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弱水茫茫忆圆缺

阿芙忒娜:“拉希斯主教大人,您在东方待的时间久了,怎么也染上了说话言不由衷的毛病?我第一次到乌由市,正碰到她也要杀另一个姓洪的志虚人,听从你的命令我曾向她出手但没有成功。……可后来我发现事情不对,你的所作所为并非为了消灭邪恶的力量,只是为了杀人灭口!”

拉希斯主教面带怒意声调尖锐起来:“杀人灭口?你这是在污蔑一位对教廷做出了莫大贡献,本应获得荣耀尊敬的主教。一个异教徒杀了我们的大神官,难道她还不够邪恶吗?”

阿芙忒娜:“奥特大神官是怎么死的我亲眼所见,她杀人纯粹是为了救同伴,就算她不信奉上帝,这也与邪恶无关。……我倒想问问主教大人,你带着奥特与布尼两名大神官深夜潜入山野,施展神之审判这种法术,倒底想干什么?你如此下手,分明是想杀了在场所有人,包括洪和全。你上次不是说他是你忠诚的侍从吗,怎么现在又要亲手杀他?”

拉希斯一张老脸有些发红,但还是硬着脖子说道:“他曾经宣誓向上帝效忠,我信任了他,答应他以另一种方式在志虚民间传扬上帝的神迹。可我没想到他会堕入邪恶,做出那种事情来,消灭他是我理应尽的责任,你不是曾经也想杀他吗?”

阿芙忒娜:“那你为什么要杀所有人?包括我的学生顾影?而不是助他们消灭你认为堕入邪恶的洪和全?敌人的敌人不是朋友吗?可笑你的法术发出轰轰烈烈,在场七个人却一个都没有杀成,全部逃走了。”

拉希斯把脸色一横:“那个自称清尘的女杀手,就算在志虚国也是官方通缉的头号连环杀人犯,她是一个恶魔!帮助恶魔的人也是恶魔,我只想一网打尽。现在这样一个人杀了大神官,你竟然救走她不交出来。我要上报给教廷,看教皇大人和诸位红衣主教相信谁?”

阿芙忒娜:“你不要拿教廷来威胁我,我对上帝以及教廷的忠诚从未动摇。但是我怀疑你的灵魂早已背弃了上帝,你纵容洪和全致使他堕入邪恶,惹出了乱子被人揭穿就起了杀人灭口之心。我如果不救那个女孩,岂不是死无对证?我不会把这个证人交给你的!”

拉希斯:“你要与我对抗吗?不要忘了我是这里的主教,你这么做就是背叛教廷。”

阿芙忒娜:“你现在还是主教,我不能这样杀了你,否则我的确是背叛了教廷。但别忘了我是神殿骑士,可以直接向教皇报告一切事务。你可以报告,我也可以把你的所作所为报告给教皇,到时候你的下场可想而知!”

拉希斯笑了:“幼稚的维纳骑士,您真是太天真了!那好,就这样吧,如果教廷对你下达命令,我看你还如何抗拒?今天谈话到此,我们都等最后的结果吧。”

……

在这一天的黄昏,远离志虚大陆一处无人的海岛上,远处落日的霞光将银白色的沙滩染上了一层粉红,不断涌来的海浪冲上沙滩又退了下去,翻起的水花也被晚霞照耀的发出点点金光。几只不知名的海鸟落在沙滩上,悠闲的踱着步子,一眼望去远处的海面上还有两座小岛,晚霞中的轮廓被镀上一层鲜艳的辉氲。在这个远离人烟污染的海岛上,景色是如此之美,一阵略带咸味的海风吹来,空气新鲜的仿佛也带着一片生机。

清尘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美景。这是什么地方,难道自己已经来到了天堂吗?她伸手揉了揉眼睛,觉得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量,手触到脸颊这才发现一直带着的面纱不见了,紧接着一阵海风吹来身上一凉,惊觉自己竟然是赤身裸体。

清尘侧着柔美无暇的躯体躺在洁白的银沙滩上,夕阳将她粉嫩的肌肤与周围银白的沙地都点染上淡淡的绯红,她就象一条刚刚游上沙滩,尾巴幻化为修长双腿的美人鱼,这幅图景相信世上任何一个男人看见都会怦然心动的。银沙滩的尽头是一片不高的山丘,应该位于海岛的中央,从这个方向看海岛并不大南北两面的海滩都可以看到尽头,但不隔着山地不清楚向东面的纵深有多长是否连着陆地。

清尘娇慵无力的站起身来,感觉到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她本能的横着一只手臂掩在胸前,尽量并拢双腿另一只手垂下档住两腿之间。虽然四顾无人,可少女本能的羞涩使她不愿意在野外暴露身体。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是怎么来的?清尘心中一片茫然。醒来时发现自己没穿衣服,心中陡然一惊,随即出于少女特有的微妙直觉,发觉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受到过任何侵害,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她向四面喊一声问有没有人,可自己没有衣服又不太敢出声,怕真的有人突然走了出来。这似乎是一个无人的野外,可她回头时却发现了有人留下的痕迹。在沙滩尽头的山丘脚下,有一棵树冠很高很密如华盖般的大树,树下放了一个精美的高脚水晶盘。看上去那是一整根水晶雕琢打磨而成,有半人多高,细细的水晶柱上下两端弧形张开,顶端是一个盛水的圆盘状,水晶盘中盛满了纯净的清水。

看见水晶盘中的清水,清尘突然感觉到很渴,走过去四面看了看,伏下身喝了一口清凉的淡水。水中有一种独特的淡淡香甜味,一口饮下感觉凉飕飕的随即一片舒爽充满全身,她觉得身体轻松了不少体力也有所恢复,脑袋也完全清醒了。这才渐渐回忆起自己失去知觉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挥舞紫金枪贴地腾空环绕着一身紫金色光环,冲向那膨胀而来的带着毁灭力量的白色光球。她冲进了白光之中,膨胀的白色光球将她吞没同时也被她冲开了一个缺口。紫金枪的枪尖向前,清尘本能的感觉到前方所有的物质都被打散为精微的白光重新净化了一般。枪尖刺入白光,剧烈的无形力量摩擦已经变得炽热无比,发出耀眼的紫炽光芒。这杆金乌玄木打造的长枪竟然不受白光的影响没有消散,然而红丝枪缨却化为一片白光消失了。

白光吞没枪尖冲散紫气金光很快就到眼前,清尘知道自己挡不住了。她咬牙闷哼一声落地站定,原地飞旋绕周身一舞长枪,紫电金光爆涨将周围的白光隔开为身后的人逃走争取最后的时间。她旋身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见三少和尚提着小白和顾影飞天而去,从她身后冲开的缺口,他们在天空去的方向折转向左侧,已经离开了自己冲开缺口的方位,而膨胀的白光射向天空正追着三人的身形。

清尘大喝一声,紫金枪脱手飞出射向左侧的山坡上。对方三人联手施展法术,清尘的最后一击朝着她自己以为对三少和尚等人威胁最大的那一位。对方谁也没有想到有人竟然直着冲进了白光的中央,一时之间没有被这能净化一切的审判光芒毁灭,更没有想到她手中的武器丝毫不受影响竟然从白色光团的中央飞了出来。

面对着清尘正面的就是菲尔拉希斯主教,教廷还给乌由派来了四名大神官,都是高级魔法师。其中奥特与拉尼是拉希斯主教的心腹,今天设伏袭击为确保万无一失把他们俩也带来了。紫金枪飞出猝不及防,无论是谁哪怕是魔法修为最高的大魔导士恐怕也难逃被当场斩杀的命运。奥特大神官倒霉站的位置不好,被这突然飞出的一枪当胸穿过,沉重的紫金枪带着他的身体高高飞起飞过山坡落在了远方。

清尘紫金枪离手已经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她睁着眼睛望着小白逃走的方向,等待着炽烈的白光将自己毁灭。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天空又落下一道白色光柱,融入到周围弥漫的光团中几乎分辨不出,恰好笼罩住清尘的周身,同时弥漫的白光也将她吞没了。清尘的身体陡然就像透明一般发亮,所有的衣服都化成了白光,她失去了知觉。然后……然后醒来时就出现在沙滩上。

清尘喝完水,直觉感到背后的天空有什么东西在接近,惊回头看去晚霞照耀下远远飞来一只大鸟,等飞近了又发现那是一个人,背后展开一对洁白的光芒羽翼。清尘赤身裸体不敢暴露在海滩上,一纵身想跳上大树躲藏,然后一提气却发现周身上下内劲全无。她又吃了一惊,赶忙躲到了那棵大树后面悄悄观望。

还好那是一个女人,蔚蓝色的眼眸金色波浪般的卷发,身材能比清尘高出大半个头,身披与她的眼眸一样蔚蓝色的长袍。她落在沙滩上,背后的羽翼渐渐消失,飞行了很长时间神色也稍微有些疲倦。清尘看得清楚,羽翼是消失而不是像翅膀那样收起,看来那人不是个大鸟变成的妖精而就是一个人施展了某种法术,然后就听见那人说:“你出来吧,这里没有别人,我知道你在树后面。”

清尘走了出来,一只手还下意识的掩在胸前:“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是你带我来这里的吗?”

“这里是无人的海岛,我叫阿芙忒娜·维纳,是我救了你并把你送到了这里。”

清尘显然也听说过这个名字,诧异的问道:“阿芙忒娜?你是罗巴联盟的商人,怎么……”

阿芙忒娜:“我不仅仅是个投资商,也是神圣教廷派往志虚国传布福音的神殿骑士。”

教廷?清尘听说过但不是很清楚,至于神殿骑士是什么东西她就更不知道了,听上去是地位很高的组织成员吧,那这人应该是个西方魔法高手。无论如何她救了自己,清尘很感激的道:“谢谢你救了我,为什么要带我到这个地方来?其它人怎么样了?”

阿芙忒娜:“那天在场一共十个人,除了你杀的那个,其它人都没死。你不用谢我,其实我也想杀了洪和全,但我救你却不是因为这个。”

清尘:“你为什么救我?”她听见小白等人逃过一劫终于松了一口气。

阿芙忒娜:“你知道施展魔法要杀了你们的人是谁吗?他是神圣教廷派往乌由地区的主教拉希斯,而被你一枪杀掉的是教廷的奥特大神官。”

清尘:“他们都是教廷的人,你也是?”说话时下意识的退后两步。

阿芙忒娜:“你不用害怕,我怀疑拉希斯主教灵魂已经背弃了上帝,洪和全的堕落就是因为他的指使与纵容,他在以上帝的名义亵渎上帝!……是你发现了洪和全的罪恶,而我知道洪和全与拉希斯主教的关系,我救了你是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情。”

清尘:“什么事情?”

阿芙忒娜:“做我的证人,证明洪和全如何堕落于黑暗,如何借上帝的名义犯下罪恶。”

清尘:“证人?可是我不愿意上法庭,我也不想去那种地方。”

阿芙忒娜:“不是世俗中志虚国的法庭,而是为神圣的教廷仲裁做证!说出你所知道洪和全的罪行,以及你去刺杀洪和全时突然出现的神之审判——就是那从天而降的毁灭白光。”

清尘:“你想要我怎么做证?”

阿芙忒娜:“对教廷的神官说出你所知道的一切!”

清尘:“可以,可是我现在想穿上衣服回家。”

阿芙忒娜:“不行,在此之前你哪都不能去,只有在这个岛上你才是安全的,没人能找到你。”

清尘:“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阿芙忒娜:“这是爪泥国以北,志虚大陆东方的亚特兰大洋中,除了这三座小岛周围一千海里之内没有任何陆地和岛屿。这里是几股海流的交汇中心,周围海况复杂也没有任何航线经过。那边山脚下有一间木屋,可以休息里面也有干粮。山中有泉水可以饮用,你能在这里待很长时间。要注意,这魔晶盘中的圣水经过光明的洗礼于净化,又被施了魔法永不干涸,但你也许不能喝。”

清尘:“不能喝?我刚才已经喝了,感觉很舒服。”

阿芙忒娜一直平淡的表情变得有些惊讶:“你是一个连环杀人狂,为什么你身体里并没有邪恶的气息?难道也被审判之光净化了?这不可能啊!净化伴随着毁灭。”

清尘:“杀人者为什么一定会邪恶?你难道就没有杀过人?”

阿芙忒娜这才仔细看着清尘:“难怪你会戴着面纱,你的样子像个传说中的精灵!”

阿芙忒娜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清尘的样子很奇特。她长的并不难看,甚至是相当秀美,她站在那里嘴唇是抿着的虽然不厚但唇线相当的精致好看,是典型的樱桃小口。她的鼻梁不高却很直,眉毛细细的弯弯的就像用墨笔尖仔细的勾勒而成,五官小巧而精致。但是她有与正常人不一样的地方,眼眸不是黑的,而是桔红色,最特别的是她的耳朵,两只耳廓上方都是尖尖的突起状,不像普通人的耳朵。难怪她以前会戴着面纱把眼睛和耳朵都挡了起来。

“你才是精灵呢,我是人,我小时候不是这个样子!……我不想待在这里。”清尘有些生气了,很显然她不喜欢别人谈论她特殊的容貌。这里还有一点误会,西方传说中的精灵并不是贬义,而在东方鬼怪精灵经常连在一起用意思有时候不好听。阿芙忒娜救了她,本来清尘对她还很客气,可是一听说阿芙忒娜打算把她软禁在此,心里也不愿意了。

阿芙忒娜:“我曾经还想过要杀你,可能是我看错了,你内心并不邪恶。但是无论如何,你现在只能留在这里,我救了你是为了让你做证的,在没有对质之前不会让别人找到你。留在这里等吧,我要走了。”说完话她后背的羽翼又缓缓出现张开,迎着海风飞到了远处的另一座海岛上消失不见。

清尘还想说话,阿芙忒娜至少该给她一件衣服,可没等她开口对方已经走了。她赤裸着身躯孤零零的站在空旷的海滩上,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显得是那么的柔弱无助。现在的她浑身内劲全无,和一个普通的少女没什么两样,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武功尽失吗?闯荡天下杀尽恶人以来,清尘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鼻子一酸想起了自己去世的父母,接着又想起了小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