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舍身投火负君约

很久之前的上古时期,东西方大陆都有一种广为流传的、朴素的救世主信仰,直至当代很多人还相信在世界末日的浩劫来临之时,灵魂只有前往净土或天堂才能被解救。这种信仰体系非常复杂,有人认为需要听从救世先知的指点,有人认为届时救世主会降临人间。总之,它反应了几乎所有人内心都有对自由与解脱的向往,希望有那么一个美丽的新世界,有一位灵魂的引路人。对于现实,每人都有很多不满与无奈,不论贵贱贫富。

这种信仰后世被融入到很多宗教经义中,西方信奉上帝的天主教文化中,救世先知被称为“弥赛亚”,有神学研究者也认为“弥赛亚”是一切先知与救世主的总称。在东方,发源于志虚大陆南方天竺列国的佛教,宣扬末法时代后会有下一世佛“弥勒”出世。佛教传入志虚国之后最早就有一支净土宗,号召信徒信奉弥勒往生净土。(徐公子注:本书背景是架空描写,将现实的许多东西简化了,读者不要简单对照。同时提个趣味小问题,大家看过电影《黑客帝国》吗,“尼欧”的故事中其信仰背景是什么?不明白这个问题看不懂那部电影在表达什么。)

净土宗教义以及弥勒救世学说在志虚国潜在的影响极大,历代不论是举义造反者还是当权帝王都曾有号称自己就是弥勒转世的例子。甚至到了当代,净土宗早已式微,但类似的事情还在发生,不过是宣扬理论中的天堂净土换了另一种形式,有人得到了天下权柄,有人被当成妖邪消灭。而净土宗的鼎盛与衰败,都与七百年前一个名为“白莲教”的组织有关。

白莲教兴起于民间,利用净土宗教义号称弥勒出世,吸引了大量民众加入,趁机举义造反。其中有一位领袖名叫朱哄吾,早年曾做过乞丐也曾出家为僧,此人胸怀韬略心机深远,带兵作战势力不断壮大,最终成就大业建立一代王朝。朱哄吾得天下前后,反回头来消灭白莲教中其他势力乃至民间整个白莲教组织,白莲教从此灭迹净土宗也从此式微。

白莲教消失了,其历代教主相传的修行典籍《白莲秘典》也下落不明,七百年后竟落到洪和全的手中。洪和全他爹是个乡村木匠,这本书是洪和全在他家的一堆旧书中翻出来的,而这些旧书是他爹做木工小件裁纸描样用的。洪和全上过学,高级中等学堂毕业,当时就发现这是一本讲法术的奇书。他这个人很聪明也很爱钻研,从那时起就开始研究《白莲秘典》,查阅了不少资料,也算他天资过人,将这本书中讲述的内容看懂了十之八九。

看得懂不等于学得会,至少修行入门这一步洪和全无人指点就过不去,书中所载“净白莲台”法术洪和全怎么依法修炼都毫无效果,直到他遇见了菲尔·拉希斯主教。两年多以前初到乌由的拉希斯主教在街头传教送给洪和全一本《荣耀归主》的福音宣传册,洪和全回家后翻开一看被吸引了,敏锐的感觉到这与《白莲秘典》中描述的“救世”与“净土”等理论有暗中相合之处。

他带着自己的目的找到了拉希斯主教,假意虔诚加入了教会组织,后来又被发展为内部教士参加了力量的唤醒仪式,学会了通过精神专注内审的方式激发神奇的力量,并且如何去掌握使用这种力量。从此之后洪和全就不再需要参加教会活动了,因为他已经能够在此基础上修炼《白莲秘典》所载法术。

不论是东拼西凑还是东成西就,反正洪和全的道法是土洋结合自成一路,将《白莲秘典》中所载的“净白莲台、接引极乐”的秘法,修炼成了“摄魂夺魄、口吐青莲”的神通道法。当修炼有成之后洪和全开始动起了心思,其实这个人既不信上帝也不信弥勒,但是却想用这种方式来为自己的私欲服务。他成立了“拜上帝兄弟会”,号称圣兄,宣称所有加入的人都是上帝耶和华的结拜兄弟,可以得到神灵的帮助等等,自己也从洪二宝正式改名洪和全。

洪和全不再参加教会活动,自己又鼓捣出来一个上帝。西方教会在乌由地区的传教负责人拉希斯主教当然要过问,他找到了洪和全一番私聊却达成了一个协议,内容外人就不知道了。洪和全成立组织后,他与几个骨干手下其实也并无大恶,四处传教搞点钱花勾引女人上床,说来也算是你情我愿没有谋财害命之事。

洪和全以法术碰巧将辛伟平刚死的阴魂摄来托舍于黄亚苏的身体中“重生”,这在修行高人眼中也不算什么恶行,顶多是个废物利用而已。官方会不会收拾他是另外一回事,但至少清尘没空去理会,阿芙忒娜之所以曾要杀洪和全那是因为她认为他亵渎了上帝。

可是当洛水寒找到洪和全要求续命之后,他们这伙人所作所为的性质开始变了,为了拥有更大财富与地位的阴谋计划,欲望开始膨胀,一念之差犯下了不可赦的大恶。清尘发现了,这才有了下帖杀人之事。

今夜一番相斗,双方互有死伤,等三少和尚最后赶到,清尘等人已经大占上风。三少和尚年纪虽轻,可他是芜城九林禅院三位神僧唯一的衣钵传人,眼光见识都是一流的。见到洪和全施展摄魂莲花术,立刻看出只有传说中的白莲教的“净白莲台”法门与之同源,脑筋一转猜测流落民间的《白莲秘典》很可能在洪和全手里,试探着开口说了一句。

三少和尚说话听上去够气人的,他要洪和全将《白莲秘典》自己交出来,可还是要看着清尘杀他,最后帮他超度。洪和全听见《白莲秘典》这四个字神色就是一变,这可是他对谁也没说过的秘密,莫名其妙出来一个和尚开口就指出了他的法术来历,让他如何不心惊?

可三少和尚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又一指杨和清与韦和辉两人道:“你二人只是从犯并非恶首,罪不致死。只要洗心革面,今日可以从轻发落。……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是按世俗的规矩到巡捕司自首,二是按修行界的规矩废去修为随我去积黑山石窟中面壁洗心三年。何谓面壁洗心,贫僧可以告诉你们……”

三少说话的时候小白也在检查顾影的伤势,只见她后背的衣服已经有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外衣、衬衣包括乳罩的后带都不见了。这种阴磷火十分诡异,衣服不像是被烧毁而是被整齐的腐蚀掉一片。她的后背没有伤口,这一片肌肤边缘仍然白皙嫩滑,越往中间颜色变得越来越灰暗,最中心酒杯口大小的地方已经是紫黑色。

小白不用问也知道顾影的伤势如何,因为他能感应到顾影的内心。顾影的后背一阵阵寒热交替,同时有一种麻痒难当的感觉只往心里钻,这种感觉就像在告诉她不要抵抗放弃之后就不受罪了。顾影运功控制身体,减缓了后背的血液流动与精气运行,将毒发之力苦苦逼住,已经快支持不住。

小白一眼就知道顾影中了阴寒之毒,当务之急是拔毒清瘀。这些他也会,因为萧正容就出身于医学与国术世家,除了教武功之外也经常和小白谈论内外伤势以及迷毒之症。白少流理论知识了解不少,可是论实践除了动刀给庄茹治伤疤之外还没别的经验。现在顾影情况危急,他不动手也不行了。

小白左手一挥神宵雕,在顾影的后背轻轻划了两个两寸左右的伤口,呈十字状,黑血立刻流了出来。他右手从怀中取出九孔响天螺,九孔齐发微声几道细微的流风卷起连成一片,在顾影的伤处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黑血不断被漩涡从伤口中吸出飘到空中,飞旋着被吸入九孔响天螺中,又从九孔中化成雾状向四周射出飘散。这么吸毒,既快速又干净彻底。

时间不大,黑血颜色变浅渐成鲜红,顾影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小白听见心中一喜,本来她的伤处是麻木的,现在又有了痛觉说明毒势已去了大半。他收起九孔响天螺,从怀中掏出随身携带的小瓶,里面装的是梅先生给他的金创断续胶药末。这种药不仅能够止血生肌,还可以拔毒化瘀,也算对症。来不及用东西调和,就着顾影尚未完全止血的伤口将药末敷上。同时也来不及多讲究,又将顾影的外衣后背撕开一道,从她自己的贴身衬衣上割下两条。

小白将这两条衬衣布系在一起是一条长绷带,背后伸手从外衣服里面穿过包扎好伤口。顾影本来满脸都是痛苦之色,突然间变的通红,表情又惊又臊。伤口在后心包扎起来比较麻烦,小白绑绷带时绕一圈正好在她的胸口下系紧,双手虎口正托在她的乳根处。顾影挣扎着想躲开无奈全身无力,还好小白并没有趁机吃豆腐顺手摸别的地方,系好绷带马上就把手收了回来。

顾影松了一口气,勉强直起身体想对小白说声谢谢,刚转过脸就见小白突然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喷的她脸上胸前全是血沫。小白本来就受了内伤,刚才见顾影情况危急强自压住伤势为她施法拔毒,现在终于见她终于暂时脱险,精神一放松胸口发甜又吐出一口鲜血,跌坐在地勉强调息。顾影低声惊呼却没敢再伸手碰他。

小白处理顾影的伤势动作十分麻利,说起来有些复杂可时间并不长,这边处理好了那边三少和尚还没有啰嗦完。清尘听间顾影低呼也很关切的回头来看小白的情况,三少和尚此时拉着清尘退后两步站到小白与顾影的身前,用低低几不可闻的声音道:“你快带他们走,我断后!”

三少和尚平时说话是啰嗦一点,但还不至于在这种场合还啰嗦到这种程度,刚才他喋喋不休其实一直在打马虎眼拖延时间,一边等着小白处理顾影的毒伤一边凝神戒备周围黑暗中的情况。现在三少和尚加清尘对战洪和全等三人不是已经稳占上风了吗?怎么他会偷偷说出要逃跑的话来?原来事态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场中众人以三少和尚的修为最高,神识也最为敏锐,他刚走下山坡时就发现又一股强大的神气波动也在接近,悄悄来到了洪和全等人的身后,不知是敌是友?所以清尘要出手时被他拉住了,开始啰里啰唆讲起话来。那人一在暗中站定,三少和尚就感觉到一片奇异的力量渐渐升起弥漫四周,这力量越来越强逼的越来越近,将场中所有人都笼罩其中。有高人正在凝聚法力伺机出手,而且此人的强大远在自己之上。

清尘对付洪和全等三人尚有麻烦,自己也非来者之敌,更何况还有两个受伤的同伴需要保护,聪明的做法是在没被包围之前赶紧逃走。可是顾影毒伤危急需要赶紧处置,三少和尚只能拖延时间等小白。清尘开始也觉得三少啰嗦,接着也感觉到周围情况不对了,凝神戒备不再说话。当小白治伤时,三少和尚发现一左一右又有两名高手埋伏到两边山林中,发出的奇异法力与当中那人的法力竟能连为一体形成合围之势,两人的法力强大都不比洪和全差。

这个局面只能突围逃走了,三少和尚看上去面带自信侃侃而谈,实际上内衣已经被汗透了。此时就连洪和全与韦和辉也感觉到周围情况不对了,摄魂莲花不再对着三少与清尘,而是越开越大旋转着向自己身前收回。小白刚刚处置好顾影的伤势,三少就暗中吩咐清尘带着两名伤者逃走,突围的方向当然是三面包围的缺口处也就是他们的身后。

三少和尚刚说话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摄魂莲花中一枚红色的摄魂珠飞出,钻进倒在不远处冯和山的尸身中。那具尸体突然跳了起来,张开双手向清尘等人飞扑,还未到近前在空中突然炸裂成一片血肉,带着腥风就洒了过来。洪和全等人发现周围不对,不知来人是敌是友也想逃走,却又忌惮三少和尚交代清尘的那一句话:“谁先逃走你只管在背后尽力一击!”,于是干脆用尸体打前阵。

腥风血雨带着阴森与难以形容的怪味,同时还染上一层诡异的青光,正好冲着清尘的方向。清尘不敢让这些东西沾染到众人,上前一步挥起紫金枪卷起一阵枪风将血雨拦阻,三少退后一步站在小白与顾影之间祭起紫金钵守护。恰在此时周围埋伏的三人也发出了威力巨大的攻击!

只见三面山林中突然升起三道白色的光柱,光柱射向半空交汇于一点,在这一点发生了一场耀眼的大爆发,一个白色十字架闪现随即化成的大光球,呼啸着坠落地面。光球落地就四散弥漫而开,迅速吞噬了周围的一切。被清尘的枪风卷回的血肉进入白色光球中,瞬间就化作一道白光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切突然发生,小白、清尘、三少和尚面对这个方向都看得清清楚楚。

饶是三少和尚见解不凡也认不出这是哪门哪派的法术,因为这是西方的魔法“神之审判”,是一种毁灭性的大范围攻击。认不出来历可是三少与清尘一样能看出威力,这是自己无法抵挡的!清尘清脆的嗓音大喝一声竟震动得整个山谷都发出一阵嗡鸣,贴地腾空手中丈二紫金枪通体发亮光芒大盛,一片紫电金光爆射而出将自己周身也照耀的金光闪闪。她不退反进冲向扑面而来的白色光团——

白少流眼睁睁的看着清尘挥枪迎向毁灭的白光,她没有丝毫犹豫与退缩,他终究没有看见她面纱下的容颜,听见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只有两个字“快走!”然后自己的身体就腾空而起,周围的一切都在飞速的退后。白光在后面弥漫来,被紫电金光冲开一个缺口,三少和尚一手一个提起小白与清尘,紫金钵在前方呜呜旋转,从这个缺口方向飞了出去。

三少和尚本意让清尘带人逃走自己断后,可巨变发生时根本来不及推让商量。他站在小白与孤影身边,而清尘正面对爆发的白光,再想换位置是不可能的。三少心念通透,明知清尘必死也只能心中悲愤,动作可一点都没耽误,提起另外两人在清尘的舍命掩护下逃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