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金光紫电漫卷潮

在乌由市西北郊,有一处荒凉的大院,这里原是乌由农用物资经销公司下属的农机厂,这个工厂早在几年早就已经停产了,而农资公司去年也破产解散了,这里只剩下空荡荡的厂房。去年洪和全以创办装修材料加工厂的名义租下了这个大院,却没有真的搞什么生产,而把它做为拜上帝兄弟会的一个秘密基地。

农机厂围墙后面是一座小山,这里地处偏僻一到晚间阴森森的几乎没有人会来,实际上它现在已经成为拜上帝兄弟会的一处禁地,是洪和全本人每天修行所在。靠近山顶的南坡有一面石壁,石壁下有一个向内凹陷天然形成的半球形石龛,这个地方显然又经过人工的斧凿,三面都被打磨平整,地下也被凿平了。石龛的正中放了一个坐垫,这夜子时洪和全正盘坐于此吐纳行功。

只见他目视前方遥远的星空,深深的呼出一口白气,面前的星光也恍惚而动。只见他张开双手,手心向前做了一个半环抱的动作,星光投射在白气中白气化为了一朵青色的莲花。洪和全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吸气的时候仿佛整个身体都在收缩,青色莲花从脸盆大小缩为拳头大小,又被他吸入口中。来来回回,洪和全就像一只大蛤蟆在喘气。

行功正在紧要关头,洪和全突然双手一合,正要吸入嘴中的青气莲花在面前陡然绽放,只见十丈外的树丛中突然发生了一场没有火光的大爆炸。三丈之内所有的草木折断,地面的土石飞起,全部射向中心一点,紧接着又一声爆炸,土石草木横飞,一杆紫金色的红缨枪带着破空之力旋转着飞出,红色的枪缨飞旋成一片圆光。

清尘杀人从来不讲究什么正面相斗还是暗中偷袭,怎么样容易得手就怎么样出手,反正人都是要杀的。她借着夜色潜行到洪和全身前十丈之处正要出手一击,洪和全神识敏锐意识到那里有危险的杀气,抢先出手来了一个大范围攻击。洪和全施展法力的一击让清尘一枪破去,紧接着黑色的身形出现手握长枪如离弦之箭直向石龛射来。

洪和全再大的能耐恐怕也不能与清尘近身相斗,只听他呼喝一声,青气莲花中飞出一串火红色的珠子。这珠子一共十四枚,在空中分开旋转着迎向了清尘的来势。每一枚珠子都只有指尖大小,飞在空中却带起了一圈阴森森的青气,青气中隐约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呜咽声。

听见这声音清尘只觉得脑海中一阵恍惚惊惧,而那阴森森的青气带着一股能摄人心魂的邪意扑面而来。这是洪和全刚刚炼成的法器摄魂珠,用了十四条无辜的生命做为器引,他虽然没有实验成功如何以普通人临死的阴神相互夺舍,却凑巧炼成了一件新法器。

清尘飞射的身形在空中突然停顿没有撞入青气之中,人往后退一展臂枪尖仍往前刺迎上了最近的一枚摄魂珠。摄魂珠在枪尖周围突然炸开变成一团红雾,这东西竟然是无形之物凝聚而成的,紧接着一片青气顺着枪尖缠绕着延伸到枪杆奔着清尘的手臂就去了。这种诡异的法术好像没有办法直接用物理攻击破去。

清尘吃了一惊却丝毫未乱,断喝一声一抖枪杆,沉重的紫金枪竟发出震颤的嗡鸣,这运劲一抖不仅将枪杆上缠绕的青气震散,抖出的枪花也将那团红雾像震碎了!雾怎么会碎呢?这一片空间就像被震裂,这团红雾被一股大力扯碎消散。摄魂珠不怕实物攻击也要分什么情况,清尘以枪尖发内劲居然震碎了一枚摄魂珠。

红雾被枪花震散,青气中发出的凄厉呜咽变成了解脱似的欢叫,消失在不知名的夜空中。洪和全身形一震,就像当胸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差点没从坐垫上摔下来。他没想到来人如此凶悍,看身形分明是个少女,却能用不带任何花俏的枪法破了他辛苦炼成的一枚摄魂珠。这下洪和全不敢大意了,双手相合十指绞在胸前,空中的那朵青气莲花花瓣张开,剩下的十三枚摄魂珠全部炸开前后相连旋转成为一圈红环,将清尘的身形紧紧围住,飞舞的青气从四面八方袭来。

洪和全尽全力出手,清尘只觉得四面八方都被鬼哭狼嚎之声包围,周围的景物全部被阴森森的青光笼罩,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心神被摄有再好的功夫也会丧失抵抗能力。她声娇叱,身形在原地打旋,单手握住紫金枪上下飞舞,一片紫色的光幕环绕周身。

这两人就在山林间斗起来,一柄沉重的紫金枪被清尘舞的如电光盘绕,看上去洪和全坐在远处一动不动,可他比清尘还要吃力。时间一久就分出了高下,一十三枚摄魂珠伤不到清尘,而清尘守中有攻,趁机又连着破去了四枚摄魂珠。每破去一枚,洪和全的脸上就阴沉一分,全身都在发颤已经快坚持不住,他脸上露出了焦躁之色,仿佛在等什么。就在剩下的九枚摄魂珠围成的红圈快被清尘冲破的时候,洪和全的脸色突然一阵轻松。

远处山林中此时又钻出来一个胖子,他一出现就张口打哈欠吐出一口白气,白气在空中化成了九枚珠子,看形状与洪和全的摄魂珠是一样的,但颜色却是白色的。一看这人出手就知道他要么和洪和全是一个师父教的,要么他的法术就是跟洪和全学的。白气化成九枚白珠,飞射到清尘身后又散开成了九团飘乎的白雾,带着阵阵阴风从上下穿梭着围住清尘。

这白珠其实也是摄魂珠,来的人是洪和全手下的东天王杨和清,外号咪咪猫的那个。杨和清修炼的摄魂珠其中没有亡灵魂魄,威力不如洪和全发出的红珠,但正好可以摄生人魂魄为己用,其化成的白雾也很难缠。有了帮手以二敌一,洪和全轻松了不少,他松了一口气口中念念有词,空中的那朵青气莲花飞出一朵花瓣在空中又分成九瓣,融入到杨和清祭出的九团白雾中,白雾也染上了一层诡异的青光。

十八枚红白相间的摄魂珠化成的红环白雾带着青光一起袭来,清尘的长枪就有些遮挡不住了。她朝天发出一声清啸,手里的枪突然慢了下来,虽然也是绕着身体前后挥舞,但看上去就像电影里的慢动作显得凝滞而沉重。更奇异的是她的枪法虽然慢了,但却把周围的摄魂珠逼退了半丈多远。因为随着她的长枪挥动,在周围射出一片紫电金光,光华如幕把她黑色的衣衫也照映成紫金色。

此时的清尘不仅仅会枪法与内劲,竟然也会法术!这是她在由武入道之后,尤其是受到三少和尚那一番“以人御器、以器御人”的谈论以及演示点拨后最新的精进感悟。其实她手里这杆枪是用金乌玄木所炼制,本身就是一件难得的修行法器,只不过在她手里当作一杆长枪来使用。清尘的修为达到人枪合一境界,能够以身心合器之时,其内劲已经成为一种御器的法力,能够激发出一片枪芒伤人。

清尘将这种枪芒称为“紫电金光”倒也很形像。她这人心眼实在,学会了什么东西一定要学精学透,并没有再琢磨这杆枪还能玩出什么其它花样来,有空时一心一意修炼这紫电金光。从枪尖中偶尔抖出的闪烁寒光开始,又炼成了随着枪势发出的飞射光箭,最后炼成随着枪杆挥动祭出的、能攻能守的紫金光幕。学法用法,像她这么钻牛角尖同时又能锐意精进的人还真少见。

清尘一旦施展自己最擅长也是唯一擅长的法术,杨和清可就有点抵挡不住了,一不小心紫电金光卷来连续斩灭了两团白雾。杨和清怪叫连连,手舞足蹈就像一只发了疯了肥花猫,嘴角已经渗出了血丝。他想指挥剩下的七团白雾撤出战团最前端却撤不出去,洪和全以莲花瓣化出的青光牵引白雾始终顶在最前锋。

清尘再度占据上风,就在此时她突然发出一声低低惊叫,因为地上无声无息的钻出一道黑气,趁清尘没有防备钻入了她的脚面中。清尘只觉得有一股透骨钻心的寒意从右小腿中传来,这股寒意好像要顺着她的全身筋脉冻结与控制住身体。清尘长枪顿地紫电金光陡然膨胀暂时逼退周围的摄魂珠,大喝一声内劲运转全身,将这股寒意逼了出去。一道黑气从她的脚面中散了出来炸灭,不远处有人发出了一声闷哼。

洪和全又有一名手下赶到了,这人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脸色焦白留着老鼠胡子一般的短须,一双小眼睛戴着塑料框眼镜,就像个猥琐的流氓教师。他就是洪和全手下的五天王之一西天王冯和山。这人是拜上帝兄弟会中最有头脑的一个,一肚子坏水,是洪和全身边头号智囊。

他一出手用的法术也是摄魂珠,但他所修炼的摄魂珠是黑色的。其实这些人所学法术接近于妖术,都出自一门摄魂莲花术,以吐纳体内精气凝结成珠开始,最后化成一朵莲花,而摄魂珠成为莲花中的莲子。拜上帝兄弟会中只有洪和全一人修行大成能够口吐青莲,其它人的火候还不够,仅仅修炼成数量不等的摄魂珠。

冯和山很聪明,他知道自己的法力无法与洪和全相比,但却用了另一种办法修炼自己的十一枚摄魂珠。他在各地的荒坟地乱葬岗中吐纳精气炼化成珠,此珠虽然不像洪和全的红珠那样直接摄生人魂魄威力大增,却凝聚了不少阴灵之气更加诡异。他的摄魂珠化成黑气能从地下穿梭,其中一枚偷袭得手后被清尘运内劲于体内逼出斩灭,剩下的十道黑气则在清尘的脚边出没不已专事偷袭。

此时远处的洪和全一弹指,青莲上又飞出一片花瓣落在地下消失,冯和山祭出的十道黑气也染上了一片青光,受洪和全旋转的莲花指引就在清尘的脚下出没。这黑气太诡异了,对清尘造成了最大的威胁,她一不小心又被两道黑气钻入脚中,虽然运内劲逼出斩灭,但已经双腿寒麻身形步法开始变得缓慢凝重。

洪和全见状大喜,以三敌一终于占了上风,眼看清尘支持不了多久就要落败,此时突然有人发出一声惨叫,竟出自冯和山之口。不知道怎么回事,激斗清尘脚下的地面突然一颤,有一阵鼓荡之力从泥土的缝隙中升起,将八道黑气全部逼了出来。紧接着其中两道黑气就像被无形的力量裹挟直接就向着冯和山本人飞回去了。

冯和山猝不及防,赶紧一招手收回了所有的八道黑气,可那两道黑气上沾染的青光仍然扫中了他的身形。冯和山撤了自己的法术,洪和全也立刻撤了法术,青光消失花瓣又回到了摄魂莲花上,但毕竟还是慢了那么半拍。冯和山神识受伤,而且是伤在洪和全手下。

事情还没完,八道黑气被逼回后,清尘周围的空气就像变的凝固有了实质,陡然向外膨胀,竟然将红色摄魂珠绕成的圆环挣开了一个缺口,白雾也散开了一片。有人出手帮助清尘,却没有露面,清尘虽然心中诧异可反应并不慢,见此机会哪有不出手的道理。趁机一舞长枪倒转枪尖身形飞射而出,跳出了红环白雾的包围。

清尘落地之后并没有逃走,而是大喝一声发力刺出一枪,离着三丈多远紫电金光射出,首当其冲就是倒霉的冯和山。冯和山神识受伤刚想后退,胸前突然暴出一团血光,紧接着整个人就像软茄子一样飞出去摔倒在地。他的全身骨骼寸断,被清尘一枪之力瞬间取了性命。

清尘一击得手,回身舞枪卷起一阵疯风,向着洪和全又冲了过去。洪和全大惊之下双手一拍,青色莲花在空中倒转将摄魂珠都收回到莲花内。清这一枪正刺在莲花的正中心,离着很远就有一股巨大的碰撞力量向周围发出,莲花被打散飘退出一丈多远再度凝结。清尘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倒飞出去落地,洪和全、杨和清、清尘等三人同时发出闷哼之声,这一次法力相击是硬碰硬的谁也没躲开!

清尘低喝一声抖枪踏步意欲再来,突然旁边的山坡上发出一个女子的娇呼,然后又有一个男人的半声恐惧的惊叫,紧接着有一个白衣女子踉踉跄跄的从山坡上扑了下来,背后还拖曳着一道蓝色的火光。这人是顾影,也是刚才暗中出手帮助清尘的人。她居然也被人偷袭受伤了,背后的衣服被烧穿了一个大洞,火焰是蓝色的,还带着一股恶臭难闻的焦糊味。

这又是怎么回事?是谁伤了顾影?山坡上又是哪个男人发出惊叫?一只笔没办法同时交待那么多复杂的事,需要从白少流冲出家门从头讲起——

白少流听说清尘要杀洪和全,也明白了她今年为什么没有去滨海公园,一定赶去动手了。洪和全有多大能耐小白不是很清楚,总之是个不好对付的人。小白与洪和全手下的石和开交过手,那人确实有两下子,而且还会法术!据说石和开只是洪和全手下五大天王之末,如果洪和全身边还有四个这样的高手再加上他本人,小白害怕清尘会吃亏。

怎么找清尘小白不知道,但现在这种情况只要找到洪和全就能等到清尘,罗兵应该能够联系上洪和全,小白冲出家门首先给罗兵打了电话。

罗兵已经与洪和全联系过,洪和全上山修炼没带手机,平常联系用的电话放在冯和山身边。说来也巧,冯和山恰好出门到乌由市区买点东西,接到电话立刻动身赶回农机厂向洪和全报告。罗兵也知道了洪和全落脚所在,打了个电话告诉顾影。顾影想帮清尘杀了洪和全,罗兵能猜到,却也不说破。

刚刚给顾影打完电话,小白的电话就到了,他直截了当问总爷知不知道洪和全在哪里?罗兵有些误会小白的意思了,他以为小白与顾影一样也想在暗中帮助清尘杀人,想了想告诉他洪和全藏身所在。罗兵在电话中提醒小白顾影也去了,如果有什么危险小白一定要帮她一把。

后半夜这一番混战,所有参与者都是陆续赶来的。

洪和全本人这天并没有上网看八卦,并不知道清尘要杀他,还像以往一样上山修炼。清尘第一个赶来碰到洪和全,两人率先动手,而顾影和小白当时一前一后都在赶往此地的路上。


阅读www.yuedu.info