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螳螂落罢扑黄雀

洪和全手下的杨和清没事喜欢出去打游戏,这天在离农机厂不远的一家市郊网吧里打网游,突然听见周围有人说杀手清尘又发帖了。他找到网页一看惊出一身冷汗,赶紧离开网吧回去向洪和全报告,所以他是第二个赶到参与混战的,冯和山随后第三个也赶到了。

顾影是第四个赶到那座荒山的,正好看见清尘以一敌三眼看要有危险,暗中出手帮忙伤了冯和山。清尘趁机杀了冯和山,回身再去斗洪和全和杨和清,场面大局已定顾影刚刚松了一口气,猛然间觉得身后不对,回身施法护身已经来不及了。

洪和全手下还有两大天王萧和贵与韦和辉,这两人就在农机厂中,离的最近却来得最晚,他们是被山上的打斗声所惊动一起赶来的,所走的路线恰恰出现在顾影背后的山梁上,对发生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他们俩刚刚走上山梁,正好看见树丛中的顾影施法,清尘趁机杀了冯和山,二话没说就对顾影出手了。

他们所施展的法术以及祭出的法器仍然出自同门,都是摄魂珠。韦和辉的修为在拜上帝兄弟会中是除了洪和全之外的第一高手,他口吐一道白练在空中分成十二片花瓣的形状,这已经接近于将摄魂莲花凝聚成形的大成修为。十二片花瓣首尾相连又在空中变化成一道长索,飞舞着就向顾影的脖子上绕去。

顾影神识敏锐立刻就感觉到了危险,来不及回头向后一挥衣袖,身后一片旋风飞舞凝聚成形,将白色飞索击碎又变成十二枚飞开的珠子。韦和辉的这一击偷袭顾影是挡住了,可是她没有防住萧和贵更阴损的法术。

萧和贵与冯和山是亲戚,两人平常私交最好,修炼时也经常一起相互护法。冯和山想出那种诡异的办法修炼摄魂珠,他也学会了。但他学的和冯和山还有点不一样,他的摄魂珠中凝聚了乱葬岗中阴灵的鬼火,所以不仅可以摄人心神也可以灼烧人的精元之气。他祭出的摄魂珠也可以散开在地下穿行,凝聚成形之后颜色是幽蓝的,就像漂浮着的森森火焰。

蓝色火焰从地上窜出,斜向上正打在顾影的后背上,白衣上击起一片磷光,瞬间被腐蚀了一个大洞,顾影后背上白嫩的皮肤也被烧焦了一块。顾影正全力施法驱散韦和辉的偷袭,冷不防挨了这一击,不仅巨痛钻心而且伤口处有一种忽冷忽热交替的感觉向全身蔓延。要说筋骨之强,内力之劲,顾影是没法与清尘相比的。

顾影觉得一阵虚弱暗道一声不好,情急之下运法力逼住后背的伤口不使寒热交替的感觉蔓延,拔脚就往前冲。萧和贵一击得手第二击紧接着又到了,一团蓝色的火焰仍然打在顾影的伤口处,散发出一股焦糊的青烟,顾影发出一声痛苦的娇呼从山坡上飞扑下去。十团蓝色火焰接连从地面中飞出追着顾影的身形去了,然后他身边的韦和辉发出半声惊叫,紧接着这十团火焰在空中炸裂消失,就像燃放了一场烟花。

韦和辉叫什么?因为他看见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斜肩倒胯被人像切豆腐一样从中切成两半,连一声响都没发出!一刀把萧和贵切成两半的人是白少流,他最后一个赶来,恰恰出现在此时此地!

顾影受伤,小白赶来杀了萧和贵前后只发生在一眨眼的时间内,但过程也够复杂的。萧和贵偷袭得手之后韦和辉为什么没有趁机夹攻?因为他发现了还有一人已飞速的赶到,冲到近前从腰间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东西,像毒蛇三角头一样的扁铲状器物冲着萧和贵的后脑就拍了过去。

韦和辉觉得这人很奇怪,今晚所有人都在以法力相斗,唯独这一个赶来就挥东西拍人,完全是平常人打架格斗的路数。不过这人动作够快的,萧和贵完全防备不了,还好韦和辉就站在近前可以挡住。他猛一挥手,十二枚白色摄魂珠变化成花瓣状,组合成没有花心的莲花,小白一铲子正好拍在花瓣阵的中央。

从侧面离着萧和贵的后脑也就一尺多远,这一铲子却没有拍下去,就像打到一片粘稠的液体中受到了很大力量的阻碍。这一铲子拍中花心,把韦和辉震退了三步,心中暗道一声“好强的冲击力!”紧接着韦和辉双手一翻,十二片花瓣在空中一转变成了螺旋状缠绕住了小白的铲子,小白伸手向回夺没夺回来!

就在此时顾影的背后又被第二枚蓝色火焰击中,听见她的娇呼声小白想也没想就做了一个决定——松手!他的左手一松那把铲子干脆不要了,同时右手向前一挥衣袖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一道八寸银光飞出被小白夹在指间,就是梅先生送他的那把神宵雕。

此时的小白如果论拳脚近身格斗,面前两个人根本不够揍的,如果以法术相斗,不论是韦和辉还是萧和贵都够他喝一壶。可小白没想这些,他现在一心就是要阻止萧和贵出手,将顾影从危险中解救出来。掏出九孔响天螺与两人斗法倒不是不可以,但时间来不及,小白用了最快速的直觉式的反应动作——从右袖中挥出神宵雕。

神宵雕挥出,小白所有的气精神以及内劲法力都灌注其中,连他自己也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细长的刀尖光芒一闪,从空中引下一道银色的光带,如无形刀锋如晴空闪电,萧和贵背对着他,连声音都没发出就被劈成了两半左右分开飞出。小白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光电,等他的神宵雕刀身真正挥过去却已经劈了一个空。

小白的速度与反应之快远远超出了韦和辉的预料,他被小白一铲子拍中法器花心震退三步,刚刚施展法术扭住对方的“法器”,小白已经松手不要了,同时右手挥出一道银色闪电。韦和辉眼睁睁的看着萧和贵无声无息的突然就变成了两半,左右向外飞出,落地之后鲜血才溅了出来。萧和贵死了,蓝色摄魂珠本就是与身心一体,是用体内精气凝结成的法器,当场也就破灭了。

白少流从来没有杀过人,也不想杀人,刚出手时只想把萧和贵一铲子拍倒,但到了不得不生死相斗的时候事态也由不得他了。韦和辉被惊呆了,十二片摄魂花瓣在空中缓缓旋转却忘记了继续攻向小白,刚才那雷霆一击的威力给他的震撼太大了!

拜上帝兄弟会中众人,除了洪和全一人通晓多门法术之外,其他人大多只会一门摄魂莲花术,而且都未修炼到口吐莲花的境界。神宵天雷的法术韦和辉不仅没见过甚至连想都不敢想象,见小白如此出手,他本能的想逃,因为刚才那一击要是冲自己来结果也是一样的,可两只脚有些不听使唤站在那里动不了。按照小白刚才的出手施法速度,他逃也没有用。

韦和辉不动小白也没有动,他站在那里咧着嘴表情僵硬,动作也定格就像一尊塑像。这是怎么呢?刚才情急之下小白心无旁骛、凝聚所有法力与全身的精气挥出神宵雕,竟从空中引下一道电闪将萧和贵劈成两半。他自己也是身心巨震如遭雷击,经络骨骼酸麻五脏六腑翻腾,一口郁气闷在胸前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说来也巧,如果不是小白恰在今夜突破“生死观”境界无意中修为更进,如果不是心无旁骛挥器,心念与身体中所有力量只凝聚于一,他根本不会恰巧催动神宵雕发出这一击。这并不算真正的神宵天雷,如果有精通神宵天雷的高人在侧恐怕也说不清这是什么法术,总之应该是一种很玄妙的基础雷法。可是白毛也说过,神宵雕这种法器境界不到不可勉强催动,小白无意中催动神宵雕发出雷法,自己也受了不轻的内伤。

两人发呆也就是片刻,白少流身体突然打颤咳嗽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一旁发呆的韦和辉也从震惊中警醒过来,就算他是傻子也能看出对方受了伤,虽不知原因但生死相斗中这种好机会怎能错过?韦和辉厉喝一声,十二片花瓣状摄魂珠在空中变形拉伸就像十二片旋转的风扇叶,冲着小白头颈就削了过去。

白少流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法器袭来想施展身法躲开,腿脚却不太听使唤,只有双脚一软仰面倒地堪堪避过一击。摄魂珠在空中一折紧跟着向下追击,这下小白是很难再躲开了。就在此危急之际,另一侧的山坡下有人喝道:“恶徒,休得伤人!”人未到一件呜呜旋转的紫金钵已经飞到。

这紫金钵有汤碗大小,周身铭刻古篆经文,飞到小白上方停住,而那十二片旋转花瓣在不远处旋转被一面看不见的屏障挡住无法前进。韦和辉与来人施法力对抗,运功发力花瓣陡然加速旋转如一扇锯片,企图突破阻挡在那人赶到之前先解决掉眼前的小白。来人在远处见韦和辉发狠,口诵了一声佛号,紫金钵不敲自鸣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金钵鸣响,激起一片反击之力,将摄魂珠所化的花瓣激成一片碎雾飘散。韦和辉怪叫一声招回一片白雾,再度凝结只剩下十片,他再也顾不上小白转身就跑。来人法力高深而且所用法器神奇简直就是自己摄魂珠的克星,他还不跑除非想等收拾。

另一边山坡下的激斗还在继续。清尘正准备攻向洪和全,突然看见一白衣女子带伤奔下山坡身形摇摇欲坠,竟然是每天夜里和自己一起站在小白左右的孤影。别看平时两人面对面从来板着脸不说话,可现在看见却有一种亲切感,她也立刻猜到刚才暗中帮忙的人就是顾影。见顾影受伤,肯定受到了洪和全其他同伙的偷袭,清尘不敢大意一个箭步上前扶着顾影退后。

杨和清趁机跑到洪和全的身侧站定,这才有机会说话:“教主,她应该就是杀手清尘,你用活人试验夺舍的事被她发现了,今天在网上发帖子说要杀了你。”

洪和全脸色一沉:“先别废话,她的同伙受伤,有自己人到了!你我合力攻击伤者缠住她,等帮手都赶来一起收拾掉!”

清尘刚护着顾影退后,洪和全祭出的那朵青色莲花四散而开,成了一大片烟雾状的轻纱飞出去笼罩清尘四周,九白九红一十八枚摄魂珠都化成了半虚半实的幽灵状呜咽而来。清尘松开顾影,让她在地上盘坐运功抵御伤势,自己上前一步挥动紫电金光与摄魂珠及青雾阵相斗。这次洪和全与杨和清改变策略了,对清尘只是袭扰不硬碰硬的相斗,只要她一上前所有攻击就指向后面的顾影。

清尘要护住身后受伤的顾影,不能毫无顾忌的冲击向前,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顾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已经染上了一层铅灰,坐都坐不住伏在地上。萧和贵的摄魂珠发出的阴磷鬼火虽然已经被顾影运功在体内熄灭,但那磷火是有毒的!眼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顾影用虚弱的声音尽量大声道:“不要管我,他们攻你所救,你就强攻逼其自救!速战速决,他们还有帮手。”

顾影论临敌实战无论是功夫还是经验都不如清尘,否则也不会让人偷袭伤得这么重,但是旁观形势分析问题她看得比清尘明白。顾影知道山坡上还有对方的同党,却不知道自己的帮手也先后赶来了。她的意思是要清尘只管冲向前方奋全力一击,对方不可能还有余力来继续伤自己,而山坡上的同伙也只能先帮洪和全抵挡。

顾影的话音刚落,周围又青雾重又飞入十道飘渺幽灵般的白烟,只见又有一人飞奔到了洪和全的身边,和他小声说了句什么。这人就是刚刚逃来的韦和辉,他一出现清尘就觉得周围的压力陡然大增,此人的修为比杨和清等人明显高出许多,也就比洪和全差了几筹。此时清尘不出手也只得出手了,她的功夫本就是以攻为守遇挫愈强,一味守护反倒不是最擅长。现在处于三人法术合围也感到吃力,时间一久别说保护顾影,连自己都悬。

就在清尘咬牙远足功力准备人枪合一发出惊天一击时,突然听见山坡上响起一声佛号,一只紫金钵凌空飞来,绕着清尘四周转了一圈,当当声连响。这钟鸣声带着一种庄严肃杀之意,将周围的阴风呜咽之声全部掩盖驱散。只见洪和全等三人也是如临大敌,招手收回所有的青雾与摄魂珠烟,在三人身前不远凝结成一朵桌面大小的莲花,花心向前花瓣片片张开到极限,所有的摄魂珠都化成飘带状,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张网挡在莲花前。

一位穿着僧衣的年轻和尚大步走下山梁,一手还扶着脸色惨白的白少流。他一出现就大声开口打消了洪和全等人想各自逃走的念头:“和尚不想杀生,我主守你主攻,清尘,谁先逃走你只管在背后尽力一击!”

“三少大师!怎么是你?……小白哥!你受伤了!”清尘刚开始听见声音认出来人是许久不见的三少和尚,也是一阵惊喜,紧接着看清了他身边的小白,心里又是一惊。

“无妨无妨,这位白施主的内伤于性命无忧,只需调养休息。……白施主,这位姑娘伤势甚重,伤口沾染阴寒之毒,你快帮她拔毒处置,然后自己静坐调息。……且看贫僧与清尘女施主降妖除魔!”三少和尚的老习惯一点没变,说起话来既啰里啰唆又有条不紊,在这种场合也是一句句将什么事都交代一番。

洪和全虽然有些忌惮这个来历不明的和尚和他手中的紫金钵,但临阵对敌也不想输了气势,站起身来冷笑一声道:“和尚,你不在庙里念经却跑到这里助杀手杀人,请问洪某人与你何冤何仇?”

三少和尚:“你和我无冤无仇就是好东西了吗?这位女施主要杀你,事先发帖已经讲的很明白了!……我不帮她杀人,但却助她不被恶人所伤,请问这样不可以吗?……清尘,且慢动手!贫僧还有话要说。”他的话刚讲到一半发现清尘杀气发出就要出手,赶紧阻止。

清尘虽有些不耐烦,但毕竟人家是帮忙的高人,还是很客气的说:“大师有什么要交代的?”

三少和尚:“不是交代你,而是交代他们。……洪和全,你若主动交出白莲教遗物《白莲秘典》并自愿受戮,贫僧可以超度你往生弥勒净土,也不枉你这一世修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