗愿。”看来自己有事情要做了!他心中暗想什么暂且不提,又转头向三少和尚道:“请问大师就是传说中的昆仑修行人吗?”

三少和尚:“这不是传说,我就是修行人,九林禅院就是芜城三大修行道场之一,不过那里的和尚除了我三位师父之除只有我这么一个修行弟子。”

白少流:“九林禅院我听说过,我也是芜城人,与大师是同乡。”

三少和尚摇头:“我和你可不是同乡,我是嵩岳人士,小时候在达摩寺出家,后来才跟着我九师父法澄到了九林禅院。芜城可是昆仑修行人的中心,这些世俗中人不知,白施主又是听谁说的?”

白少流:“听一个懂修行的朋友偶尔提起过,因为好奇所以问问。”白少流可没把七叶的事情供出来,他与那头驴关系虽然不错可是也清楚想当年七叶身败名裂,提起来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三少和尚看了小白一眼,却没有继续追问他听谁说的,一身法术又是学自何门何派,而是话锋一转主动说道:“今天来找白施主还有另一件事相约,我师父告诉我修行人遇事做事,这件事我既然遇到了就要了断明白。我想追查是何人在暗中出手,白施主既然也与此事有关而且是清尘的好友至交,能不能去追查洪和全的下落呢?”

白少流:“大师不说,我自己也会去做的。既然大师说了,没有什么能不能的,等我养好伤势之后就去追查洪和全,而且我要杀了他!如果在此之前大师有什么消息,恳请通知我一声,在下感激不尽!”这两人大年初一坐在屋子里商量好了分兵两路,三少和尚去追查何人出手袭击,白少流要先去追杀洪和全。杀人的事情,当然不适合让和尚去做,况且小白早已经发誓要杀了洪和全完成清尘的遗愿。

话刚说到这里门铃又响了,白少流正要起身庄茹推门走了出来:“你们坐,我去开门!……今年过年怎么这么热闹?又是谁来了?”

来的人是萧正容和风君子,风君子一进门就把一包东西放在鞋柜上笑着说:“大年初一上门拜年,别人送的都是糕点我们却来送药,小白你可真够可怜的!听说你受了内伤,这是你萧叔叔特意给你配的调伤药,每天早晚煮着喝吧。药送来了,我们俩就不给你包压岁钱了!”

庄茹收起药又将两人迎到沙发上坐下倒好茶,三少和尚却恭恭敬敬的站了起来,立在风君子的座侧双手合什道:“风先生好,芜城九林禅院小僧三少有礼了!”

风君子:“大过年的看见个和尚,现在禅门也讲究入屋化缘了吗?更有趣的是我还认识,这不是小沙和尚吗?怎么跑到乌由来了?”

三少和尚:“禀风先生,我是游方至此,恰好有缘与白少流施主结识,今日登门拜访。”

白少流在一旁好奇的问:“三少大师,原来你认识风先生?”

三少和尚:“白施主切莫叫我大师,称一声小师傅就行。风先生也是芜城人,贫僧自幼在市井中相识,我小时候风先生还经常给我买水果吃。”刚才白少流一口一个大师,三少和尚听得很受用也没说不乐意,风君子一到他站在那里却不敢接受这个称呼了。

风君子笑了:“难为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连我给你买过水果都没忘,我记得给你买过很多次,你和我一样总喜欢在街上乱逛。长大了倒好,全国乱逛逛到乌由来了,你师父劝你少吃少睡少玩给你起法号三少,现在毛病改点没有?”

这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在说话,萧正容冲小白招了招手:“你跟我进屋,我替你把把脉,你的事总爷已经告诉我了,想开一点吧,未必是坏事。”

白少流跟着萧正容进了自己的卧室,这一次他没有叫庄茹回避,庄茹想了想还是到厨房里继续煮饺子,偶尔招呼一声三少和尚与风君子这一僧一俗两位客人。她家里很久没有来这么多人了,今天来的人都很特殊,看见她的脸目光也只是扫过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诧异。看来小白的朋友确实与众不同,而且风君子与萧正容她以前也听小白说过。

风君子冲三少一招手:“小沙和尚,你坐呀,站着干什么?”

三少和尚坐下道:“风先生,我在芜城的时候就听说你会给人算命,现在还算吗?”

风君子:“偶尔开玩笑而已,当不得真。”

三少和尚:“那风先生就给我开个玩笑吧,我想请风先生替一位朋友算一卦。”

风君子侧着头看着三少和尚似笑非笑:“想找我算命?我现在每年摆摊三次,今年的第一次打算到乌由劳动公园的元宵灯会上逛逛,想找我问卜可以那时候去。”

三少和尚:“今年是大年初一,还得等半个月。”

风君子:“你一个出家人,性子那么急干什么?我只听说有人问事去烧香拜佛求签,还没听说和尚找谁算命。”

三少和尚:“风先生不是已经说了开玩笑吗,就算我试试禅机。”

风君子:“正月十五去劳动公园灯会找我,问卜别忘了付钱!”

三少和尚伸手一摸光头:“我是出家人,你怎么问我要钱?”

风君子:“出家人怎么了?买东西就不给钱啦?看来你这个小和尚手头不宽裕。……我差点忘了今天过年了,小白的压岁钱可以不给,你的压岁钱还是要施舍的。”说完话他伸手就掏出了钱包。

三少和尚又站了起来双手连摆:“不要不要,我哪敢要风先生你的钱。风先生真的想布施的话,能不能给我一样东西?”

风君子:“你不要钱要东西?一碗水还是一碗面?这里可是小白家,厨房里在煮饺子但我能闻出来是牛肉馅的,也没有办法施舍给和尚你呀!”

庄茹在厨房里听的不是十分真切,以为三少和尚要吃东西,大声答道:“不要紧不要紧,我再用干净的锅给小师傅做顿素的!”

三少和尚赶紧道:“不麻烦了,我不饿!只是在求风先生一样东西。”

风君子:“究竟什么东西,要不要我现在就出去买?”

三少和尚:“是风先生随身的东西,就是你左手无名指上戴的那个指环。”

风君子摘下指环拿在手中奇怪的问道:“你要这个?这个可是翡翠的,虽然不值钱但也算珠宝,你要拿去给菩萨戴吗?”

三少和尚:“我不是要,只是想暂时拿去,等到正月十五灯会我再还给风先生,就算付占卜的钱,您看怎么样?”

风君子扑哧一声笑了:“你这个和尚不应该出家倒应该去做生意,拿我的东西做付给我的报酬,算盘珠子打的很响啊!给你拿去吧,可别弄丢了。……我要是正月十五不去灯会摆摊算命,看来这指环还拿不回来了?”

三少和尚接过指环鞠躬道:“多谢风先生,正月十五一定恭迎大驾。”他又向卧室门方向打了声招呼:“白施主,贫僧告辞了!”说完也不等别人送,拿着指环就像得到什么宝贝一样径自开门离去,等小白听见声音开门出来他已经走了。

三少和尚下楼之后一边走一边有些得意的暗道:“有了这锁灵指环,三少大师我也可以暗中行事避免被高手发现了。……嘿嘿,有了忘情宫主的信物,我还怕请不到高人去找清尘吗?”

不提三少和尚拿着指环打什么算盘,小白家中萧正容已经给小白切完了脉,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很严重的伤势,只是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又把自己随身带来的药包打开重新调整了一下配药比例,吩咐他按时煎药服用就可以。庄茹一定要留萧正容与风君子吃饺子,饺子还没端上桌门铃又响了。

这一下来的人就更多了,黑龙帮老大刘佩风大年初一带着手下八大金刚到白少流家集体拜年,还准备了一个大红包。盛意难却小白就收下了,用手摸了摸很厚,又随手交给了花金刚笑道:“借花献佛,刘老大的红包就算我的心意了,你们诸位拿去喝茶吧。”

刘佩风一看小白是这个态度,也就让花金刚收下算众人的茶钱了。这八大金刚在医院里都见过庄茹,所以也没什么特别的惊讶之处,倒是花金刚总偷偷的打量庄茹,女人看女人也许是一种习惯,最令她奇怪的是庄茹脸上的伤疤虽然仍很难看,但比上一次见面要好多了。

花金刚看庄茹看得她有些不自在,又躲到厨房去了。刘佩风跟白少流打完招呼看见风君子,也赶紧上前去问候。风君子笑着说:“行了,刘老大,你在这里给我拜年可就行了,千万不要把人马拉到我家去,我家客厅小装不下这些人。”

那边武金刚武胆却单独走到了萧正容面前,很恭敬的一点头:“萧先生好!”

萧正容也点头回礼:“你也好,大家新年都好,最近在黑龙帮呆的不错吧?”

武金刚为什么要单独与萧正容打招呼,他们以前就认识,而且还有过一段仇怨,可谓不打不相识。以前乌由市曾有一位高官之子姓孙,脚踩黑白两道作恶多端,武胆就是他的贴身保镖,这位孙公子曾在武胆失手伤人吃了官司落难时救助过他。武胆此人行事极为忠义诚心,虽然知道孙公子不是好东西,但做了手下还是一心一意保护他的安全,无论道上对手花多大的代价也收买不了。

可是这位孙公子犯下的一件命案却将风君子卷了进去,他想杀风君子一个朋友,也是孙公子所犯命案的知情人。风君子当时求萧正容去救人,孙公子派武胆去下手遇到了萧正容,武胆被萧正容印了一掌打成重伤,修养半年才恢复,那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落败。武胆受伤也就没了用处,孙公子弃他不顾,还是刘佩风上门找到了武胆,其实是受风君子指点而来的。

后来孙公子在乌由两股黑道势力争斗中丧命,原先乌由势力最大也是做恶最多的两大帮派也同时瓦解,黑龙帮趁机兴起做大了势力。武胆加入黑龙帮之后并不记恨萧正容,那一掌他输的是心服口服,并且私下里还说过:“萧先生那一掌,将我解脱了!”

今天这一伙人在小白家里见面又赶上过年,自然有很多拜年话要说。庄茹家的客厅也坐不下这么多人,只有刘佩风陪风君子与萧正容坐着,其它八大金刚都在沙发后面站着。这刚坐下门铃又响了,来人竟然是一身白衣的顾影还有天真可爱的洛兮。

像洛水寒这种人家过年和普通人也不太一样,还有很多的事情,洛兮是随父亲代表河洛集团参加了一次新年庆典活动之后非要缠着顾影来看小白。洛水寒还有别的事情要忙,顾影陪洛兮回家半路上实在受不了央求就把她给带来了。顾影本以为小白受了伤又丢了工作,新年在家一定凄凉无比,一进门差点愣住了,没想到小白家这么热闹!

顾影怔了怔随即淡淡的和白少流打招呼:“小兮缠着我非要来看你,我就把她带来了,看来你的伤势好多了。”

洛兮在一旁道:“顾姐姐,你在车上不也说很担心小白吗?怎么见到人又说只有我想来了?”

顾影的神情有点尴尬,此时庄茹迎了上来:“顾小姐和洛小姐吧,快进来坐,屋里人多有些乱。”

顾影看见庄茹的脸,目光只是淡淡的扫过,却用疑问的眼神看了一眼白少流。洛兮和她可不一样,一眼就盯住了庄茹的脸,上前拉着她的手说道:“你就是庄茹姐姐吗?我听说过你的事情,你脸上的伤怎么样了?小白一直在想办法给你治,听说已经有办法了,是不是快好了?”

洛兮直截了当就问庄茹的伤,顾影皱了皱眉头却不好说什么,庄茹看了看洛兮的神情也没有生气,拉着她的手道:“谢谢洛小姐关心,应该快好了。好可爱的小妹妹,客厅里人多我们到餐厅来坐吧。”

小白简单的介绍了下屋中众人,顾影只是和熟人风君子打了个招呼,其它的人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她听说这些人都是黑龙帮的,本能的就没有什么好感,洛兮虽然很感兴趣想问这问那却被顾影拉着进了厨房。小白跟也进了厨房对庄茹说:“真没想到这个年过的这么热闹,正好留大家一起吃饺子吧。”

庄茹小声说:“我们包的饺子哪够那么多人吃?”这倒是实话,小白和庄茹昨天包的水饺原打算就是两个人过年吃的,已经特意包的很多了,但屋里一共有十五个人,无论如何也是不够的。这句话偏偏让刘佩风给听见了,赶紧走到厨房门口道:“白总你忙你的,我们就是来拜个年,这就不打扰了!”

小白在厨房里一挥手:“进门都是客,不能让你们出门说我怠慢,饺子虽然不够,但一人尝一个再走,不尝不许出门!”

小白说这句话的时候顾影看着他脸色有些吃惊,她发现小白此刻的言行举止与以前有了微妙的不同,刚才这句话语气中俨然有一种果决的气势——虽然只是在说吃饺子。刘佩风与八大金刚还真一人尝了一个饺子,纷纷夸赞味道很好云云,然后告辞出门。白少流告诉刘佩风过几天可能有事要找他帮忙,一边说话一边把他们都送下了楼。

小白出门送客,风君子与萧正容坐在客厅里聊天,洛兮跑到冰箱前面打开门往里看。只有顾影和庄茹面对面的坐在餐桌旁,庄茹想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不仅是庄茹,顾影坐在庄茹对面感觉也有些不自在。这时就听洛兮说:“这是什么饺子,金灿灿的好好看啊?”

“我看看!……这是芜城传统的手工蛋饺,在北方就没见过谁家做的,味道很不错的!”风君子听见声音也跑进厨房看热闹。

这时小白送客回来又走进了家门,顾影起身道:“小兮,你要来看小白已经来了,小白现在挺好的该放心了吧?我们走吧不要打扰人家了!”

庄茹此时也起身说道:“顾小姐,吃完饺子再走吧,正好是午饭时间。”

洛兮手抓着冰箱门道:“顾姐姐,我饿了,吃完饭再走吧。我想吃水饺,还有蛋饺!”

风君子笑道:“那就一起吃,我也想吃蛋饺。小白,麻烦你把这盘蛋饺也蒸了吧。”

顾影终究没走,六个人围着餐桌吃了一顿水饺,昨天包完没有吃的一小盘蛋饺几乎全让风君子和洛兮两个人给吃了。大年初一这一天,小白家可以称得上热闹。

……

接下来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得知洪和全未死,小白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他,并且杀了他!但这一切要等到自己伤好之后。洪和全等人的修为如何小白多少知道一些,正面斗法恐怕还不是对手,如果突然出手袭击小白也有把握不会怕他。但对方如果有三个人在一起可能麻烦就多了一些,白少流不想涉险,既然人迟早要杀那就等自己学成回魂仙梦再说。

回魂仙梦与杀人有什么关系?说起来很奇妙,它只是一种能够让人清醒回顾此生一切经历的观境,本身并不能伤害任何其他人。但是白少流掌握自如之后同时也等于可以自如掌握了另一种法术,那就是移情开扉术。他可以随时将自己这一生经历过的所有场景和情绪在神识中都展开,并且传染到他人的脑海中。只要白少流曾在这一生曾有过的感受与经历,他都可以用来做为心神攻击的武器。

举这么一个例子吧,晚上你走在一条街上,突然眼前一花周围变成了一片坟地,还有夜枭哀号阴风环绕。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无论胆子多大的人一时之间都会惊慌失措!并不是说你真走进了坟地,而是白少流曾经在夜晚进入过坟山,他把这段回忆送到你脑海里形成了特殊的幻觉。当然了,法术虽妙也与个人的经历有关,如果白少流本人没这种经历,他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去对付另外一个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