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杀劫尽处终喋血

志虚国南方,琼州境内横断山脉连绵的崇山峻岭中,有一处孤崖。这一日,孤崖下面对面站着两个人,一人是位年纪不大的和尚,另一人面色温润气宇雍容,正在对和尚说话:“三少,你星夜南来,面带戚容,找我何事?”

三少和尚:“贫僧有负梅盟主所托,没有保护好清尘姑娘,她如今恐已受难,白少流施主也受伤了。”

梅先生神色一惊:“清尘武艺冠绝天下,再以你之修为相助,在乌由怎会出事?两日前她发帖要杀洪和全之事我已知道,虽不能插手助她杀人,但有你在还惧那群宵小吗?”

三少和尚:“盟主有所不知,洪和全那伙人恐怕另有来历。我已经可以断定,他不是简单的江湖术士,所学法术十有八九得自于古白莲教流落民间的《白莲秘典》。如此也就罢了,可我随清尘赶到洪和全的据点时,暗中竟有神秘高人也在场设伏。……”他把当日所发生的情景从头到尾仔细说了一遍。

梅先生听完之后神色深沉:“你可知道出手袭击者是谁?”

三少和尚:“惭愧,我不知道是何人出手,也没认出是何门何派的法术。”

梅先生:“败也就败了,竟不知败于何人之手?罢了,技不如人也不能怪你。你有紫金钵盂在手,竟不能抵挡那白光法术吗?”

三少和尚:“法器虽妙,可贫僧却未成大器,紫金钵盂护我一身尚勉强,却罩不了在场众人,我只有带着那一男一女逃走,却可惜救不了清尘。师叔,你的青冥镜在身边吗?”

梅先生:“沙和尚,你突然不称我盟主而称我师叔,定是有事求我。青冥镜就在身侧,有事说吧。”三少和尚叫梅先生师叔,梅先生也称他为沙和尚,因为三少两个字合在一起就是一个沙,他小时候梅先生也这么称呼。

三少和尚:“青冥镜照彻山河,我想知道清尘姑娘的下落如何,是生是死?就算她此身已灭一缕芳魂又托往何处?”

梅先生从怀中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青铜镜,一面光洁灿烂如新,另一面雕着各种栩栩如生的瑞兽图腾,他叹了一口气道:“青冥镜虽是神器,但以我之修为也并非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大神通要以机缘为引,你身边可有她的遗物?”

三少和尚:“有,这杆紫金枪就是!我后来又到那片山林,凿地数尺于山岩中挖出这杆紫金枪。她冲入敌阵之后,最后曾飞枪击杀一人,此枪穿胸而过没入山石之中,被我找了回来。”

三少和尚手中一直拿着一杆丈二长矛,清尘的紫金枪仍然完好无损,但枪尖处的红缨已经不见了,看上去就是一支长矛。梅先生接过长矛伸手一挥,一片紫电金光射出,他再一挥手长矛散发着光芒缓缓旋转升到了天空。梅先生手举青冥镜对准紫金枪,这镜面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吸力,将围绕紫金枪周身的光芒都引了过来,镜面四周也是光毫大盛。施法只有片刻,他随即收起青冥镜也招手收回了紫金枪。

“怎么样,她在哪里?”三少和尚焦急的问。

梅先生摇了摇头:“毫无踪迹!”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形神俱灭吗?”三少和尚的声音已经在打颤。

梅先生:“事情发生在两日之前,她不可能已新生轮回。要么形神俱灭,要么还有一种可能。”

三少和尚:“什么可能?”

梅先生:“青冥镜神器之用,主要在于运转昆仑九千里山河,因此有大神通能照彻四方。假如她在昆仑之外,我用神镜也是找不到的。”

三少和尚:“昆仑之外?难道她离开昆仑大陆到了海外吗?……师叔,我想求你一件事!”

梅先生:“你非我门下弟子,你想去哪里我无权干涉,你要去海外找人该知会你师父才对。”

三少和尚:“不是,我听说师叔有一枚天刑墨玉,只要捏碎之后可以唤醒在世仙人忘情公子封印的神识。师叔能不能将天刑墨玉给我,我带着它去乌由肯求风君子前辈。”

梅先生面容一肃:“天刑墨玉天下只此一枚,能唤我仙师一日神识之醒,你竟要因此事求去动用。将来我师有难或昆仑有大事,那又该如何?……不是我不给你,而是给了你恐怕也没用,不要忘了当年七心之死风君子就在身边,他也只能勉强留她一日之命谢一世之情。……算了,看你的戚容恳切就告诉你吧,你尽管可以去乌由找他,现在的他就算神识未醒也心里明白。不过你只可寻机求教,不可多做惊扰,他不再以仙人身份主动插手人间之事。”

三少和尚:“知道了,我这就去。”

梅先生:“慢着!”

三少和尚:“盟主还有什么吩咐?”

梅先生:“我看你目色发赤心神哀恸,此非禅门弟子应有的心境。倘若清尘受难,你我感伤当然难免,可是你似乎……”

三少和尚:“师叔你误会了,我为她哀恸,并非是动男女之情。当时的情景,应劫受难者应该是我,我明明准备断后,事情发生时却成了她护我逃走。”

梅先生:“你的慧根不错,可身在事中也看不明白。倘若那真是劫数,也是她的劫数与你无关。杀人者人恒杀之,她如此行事善恶暂且不论也论不清楚,但有此劫数是必然的。就算行刺洪和全无恙,继续这样下去也迟早会碰到今日遭遇。我虽有心回护,但总不能助她在世间裁断生死下帖杀人吧?”

三少和尚默然良久,终于叹道:“多谢师叔指点,贫僧确实有一念偏执。”说完这句话突然面露喜色,抬头道:“我明白了,原来师叔知道清尘未死!”

梅先生一怔:“何出此言?”

三少和尚:“就听师叔刚才那番话!……我知道师叔曾亲手救她又苦心点化,对她寄予厚望,如今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不相信师叔你还能面不改色侃侃谈道。如果清尘姑娘真的没了,师叔恐怕此时就要随我赶赴乌由了。”

梅先生:“你这和尚,修行不怎么样,脑袋倒不笨,就是一张破嘴太碎!……我刚才没有骗你,用青冥镜搜不到此人。但此杆紫金枪尚有其人灵性未散,不应已成无主之物,此人应该神识尚在。至于她是生是死还是人在海外自有她的命数,我也不敢开口断定。给人算命嘛,不是我的最擅长,我听说我师风君子每年也会在乌由街边摆摊三次。……不过呢,我不去乌由实在是走不开,事有轻重缓急,此间有要事处理。”

三少和尚:“难道南方有大事,竟让盟主脱不开身?”

梅先生:“你最近在乌由,这边的事情不清楚。海南派掌门宣一笑与他的师叔终南派掌门登峰不和,当年守正真人在世出面劝解,宣一笑听从劝告将海南派并入终南派并未多言。数年前守正真人仙去,宣一笑在海南琼崖根基已稳,现在又要闹分家独立不服终南派管束。我虽为昆仑修行盟主,但也只是守护自律的公推领袖,对于这些门派内争也能从旁相劝无法插手决定。我怕宣一笑与登峰起争执引起终南派与海南派拼斗,一直在此劝解。”

梅先生讲了终南派与海南派之间的矛盾,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说起来还是二十年前尚未变成毛驴的七叶留下的烂摊子。七叶的授业师父登闻是终南派掌门登峰的师兄,他一辈子只教了两个徒弟七花、七叶,在终南派弟子中修为不俗号称花叶双英。徒弟虽然出色可师父登闻生性懦弱,在终南派中辈份虽高却并不得志,连掌门的位子也让他的师弟接手了。

当年七叶从终南派出走,一方面是因为不服掌门登峰因结交妖女之事对他的处罚,另一方面多少也是看不惯自己师父在门中不得意。七叶闯荡天下成就一番大业,广纳江湖散人另立海南一派,在天下宗门大会上又认回了终南派的师承,总算给了师父莫大的脸面。

在风君子与七叶决斗昭亭山之前,风君子还有当时在世的守正真人都给终南派掌门登峰写过信,信中的内容一方面是解释这场决斗的原因,另一方面是要求登峰掌门约束门人不要去昭亭山观战以免引起其它的混乱。登峰也下令终南派弟子当时不许外出,可没想到一辈子都听从门内号令的登闻这一次违令出山了,他来到了昭亭山。当时山上山下一番混战,七叶与登闻这一对师徒全部陨命昭亭山。

七叶死后海南派群龙无首,守正真人怕这一群乌合之众无人约束放任世间生出事端,与各派掌门商议派七叶唯一的同传师兄七花接手海南派,这个命令是终南派掌门登峰下的。因为七叶生前已经认回师承,海南派与终南派出自同源,所以天下修行高人商议让登峰派七花接任海南派掌门也算合情合理。七花又称宣花居士,俗名宣一笑。

宣一笑在各派高人的帮助下,倒也完成了海南派的平稳过度,没有让七叶留下的一群弟子继续生事,海南派也成了终南派在南方的一个分支。然而到了二十年后,特别是守正真人飞升之后,海南派与终南派日益离心,或者说宣一笑与登峰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明显,宣一笑不愿意听登峰的要领海南派脱离终南派。说起来这矛盾的源头埋藏的够久远,登闻待两名弟子情同父子,而宣一笑的师弟与师父都在同一日死于昭亭山。

如果登峰掌门当年对七叶的处罚换一种方式,使他没有下决心离开终南派,或者登峰掌门约束门人看好了登闻,使他那次没有去昭亭山,都不会导致后来的事情发生。这么想有点偏激,但站在宣一笑的角度却也有道理,等宣一笑能够自立门户时不愿受登峰约束也很自然。然而登峰性格固执不愿意认为自己有错,宣一笑这种想法很显然是一种内部的分裂与背叛,他当然不会愿意。

这件事从道理上来说是宣一笑欠妥,但从私人感情上来讲旁人又无法深劝。梅野石虽身为昆仑盟主,但对此事有些话又不能说重了,不要忘了七叶和登闻的死都与梅野石的师父风君子有关。如果话说重了,宣一笑完全可以反诘:“风君子是你师父,你在乎他,难道我就不在乎我的师父登闻吗?我可以不怨恨风君子前辈,但是对登峰师叔有意见不可以吗?”

所以梅野石也只能在一旁尽量劝解,至于他们内部谈成什么结果,那是门派间的内部事务,就算是修行盟主也无权插手。梅野石一直留在这里,这一派之间是分是合他不管,但尽量要压服不能让他们动起手来。终南派与海南派都是修行大派,一旦起了混战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梅先生也无暇脱身去乌由管清尘杀人的事情。

三少和尚听完后叹道:“梅师叔只是昆仑盟主,并非人间帝王,有些事只能主持调解却不能下令而定,能劝就尽量劝吧。我这就回乌由去,请问这杆紫金枪如何处理?”

梅先生:“你把这杆枪千里迢迢拿到我面前来,一定还有另外的原因吧?”

三少和尚:“我的心眼瞒不过你,你可看出这枪为神器之材金乌玄木所制?”

梅先生:“当然能看出来,你拐弯抹角想说什么?”

三少和尚:“如此整枝金乌玄木天下罕见,据我所知恐怕只有西北大漠海天谷掌门沧浪大侠于苍悟手中才有这种东西。记得他的镇山法器金乌磐龙杖就是这样一只金乌玄木所炼制,只要再稍加炼化……”

梅先生打断了他的话:“金乌磐龙杖怎么会从西北大漠流落民间,还重新炼化成紫金枪?”

三少和尚心情平静了,说话又开始啰嗦起来:“清尘姑娘出身俗世,她从小和父母住在淝水,这些我已经打听出来了。沧浪大侠虽远居大漠,但盟主不要忘了他娶的道侣可是逍遥派的护法叶知秋。逍遥派道场就在淝水,沧浪大侠每年都会去淝水拜访……”

梅先生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没必要无端做这些猜测,这种事情只要于苍悟掌门自己没有开口承认,他人又怎可妄加议论?要不你去一趟海天谷找到沧浪大侠,就这么对他说——‘于大掌门,我怀疑你在世间一不小心培养出了一名全国通缉的杀手,紫金枪就是证据,你的镇山法宝金乌磐龙杖哪去了?拿来给我看看!’你看他怎么回答。”

三少和尚尴尬道:“我可不敢,这不是找揍吗?”

梅先生微微一笑:“知道是找揍你还啰嗦?”

三少和尚:“那这紫金枪怎么办?现在清尘姑娘生死不明,这枪交给梅盟主你?在我手里弄丢了可不好。”

梅先生:“清尘在世间已无亲人,唯一亲近之人只有白少流,她的遗物还是交给小白吧。”

三少和尚:“交给小白施主?还说是遗物?他现在已经伤心欲绝,睹物思人会更加伤心的。”

梅先生:“可是他眼见的事实如此,我们现在也找不到清尘的下落是不是?那头驴可真了不得,竟想出生死观法门行险助小白破身受劫,修行中天劫已过,可世间的人劫终究难逃,这需要他自己去面对。”

三少和尚:“明白师叔的意思了,我这就回乌由将紫金枪交给他,同时查一查到底是谁在暗中出手袭击洒家。”

梅先生:“别忘了到街头去找风君子,让他给清尘算一命。”

……

三少和尚在志虚国的南疆找到梅野石盟主问事,远在志虚国东北的乌由市境内,一处海边山崖上,也有两人面对面在说话,神色冷峻皆充满敌意。这两人看上去非常奇异,一人站在山崖的边缘,身穿青黑色的牧师法袍,是个额上深刻着皱纹的男人。另一人在他的对面,竟伸展着一对洁白的光芒羽翼凌空漂浮,是一个金发飞扬的美艳女子。

这两人,一个是西方教廷派到乌由地区领导传教事务的全权负责人菲尔·拉希斯主教,另一个是教廷派来协助拉希斯主教的神殿骑士阿芙忒娜·维纳。拉希斯主教面色深沉的在责问:“尊敬的维纳骑士,我知道你在教廷中的地位崇高,但是你来到这里是协助我对付异端邪恶势力的,并没有权限插手我负责的事务。我尊重您的荣耀,但请你也尊重我的使命。请你把那个异端的邪恶巫女交出来,她杀了教廷的大神官,你的职责是消灭她而不是救走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